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76章 能拍出十亿!(下)

第076章 能拍出十亿!(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76章能拍出十亿!(下)

    “青哥,真要去找那个家伙?!不要搭理他,他是无理取闹的!”

    从报社大楼走出来之后,林海涛惊疑不定地说道。

    贺青却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当然要去找他了!海涛,没关系,我心里有数的!你跟着我就是了,这件事情我们必须摆平啊!”

    “嗯,那好吧。”见贺青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林海涛便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当下他跟着贺青径直赶往附近一家大酒店,也就是和肖先生约定的地方。

    不多一会儿,贺青就带着林海涛赶到了目的地,这时肖先生早就站在门口翘首以盼了。

    “兄弟——”一见到贺青的身影,肖先生就高声打着招呼,并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表现得甚是热情。

    “肖先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贺青也笑盈盈地招呼道。

    肖先生忙摇头道:“没有,这才过多久?!两位请进吧,我已经在这家酒店里订了一个包厢了,今天我一定要做东,请你们好好喝几杯酒!”

    贺青说道:“客气了!”

    然后他们在肖先生的带领下走进了酒店里面一个雅致的小包厢,包厢里还有另外两个人在,想必是肖先生的朋友或是助手,而一踏入包厢的门槛,贺青的视线就扫到了那一团至为浓烈的“宝光”,那只元青花昭君出塞图罐赫然摆放在一张桌子上。

    此刻除了贺青,可能谁也不知道,那件表面上是一件普通的博陵第元青花的瓷器,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两位兄弟请坐!”走进来后,肖先生赶忙邀请贺青他们入座,并道,“我们闲谈正事,然后吃饭。今天我请客,咱们不醉不归!”

    他非常豪爽,看得出来,此时此刻他格外兴奋,因为刚才在报社里的时候贺青那一番话点醒梦中人,让他一下子从绝望中看到了希望,对此他怎不感到激动、高兴呢。

    “肖先生,你太客气了。”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在肖先生热情有加地招呼之下,他和林海涛在摆放那件元青花的桌子旁坐了下去。

    尽管面对浑身散发着暴发户气息的肖先生时,心里颇为不爽,但是林海涛还是看贺青的脸色行事,面色沉静,一声不吭地坐在旁边。

    至此林海涛仍是一头雾水,对于贺青此举他充满疑惑之情,但又有点好奇,因为他深知贺青之所以那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不可能只是为了讨好肖先生,毕竟肖先生的无理行为完全不是他的障碍。难道还怕一个无赖不成。

    “难道……”

    突然,林海涛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肯定。

    当下他只有静观其变了,看贺青到底要和肖先生谈什么。

    “兄弟,你刚才说要为介绍几个大老板,应该确有此事吧?”

    稍后,只听肖先生问道。他一开始便说到了正题上。

    贺青郑重地一点头,回答道:“那是当然的了,难道我在跟你说瞎话不成?”

    “那不是!”肖先生连忙摆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很期待。呵呵,我们算是知己了,都非常认可这件瓷器!不过要是可以的话,你能不能把你所认识的收藏家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或者你把他们约出来谈谈,那就再好不过了!这笔生意要是成了,你中间人的那份报酬我绝对不会少你的,只会给你更大的报酬!”

    贺青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恐怕不行。”

    “为什么?”肖先生吃惊道,“那生意怎么谈啊?”

    贺青煞有介事地说道:“虽然他们不亲自来和你谈,但生意照样可以谈的。刚才我已经给一个大藏家打了一个电话了,我跟他说了关于你这件瓷器的情况,他非常感兴趣!”

    “哦,是吗?!”闻言,肖先生又惊又喜,忙不迭地说道,“我就说嘛,兄弟你在这一行一定是个大行家,认识不少朋友啊!这次真托你福了,希望这笔生意能顺利谈成。”

    贺青忽然端正了神色,郑重其事地说道:“我那朋友说了,只要我认定就可以了,所以他让我来和你谈,谈好之后由我们两个人做交易,当然,钱一分都不会少你的。”

    “啊?他不出面,一切由你来谈?”听到贺青那么说,肖先生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心想有这样的老板吧,怎么这么信任这个年轻人。

    他开始对贺青的真正身份猜疑起来了,只道这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眼前这个看上去显得乳臭未干的年轻人眼力不同凡响,让人信服。

    “对,就是这样的。”贺青点下头来道,“肖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当然有兴趣了!”肖先生重重地点头答应着,笑盈盈地说道,“如果没兴趣,那我也就不会坐下来和你谈了,是吧?兄弟,瓷器刚才你也仔细看过了,东西怎么样想必你心里也有个确定的数了。至于我这件瓷器原来的情况呢,我也跟你说过了,原先定价六百万,也有一位大老板愿意收购了,要不是突然出了这个事,那我现在已经拿到那笔钱了!现在我不求卖出那么高的价钱,但也得要一个实在的价钱。呵呵,你说我这不为过吧?毕竟一件无比精美的瓷器清楚明白地摆在这里,这一点谁都看得到的!”

    “那是!”贺青点点头道,“肖先生,那你现在准备卖多少钱?”

    “依你看呢?你是鉴定师傅,你看得更准,要不你先给个价?”肖先生不答反问,在谈生意上他经验甚为老到似的,语气很圆滑。

    贺青淡淡一笑道:“这个我也不好说。我就比较看好这件瓷器,至于行情我其实没什么研究的,所以不好定价啊。”

    他当然也不会先出价了,因为他心知肚明,对方才是处于被动地位的。

    现在的真实情况是,那件瓷器已经沦为赝品行列,尽管还不是很肯定。但是在这么敏、感的时期,谁会花高价钱去购买一件存有争议的古董。

    因此,在件事情上他完全不用着急,着急的只是恼羞成怒、急得快跳墙的肖先生。

    听到贺青那话,肖先生脸色一下子变了,暗淡了下来,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三百万!三百万怎样?!不瞒你说,要不是急着用钱。我是很舍不得把这么好的一件瓷器卖出去的!这可是元青花啊,潜在价值极大,如果有一天这种瓷器得到官方的承认了,那就可以卖出天价了!”

    “三百万?”贺青语气淡淡地反问道。

    “对,三百万。”肖先生毫不含糊地回答道,“兄弟,看得出来,你是个爽快人,所以在你面前我也就不想拐弯抹角了,一口价。三百万!你出三百万,这件元青花就是你的了!”

    对于一件货真价实的元青花而言。三百万确实不值一提。

    此刻贺青心中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喜悦之情,因为他深知,眼前那件昭君出塞图罐可是真货,或许世间仅此一件,别无他货。

    然而,这个事情只有他知道,肖先生那么个棒槌。他又怎么明白,自己手里拿着的竟是一件万千人追逐而不得的至宝。

    所以肖先生现在开出来的这个价钱明显贵了,他无法接受。

    “三百万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贺青脸不变色,语气很淡定地说道。

    此话一出,林海涛心中不禁一震,暗自惊呼道:“青哥这到底是怎么了?!一件高仿而已,竟然出他三百万?!这不是便宜了这混蛋么?!”

    “什么条件?!你请说,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你!”肖先生脸上却是绽开了花一样,喜不自胜,没想到对方这么爽快,一口就答应了自己的出价。

    这不是大好事是什么?

    贺青说道:“我要证明。毕竟我才疏学浅,这件瓷器的真假优劣可不能光凭我一个人的眼力就能判断出来的。”

    “你说的是证明书吗?这个我有!”肖先生眉飞色舞地说道,“我有很多证书,故宫博物馆专家打出来的证明书我都有!我这就叫人拿来,你先请等着。”

    “哎,别着急。”

    他正要掏出手机来给人打电话,贺青却伸出手去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说道:“别打电话叫人拿来了。我要的不是那些证书。”

    “那你要的是什么证书?”肖先生大惑不解地注视着他道。

    贺青表情认真地说道:“我要的是最权威的专家的证明书。”

    “我手里头拿的那些就是最权威的啊!”肖先生诧异道,“你还要多权威的?”

    贺青呵呵一笑,说道:“肖先生,你早上不是看了今天文化报发出来的那份报纸了吗?现在全京城的专家只信一个人,那就是那个姓贺的年轻鉴定家,这个我也是亲眼目睹的,当时在‘荣宝斋’,好多熟悉的专家都围着他转,他说东西是真的,没人敢说假,当然,他要是说东西是假的,那也就真不了了!肖先生,你要是拿到了那个年轻鉴定家的证明,那三百万我马上开给你!”

    “你……这……这怎么可能啊?!”听罢,肖先生倏忽瞪大了眼睛,一脸苦笑道,“兄弟,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叫我去找那个吹牛的家伙做鉴定?!这不是埋汰我吗?!我还想找他算账呢!是他害得我这样的!”

    “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贺青语气坚定地说道,“你越是怨恨他,越说明他厉害,要不然其他专家怎么就相信他了呢?自从带博陵第款的元青花问世以来,有不少质疑的声音吧,但谁这么注重过了?我那朋友也说了,要是能拿来贺师傅的证明书,价钱不是问题,别说三百万了,给你六百万又怎么样?!但可惜啊,据我所知的,但凡经过贺师傅鉴定的博陵第瓷器全部是赝品,无一幸免,不过我希望你这件是个例外吧。”

    “兄弟,这……这不行啊!”肖先生越听脸色越难看,想必心里发虚,使得他忍不住胆战心惊了。

    “他真有那么厉害吗?!”随即。他随口问了一句。

    “可不是呢?!”贺青点头道,“不信你自己去琉璃厂一带打听打听,看那些所谓的专家大师相不相信他。”

    “兄弟,别这样行吗?”肖先生恳切地说道,“其他任何专家的证明书我都可以想办法弄来,但是那小子我和他有仇,我真的不想去找他!”

    “哦。”贺青淡然应道。

    他心里只觉得很好笑,之前对方好叫嚣着要找自己算账。谁知道这下变卦了,不想去找了,想必他被自己的声势吓倒了。

    就这么去找,岂不是自取其辱!

    “价钱其实还可以再商量的。”肖先生就坡下驴地说道,“不过我是不可能去找那个人了,反正我不相信他!”

    “那你给个实在价吧,多少钱?”成功地截下价位后,贺青直截了当地问道。

    “两百万。两百万总该行了吧?”肖先生皱紧眉头说道,“都少了一百万了。”

    “要贺师傅的证明。”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

    “这也要?!”肖先生瞪大眼睛道。

    “那是当然。”贺青言辞坚决如铁地回话道。

    “那多少才不要那东西啊?”肖先生头疼不已地说道,“一百五十万呢?”

    “还是要。”贺青根本没有考虑。很果断地说道,“肖先生。我看你还是去向贺师傅要一张证明书吧,这样就算我们谈不成这笔生意,对你那件瓷器也有莫大的好处!”

    “一百万!这是最低的价了。”肖先生没有往这个方面考虑,因为他根本不敢拿着那件瓷器去找那个神鬼莫测的年轻鉴定师,一旦被鉴定为赝品,那就真的恐怕一文不值了,当下他而是报出了一百万的价钱。

    “抱歉。还是不行。”贺青摇了摇头,价钱这个东西,相对于买家来说。当然是越低越好了,能少则少。

    “一百万都不行?!那就算了!抱歉,失陪了!”

    肖先生终于忍不住了,他霍地站了起来,说罢就要拿着那件瓷器离开。

    “肖先生,请等一下。”贺青赶紧站起身来,并一把拉住肖先生,大声笑着说道,“跟你开玩笑呢?!一百万,成交了!”

    “成交了?”肖先生惊疑道,“那你什么时候拿钱来?”

    他有点不耐烦,想必这个价钱让他很恼火,却又很无奈,因为他心知肚明,除了贺青,可能没有第二个人答应用这个价钱买下来了。

    贺青说道:“钱我早已经准备了,喏,这是一百万的支票,你随时可以去银行兑现的。”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张现金支票,正是不久前龙老板开给他的鉴定费,他还没去银行兑现,现在正好利用上了。

    肖先生拿到支票后,对贺青有所怀疑,所以直到一起走去银行把钱兑现后他才让贺青他们拿着那件瓷器离开。

    “青哥,真买下了?!”

    从银行里面走出来之后,林海涛吃惊道。

    贺青笑道:“那是当然了,钱都交了,还不买下来吗?”

    “可这……你花一百万买下这么一件赝品瓷器?”林海涛愤愤不平地说道,“青哥,你完全不用理会那个家伙的!”

    他还以为贺青只想摆平这事,所以他宁愿拿出一百万来破财。

    贺青却欢笑道:“海涛,快走吧,可别让肖先生追上才好!回去之后你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此刻拿在他手上的可不是一件具有争议的博陵第款瓷器,而是一件确定无疑的官窑元青花。

    几年前元青花在国际拍卖市场上能卖出两三个亿的高价,现在经过这么多年的炒作,炒得这么热了,有些估价十个亿,甚至是无价之宝,因为这个东西稀世罕见,有价无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