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81章 一点二亿成交(上)

第281章 一点二亿成交(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81章一点二亿成交(上)

    “贺先生,如果你没意见的话,那就请在这上面签个字吧。”

    一会儿后,庞律师复又说道。

    说罢,他坐了下来,将那张文件轻轻地推到贺青的手边。

    贺青没有马上接过,而是目光呆滞地注视着那份文件,文件上的字可都是付老师嘱咐的话,分量极重。

    “贺先生,这是付老师的一片心意,他那么相信你才把那批古董托付给你的。”见贺青好似有些犹豫,蔡微澜柔声安慰道。

    “我知道。”贺青定了定神,郑重地点头道,他不是不愿意接受付老师的遗物,只是对方这个嘱托关系重大,含有极大的责任,可不是能随随便便就答应的。

    要是接受,那就要切实完成付老师的遗愿,容不得丝毫懈怠和差失。

    “贺先生,付老师非常看重你,她弥留之际念叨的是你,但可惜……你没赶上,要不然她能见上你最后一面了。”庞律师轻微地叹口气说道,话语中也有股劝慰之意。

    “是啊,我来晚了。”贺青一脸哀伤地说道。

    这是此刻最令他心疼的事情,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这个噩耗突如其来,让他猝不及防。

    这种情况猛然间让他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慌之情,生命太脆弱了,时间不等人,万一以后他亲人,他朋友……他该怎么办?

    顷刻之间使他失去付老师的遗憾,让他良久晃不过神来。

    “我签字。”终于,贺青重重地点下了头来。

    闻言,蔡微澜和庞律师相顾莞尔。

    庞律师便将笔和纸好生递给贺青,贺青认真地签好了字。

    他一收笔,这份遗嘱便生效了,付老师遗留下来的那份责任便也就落到了他的肩膀上。沉重而意义非凡。

    他签完字将文件递回给庞律师,庞律师随后又交给他一样东西,那是一个记事本。本子上记载着西部某地方一些学生、老师以及家长的联系方式和有关情况。

    贺青自然知道,付老师心系偏远山村的孩子,担心他们的学习问题,做梦也想建立一所希望小学。扶助那些求知若渴但上学环境差的学生。

    既然接受了付老师的遗嘱,贺青自然要好好办成这件事了,这时他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贺先生。那是现在去银行的保险箱取东西还是其他什么时候?”半晌后,庞律师问道。

    贺青摇摇头,说道:“送走付老师之后再说吧,这个事情不急。”

    “嗯,我知道了,那等到时候再去吧。”庞律师连忙点头答应道。

    再交代了几句之后,庞律师便道别离开了。不过他给贺青留下了联系方式,随时都可以打电话联系他办理有关事务。

    “贺先生,付老师已经走了,你不要太难过。”蔡微澜坐在贺青身边,不住地安慰道。“她临走时再三交代的事情也办到了,我想她在九泉之下也安心了。”

    “希望她一路走好。”贺青沉声说道,“付老师真是一个好人,她生前做了一辈子的人民教师,一直在无私奉献,去世前孤苦伶仃,却还在关心山里孩子的教育。我非常敬佩她,她真的是一个好老师!”

    蔡微澜清澈的眼里微带笑容道:“真是万幸,在她最后的时间里找到了她丈夫隐藏起来的那批古董,让她看到了希望,要不然她就真的含恨而去了。贺先生,这一切的功劳全是你的,付老师这么做也是对的,因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贺先生,你打算怎么处理付老师交给你的那批珍贵古董?”

    贺青摇了摇头,回答道:“我现在心里很乱,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处理的,我不会辜负付老师的期盼。”

    蔡微澜俏脸微微一红,摇头道:“我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贺青说道:“我会想办法的,争取将那批瓷器卖出最高的价钱。蔡小姐,我们现在最紧要的是给付老师办丧事,好好送她一程。”

    “嗯,这个事情主要由我来办吧。”蔡微澜郑重其辞地说道,“毕竟我对付老师的情况比较了解,知道她有哪些同事和有来往的学生。回头我会逐个联系他们的,给他们报丧,希望他们能参加付老师的追悼会。”

    “嗯,那就有劳你了。”贺青欣慰道,他现在的身份相当于付老师唯一的亲人,但凡帮付老师的都是在帮他。

    再和贺青聊了一会儿后,蔡微澜便起身去联系付老师身前上有联系的那些人了,而贺青同样掏出了手机,急急拨打了一个电话。

    “妈”一打通电话后,贺青就急急地呼喊道。

    “儿子,是你啊?”只听电话那端传来了母亲笑盈盈、充满温暖的声音。

    贺青忙道:“嗯,是我。妈,你们还好吧?”

    “我们当然很好了!”贺母答话道,“孩子,你语气好像不对,你怎么了?没事吧?你最近一直在北、京那边办事,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江州来?”

    贺青说道:“办完事就回去了。妈,你们千万要照顾好自己,身体最重要,其他的事情都放在次要的位置,保证有个好身体才是最好的!还有哥,哥他那病没有复发的迹象吧?”

    “你哥他现在也很好啊。”贺母说道,“小青,你今天怎么了?怎么问这些话,怪怪的。你真的没事吧?是不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

    “哦,没有!”贺青赶忙回答道,“我就是想你们了,所以给你打个电话,我在这边挺好的,我尽快回去看你们。爸现在在你身边吗?我也想和他聊几句。”

    “他在,你们爷俩聊吧。”贺母忙将电话递给在一旁倾听的贺父。

    当下贺青又和父亲寒暄了好一阵,接着他不忘跟兄长和兄嫂打招呼,确定他们都很好之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安心地挂上电话。

    不过他很快又拨响了谷清的电话,虽然刚不久前和对方通过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甜言蜜语地说了很久。但是贺青还是忍不住再次拨打了。

    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好一会儿,贺青才道别。

    “青哥,你还好吧?”

    眼见贺青收起了手机来,一直静静站在旁边看着他的林海涛开口说道:“付老师的事真的太突然了。谁也没有想到啊!哎,一个大活人转眼之间就没了,想想……真有点恐怖!”

    “我没事。”贺青镇定了一下心神。点头道,“是啊,生命太脆弱了,没准哪天说没了就没了的。”

    以前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但付老师这件事深深地触动了他,让他顷刻间意识到了一个很严肃的话题,那就是生与死的问题。

    他心想。人要是能长生不老那就好了,那就不要面对生老病死这个最残酷的现实了。

    难怪古代有那么多人寻求长生之道,秦始皇那时就有了徐福炼丹的传说,可秦始皇还没吃到长生不老药就逝世了。

    这总归是人类一个至为美妙的梦想罢了,至今谁也没有实现过。

    “哦。对了!”贺青脑中灵光一闪,他豁然想了起来,只道那天自己在琉璃厂逛街时遇到的那个神秘老道不是说了有长生不老,甚至羽化登仙的事情么。

    他随即又想到了那个诡异的尸解瓷给他带来修道梦境的事情,前后一联系,他顿时兴奋不已,仿佛突然间找到了长生秘术。

    如果他真能从中学到长生之道,那不但自己可以永恒存于世,还能帮助家人朋友修炼,一起修炼成仙,这样就永远不会失去他们了。

    尽管这个事情现在在他看来还是虚无缥缈的事,但是他心中获得了一股莫大的安慰。

    至少有那个希望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贺青没有做其他的事情,而是专心给付老师办理丧事。

    他给付老师举办了一个追悼会,虽然来的人不是很多,比较简单,但终归给对方风光大葬了,而不像是一个无亲无故的人的后事。

    送别付老师后的第一天,贺青踏踏实实地睡了一天的觉。

    第二天他致电庞律师,让对方带他去银行取那批珐琅彩瓷器,没过多久,付老师那八件珐琅彩宝瓷全部转入到了贺青的手中,贺青另外进行了保存。

    中午,贺青把蔡微澜叫了过来,两个人商量有关事宜。

    只听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蔡小姐,我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就是关于如何处理付老师那批瓷器的事情。”

    “是什么想法呢?”蔡微澜笑吟吟地说道,“付老师把那批瓷器交给你的,你是合法继承者,其实你想怎么处理都可以的。”

    贺青却摇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当然不能随便处理那批宝贵的瓷器了,我会想办法全部拍卖掉,不过拍卖这个事情也不能太急,着急可能拍不出一个好价钱来。我是这么想的,现在如果把这批瓷器送去拍卖公司的话,从筹拍到正式拍卖,就算一件都没有流拍,那恐怕也要等很长的时间。所以干脆不急,反正按照付老师笔记本上写的遗言,他先只要建立一所希望小学,还有帮助那个地方的孩子上学,这应该不要用多少钱,一件瓷器拍出的价钱就远远足够了吧?而剩余的那七件瓷器以后再找最合适的机会了,到时候将拍卖所得的资金创立一个慈善基金会什么的,以资助更多的孩子也为时不晚吧?”

    “你的意思是说先拍卖一件?”蔡微澜反问道。

    “对!”贺青用力地点下头来道,“我就是这么想的。当然,这个由我来想办法,我会将拍卖的那件瓷器卖出一个合适的价钱来!”

    (谢谢松上雪和sun激anguo各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以及老朋友相忘不过如此投出的更新票和评价票!感谢你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