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74章 能拍出十亿!(上)

第274章 能拍出十亿!(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74章能拍出十亿!(上)

    “小蔡,你回来了?!啊?!贺……贺老弟也来了?!”

    正在会客室里处理事情的杨社长很快注意到了急匆匆走进来的贺青和蔡微澜他们,当发现贺青也现身了时,他一脸惊奇。

    “杨社长好。”贺青彬彬有礼地打了一声招呼。

    “社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蔡微澜急切地问道,“为什么来了这么多人,还这么吵?!”

    杨社长叹口气说道:“大事不妙啊!今天早上那份报纸发出去之后,没想到引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什么麻烦?!”此话一出,不但蔡微澜大吃一惊,贺青也很吃惊,他自然知道杨社长所说的那份报纸是哪一份报纸了,能闹出事来的除了头版头条那则报道,还会是什么了。

    也就是说,这起事跟他贺青有一定的关系,难怪当从蔡微澜那里听说报社里传来了不好的消息时,他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原来他的第六感是对的,并没有猜错。

    杨社长突然把贺青拉到一边,低声说道:“有人拿着一件瓷器来报社,非要我们交出那个年轻的鉴定专家——贺老弟,也就是你,他们要找你理论,说你胡说八道,不负责任!你看他们气势汹汹地来了一伙人,怎么也劝不走,他们放下了话来,说如果我们不交出或者不给他们找到你,那就不走,还要我们赔偿他的巨大损失!贺老弟,小蔡,你们……你们看,这叫我们到底怎么办才好?!”

    “他们才胡说八道!”蔡微澜气呼呼地说道,“贺先生的判断是根据事实来的,一点儿都没有说错,再说了。我们也没有断定什么,一切都只是如实报道。贺先生,你在这里可能有危险,你还是先走吧!”

    说着她拉住了贺青的手臂,就要往外走去,因为她生怕贺青被那伙冲着他而来的人对他不利。

    贺青却镇定自若地摇了摇头说道:“蔡小姐,别急,没事。”

    他轻轻挣脱了蔡微澜的手掌。并对杨社长说道:“杨社长,先别把我的身份说出来,就当我和我朋友是你们报社的员工,我们一起来处理这件事。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这起闹剧很快就会平息下来。”

    他这番话胸有成竹地说来,听后,蔡微澜和杨社长面面相觑,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极其诧异的神色,谁想得到。面临大祸的时候,贺青竟然若无其事。还能保持这种心情,甚至他还要留下来帮忙处理这件十分麻烦的事情。

    “贺先生,不用了,你们还是回去吧,回头等事情处理完后我再打电话联系你。”蔡微澜却仍然很担心地说道。

    贺青很果断地摇摇头,说道:“我说过没事就没事的,我们现在过去吧。”

    当下他不由分说地朝人群处走了过去。蔡微澜和杨社长他们紧身而上,都很激动,很紧张。

    “青哥这是要做什么?”悄然走在最后的林海涛暗自惊疑道。他觉得很奇怪,就算贺青不怕这个事情,那他留下来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啊,那群疯子叫嚣着要找的可是在报纸上“口出狂言”的怪才鉴定师。

    尽管心里充满疑惑,但是林海涛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悄悄地跟随在后,静观其变。

    “杨社长,他们这分明是在闹事,现在把我们整个报社闹得鸡犬不宁的,人心惶惶,这可不行,你们报警了吗?”蔡微澜疑问道。

    “报警怕是没多大用啊!”杨社长无可奈何地摇头道,“一旦报警,这事只怕就更难控制了,到时候闹得更加大了,对我们不会有好处,所以看能不能说清楚,把这件事调解开来,这样才皆大欢喜,也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蔡微澜非常激动地摇头道:“杨社长,那怎么调解?!这不行吧?!难不成……难不成真要曝光贺先生的行踪?!这可万万不行的!他又没有做错什么,就算有错,那也只会是我们的错,是我们发表了那篇文章才导致这个事情的!”

    “我不知道,看看再说吧,为了我们报社的大局,我们得想个十全之策。”杨社长一脸为难之色地说道。

    “杨社长,你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正在这时,人群中有个人走了出来,气冲冲地大声说道。

    那是一个中等身材,但长得很坚实的中年男子,只见那男子身着名牌服饰,脖子上还戴着一根比较粗大的金项链,金光闪闪,十分耀眼。

    一看就知道眼前之人是那种得势的暴发户。

    “肖先生,你先别激动。”杨社长满脸苦涩地说道,“大家有理说理,可别说些没有道理的事情,要不然对大家都没好处。”

    “我们怎么没道理了?!”那中年男子振振有词地回答道,“我可是你们报纸的忠实读者,你们敢写,难道我一个读者看了之后就不能发点评论啊?!这事不论说到哪里我们都有理!我也不想为难你们报社,就想你们给个答复,把那姓贺的小子交出来,或者告诉我们他锁住的地址,这样我们也好自己去找,不用为难你们了!”

    “这位先生,我们报纸没有写错吧?”听着那人蛮不讲理的话,一旁的蔡微澜俏脸早已涨得通红,反驳道,“我们是根本事实报道的,只是起广大搞收藏的朋友起一个警示作用罢了,而没有肯定带博陵第款的元青花历史上是不存在的,一定是赝品!”

    “可看了你们写的那篇报道之后,谁不会这么想呢?!”那男子提高嗓门说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个报道一出让我损失了几百万,现在那件瓷器一夜之间成了废品了,送给别人都可能感到害怕!我请问一下,如果这种事摊在你们身上,你们会作何感想?!别多说了,如果你们不给我们一个确切的答复,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等,一直等到那小子现身!当然,如果你们愿意赔偿我损失,我也就不用去把他找出来了!这件瓷器原价六百万,我不要多的,你们赔我两百万,三分之一的损失就算了!否则你们最好还是把那姓贺的小子叫出来——什么天才鉴定师,我看就是一骗子,还有你们报社,歪曲事实,助纣为虐!”

    “你……你休想!”蔡微澜一口否决,理直气壮地说道,“这关我们什么事?!也不关那鉴定师的事吧?钱我们是不可能赔给你的,其余的事情,也恕我们做不到!”

    “呵呵,有意思,没想到啊,真是没有想到,我居然不知不觉中拉了仇恨!”

    正站在旁边“看戏”的贺青暗中忍不住一阵苦笑,这个结果是他没有想到的,竟然还会出这种事情。

    他打量了半天,只觉得那男子不像是什么正经人,估计他在说谎,想拿一只博陵第元青花来讹一笔钱,这个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关键是他拿来的居然是一只原汁原味的元青花大罐!

    没错,贺青一走进来就利用眼睛异能看出来了,此刻摆放在会客室里的那件瓷器散发出十分浓烈的“宝光”,通过察看它的来龙去脉,贺青确定无疑,东西出自元代官窑。

    既然是官窑,那就不可能是博陵第款的,当然这个前提是博陵第确实存在。

    可事实是,那件瓷器底部带博陵第谨记牌,这么一来,瓷器的来历就变得扑朔迷离了。

    此时此刻,或许除了贺青,谁也不知道其中那个惊人的秘密。

    “这位先生,有话好好说,大家都别激动,别生气嘛。”这时,贺青笑盈盈地说道。

    会客室内,除了蔡微澜等寥寥几个人,谁也不认识贺青,所以那中年男子等人都没注意他的到来。

    见贺青突然向那愤怒的读者打招呼,蔡微澜又惊又急,可又怕使贺青的身份暴露,所以他不好开口说什么。

    “请问,让你受损失的是哪件瓷器呢?带来了吗?”贺青随后问道,他这自然是明知故问,东西要是没有带来,他又怎么看得到“宝光”。

    “带来了啊。”那男子毫不耐烦地回答道。

    贺青说道:“那能不能让我看一下?”

    “你是谁?”那男子语气淡漠地反问他。

    贺青微微一笑,说道:“我是报社的一名小编辑,不过我也懂点鉴定术,说不定能给你看看那件东西。”

    “你看有什么用?”那男子冷笑道,“人家天才级别的大师一口咬定我那东西是赝品了,别人再看都不会有人相信!”

    “那可未必。”贺青煞有介事地说道,“鉴定这个事可不能全听专家的,专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再说了,那份报纸我也看过,那专家不是特别说过了吗,他还没见过真正的博陵第款元青花,这并不代表他全盘否定这种瓷器。你那件瓷器要是经鉴定还有点看头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一些大买家,他们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哦,是吗?!”听到贺青郑重其事似的那么一说,那男子顿时来了一股莫大兴趣似的,连忙点头道,“我就说嘛,总会有人承认的!那先请你给我掌掌眼吧,看那件元青花怎么样。”

    “掌眼不敢当,就看看,大家一起讨论。”贺青语气甚是谦逊地说道,说完之后他在那男子的带领下走进了人群。

    一走进去他就被眼前的一幕情景给吸引住了。

    “元青花!终于见到真正的元青花了!!”贺青暗地里惊喜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