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77章 揭秘真品元青花

第277章 揭秘真品元青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77章揭秘真品元青花

    从肖先生手上拿到那只大罐之后,贺青和林海涛在第一时间打车赶往酒店。

    路上,贺青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蔡微澜打过来的。

    “贺先生,你现在在哪里?没事吧?”只听蔡微澜在电话里关切地问道。

    贺青回答道:“我现在在回酒店的路上。蔡小姐,你不用担心,没事了,那个肖先生已经被我打发掉了,他以后不会来你们报社闹了,更不会来找我。”

    “哦,是吗?”听到贺青那么一说,蔡微澜自然又惊又喜,连忙说道,“那就好了。我还怕你们会有什么事,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贺青说道:“嗯,本来就没事的,呵呵,是你们多虑了。”

    蔡微澜笑道:“我知道了。贺先生,回头有时间我再去找你,你今天帮了我那么大的一个忙,我还得感谢你呢。”

    贺青却道:“你太客气了,小事情而已,不用放在心上的。”

    两人在电话里再随便聊了一会儿之后,贺青便道别挂上了电话,稍后他们所乘坐的的士驶到了他们所下榻的那家大酒店。

    “青哥,你看!”可车还没停稳,就听到耳边响起了林海涛的惊呼声。

    “怎么了?”贺青惊疑道,然后他顺着林海涛所指的方向定睛望去,他一眼瞧见那门口聚集着很多人,好像还有保安在维持秩序。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出什么事了吗?”贺青暗想道。

    林海涛低声说道:“青哥,那些人恐怕是来找你的。今天蔡小姐他们报社关于你的那份报纸已经发出去了,再加上昨天你在‘荣宝斋’举行的那场鉴定会,现在你在京城真的是名声大振了啊,慕名而来想请你鉴定古董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了!”

    “应该是的。”闻言,贺青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沉声说道,“那我们暂时别回那个客房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去哪里呢?”林海涛问道。

    贺青回答道:“还能去哪里?只有另外找酒店了。晚上我们再回来拿东西。”

    “嗯。可以。”林海涛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

    于是贺青叫师傅掉头,开往另外一家大酒店,好在京城酒店多的是,换一家酒店入住也没什么。

    贺青现在可不想被人打扰,他需要清静一下,毕竟他手上正拿着一件“绝世宝瓷”,揭开它背后那个天大的谜团才是当务之急。

    到了新酒店并住进去之后,贺青先给郑老打了一个电话。这时郑老正在外边办事,贺青告诉郑老,说他和林海涛临时换了一家酒店,让对方有事直接来新酒店找他们。

    “青哥,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非得买下姓肖的那家伙的这件瓷器呢。”

    安心住进来后,林海涛忍不住说道,他一直想不通这一点,如果说只花了一点点钱那倒罢了,可眼下这件博陵第青花瓷贺青却花了足足一百万。虽然一百万对于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是对于一般人而言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一百万可以购买一件很好的古瓷了,怎么只换一件普通的瓷器,尤其是用来购买一件赝品瓷器,那就更加不值当了。

    “因为物有所值,确切地说是物超所值!”贺青笑吟吟地说道,“海涛。你以为我傻到用钱去讨好肖先生那种小人吗?我根本犯不着和他来那一套!我看中的是这件瓷器,而不是为了其他的东西。这件青花瓷真的是好东西啊,绝对是个大宝贝!”

    他眉开眼笑。得意洋洋。

    “是么?!”见他那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林海涛也笑起来了,他没道理不相信对方那话,因为他心知肚明,贺青眼力超凡,他所看好的东西绝对不是凡物,定是什么珍宝,也许他又捡到一个大漏了,只是自己还没看出那东西的不同凡响之处来而已。

    “青哥,听你这意思,这件元青花是真的博陵第瓷器了?难道博陵第的传闻是真的?”林海涛随即又问道。

    贺青却很用力地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笑道:“不是的。虽然我没有肯定博陵第全部是赝品,但我还没见过真品。”

    “那……那这件瓷器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了?”林海涛大惑不解地说道,“瞧这底款,明明是带博陵第谨记牌的啊!这明显是一件博陵第瓷器,可你又说没见过真的,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越想越糊涂了,不知道贺青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啥药,怎么这么神秘。

    贺青说道:“海涛,难道你就没想过,这件画有‘昭君出塞’图的青花大罐是真正的元青花么?!”

    “可它是博陵第款的啊?你不是还不承认这种瓷器的真实性吗?”林海涛反问道。

    贺青摇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大罐是和鬼谷子下山图罐一样的存在,都是元朝官窑出来的精品瓷器!”

    “元代官窑瓷?!不会吧?!”林海涛毫不相信似的一摇头道,“怎么可能呢?!元青花官窑瓷器,又是保存得这么完整的一件大罐,别说是民间收藏了,官方博物馆都没有几件真品的,我记得首都博物馆有一件和这个差不多的瓷器,表面纹饰绘的也是‘昭君出塞’图,可那件瓷器被专家一致认定为赝品,据说‘元朝八大罐’的真品大多数分布在国外的收藏馆或者私人手里,故宫博物馆都没有一件。你从肖先生手上收到的这件如果是真品的话,那就是元青花八大罐中的‘昭君出塞’罐了,可这怎么可能呢?那件真品明明在日本东京的一家美术收藏馆里面,怎么可能跑到肖先生手上去了?!难不成日本那件是赝品,而你拿到的这件是真品?!”

    贺青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道:“我没见过日本那件,但是我刚上手的这件确实是真品,这点我基本上能够肯定了,当然还要找师傅他们做最后的确定。也许昭君出塞图罐不是孤品,有一对存在也不足为奇。”

    林海涛说道:“就算有那个可能,但博陵第款又怎么解释?!博陵第是从地窖里挖出来的,即使元朝时确有此物,那也只会是民窑,跟官窑相差很大的,收藏价值自然也不在同一个档次上。当然了,不管怎么样,元青花稀世罕见,如果做得好,不管是官窑,还是民窑,都很值钱!”

    贺青淡然道:“这个很好解释。海涛,你去帮我打盆水来。”

    “打水做什么?”林海涛疑惑道。

    尽管他大惑不解,但还是依言走去洗手间,打来了满满的一盆水。

    而这时贺青也已准备好了,他将刚进酒店之前在路边一家店来买回来的脱漆剂拿了出来。

    之前林海涛就很好奇了,这下见对方拿出了脱漆剂,便知道原来买那个东西是为眼前这件透着一股神秘气息的瓷器做准备的。

    “青哥,你用脱漆剂做什么?这件瓷器上面很干净啊,不需要清洗油污什么的吧?”林海涛疑问道。

    贺青说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他一边说一边用沾上水的湿布往翻起的瓷器底部小心翼翼地擦去,他擦的部位正是印上博陵第款的地方。

    见状,林海涛瞪大了眼睛,脸上写着疑问,他哪里知道贺青那是在做什么,好像他要将那博陵第谨记牌擦掉似的。

    认真地擦了一会儿之后,只见他往湿布上倒上了脱漆剂,然后再一次往上面擦去,擦的同样是带博陵第款识的部位。

    也不知道为什么,随着他的擦拭动作,那地方似乎有了什么反应。

    “海涛,你看到了吧?有脱落的痕迹了。”忙了一阵之后,贺青回过头来笑盈盈地说道。

    “什么?”那一刻,林海涛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很快看到了,赫然只见抹布上留下了绿色的物质,跟博陵第上面所带的一点青花绿相似。

    贺青郑重地说道:“就是上面的一点漆印啊,说明不老,是新上的,制假者为了制造一个看上去像真的博陵第款瓷器的假象而刻意为之的。不过这不是重要的,关键点在这里,就是微微外凸的博陵第小牌子。你也知道,这种脱漆剂酸性比较大,很容易腐蚀一些液体,某些粘贴剂就是这样的情况。喏,这个牌子在动了哦!”

    “啊?!真的啊?!”见状,林海涛倏忽瞪大了眼睛,越发惊奇了。

    正如贺青所说的那样,那个博陵第谨记小牌果真有了异动,就好像和整件瓷器不是浑然一体似的,而是粘上去的。

    贺青继续擦拭,不多一会儿,那个小牌已经彻底地从上面脱落了下来,而那部位完好无损,说明弄掉那个小牌之后并没影响整件瓷器的品相,东西还是那样的完整无缺。

    那一瞬间,林海涛惊愕难当,他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有人在这件元青花瓷器上做了手脚,将一个博陵第立体款识硬生生安装了上去,而其实整件瓷器跟那东西没有丝毫关系。

    这也就意味着,贺青从肖先生手上收来的这件瓷器并不是博陵第款瓷器,而是另有来历。

    如此一来,他是真品官窑元青花的可能性大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