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80章 突如其来的巨额遗产

第280章 突如其来的巨额遗产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80章突如其来的巨额遗产

    郑老和邓老均给予了贺青那件元青花极高的评价,他们无不认可。

    至此,贺青也就放下心来了,他可以踏踏实实地收藏此件宝瓷了。

    再和郑老他们就那只大罐讨论了一阵之后,贺青突然对林海涛说道:“海涛,陪我去一趟银行吧。”

    “现在就去吗?”林海涛问道,他自然知道贺青要去银行做什么了。

    贺青郑重地点点头道:“嗯,现在就去吧。”

    他手上正拿着的这件瓷器可是价值或超过十亿的青花大罐,至为珍贵,自然得好好保存起来了,而存放到银行的保险库里最安全,如果放到其他地方,总会让人放心不下。

    “嗯,好吧。”林海涛当即答应道,“青哥,那我们这就走吧。”

    于是两人带着那件瓷器走出了酒店的客房,并在酒店门边搭车径直赶往之前贺青存放宝贝的那家银行。

    这件事情很容易搞定,办成后贺青和林海涛又打的返回到新住的酒店。

    回到酒店后,贺青两人先陪郑老他们吃晚餐,然后“潜回”老酒店,虽然没在这里住了,但是贺青他们还有行李在所订的客房里,其他的东西可能都不怎么值钱,但有一件东西贺青是非取回来不可的,那就是那位神秘老道赠送给他的那一件尸解瓷。

    那件瓷器非常神秘,放到床边能让人进入一个奇妙的梦境。

    就艺术价值而已,瓷器本身或许并不珍贵,但它法力强盛,是一件难得的法器,最关键的是,自从拥有了它之后。贺青每天晚上都能跟着梦中那位仙人一般的老道人学习有关秘术了。

    尽管他现在好像还没学到什么,也不知道每天晚上那道人教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他有那种强烈的感觉。自己最终会学有所成,大受裨益的。

    好在贺青和林海涛到达酒店的时候,周围很安静,白天那群慕名而来的藏友以及记者都散去了。

    见此情形。贺青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当下他和林海涛赶紧跑上楼去,拿好东西。并把房间退掉了。

    顺利地取出那件法器葫芦瓶之后,贺青和林海涛在第一时间赶回到了新酒店。

    回到酒店放好瓷器后,没过多久,贺青上床休息。

    这天晚上,他同样梦见了那个神仙老道,老道人一样教他打坐修炼之法。

    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依然是神清气爽,力量充沛。

    从这贺青感觉得到。自己在梦里没有跟着老道白学,仿佛从梦中学到的东西带到现实中来了一样。

    由此可知,那件尸解瓷并非凡物,或许真“装”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只不过现在这个谜团正在慢慢揭开。自己还不清楚具体情况。

    吃完早餐,九点多钟的时候,贺青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那是蔡微澜打过来的,他还以为对方要来找自己,然后客套一番,毕竟自己昨天帮了她一个大忙,给那位心地特别慈善的付老师找到了她丈夫隐藏起来的那批巨宝。

    谁知道一接听电话后,就只听到那端传来一个啜泣声,声音甚是凄楚。

    那自然是蔡微澜的哭泣声!

    “蔡小姐,你……你怎么了?你哭了吗?”贺青大感吃惊道。

    他怎么想得到,蔡微澜竟然哭着给自己打电话,而且哭得是那么地伤心。

    那一刻,贺青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蔡微澜哭了好久,才平静了一下,哽咽着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贺先生,付老师……付老师她……昨天晚上她突然犯病,医生……医生说她快不行了!她一直有心脏病,不久前也病危过一次,但那次抢救过来了,这次……这次她恐怕挺不过去了……”

    “啊?!不会吧?!怎么可能呢?!”闻言,贺青脸色大变,惊诧道,“她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我给她找到那批宝贝,她可以实现她的梦想了啊,怎么在这个关头生病了?!蔡小姐,你不要太担心了,付老师心肠那么好的一个人,老天爷会保佑他的,她会没事的。”

    蔡微澜颤声说道:“世事无常,生命太脆弱了。她得了那病,本来不能太激动的,昨天她先是大悲,再是大喜,晚上做了一个梦,又把她给惊到了,所以她就发病了,现在的病情非常严重,医院方面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了。”

    “哎~~”贺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怎么会这样呢?!”

    蔡微澜说道:“付老师现在气息很微弱,医生说她只有一口气了。贺先生,请你马上过来一下吧。付老师说她想见你一面,有话跟你说。我们是在市中心医院。”

    “嗯,好,你等着,我马上过去!”贺青斩钉截铁地答应着,他已来不及做任何的思考,当即带着林海涛匆匆忙忙赶去市中心医院。

    过不多久,贺青和林海涛打车赶到了医院,并很快联系到了蔡微澜。

    “贺先生”

    不一会儿,贺青他们就在住院部的入口处见到了蔡微澜,这时候的蔡微澜神情哀伤,脸蛋上梨花带雨,更为显得清丽动人。

    “蔡小姐,付老师现在怎么样了?”一见到蔡微澜,贺青就急急地问道。

    他和付老师之间虽然萍水相逢,无亲无故,但是他对付老师特别敬重,世界上那种好人真的是不多见了,值得人尊敬和爱戴。

    “她真的快不行了……”蔡微澜含泪回答道,“贺先生,你快去看看她吧,她想见你最后一眼,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要向你交代。”

    “嗯,我知道了,那我们马上去病房看望她吧。”贺青郑重地点了点头,而后在蔡微澜的带领下,他们走进了住院大楼。并来到三楼的一间重症监护室门口。

    然而,他们来晚了一步,此刻门已紧紧地关上。只能透过窗户看到病房里面的情景。

    赫然可见,病房内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他们正七手八脚地忙碌着。

    那自然是在对付老太太进行最后的抢救。

    眼睁睁地注视着双目紧闭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的付老师,有那么一瞬间。贺青的心犹如针扎般疼痛。

    一旁的蔡微澜掩面流泪,林海涛也是神色黯然,见此谁也帮不上任何忙。只有眼巴巴地看着一个原本鲜活的生命此时此刻却在病床上挣扎,与死神做着最激烈的斗争。

    最后,医生放下了起搏器,他们放弃了。

    病床边的心电仪“嘀”的一声,上面显示的直线在延伸……

    最后,一切归于平静!

    付老师去了……

    蔡微澜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扑在贺青怀里痛哭。

    贺青很麻木地抱着蔡微澜。他也禁不住落下了泪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那种揪心的感觉,就好像是他第一次送别自己的亲人。

    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在生老病死面前,纵使他能力再强。也无能为力!

    病房的门缓缓打开了,付老师也被推了出来,贺青和蔡微澜他们即刻反应了过来,都冲了过去。

    “付老师,对不起,我来晚了。”站在再也说不出话来的付老师身边,贺青喃喃自语地说道,他心里充满歉疚,可时间不等人,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青哥,人死不能复生,你别太难过了。”站在一旁的林海涛轻轻地抓住贺青的手臂,极力安慰他。

    他知道贺青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虽说他和付老师初次相识,但是对方对他的信任对他的依靠化成了他对对方一种说不出的深厚感情。

    稍后,付老师被推走了,贺青颓然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你好。请问你是贺青何先生吗?”

    突然,有个人走了上来,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穿着打扮十分体面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客客气气地向贺青打招呼,说话的声音清晰而富有一股磁性。

    “是。你是?”贺青抬起头来,淡淡地问道。

    “何先生,这是庞律师。”蔡微澜镇定了一下精神,介绍道,“他是我临时给付老师请来的一名专业的律师。”

    “哦。”贺青点头应道。

    此刻他甚感无力,顷刻之间他对什么事情都失去了兴趣似的,因为他刚刚见识了一场生离死别,那种好似失去至亲之人的挫败感让他怎么也打不起精神来。

    “贺先生,是这样的。”庞律师郑重其事地说道,“付老师在去世之前立下了遗嘱这是他的遗嘱。”

    说着只见他从公文包里小心翼翼地取出来了一张文件,一五一十地说道:“他遗嘱上写着的财产继承人是你,由于他没有亲人,所以你是他合法而唯一的继承人。贺先生,刚刚我就在病房里,贺老师弥留之际告诉了我几句话,她让我代她转告于你。她说那批古董是你帮她找到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理应归你,她也很相信你,以你现在的能力和声望,你能把那批古董好好处理的。古董处理好后,如果可以,你按照她留给你的联系方式去支助山里的孩子。她最后还说了,你们不要牵挂她,她现在很幸福,因为她昨天晚上找到她的爱人了。贺先生,节哀顺变吧,付老师留下来的那屁古董我得尽快转交给你。”

    听到庞律师那么一说,贺青心下震惊,他没想到付老师会将遗产全部留给他,交托在他手上。

    那可是近十件出自清廷的珐琅彩精品瓷器,每一件都可能拍出天价来的。

    这么一算,无疑是一笔巨额遗产了。

    不过他当然不会独吞了付老师的那几个亿的资产,而要完成她的遗愿,让她在九泉之下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