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98章 《武穆遗书》现世?(上)

第298章 《武穆遗书》现世?(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98章《武穆遗书》现世?(上)

    “贺老弟,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见贺青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件瓷枕,眼神若有所思,方德朝不由问道。

    听到方德朝的问话声,贺青当即定了定神,并收回了目光来。

    “哦,没有。”贺青连忙摇摇头道,“我就觉得那件瓷器做得很精巧,很漂亮。”

    方德朝呵呵一笑道:“贺老弟,你真的好眼力啊!那件瓷枕是我收藏到的所有瓷枕中最好的一件,我也最喜欢。”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微笑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瓷枕是定窑瓷器吧?定窑盛产白釉瓷和黄釉瓷,那个瓷枕釉面温润如玉,很不一般啊!”

    “对,你说得一点儿都没错!”方德朝连连点头道,“那是一件定窑产的瓷枕,我好不容易收到的,定窑其他类型的瓷器比较好收,但保存完整的瓷枕,难得一见啊!”

    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是的,宋代五大名窑中定窑存世量最大,不过宫廷用精品却不多见啊!”

    方德朝说道:“北宋中后期的时候,定窑已是宫廷用瓷,但流传至今的多半是一般的品种吧?北宋宫廷用珍品那还是很难得到的。贺老弟,依你之见,我这件瓷枕是一般的品种,还是定窑中的精品?”

    贺青回答道:“是精品无疑!方先生,恭喜你了,你得到一件珍品定窑瓷了!在我看来,这个娃娃纹侧卧枕头是宋代宫廷用精品瓷,而不是一般的定窑瓷器。”

    说出这番话来时,他语气坚定如铁,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听到他做出的这个判断时。方德朝欣然一笑,说道:“哦,是吗?那看样子我当初并没有收错。而是物有所值的。”

    对于贺青的判断,他当然深信不疑了,对方随便一看就看出东西是定窑瓷器,他再做出具体的鉴别。一切顺理成章了。

    贺青用力一点头道:“很开门的一件定窑,肯定物超所值了!方先生,我能不能仔细看一下?”

    他仿佛对那个瓷枕充满一股子兴趣似的。方德朝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当然可以了,你请随便看!上手也可以的!”

    “谢谢。”贺青欣慰道。

    说完之后他就从兜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放大镜来,然后先对着那件黄釉定窑瓷器细致入微地察看了一边。

    稍后,征得方德朝的同意后,他伸出双手去小心翼翼地拿起了那个瓷枕,翻来覆去地察看起来。

    他好像越看越带劲,突然。他“咦”的一声惊叫。

    “贺老弟,怎么了?!”

    听到贺青那声突如其来的惊叫,方德朝大吃一惊,他脸色霎时变了,有股不安的神情。

    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方先生。这东西不简单啊!”

    “怎么不简单?”方德朝惊疑道。

    贺青举起那个瓷枕说道:“这上面有个机密。”

    “什么机密?”方德朝越听越糊涂了,心想那不就是一个瓷枕吗,又有什么秘密了,横看竖看就那样。

    贺青说道:“确实有机密。枕头的内部是空的,但没发现这个机密的话,瓷器没办法打开,看到里面,除非砸碎。”

    “你是说这上面有机关,可以把枕头打开,看到内部的情况?”方德朝惊讶道。

    贺青重重地点头道:“对,就是那样的!”

    “那机括在哪里?”方德朝追问道。

    “就在这里。”贺青应道,说话之间,只见他右手中指轻轻地在枕头一边缘内侧轻轻地按了一下。

    &n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随即,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赫然可见,瓷器正面裂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眼见此一幕情景,方德朝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那地方。

    “方先生,看到了吧?”贺青笑吟吟地说道,“机关设在那个很隐秘的地方,如果不仔细检查的话,很难找到。”

    说罢,他小心翼翼地将虚掩的瓷块推开,很快那部位就拉开了一个比较大的口子。

    “里面有东西!”方德朝惊异道。

    贺青点头说道:“嗯,我也看到了。”

    此刻,他们视线所及处是瓷枕的内部,那小小的空间里面赫然塞放着什么东西。

    贺青他们立马看清楚了,那是一沓书籍。

    “是书本!”贺青说道。

    “是书籍啊?”方德朝惊奇道,“那应该是宋代的书本了,宋版书现在很出名的,一页就贵比黄金。”

    贺青摇头道:“还不清楚,但能确定是书籍,不是印刷的书籍,就是手抄本,不管怎么样都很值钱了。方先生,能不能拿出来看一看?”

    “当然可以了,你把那书籍取出来吧!”方德朝不假思索地答应道。

    要不是贺青有那个发现,那他无论如何都看不穿这一点,瓷枕中的书籍是贺青发现的,自然得给他看了。

    于是当下贺青小心再小心地将稳稳嵌在里面的书籍掏了出来,一共有好几个册子,不过都很薄,每一本大概都只有十来页的纸张。

    那些书籍古色古香的,很复古的那种线装本书籍,看着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贺青和方德朝可都是读书人,接触过很多书籍,但极少见到如此古老的书籍。

    书籍拿出来后,贺青先稍微看了一下,说道:“方先生,两本是印刷的,一本是手抄本,我估计是这个枕头的主人自己抄写的。”

    见状,方德朝又惊又喜,如获至宝一般地大笑着说道:“简直难以置信啊!没想到瓷器里面还有暗格,藏着这么个宝贝!这正是宋代的刻印书,宋代雕版印刷术已经很成熟了,刻印相当精美,传世稀少,弥足珍贵啊!”

    贺青将其中那两本印刷类书籍好生递给方德朝,让他自己仔细察看。

    从贺青手中接过那两本书后。方德朝细细翻开来赏阅,他越看越高兴,贺青无意中发现的这两本书是宋版书无疑。

    众所周知。宋版书可是古籍收藏中的珍品,千金难求一本,而像保存得这么完整的,那简直是稀世少有啊。

    此时此刻。贺青却捧着那本手抄本在那里认认真真地翻看,他脸色大异,似乎在里面看出什么不同凡响的东西来了。

    “贺老弟。你说你手上拿的那本是手抄本,那是谁的?”

    这时,方德朝抬起头来看向贺青,随口问了一句。

    贺青轻轻地摇了一下头,说道:“不是很清楚,但这不是雕版印刷书籍。”

    “我看一下。”方德朝说道。

    “嗯,你看吧。”贺青将那个手抄本好生递给方德朝。

    “确实啊。这是手抄本!”接过来看清楚后,方德朝忙不迭地点头说道。

    他翻了几页之后,赞叹不已,只道:“这到底出自谁的手笔啊?这书法写得真不错,很有一股艺术感!但可惜。我不是很喜欢收藏书画。贺老弟,这份手抄本你拿去玩吧,看得出来,你很喜欢。”

    说着,他将那本手抄的书籍合了起来,并递回给贺青,他没有多看,好像对那个手抄本并不感兴趣,感兴趣的却是那两本标准的宋版刻印书。

    “什么?”听到方德朝若无其事地那么一说,贺青暗中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方德朝如此大方,一开口就说把那份手抄本送给自己,他根本想都没想清楚的。

    不过也是了,收藏这个东西很难说的,有些东西在不喜欢的人手里,哪怕再珍贵,也提不起兴趣来,而有些东西只要喜欢,那就可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

    方德朝对字画不感兴趣,一个无名人士留下来的手抄本他又怎么会很在意了。

    贺青要不是一开始就获知了那本散发出浓烈“宝光”的手抄本的来龙去脉,那让现在就算阴错阳差地打开了瓷枕中的“宝藏”,那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了。

    “方先生,你说你把这个本子送给我?”贺青诧异道。

    “对,既然你喜欢,那就拿去玩吧。”方德朝非常大方地说道。

    “可这……”贺青脸色不由微微一红,说道,“方先生,我怎么好意思拿你的东西呢?这本手抄本虽然不是刻印的,但字体精美,也应该很有收藏价值的。”

    方德朝却道:“只有到合适的人手上那才能体现出莫大的价值来。贺老弟,你就不要客气了。其实这也是应该的,你帮我找到了这么个宝贝,我也得感谢你吧?你就不要多说了,我很喜欢这两本宋版书,这两个线装本我就拿下了。不瞒你说,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收藏古书,基本上所有的古书他都有收藏,但惟独宋代的书籍没有收到完整的,这让他感到很遗憾,现在我终于得到了两本,可以送给他,实现他的愿望了!”

    “方先生,我想你那位朋友拿到后肯定很高兴的!”贺青笑盈盈地说道,他很佩服方德朝,只道对方是个很重情义的人,对待朋友十分慷慨。

    “呵呵,说来这还是你的功劳啊,是你让他实现愿望的。”方德朝笑呵呵地说道,“那就这样了,那本手抄本你请收下了吧,就当是交个朋友,朋友之间见面送点东西很正常吧?更何况,你这是第一次来我家做客,我也得送你一件见面礼,之前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好呢,现在不用愁了,有现成的了。”

    “我知道,那就谢谢了!”贺青感激道。

    拿到那本大有来历的手抄本之后,贺青在方德朝他们的陪同之下,又观看了其他的收藏品,别墅的一二层是瓷器收藏室,而第三层是瓷片和瓷器残件的收集室。

    方德朝请来的那些专业师傅正在修复一些瓷器,贺青对瓷器的碎片不是很感兴趣,所以没看多久他们就下来了,并很快走出了收藏大楼。

    从新别墅走出来之后,贺青再陪着方德朝在主宅客厅里聊了很久。

    之后他才道别离去。

    而一回到酒店,贺青就迫不及待地把那本手抄本展示给林海涛看。

    “青哥,这手抄本上的字体好有个性啊!”一见之下,林海涛惊诧道,“我在哪里见过!王羲之的?!哦,不对!是……”

    “这是宋朝人写的。”贺青提示道。

    “对了。”在贺青的指点之下,林海涛豁然想起来了,大声说道,“我想起来了,这种字体叫做‘瘦金书’,是宋代一位皇帝写的,是他独创的一种字体,他的真迹基本上灭绝了,好像就哪个博物馆收藏了一本比较完整的吧。有一本瘦金书残本,据说拍出了一点四亿的天价,非常珍贵的!青哥,这……这个手抄本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别告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诉我,你刚才又出去捡漏了!”

    贺青摇头道:“哦,不是,我没有出去逛街。是方先生送给我的,不过这本册子的来历非同一般。”

    当下他将那本手抄本以及其他两本宋版印刷书的来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林海涛,听后,林海涛惊讶不已,叹道:“不会吧?!有这么神奇的事?!青哥,那恭喜你了,你得到一件巨宝了啊,这可是宋徽宗赵佶的真迹啊,极为难得的!你们竟然从一件宋代的瓷枕中发现了,这真是天意啊!”

    “运气好吧。”贺青淡然道。

    其实这并不全是偶然的,而是有一定的必然性,因为他拥有了神奇的能力,能够捉摸到宝物散发出来的灵光,他是根据灵光发现的宝物,而不纯是碰巧。

    “海涛,你刚刚说这种字体是什么‘瘦金书’,‘瘦金书’原本真的这么值钱吗?”贺青将信将疑地问道。

    他虽然知道东西是宋代那位昏君留下来的,但是哪里清楚那皇帝的书法这么有名,除了自己手上鬼使神差得到的这件,全世界竟然只有一本完整的真迹,一本残本都卖到一点四亿了,那这本这么完整,岂不是价钱更高。

    贺青都不敢往下想象了。

    “对啊,肯定这么值钱!”林海涛郑重地点头道,“宋徽宗虽然在政治和军事上几乎一无是处,是个很有名的昏君,但是他字画双绝,写出来的字更是有其独特的地方。物以稀为贵,‘瘦金体’这么稀少,拍出天价并不为过吧?这可是一种书法原本的重新,对于很多领域的研究也很有意义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