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75章 能拍出十亿!(中)

第075章 能拍出十亿!(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75章能拍出十亿!(中)

    此刻映入贺青眼帘的那件元青花不带彩,和历史上拍出两点三亿天价的那件鬼谷子下山图罐器型一样,是大罐造型,而且同样属于人物图罐,乍一看,只显得古色古香,精美绝伦。

    不过眼前那件元青花釉面上的图纹故事并不是鬼谷子下山,绘的却是九个人物,七匹乘骑,另外两骑隐在山石后面。

    贺青虽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件瓷器,但是他看得出来,画面上的故事说的是“昭君出塞”。

    只见所绘的九个人物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骑在马上,或摇鞭步行,马上驮着弓弢、行囊。

    观人物相貌、服饰有差别,其中骑在一匹白马之上,怀抱琵琶,梳高髻的汉装女子是王昭君,前后各有一胡服女子随行。

    六名男子中,有的头戴貂冠,髡发驾鹰,着胡服;有的戴毡笠,着汉装,应当是迎亲的匈奴使节和汉朝送亲的官员。

    画面中山石掩映,苍松、翠柳、修竹、芭蕉杂衬其间,疏密有致,布局匀当。

    “昭君出塞”图,表现的是西汉元帝时期,胡汉和亲,王嫱,也就是王昭君下嫁呼韩单于一事。

    对于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贺青还是比较熟悉的,深知王昭君是个才貌双全的奇女子,为当时汉朝和匈奴的和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死后被匈奴人民奉为神明。

    “兄弟,你觉得我这件元青花怎么样?”见贺青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那件瓷器欣赏,肖先生眉飞色舞地问道,他突然之间完全变了一个态度似的,不像是来闹事的了,而像是来找人鉴定宝物的。

    “不错。”贺青当即反应了过来,然后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回答道。“瓷器保存得很完好,还带荷叶盖的。像保存得这么完美的一件元青花可不多见啊,应该价值不菲!”

    他一上场就对肖先生带来找报社理论的那件瓷器大加赞赏,听到他这么一说,肖先生当然是笑得合不拢嘴了,俨然一副备感自豪、高兴的样子。

    然而,站在旁边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蔡微澜和林海涛等人却是大惑不解,他们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贺青对前来无理取闹的肖先生手上的那件瓷器大赞特赞,对方要找的可就是他啊,岂料大祸临头时他不但不躲避要找他算账的人,反而和对方有说有笑地攀谈了起来,两个人简直一见如故似的,甚是谈得来。

    要是那个肖先生知道贺青的真实身份后,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兄弟,你眼光可不是盖的啊,绝对是专家的眼光!”肖先生顿时朝贺青竖起了大拇指,一连两根。啧啧称赞。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微笑道:“老兄。你过奖了,我就只不过学了一点而已,距离专家的门道那还差得远呢!”

    “没有,是你谦虚了!”肖先生连忙一摇头道,“我们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啊!不瞒你说,我这件带博陵第款的元青花是所有同类瓷器中最正的,哪个专家见了都得说好!本来我已经和那个台、湾老板说好了。这件瓷器六百万出让,谁知道突然出了这种事?!今天一大清早的,那老板打来电话。说交易取消了,我当时一头雾水,后来看了今天他们报社出的报纸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什么‘天才鉴定专家’?!吹牛而已!他那么小就什么都知道了?!那还有天理了吗?!人家故宫出来的老专家都不敢夸这个海口!他们报社真的是太不负责任了!呵呵,兄弟,说你的不是你,你只是一个小编辑,这事跟你也没关系了。”

    “那是。”贺青郑重地一点头,说道,“肖先生,你消消火,光生气也没用。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这事你没占理,因为报纸上并没有说所有的博陵第元青花都是赝品,所以就算你找到了那个师傅,你也说不过他,他完全没必要向你解释。”

    “谁说的?!要不是他在那里胡言乱语,别人又怎么会怀疑?”肖先生振振有词地说道,“他要是有本事指出我这件瓷器的毛病来,要是指不出,那就得赔我损失,他这是在造谣啊!”

    贺青意味深长地呵呵一笑,摇摇头说道:“肖先生,我劝你还是别去找他了。”

    “为什么?你怕他?我可不怕他!”肖先生惊疑道。

    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我不是怕他,只是替你担心而已。你是没亲眼见到,如果你亲眼见过他鉴定古董,那估计你就不敢拿着东西去找他了。就在我们报社那则报道发出去的前一天,他参加了一场鉴宝会,知道请他鉴定东西的人都是谁吗?我不妨告诉你,都是京城德高望重的鉴定家和收藏家,在那次鉴定会上,那些专家把自己珍藏的博陵第款瓷器全部拿出来请他掌眼,结果十多件瓷器,每一件都被专家认可的瓷器,最后全部销毁了,因为瓷器经他鉴定是赝品!”

    “靠,怎么可能呢?!那些专家都是吃素的吗?!他们凭什么相信一个比他们年轻那么多的人?!他又不是神仙!”肖先生毫不相信地摇头道。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其实不光你,这一行有很多人不相信他有那个能力,但事实却是如此!”贺青煞有介事地回答道,“专家见了他都得心服口服,你以为那些专家是白叫的啊?不是!而是因为他拿出了铁证如山的证据,用来证明他所鉴定的博陵第瓷器是高仿,在证据面前,谁都得闭嘴!”

    “不会吧?!有什么神吗?!”听到贺青那么一说,肖先生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大变道,“你是亲眼看到的?”

    “可不是呢?”贺青忙点头道,“所以你得考虑好了,如果你去找他,很有可能你这件瓷器就被他抓住什么把柄了,到时候就算他不砸毁你的,也不会有人相信你这件瓷器了,到时候恐怕真的连一分钱都不值了!”

    “妈的,这什么人啊?!真有那么牛吗?!”肖先生越听脸色越难看,他脸上的肌肉在微微抽搐了,竟是被贺青那一番话惊吓到了。

    可很快他晃过了神来,说道:“反正现在也没人承认我这件瓷器的真实性了,基本上已经是一文不值了!”

    “那可未必!”贺青连忙拍了拍肖先生的肩膀,沉声道,“至少我看好啊!老兄,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听不听?”

    “当然听了!”肖先生毫不犹豫地点下头来,答应道,“兄弟,你说吧。刚才你不是说你认识很多收藏家么?能不能把我这件瓷器推荐给他们?我这真的是一件元青花,来头很不小的!”

    贺青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可以是可以,只不过……老兄,要不这样吧?这地方也不是谈生意的地方,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谈好不好?”

    “行!”肖先生忙不迭地答应着,并道,“那就到隔壁的‘星光大酒店’,我请客,要是这事成了,你的好处绝对不会少你的!你看怎么样?”

    “老兄真是个爽快人。”贺青也不假思索地点头答应道,“那你先去吧,我向我们主编请个假。你到门口等我就是了,我很快就会过去的。”

    肖先生好生答应了下来,于是他把叫来助威的那伙人叫出了报社的会客室,在离开之前他还客客气气地向杨社长和蔡微澜表示道歉。

    眼看着那一伙瘟神一样的闹事者离开报社之后,杨社长和蔡微澜他们总算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们都知道那是贺青的功劳,贺青居然把那家伙骗得入了迷。

    他可是肖先生一伙人的大仇人啊!

    “贺先生,你……刚才那是做什么?”肖先生他们全部离开之后,蔡微澜疑惑道。

    贺青微微一笑,说道:“蔡小姐,没事,我不是在想办法打发掉那几个讨厌的家伙吗?”

    蔡微澜娥眉微蹙道:“可你这样,等下他们还会回来的。”

    贺青却道:“不会了,我会去赴约。”

    他胸有成竹一般,仿佛他能搞定肖先生,让对方服服帖帖。

    “啊?”蔡微澜惊诧道,“那你的意思是,你真要去找他谈那件瓷器的事?那件瓷器不是博陵第吗?那可是赝品,值不了多少钱的,如果你和谈,他只会开很高的价钱。”

    贺青轻声道:“蔡小姐,你这话不对。你别忘了,我没说过所有的博陵第元青花都是赝品。”

    “那那件是真品?!有真品博陵第?!”蔡微澜大吃一惊道。

    贺青摇摇头,说道:“我也没这么说。蔡小姐,你们放心好了。等以后有适当的机会了,我再告诉你实情。”

    “嗯,那好吧。”听贺青现在不愿意透露实情,蔡微澜也不好意思多问什么了,但见对方显得那么神秘的样子,她心里充满好奇。

    当下贺青向蔡微澜他们道了别,并带上林海涛匆匆忙忙赶向与肖先生约定的地点。

    他可认定了肖先生手中那件瓷器是真正的元青花,这事虽然阴差阳错,但是东西一旦到了他的手上,必定成为一件震惊收藏界的绝世宝瓷!

    像这样一件瓷器,他怎么能眼睁睁地错过呢。

    (谢谢老朋友九天老鹰和gh-1分别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和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