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79章 纵有万宝,不如这件!(下)

第079章 纵有万宝,不如这件!(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79章纵有万宝,不如这件!(下)

    “小贺,这……这是元青花啊!”

    郑老一眼便看出来了,于是脱口而出地惊奇道:“这件瓷器你是从哪里弄来的?!是带博陵第款的还是一般的元青花?!”

    一旁的邓老也忍不住吃惊道:“这上面画的可是《昭君出塞》图,是‘元青花八大罐’之一吧?!”

    郑老郑重地点点头,搭话道:“确实是元青花昭君出塞图罐,这号瓷器我见过不少,但是很少有这么上眼的,如果唯一的真品要不是存放在日本出光美术馆,那这件很有可能就是真品,因为看上去真的很开门,就像是一眼货!”

    邓老赞同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日本博物馆收藏的那件我也亲眼见过,但比起这件事也不过那样吧?以前好像首都博物馆也收藏过一件,只是后来经鉴定是赝品,所以市面上出现的同类青花大罐都不被人看好,因为几乎没有人敢相信,绝无仅有的元青花八大罐还有传世真品。”

    “小贺,这只青花大罐你到底是从哪里收来的?”郑老随即又问了贺青一声,他看着贺青的眼神中充满疑惑。

    贺青说道:“师傅,邓老,这件瓷器是我今天无意中发现,然后收来的。”

    他简而言之,并没有说明那个大罐的来龙去脉,当然,这也不是重点,郑老他们知不知道无所谓了。

    郑老倒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说道:“那依你自己看,这件瓷器有什么来头?”

    贺青一脸谦逊地说道:“我刚看了很久了,现在想请你们两位给掌掌眼。”

    邓老轻轻地摇了摇头,微笑道:“小贺,你还是这么谦虚啊?我们都对你这么了解了。你就没必要太谦虚了吧?你在鉴别瓷器方面的眼光可不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差,你说东西没问题那就应该没问题了。看得出来,你是很看好这件瓷器的。我和你师傅一样,也觉得东西很不错。一件瓷器的年代,造型以及所用的艺术手法、材料等,基本上看一眼就能断定了。从包浆等方面来看的话,这只大罐古色古香,再加上造型、纹饰等特征非常符合元代青花的特征。所以很开眼。但问题是,高仿也能做得这么好,其实这点你比我们更清楚,比如令人闻风丧胆的‘朱仿’,它就能做得天衣无缝,让人真假莫辨。”

    贺青现在名动京城,而期间所发生的事情他和郑老都是亲眼所见的。所以他们对贺青更是刮目相看了。

    贺青忙摇头道:“邓老,你过奖了。我只是在鉴定‘朱仿’上有点心得而已,而在其他方面我可远远比不上诸位大师。要不然我也就不会带着疑问来请教你们了。”

    “小贺,那照你这意思,这件瓷器并非‘朱仿’?”郑老反问道。

    贺青很肯定地点点头。回答道:“对,不是‘朱仿’,这个我能百分之百地肯定。”

    “那你的意思是说,这件瓷器有可能是真品元青花?!”郑老问道。

    “是的,我就是这么认为的。”贺青郑重其辞地回答道。

    听到他这么一说,郑老和邓老不由得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邓老惊疑道:“小贺,可是……不对啊,真品元青花昭君出塞图罐不是在日本么?那件应该没问题,很多赴日鉴定专家都很肯定,而我们国家不少博物馆收藏的同一件瓷器反倒全部是赝品,哎,一想到这点我就觉得丢脸,中国老祖宗的东西竟然在日本人手里,而我们中国人自己却只能用赝品去撑场。”

    贺青却不以为然地说道:“那不一定。很多事情也许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如果说日本那件是真品,而且是唯一的,那我拿到的这件就铁定无疑是赝品了,可谁来给我一个理由,以证明这件瓷器确实是赝品,要不然就让人难以信服啊。”

    “外公,邓老,我也感觉青哥收来的这只元青花大罐是真品,而且是官窑精品瓷,因为整件瓷器器型端正,釉色饱满,纹饰精美,简直毫无瑕疵,现在青哥又能肯定它不是‘朱仿’,那又怎么可能是一般的仿品?没有人能做得这么好吧?”正在这时,一直静静站在旁边竖起耳朵倾听他们交谈的林海涛开口说道。

    郑老摇摇头道:“海涛,你说错了,元代还没有官窑和民窑之分,所有的瓷器应该都是出自名窑的,只不过有精品和次品的区别,有些瓷器造工精良,比官窑都要精美。”

    “元青花没有官窑?”林海涛大惑不解地问道。

    “是啊。”郑老一五一十地说道,“明洪武二年,景德镇才出现宫廷投资的真正意义上的御窑厂,专为宫廷烧的瓷器才能称为‘官窑瓷’、‘官窑器’。元代还没建御窑厂,何来官窑瓷一说?所以元青花虽均属于民窑性质,但出口的大件精品,是为了满足海外宫廷贵族生产的,其器型、釉水、纹饰、胎骨等均是明永乐宣德青花瓷的先声,孕育了明永乐宣德官窑青花,所以应该给予出口元青花精品一个身份,即是属于专供海外宫廷贵族赏玩的出口官窑器,属于出口‘官窑瓷’。”

    “原来如此!”闻言,林海涛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贺青也有所领悟,但他比林海涛要清楚,他想得到,明代以前虽然没有正规的御窑,但朝廷管制或者扶助的瓷器作坊、部门都带官办性质,他刚从肖先生手上收来的那件应该就属于大型的出口瓷器,是元青花中的精品之作。

    “师傅,邓老,你们还是先给我看看吧。”贺青言语恳挚地再次请求道。

    “可以。”郑老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这件瓷器做得应该没问题,既然你肯定它不是‘朱仿’,那确实有点蹊跷了。”

    说完之后他和郑老就对着那只大罐细致入微地察看起来了,两人拿出放大镜,从上至下,由表及里,认真地检查着。

    “鉴定一件青花瓷,一般从这个方面入手。”郑老一边察看,一边娓娓讲解道,“以我之见,一是看型,二是看青,三是看花,然后看釉、看胎,以及融会贯通地综合起来看。

    “看型是第一关,元代制造青花瓷的窑工们在器物工艺把握上非常熟练,分段接胎塑造器形是基本工艺,制造出来的瓷器,器形朴实优美,手艺潇洒自如,淳朴的窑工在被压迫、管制的环境下,靠着祖辈传下来的高超娴熟手艺,创造出的每一件艺术品,看上去都会有时代印痕,我们理解的神韵就要从器形上找到……”

    接下来他逐一做了详尽的解释,最后做结论道:“元青花从制作到分配有很多等级,会有千变万化的情况,仔细观察,元青花都会多少带有一些缺陷,器形不够规正,生烧、过烧造成发色不够艳丽,有的还有少量窑沾窑裂等,窑工们会根据手里现有的泥料,随意制作出胎质薄厚不一的产品,要注意每一件器物胎釉的结合部位,区分淡淡的‘窑红一线’的变化。小贺,你仔细看这个地方,确实有那个感觉。整体看来,这件瓷器非常有神韵,可不像是一般的仿品,即使是水平达到‘朱仿’级别的高仿,那也很难模仿得如此形神合一。”

    “老郑,你说得一点儿都没有错,这只青花大罐每一个特征都很符合元青花的时代特点。”邓老也用力地点头赞同道。

    “外公,邓老,那听你们这么说,这件瓷器岂不是真正的元青花?!”林海涛又惊又喜地说道,“我就说嘛,青哥那么看好的东西没道理不对!果不其然,现在得到证明了!只是这么一来,岂不是和很多专家权威的说法发生冲突了?!元青花精品稀世少有,像这样的大罐更是凤毛麟角!”

    郑老笑了笑道:“再权威的说法在证据面前都不堪一击!小贺这次几乎推翻了博陵第款元青花的存在论,以他现在的声望,如果再站出来驳斥元青花存世量只有多少多少件的论调,这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现在‘荣宝斋’那些专家都特别信任小贺,小贺说这件瓷器是真品,别人不会看成赝品,当然了,这件瓷器本来完美得无懈可击,别人也指不出具体的毛病来。小贺,这件东西在你认可它的时候就毋庸置疑了,它是真品无疑!因为你的看法就是权威啊!”

    邓老也忙道:“是啊,小贺,你这件瓷器要是拿出去拍卖,竞买的大老板只会一大堆吧?不瞒你说,我也特别希望,你能给这件瓷器正名,这样日本那家博物馆就不会那么得意了,因为我们中国也有同样一件元青花昭君出塞图罐,不遑多让!”

    “师傅,郑老,那你们是肯定这件青花罐是真品了?”贺青欣喜道。

    “我能肯定了!”郑老重重地点下头来道,“这是我在国内见到的最漂亮的一件元青花啊,价值连城,故宫博物馆收藏的百件国宝,可能都不如这一件!”

    (谢谢相忘不过如此的慷慨打赏和月票等支持,以及感谢风林vs火山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蓝月天蓝和521connie各打赏100起点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