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83章 一点二亿成交(下)

第283章 一点二亿成交(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83章一点二亿成交(下)

    和蔡微澜谈好有关细节好,贺青就去做其他事情了,他得好好准备一下,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后天鉴定大会的到来。

    第二天早上蔡微澜他们报社的报纸就发出来了,贺青也拿起一份看了,赫然可见头版头条新闻的旁边打着鉴定会的广告,一切都写得很详尽。

    看到消息上了报纸后,贺青满意地笑了,之后他打电话致谢,不但谢了蔡微澜,还对杨社长表示了一番感激之情,他们只说没什么,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现在广告已经打出去了,贺青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之后他和林海涛去外面印制宣传单,宣传册上要打的广告自然是跟付老师待售的那件珐琅彩瓷器有关的了。

    这个事很容易搞定,没过多久,贺青他们就打印好了足量的广告单,然后两人返回酒店,眼下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师傅,邓老,后天我们在‘荣宝斋’就拍这件瓷器了。”

    酒店的客房里,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不知道这件瓷器最终能拍出多高的价钱,但付老师留下来的那几件珐琅彩瓷器中,我最看好的就是这件了!”

    此刻只见一件五彩缤纷、精美绝伦的瓷瓶赫然摆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看上去显得极为耀眼。

    “拍卖行有句话叫做,‘珐琅彩现,必见天价’,意思就是说,但凡珐琅彩瓷器,都能拍出一个好价钱来,卖出天价那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只听郑老回答道,“我也见过一些珐琅彩瓷器,动辄都是几百万,上千万的,过亿的也偶有听说。你这件珐琅彩大瓶不愧是乾隆时期的御制精品啊。造型端正,色彩鲜艳,简直美不胜收!”

    “是啊!”站在一旁的邓老也赞叹道,“这个瓶子属于大件的珐琅彩瓷器了,更为可贵!”

    “那你们认为这件瓷器大概值多少钱?”贺青“顺水推舟”地问道。

    郑老摇摇头说道:“小贺,这个就很难说了,毕竟古董这种东西价钱不好定,更何况是即将送上拍卖台的。不过估计不会低。”

    “肯定低不了!”邓老也忙道,“我只知道有一件珐琅彩瓷器在香、港某拍卖公司卖出了一点二亿的天价,在当时那可是打破了清朝时期艺术品的拍卖记录!我觉得你这件和那一件造型差不多,颜色搭配和纹饰风格也比较接近,所以我估计最后的成交价不会低于一点二亿,只会更高。”

    “有希望卖出一亿多?!”听到邓老那么一说,贺青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惊喜之情,如果这次能拍出这个价,那他也心满意足了。

    “嗯,很有希望!”邓老郑重地一点头道。“就是现在时间匆促了一点,恐怕达不到最好的效果。”

    贺青点头道:“这个我知道。但没有办法,这个是最好的法子了。”

    郑老却道:“我倒是认为小贺这个做法很好,绝对不比送去拍卖公司带来的效果差,我相信明天一定会有很多藏友来参加我们的鉴定会的,其中不乏喜欢收藏珐琅彩瓷器的大藏家。毕竟现在市面上像这种这么开门的珐琅彩瓷器并不多见了啊,在国际艺术品拍卖场上也很难见到一两件真品的,哪怕是一件小小的瓷碗。就更不用说是大瓶这种重器了!”

    “那倒也是了。”邓老呵呵一笑道,“小贺这一次来北、京真可谓是名利双收啊,不但屡屡捡到大漏。而且赢得了众多老师傅的赞赏和敬佩,由此可想而知,明天的鉴定会很多人会慕名而来请你做鉴定的,而你推荐的藏品他们自然更放心了。”

    贺青连忙说道:“明天主要还是靠你们帮忙了,我一个人再厉害也招呼不过来那么多人啊。”

    和郑老他们谈好之后,贺青就和林海涛秘密地将那件珐琅彩瓷器送去了另外一家酒店,这家酒店也是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但和他们所住的那家酒店距离比较远,贺青虽然出面给大家鉴定古董,但他现在的住址还不想公开,以免事后还会有很多人缠着他,使得他不安宁。

    之后贺青打电话将早就约好了的那些大师傅一一叫了过来,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大家就都见上面了。

    贺青把他们请到一个预订的偌大包厢,大家坐下来洽谈明天举行鉴定会的具体事宜。

    那些专家都唯贺青马首是瞻,对于贺青提出来的请求和建议,他们都毫无异议,一切听他安排。

    对此贺青感到很欣慰,有了这么多经验丰富的专家坐镇,他也不用担心明天的鉴宝大会会乱阵脚了。

    其实这天晚上他们就将会场布置好了,还拿来了一个上了密码锁的保险柜,那自然是用来展览那件珐琅彩瓷器的玻璃柜。

    一切搞定之后,贺青也算是忙得晕头转向了,而一停歇下来,他就上床休息去了,以免明天打不起精神来。

    而实际上,这天夜里他做梦的时候同样梦见自己变成小道童,跟着那位神秘的老道士学习修炼之法。

    这过去的几天里,每天晚上都是如此,以前很少做梦的他,现在做起梦来却是如此地逼真,而且反反复复地做同一个梦,梦里的每一幕情形都无比奇妙。

    好在经过“一晚的修炼”后,贺青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只觉精神奕奕,浑身也充满一股力量,做起什么事来都不会感到疲倦了。

    起来和各位专家朋友一起吃了早点之后,贺青和林海涛他们就又忙碌起来了,他们摆好鉴定桌,将那件珐琅彩瓷器装入展览柜中,并在酒店大门口拉上早已准备的横幅,只见横幅上面写着“北、京鉴定交流会”等字样,格外醒目。

    “贺先生——”

    拉好横幅之后,贺青他们正准备上楼,突然间,只听到右前方传来了一个清脆嘹亮的招呼声。

    那声音比较耳熟,贺青一下子便听出来了,呼喊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帮了他大忙的《京都文化报》的总编蔡微澜。

    “蔡小姐,你也来了啊?!”

    见到蔡微澜后,贺青不由得吃了一惊,他知道对方会来,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才六点多钟,对方就匆匆忙忙赶过来了,不难想象她有多么重视今天的鉴定会了。

    “是啊!”蔡微澜巧笑嫣然地大踏步迎了上来,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也知道,我除了来给你们捧场,可还是一个记者,所以我当然也想早点儿来占个位置了,好采访到第一手新闻啊!”

    “呵呵,欢迎欢迎!”贺青笑盈盈地说道,“那我们先进去吧。”

    于是他热情洋溢地把蔡微澜请到了三楼的那个大包厢,现在包厢腾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来,赫然是一个展览大厅,只是和一般的展览有点不同,这次展览会展出的只有一件藏品,不过这件藏品非同寻常,那可是一件可能拍出上亿天价的清廷御用珐琅彩大瓶。

    过不多久,除了迎客的林海涛等人,贺青他们一干专家都各就各位了,郑老是师傅,当然得坐首席了,而贺青就坐在他旁边,也是一个很显眼的位置。

    贺青的想法很简单,今天前来找他们鉴定古董的藏友所带来的东西,即使他认不出来,或者是吃不准,自然也有郑老他们掌眼,他不相信他们这么多顶级的专家在,还有把握不了的古董。

    他们准备好后不到一会儿,就陆续有人拿着古董找上门来了,见有人来,贺青他们都很热情地做鉴定,遇到问题一起讨论,正所谓“人多力量大”,每一件东西基本上一过他们手就确定下来了,东西的真假优劣一目了然。

    其实东西是真品还是赝品,贺青基本上一眼就看得出来了,因为他眼睛能看到古董上面散发的古灵气息,如果年代到,一般都能发出比较清晰的红光,而如果没有发出丝毫红光,那就能断定年代不老,不是古董了。

    每一位来做鉴定的藏友,林海涛都会按照贺青的吩咐发放一张宣传单,好把明天准备在“荣宝斋”举行的那场拍卖行的广告打出去。

    渐渐地,前来鉴宝的人多起来了,鉴宝大厅内的气氛也逐渐升温,大约八点多钟的时候,来者之众达到了一个小高潮,除了有问题的藏友,还来了不少媒体的朋友,众多记者长枪短炮地对着贺青他们拍摄照片和录制视频,对于这个情况,贺青也不阻拦,事已至此他不想在媒体上露面恐怕都不行了。

    反正他这是在做慈善之事,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他也没有丝毫顾虑之情了。

    大家送来鉴定的东西其实都只是一些普通的物件,郑老他们都很容易看出来的,所以对他们来说一点儿挑战性都没有。

    而从那些鉴定过的古董上面,贺青并没有看到十分浓厚的“宝光”,大都只是带着一团淡淡的混沌红光,看到现在他眼睛异能还一次都没有用过,有郑老他们相助,他根本用不上。

    可约莫十点钟的时候,随着一对人员的进入,鉴宝厅内霎时亮起来了,赫然可见一团紫红色的光芒在半空中升起,照亮了整个大厅。

    而一眼瞥见那一幕奇丽的情景之时,贺青精神大振。

    他举行这场鉴宝会,除了给大家鉴定古董,附带着给付老师那件珐琅彩打广告,他自然还有其他的目的,比如增长见识,所以他当然希望今天能在现场看到什么好宝贝了。

    那团强烈“宝光”的突如其来,使得看到了一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