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73章 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下)

第273章 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73章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下)

    “太神奇了!”

    眼见此一幕情形,林海涛和蔡微澜乍舌不下,当事人付老师也是无比震惊,随即感到的是无穷的喜悦。

    “小贺,你说……你说这箱子里的瓷器真是我们家祖传的那些古董?!”付老师颤声问道,激动不已。

    贺青郑重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付老师,这才是那批珍贵的珐琅彩瓷器,专家鉴定过的那些只是仿制品,是贵先生特意用来掩藏真品的。你现在大可放心了,这几件瓷器非常精美,货真价实,送去拍卖行每件都能拍出很高的价钱来。不过你千万别着急,可别把这么宝贵的东西贱卖了,要不然就亏大了啊。”

    “嗯,我不会的,我会请专人送去拍卖公司进行拍卖,这样才能卖出一个好价钱。”付老师连忙点头答应着,并道,“小贺,这次全靠你了啊!要不是想到这一点,那我就是到死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的!因为他走得很急,当时什么也没交代,这事肯定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幸好你猜出来了,否则这批宝贵的瓷器很可能会被人毁掉的,因为我正打算把这么点房子卖掉,然后去山里陪孩子,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算瓷器被发现了也跟我没关系了,更可怕的是,这边的房子很快就要拆迁了,到时候岂不是会被拆迁队的毁坏?!这样一来,我家老头子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了!”

    她对贺青充满感激之情,贺青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微笑道:“付老师,您别客气,现在及时发现了这批瓷器,我也很高兴。我很敬佩你,知道吗?你有那样的义举,这批瓷器的珍贵之处就真正体现出来了!我想贵先生在九泉之下也会含笑了。”

    “谢谢!”激动、兴奋之余。付老师还是感谢了一声,然后十分欣喜地说道,“小贺,我顺便问一下,依你的估计,这批瓷器一共大概能卖多少钱?”

    “付老师,这难以计算的啊!”站在一旁的林海涛当先回答道,”“这可是出自清朝宫廷的精品珐琅彩瓷器。每一件都很贵重的,据我所知,珐琅彩有卖出过亿天价的!”

    “一件就过亿?!”闻言,付老师忍不住欢笑了起来,说道,“这么值钱啊?!那我估摸着那些孩子上学有希望了。”

    “何止有希望?”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你能帮助更多想上学但没机会上的学生。付老师,你手里头的这批瓷器初步估价,总共可达两三亿,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只会多不会少。不过拍卖这个东西不好说,得看行情的。竞买者多那自然能卖得更多了。”

    “嗯,我明白了!”付老师重重地点下头来说道,“太好了,我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

    “付老师,恭喜你了!”这时,蔡微澜欣然一笑道,“就好像一笔财宝失而复得的样子。有了这批宝贝。你以后就可以做自己任何想做的事情了,办希望小学,支助困难的学生。这都不是问题,几个亿哪,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贺青随口说道:“付老师,我有个建议,就是你在建希望小学的同时办个基金会什么的,或者开个公司,这样就能开源节流,积蓄更多的力量,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小贺,你这个建议很中肯,但是就我这身体,哪还有精力去做干那么大的事业啊?”付老师摇摇头道。

    贺青却道:“你可以把工作交给其他你信得过的人来办理,你投资就是了。”

    “可我孤家寡人一个,现在除了那些孩子,我没认识多少人。”付老师叹口气说道,不过她很快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两眼闪光道,“小贺,小蔡,我现在认识你们了,我觉得你们两个人既有能力,心肠又好,要不我把卖掉这些瓷器的资金除去筹建希望小学那一笔的交给你们,让你们去帮我开公司或者办基金会,可不可以?”

    “啊?!”听到付老师郑重其辞地那么一说,贺青不由吃了一惊,当下他和蔡微澜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眼神之中均显露出一抹异样之色。

    贺青忙摇头道:“付老师,谢谢你的信任,但我恐怕爱莫能助了。不瞒你说,我工作比较忙,要经常在外面奔波,不能固定在一个地方做事,至少现在我没办法稳定下来。不过,蔡小姐确实是你最合适的人选,我相信她也能帮上你的忙。”

    “嗯,那也没关系。”付老师欣慰道,“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有出息的年轻人,你有你自己的事业,既然这样,我就不勉强你了。”

    蔡微澜笑吟吟地搭话道:“付老师,这个事情不急,以后再说吧,得先考虑好。”

    “是呢!”付老师释然一笑道,“我这东西还没卖出去呢,谈这个还太早了。呵呵,你看我这急的。”

    众人谈了一会儿之后,贺青帮付老师将箱中那些瓷器一件一件小心翼翼地摆放了出来。

    “贺先生,我怎么觉得这些瓷器和那些仿品好像没什么区别?”蔡微澜突然一脸好奇地问道,“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怎样判断它们的真假优劣?”

    贺青回答道:“那是高仿,所以做得很像,不熟悉的人看来几乎分不出来,但仔细看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蔡微澜笑道:“这就是所谓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了吧?我对古瓷的鉴定一窍不通的,还希望你指点指点了。”

    “呵呵,没有,谈不上指点,就随便跟你说说吧。”贺青语气很谦虚地说道,“你应该知道珐琅彩是什么样的一种瓷器吧?珐琅彩,也称为‘瓷胎画珐琅’,这是瓷器上的一种装饰工艺,珐琅最初出现在金属胎上,比如铜珐琅,北、京很著名的一种传统手工艺品景泰蓝就是其中一种,不过那不是画珐琅,而是掐丝珐琅。工艺有所不同,画珐琅后来从金属胎上移植到了瓷器和玻璃上,所以瓷器画珐琅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属于衍生品,但工艺应该更成熟了,一件精品老珐琅彩价值往往不菲。

    “而鉴别珐琅彩瓷和鉴定其他的瓷器差不多,也是从器型、釉色以及纹饰等方面入手,看它们的特征。我们先来看看这件赝品的器型吧。看瓷器的造型,要看整体,也要看局部的细微处,这件瓷器和那件真品比起来,仔细看造型是不是还是有区别的呢?”

    当下他一五一十地解说起来了真假珐琅彩瓷的不同之处,他虽然不是瓷器鉴定方面的高手,但是比蔡微澜等新手自然要精熟一点。

    他在分析的时候,蔡微澜竖起耳朵认认真真地听着,并不住地点头表示认可,脸上逐渐呈现出钦慕之色。

    说得差不多之后。贺青又建议付老师道:“付老师,现在这批瓷器找出来了。你先要收好,最好别让闲杂人知道。我的建议是,你尽快把这件瓷器送去银行的保险库,放在银行里最安全,其他地方都不怎么让人放心啊,毕竟是上亿的宝贝,知道后谁不羡慕。眼红倒不可怕,可怕的是会有人起贼心。”

    “小贺,你说得很对。我会马上送去银行保存的。”付老师毫不犹豫地点头赞同道,“不过这还需要你们几个人帮忙了,我一个人一双手不方便带去银行。”

    “这没问题。”贺青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下来,于是他们准备将那近十件精美的珐琅彩瓷送去银行保管。

    “小贺,东西是你帮忙找到的,你的功劳最大。”付老师突然说道,“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让孩子们看到希望,我没有什么可报答的,这些瓷器中,你挑选一件吧,你认为哪件最好就拿哪件,都没关系的!”

    “付老师,这可万万使不得!”贺青却忙摇手拒绝道,“东西是你家的,我怎么能要呢?!付老师,我没有那个想法,没想过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回报。”

    付老师笑意盈盈地说道:“我知道,如果你想占好处,你完全可以全部吞了这批瓷器,因为这个秘密只有你知道,但是你没有,你毫不保留地告诉了我,并帮助我找出这批瓷器。知恩要图报啊,那是你的诚心,这也是我的心意,希望你收下,不然我心里会不安的。”

    贺青说道:“付老师,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真的不能收你的东西,你还是留着用来帮助更多的人吧,就当是这笔捐助中也有我的一份心意,这样你就能心安了吧?

    付老师待要再说些什么,贺青却不由分说地招呼了林海涛和蔡微澜一声,叫他们准备把东西搬到车上去,好送去银行保存。

    没过多久,他们就把那批瓷器放置好了,并搬上了蔡微澜停靠在四合院门口边的那辆保时捷上,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贺青他们就带着付老师赶去了市中心的一家大银行。

    直到付老师把那批存好,贺青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之后贺青他们先把付老师送回家,然后蔡微澜开车载着贺青和林海涛赶向他们所下榻的酒店。

    “贺先生,你真的太厉害了,好像什么都逃不过你眼睛似的!”车上,蔡微澜巧笑嫣然地说道,“有一个问题我实在是想不通,你到底是怎么看出付老师家那扇墙里面藏着宝贝的?”

    贺青摇头微笑道:“我是猜的,是意外之喜吧。”

    他轻描淡写地回答了蔡微澜那问话,而实际上,这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因为他有一双神奇的眼睛,能捕捉到“宝光”,还能看到古董的来龙去脉。

    其实在踏入付老师家门之前,贺青就看到一团红光了,光芒正是从那墙上散发出来的,当付老师拿出那几件赝品珐琅彩给他看时他很吃惊,不过他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再通过观看眼睛捉摸到的影像记录,他彻底知道了那批宝瓷的情况了。

    正说着,蔡微澜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接听后她脸色霎时变了,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

    “贺先生,不好了,报社里出事了,我得马上赶回去!”

    挂上电话后,蔡微澜急急地说道:“这儿离我们报社比较近,要不你们打车回去吧?回头我再来找你,请你们吃饭,好感谢你们。”

    “是什么事?”贺青顺口问道。

    蔡微澜回答道:“他们也没说清楚,只让我快点赶回去处理。”

    贺青说道:“既然都到你们报社门口了,那我们也过去看看吧,也许有我们帮得上忙的地方。”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股不祥之感迎面扑来,所以出于一种本能似的那么说了。

    “那谢谢了!”蔡微澜感激道,她来不及多说什么似的,当即加快车速,径直奔向他们报社。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光景,车子驶到了一处闹市,最后停在了一座大厦的门边。

    “到了!贺先生,这就是我们报社。”蔡微澜招呼道。

    “嗯。”贺青和林海涛便随着蔡微澜走下了车,并急匆匆走入了大厦。

    蔡微澜带着贺青他们直接去了会客室,还很远就听到有人发出激烈的争吵声,想必起了什么纠纷。

    见状,贺青眉头不由得轻轻地皱了一下,那种不祥之感愈发明显了,但此刻他们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蔡微澜他们报社如此紧张。

    快走进会客室的时候,贺青猛然一惊,因为他发现了很奇妙的一幕情形,只见门口涌出一团混沌红光,那竟是“宝光”,而且显得特别浓烈,是呈紫红色的,这可不是一般的古董所能发出的“宝光”,绝对出自什么珍宝。

    贺青暗中正惊异不解之际,蔡微澜已带着他们踏入了会客室的门槛。

    门内,争吵声一片,那里站着很多人,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

    走进来时,贺青不由自主地注意着那团红光,并下意识地察看到了与之相关的一幕幕影像。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他心下惊骇无比:

    “元青花?!来自元朝的官窑青花瓷?!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啊!”

    (谢谢老朋友上帝之屁屁打赏100币,以及偷闲半日,111晨曦各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还有fennd投出的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