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304章 史上第一神探(上)

第304章 史上第一神探(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304章史上第一神探(上)

    “方先生,这个案子现在还有查吧?”

    看完之后,贺青定下神来问道。

    方德朝郑重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嗯,还在查。现在接手这个案子的是张警官和宋警官,我把寻找我儿子下落的事情全交给他们来办理了,包括上报纸和电视发放寻人启事。他们要是有什么消息了都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的。胸,你说这件事巧不巧?!冥冥之中,仿佛老天爷在暗示我什么,要不然怎么会让我重新得到这块玉?哎,可又不让我和阿城团聚!”

    说着他又长长地叹了口气,满脸沮丧和无奈之色。

    贺青点头道:“是啊,这很巧!”

    心里也在想:“这是天意,注定方先生会找到他儿子阿城!”

    警察从阿城走丢后遗留下来的唯一物件上查不出真相,贺青却能阴差阳错地看到它的来龙去脉,包括阿城从家里走失到东西被人抢走这一段“影像”。

    没错,阿城佩戴的那块龙佩是被人强行从他身上拿走卖掉的,卖玉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贺青虽然模糊地记得对方的样子,但是事情距今已过去三四十年了,那个妇人现在恐怕已经不在人世。

    不过还是可以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的,只要查出那恶妇的真实身份,那就有希望找到阿城的下落。

    贺青甚至能从那段“剧情”中看出来,阿城当年是被人在路上带走的。那人肯定不怀好意。

    只是他无法从那块玉佩上看出阿城后来的遭遇,如果那恶妇是个人贩子。那估计阿城已经卖掉了,现在即使找到当时恶妇藏匿阿城的地点也很难追查到他的具体下落,不过试试总比不试的好,现在总归有点希望了。

    “方先生,事情难道没有一点进展吗?”随后,贺青不由问了一句。

    方德朝一五一十地回答道:“查到一些消息,但是找到的人都不是阿城,虽然这么多年没看到他了。但我还是能认出他的,他是我亲生的儿子,我有那种感觉。所以可以说现在一点进展都没有。”

    贺青疑问道:“不是可以从这块玉佩上下手吗?我想这块玉佩很有可能是接触过阿城的人卖掉的,这样可以一路查下去了,找到那个人估计就差不多了。”

    按照他通过古玉记录下来的“影像”完全可以这么一查,只是那名恶妇七老八十了,人还在不在世都是个问题。

    只听方德朝说道:“不行啊。玉佩是阿城失踪很多年后我才收到的。期间东西经过很多人的手。警察通过指纹比对和玉器经过的这条渠道查了很久,要查的一些人早就过世了,无从查起,谁也不知道最先那个卖家是谁,警察还告诉我,玉器是用手绢包过的。当时卖东西的那个人的指纹不一定留在玉器上,所以更复杂了。”

    “那确实挺棘手的。”贺青点头叹道。

    “胸,你说在我还活着的时候还能不能见到我的阿城?”失望之余,方德朝幽幽地问了贺青一声。

    贺青用力一点头,说道:“当然能了!”

    “你说还有希望?”听到他斩钉截铁地那么一说。方德朝似乎看到了一股希望,原本皱紧的眉头猛地舒展了一下。

    “对。还有希望的。”贺青郑重其辞地回答道,“方先生,你相不相信我?我可以帮你一试,不过我需要你和帮你办案的警察的配合。”

    “哦?!”闻言,方德朝脸色大变,吃惊道,“胸,你……你有办法找到我儿子?!只要找得到,我什么都答应你!”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具体能不能找到,现在还不好说,毕竟我不是神仙,不能卜测到你儿子的下落,但是我确实可以一试!”

    “可以!”方德朝又惊又喜地说道,“那你要我怎么做?”

    贺青说道:“首先,你暂时得把这块玉交给我,我替你保管,放心,绝对不会出问题;其次,你把那两个给你办这件案子的警察叫来,我需要他们提供有关线索,信息越详细越好。”

    “嗯,好的,这没问题!”方德朝颤声道,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贺青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查找到带走阿城的那个恶妇的住址,这是最关键的一步,成不成就看这一着了。

    其实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阿城现在也不在人世了,方德朝几十年如一日地寻找他,却不知自己的儿子已与自己阴阳相隔。

    想到这一点时,贺青心下不由一阵颤动。

    对于方德朝来说,这是最可怕的结果,如果真是那样,那宁愿案情一直悬而未决,这样总算有点盼头。

    稍后,方德朝就将那枚龙佩另外进行了包装,并交给贺青。

    那枚玉佩对于查案很重要,因为贺青刚才才看过一次,“剧情”还很陌生,记不下多少东西,要想找到那恶妇的住址,那就得反复察看,以图找到突破口。

    把玉佩交托给贺青之后,方德朝又拨打了那两位给他办案的警察的电话。

    事后说道:“胸,我已经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宋警官他们了,他们很快就会联系你的。”

    “嗯,我知道了。”贺青应道。

    方德朝突然一把握住他的手道:“胸,那就拜托你了!你虽然不是警察,但我相信你,你这一行人脉这么广,没准真能从这枚玉佩上查到接触过阿城的人,只要能找到他们就有希望问到有关情况了。最后如果你帮我找到了阿城,那我愿意把我一半的家产全部分给你!”

    “方先生,不是。我不是想要这个,只是我希望你能和阿城团聚!”贺青却忙摇头道。

    他确实不是奔着方德朝的悬赏来的。方德朝是个好人,又送他那么宝贵的东西,像他这样的人不应该孤独到终老。

    “那也是应该的嘛!”方德朝郑重其事地说道,“这个悬赏我早就发出去了,对谁都有效,更何况是你,你要是帮我把阿城带回来了,那我马上派律师办理财产转移手续。把你应得的东西分文不少地交给你。”

    贺青说道:“我尽力而为!”

    他虽然不知道方德朝的家产到底有多少,这个事情他根本没有问过,也没刻意查过,只是听说方德朝是厩最大的收藏家之一,他在国内外都开有公司。

    不说公司方面的财产,就他这套别墅以及里面收藏的瓷器就难以估值了,这一半分下来自然也是极为可观的。

    对此贺青并没有多想什么。即使他对此心动了,现在也不是清算这个的时候,毕竟想要寻找到阿城,几乎等于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和方德朝谈好这个事情之后,贺青和他们走出了书房。返回到客厅,这时徐文广已经准备好饭菜了。

    贺青便和方德朝他们好好吃了一顿,餐桌上,方德朝有点激动和兴奋,他不听小叶的劝说。硬是和贺青多喝了几杯。

    酒足饭饱,贺青再在方家坐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向他们告别离去了。

    徐文广自然开车送他回酒店。

    回到酒店后没多久,贺青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估摸着电话是方德朝委托的那两位警察的一个打来的。

    果不其然,接听电话后只听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请问你是贺先生吗?我是宋佩慈,是现在给方先生办理他儿子失踪一案的警察。”

    贺青说道:“宋警官,你好,我是贺青。既然你打电话来了那就更好了,我正准备打电话联系你们。”

    宋佩慈问道:“贺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

    贺青笑道:“宋警官,不好意思,我不是来提供线索的。不瞒你说,我和方先生刚认识,也才刚刚知道他儿子失踪的事情。”

    “那你找我们做什么?难不成你有办法把方公子找出来?”宋佩慈将信将疑地问道。

    贺青说道:“方先生之前应该跟你们说清楚了吧?我找你们是要你们提供一些信息,关于那枚玉器的来历,不知道你们查到哪一步了?”

    “这没问题。”宋佩慈很配合地说道,“既然是方先生委托你办的,那你要知道什么我们都尽量告诉你。贺先生,我只想跟你说一声,这件案子从立案那天起已经过去三十四年了,方城是七九年走丢的,立案那年查无所踪,过了二十年后,方先生广发悬赏,大范围查找,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方诚还是杳无音讯。所以不可能找到他了,否则真的是个奇迹了!我们能理解方先生的做法,但事实上再也找不到了!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会继续关注这个事情的,要是外面有人传来信息,一样会处理。方先生现在已是厩首富,他那么有钱,自从他这个消息发出去后,不知道有多少人说自己是他当年走失的儿子,想冒认,这个挺麻烦的。”

    “方先生是厩首富?!”听到宋佩慈那话,贺青暗中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原来方德朝现在已经是厩最有钱的人,不过这从他收藏上就能略窥一斑了,要是一般的人,谁出得起近两个亿的资金,仅仅用来购买一件瓷器。

    “宋警官,这个我知道。”贺青嘴上却很平静地说道,“为了看到方先生父子团聚的那一天,我会努力一试的。也许真有这样一个奇迹呢?!我看我们明天还是见面好好谈一下吧,在电话里一时间也说不清楚。”

    “嗯,好吧。”宋佩慈不假思索地答应道。

    道别挂上电话后,贺青小心翼翼地拿出方德朝交给他的那枚玉佩,他通过那一幕幕影像反反复复进行察看。

    细致入微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霍地,他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暗自大惊道:“是啊,那女人还卖了一件东西!没准能从那东西上看出情况来!”

    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令他豁然开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