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99章 《武穆遗书》现世?(中)

第299章 《武穆遗书》现世?(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99章《武穆遗书》现世?(中)

    贺青拿到的竟是价值连城的“瘦金书”绝本,这是他一开始没有想到的事情,通过观看那件定窑瓷枕的来龙去脉,他只知道那个手抄本是南宋皇帝宋徽宗的真迹,除此之外,他几乎一无所知,毕竟他对字画知识的了解还极为有限,哪里知道宋徽宗那一手字那么具有艺术性,他遗世的作品具有这么大的收藏价值。

    “方先生真是大方啊,宋徽宗的真迹他都舍得送给你!”林海涛感叹道。

    贺青郑重地点点头道:“是啊,我当时也没想到他出手竟然这么大方!”

    林海涛笑吟吟地说道:“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你这本书和方先生手上那两本宋版书可都是你发现的,要不是你发现那个秘密,那他也得不到啊。之前方先生派人出那么高的价钱来收购付老师那件珐琅彩瓷器,从这点就看得出来他出手非常豪阔了,像他那种级别的大收藏家,他也不在乎这么件东西吧?”

    &nbsp“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海涛,不瞒你说,方先生还不知道这个事情的?”

    “不知道什么?”林海涛吃惊道。

    贺青如实说道:“就是关于这个手抄本的来历,他只知道是宋版书籍,是宋代某个书法家写的,但是肯定没想到是南宋皇帝宋徽宗的真迹。”

    “他会不知道?!‘瘦金书’这么有名,他不会看不出来吧?!”林海涛不敢相信地问道。

    贺青点头回答道:“嗯,他当时没看出来。不过他收藏有专攻的方向,只收藏瓷器,其他的“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好像都不收藏,他拿去的那两本书也不是准备收藏的,而是打算送给他一位专门收藏古籍的朋友。”

    “是啊。”林海涛连忙点头道。“方先生是‘瓷王’,他只收藏古瓷,字画方面。哪怕是‘书圣’王羲之的真迹,恐怕他都不感兴趣了。所以如果他知道这是宋徽宗的‘瘦金书’真迹,他也会大大方方地送给你的。”

    贺青淡然一笑道:“或许吧,当时我也没想到这是‘瘦金书’。回头我得跟他说一下。”

    “你要跟他说?”林海涛瞪大眼睛道。“这东西价值不菲,呵呵,你就不怕他清楚情况后收回去啊?”

    贺青满不在乎似的苦笑着说道:“我怕什么?金钱、宝物都只是身外之物。多点少点又有什么关系了?这诚心可一点都丢不得。东西不是我买来的,不是在捡漏,就这样瞒着对方,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林海涛倏忽端正了神色,点头赞同道:“青哥,你这么想是对的,要是以后方先生知道了这个事。只怕他心里起芥蒂。”

    “对,什么时候再去拜访他的时候就告诉他吧。”贺青郑重其辞地应道。

    先前他是只知道那个定窑瓷枕以及那三本书是宋徽宗的,并不知“瘦金书”一事,所以他不好直接告诉方德朝,说东西是宋徽宗那昏君的。他又不是神仙,鉴定一件比较普通的古董的时候还知道东西的具体主人是谁,就算他当时说出来,方德朝也未必会相信,或者这会让对方起疑心。

    而现在不同了,那本手抄本已能认定是“瘦金书”,一字千金,像这么贵重的东西,如果不告诉它的原主人一声,贺青心里真会不安的,毕竟东西是方德朝赠送给他的,这份情义非常之重。

    贺青和林海涛正聊着,贺青兜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贺青赶忙掏出手机来接听电话,电话是郑老打来的。

    “师傅。”贺青当即按下接听键,并打了一声招呼。

    “小贺,你现在还在方先生那里玩吗?”只听郑老在电话那端笑盈盈地问道。

    贺青说道:“没有,我已经回来了。师傅,你现在在哪里?时间不早了,该吃中饭了。”

    郑老回答道:“我正在赶回酒店的路上。那等下一起吃吧。小贺,有个事情,下午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去帮忙确定一下吧?”

    “确定什么?”贺青反问道。

    郑老说道:“就是一件瓷器,有人怀疑是‘朱仿’,但东西好像没问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请你去看看吧。”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没问题,这是小事情啊!”贺青想也没想地一口答应了下来。

    师傅竟然请徒弟去帮忙鉴定东西,贺青想想心里头真觉得有些别扭,可事实却是如此,在给古瓷断代,以及鉴定“朱仿”等高仿方面,郑老等鉴定大师确实有不如他的地方。

    和郑老通完电话后,贺青便将那本手稿好生收了起来,并叫上林海涛,两人一起走去餐厅。

    来到餐厅之后,贺青先要了一个雅致的小包厢,然后点好酒菜,只等郑老他们归来了。

    没过多久,郑老和邓老就回到了酒店,并很快联系上了贺青。

    “师傅,我这有本手稿,是古本。”

    酒席上,贺青突然说道。

    “什么手稿?”郑老惊疑道。

    “就是这本。”贺青随即将那个手抄本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拿了出来,并摆放在桌上,向郑老和邓老展示。

    对方两人和他走得如此之近,他也没必要有任何的防范之心了。

    “很陈旧啊,最原始那种线装版书籍。”一见之下,邓老不由得惊奇了起来。

    郑老也不住地点头称好,说道:“很有那种古籍的味道,看这装帧和纸质,应该是明清以前的吧?”

    “这是宋版类书。”贺青说道,“但不是印刷的,而是手抄本。”

    “宋版书啊?!”邓老赞叹道,“宋版书,一页千金,价值不菲哪!小贺,看你这本宋版书一点残损的痕迹都没有,保存得这么完好,难得一见!”

    郑老也忙称赞道:“是啊,宋版书一直是古籍收藏者最为追捧的一个版式的,我还没见过保存得这么完整的宋版书呢。”

    贺青却摇头道:“可这并不是雕版印刷品,只能算半本宋版书,因为除了装帧,它的内容是书写的,而不是印刷上去的。”

    郑老摇头笑了笑道:“只要是宋代的,都能称作宋版书,瞧这版式就差不多了,至于内容,就算不是印刷的,很多情况也说不定的,如果出自名家的手笔,那只会更珍贵吧,现在书画家的原稿在收藏界也很出名的,是比较热门的收藏品,中外有过亿的交易记录,比如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就花三千万美金收藏了一件手稿,据说是达芬奇的原稿。”

    “外公,青哥这副手稿大有来头啊!”正在这时,林海涛眉飞色舞地开口说道。

    “哦,有什么来头?”闻言,郑老和邓老都打起了几分精神,一齐注视着林海涛。

    林海涛说道:“我刚看了,好像是南宋皇帝宋徽宗的真迹!”

    “你说这是宋徽宗赵佶的真迹?!”

    听到林海涛郑重其事地那么一说,郑老和邓老都不由大惊,两人脸色都变了。

    “嗯,是的!”林海涛重重地点头道,“是宋徽宗写的,那字很有特色,应该就是‘瘦金书’。”

    “有这回事?!”郑老和邓老面面相觑,两人眼神中均充满疑惑之色。

    很多人都知道宋朝有位艺术家皇帝,那人就是**无能的宋徽宗,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宋徽宗的传世真迹凤毛麟角,极少见到,他的字画是求之不得的,如果眼前那本手稿是出自宋徽宗之手,那其珍贵程度简直难以想象!

    “小贺,我拿来看看。”郑老随后说道。

    林海涛那话引起了他们的极大兴趣,只想先睹为快,看那到底是不是宋徽宗的“瘦金书”。

    “嗯,你看吧。”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

    于是郑老伸出双手去,小心翼翼地将那本书拿了起来,并翻开来细细察看。

    越看他脸色变化越大,与此同时,邓老也迫不及待地伸过头来,一起查阅。

    “老邓,这……这真是‘瘦金书’啊!”认真地看了一下之后,邓老忍不住脱口而出地惊呼道。

    “嗯,是的!”郑老用力地点头道,“瘦金书运笔飘忽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转折处可明显见到藏锋,露锋等运转提顿痕迹,是一种风格相当独特的字体,很有特色,很容易鉴别出来!现在市面上流传的瘦金体作品虽然比较多,但大多数只是描摹出来的,而并非宋徽宗的真迹,宋徽宗的真迹那可不同凡响啊!小贺,你这本手稿应该是宋徽宗的作品,而并不是别人仿写出来的。”

    说着他抬起头来看向贺青,并问道:“这本手稿你是怎么得来的?市面上怕是淘不到吧?就算是赝品,那也不会有人拿出来随便卖。”

    贺青毫不隐瞒地说道:“东西是方先生送给我的。”

    当下他把方德朝送他那本书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郑老他们说了一遍,听后他们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郑老点下头来道,“那你倒是得到一件大宝贝了啊!”

    说完之后他又俯下头去,再次认真地看了起来。

    也不知道翻阅了多久,猛然间,他仰起头来,一脸诧异之色地对贺青说道:“小贺,不得了啊!这手稿上写的内容也非常不一般!这是具有极大的历史研究意义的东西!”

    (谢谢1天天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新的一月,新的旅程,这个月我会努力更新,争取拿到一千全勤。有月票的朋友不妨投给我,让我有更大的动力来更新!拜谢每一位支持本书的朋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