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72章 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中)

第272章 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72章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中)

    “付老师——”

    走进老宅之后,蔡微澜高声招呼道。

    随即,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从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那老妇人显得非常瘦弱,俨然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哟,是小蔡啊?!”那老太太招呼道。

    蔡微澜当即带着贺青和林海涛快步迎了上去,笑盈盈地说道:“付老师,最近怎么样?一切还好吧?”

    那老太太高高兴兴地点头说道:“还是老样子,不过也没什么事。这两位小伙子是?”

    她视线定向了站在蔡微澜身旁的贺青两人,蔡微澜连忙指着贺青他们介绍道:“付老师,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来自江州的朋友,他们可是古玩行的专家,你手上那几件瓷器不是还想找人做鉴定吗?所以,我好不容易把他们给请来了,他们眼力可都非常好的!”

    她眉飞色舞地向那慈眉善目、瘦弱不堪的老妇人介绍起了贺青他们,并对贺青道:“贺先生,这是付老师,她以前是一位人民教师,不过现在退休了,由于身体不好,一直在家里静养。”

    “付老师好。”贺青微笑着问了一声好,林海涛也彬彬有礼地打招呼。

    付老师欢喜道:“你们好。两位小伙子原来是鉴定专家啊?小蔡把你们请来帮我看东西,那太好了!你们快请进吧!”

    当下她热情洋溢地将贺青他们请进了屋子,屋内虽然陈设十分简陋,但是收拾得很整洁。

    请贺青他们坐下来之后,付老师又泡上一壶茶,说道:“小蔡,我对你说过,我对我们家老头子传下来的这批瓷器一直抱有希望,如果没得到确认我是不会罢休的。”

    蔡微澜笑吟吟地点头道:“我知道。付老师。你有没有看今天那张报纸?”

    付老师点点头回答道:“嗯,我看过了,一早就有人送来了。”

    蔡微澜说道:“那你想必读过头版头条上的那则新网了吧?”

    “读过。”付老师应道,“上面写到的那个年轻专家很厉害,他解开了很多人心头的一个疑惑啊。”

    蔡微澜欢笑道:“你不知道,其实贺先生就是那位已经名满京城的年轻鉴定师!”

    “哦,是吗?!”听到蔡微澜那么一说,付老师看了贺青一眼。眼神透着股刮目相看的味道。

    “嗯,是的!”蔡微澜用力地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付老师,我现在把他请来了,请他帮你掌眼,有了他的鉴定,你应该放心了吧?”

    “那是的!”付老师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我相信他!小伙子,非常感谢你。劳烦你跑这一趟了。”

    贺青摇头微笑道:“付老师,你别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什么忙呢。”

    “你肯定看得准的!”付老师信心满满地说道,贺青的到来让他颇感欣慰,就好像他突然看到了希望一样,坚信对方能给她手中那批藏品“平反”,让外界承认。

    “但愿不让你失望。”贺青应答道。

    随后蔡微澜让付老师把那几件瓷器拿出来,好请贺青他们做鉴定。付老师欣然答应,然后她和蔡微澜从一间内室里将几件瓷器搬了出来,并小心翼翼地摆放到桌上。向贺青他们展示。

    一共有五六件瓷器,乍看都显得精美绝伦、古色古香的,很有一股韵味。

    “青哥,这都是珐琅彩瓷器啊!”一见之下,林海涛不由吃惊道,“挺漂亮的!”

    “嗯。”贺青淡淡应道,此刻他两眼紧紧地盯着那几件瓷器,脸上稍有异色,若有所思。

    “贺先生,怎么样?这些瓷器都是付老师已故的先生留下来的,你是不知道,他们家祖上出了一位状元,在清廷当大官,所以有很多御赐的赏品,你现在看到的这批瓷器就是他们家祖宗从宫廷里带出来的。”蔡微澜一五一十地解说道,“你说从皇宫里带出来的东西有可能是赝品吗?如果皇室都用假货,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不可能!”贺青郑重其事地一摇头道,“皇帝用的都是官窑精品,这是毋庸置疑的!”

    听到他这斩钉截铁一般的回答,付老师和蔡微澜互相看了一眼,均是莞尔,很是高兴似的,因为从对方那话里他们听得出来,那些被众多专家否定的瓷器或许有戏,因为对方很认可宫廷瓷器。

    蔡微澜便顺口问了一声,说道:“贺先生,那照你这意思,付老师家里这批瓷器是真品了?”

    贺青却很果断地摇了摇头,叹口气道:“付老师,我很遗憾,但我又不得不告诉你,你这批瓷器都是赝品,一件都不对,那些专家说得没错。”

    “啊?!”

    此话一出,不单蔡微澜和付老师大吃一惊,就连站在身旁的林海涛也露出一脸诧异之色。

    “那……那我守着的是一堆没用的东西?!我竟然守护了几十年!”付老师颤声说道,语声带着哭腔,她脸色此刻也变得煞白,伤心之至的样子。

    猛然,她孱弱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晃动,眼看就要摔倒。

    “付老师——”贺青赶忙伸手扶住。

    “付老师,你别激动,没事的,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会想办法帮助你的。”蔡微澜安慰道,并搀扶着付老师坐在沙发上。

    “青哥,这……这不大可能吧?!你说这么多件珐琅彩都是赝品?!”林海涛低声惊诧道,他难以置信,一堆那么鲜艳那么端正的瓷器居然全部是赝品,无一件落下。

    贺青点点头,说道:“是啊。赝品就是赝品,这是事实,我们可不能欺骗付老师。”

    “那是当然的,只是……我觉得这些瓷器都很漂亮,包浆也比较明显,不像是赝品,你怎么一眼就瞧出问题来了呢?到底有什么不对的?”林海涛连声问道。充满好奇之心。

    贺青回答道:“我不否认这批瓷器造工精良,都做得很漂亮,乍看几乎没什么瑕疵,但它们只是高仿,而并非真正的清廷珐琅彩瓷。”

    “哎,那就太可惜了啊!”林海涛扼腕叹息道,“刚才我看到那批瓷器的时候吓了大一跳,心想付老师家里有这么多珐琅彩精品。每件至少几百万,这么多加起来价值难以估量了,换来的现金简直能堆满整间屋子了!”

    贺青点头道:“嗯,珐琅彩现在在拍卖市场上特别吃香啊,往往能拍出天价来,过亿的不在少数吧?”

    林海涛忽然压低声音,在贺青耳边说道:“付老师不是说这批瓷器是他们家祖上传下来的吗?既然确定是从宫里头带出来的,那又怎么可能是赝品,而且清一色的是?!难道……”

    他欲言又止,不过贺青想得到他本想说什么。在他们这一行,古董的来历是个坑。很多人都在编故事,而付老师所说的古董的来历是最常听到的故事之一,因此难免让人产生怀疑之情了。

    “我相信付老师他们说的是真话。”贺青却郑重其辞地说道,“这批瓷器是赝品,并不代表他们家就没有真正的古董!”

    “青哥,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海涛大惑不解地问道,对方那话语中似乎含有深意。很是让他捉急。

    贺青淡淡一笑,说道:“海涛,稍安勿躁。等下你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啊?!”听贺青在吊自己胃口,林海涛一阵苦笑,但对方现在不告诉他,他也没有办法,只好耐心地等待对方揭开这个谜团了。

    “付老师,你别太难过了。”

    稍后,贺青轻轻地坐到付老师身边的椅子上,温言和语地安慰道:“现在不是有一句话很流行么,叫做‘上帝关闭一扇门的同时,肯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没事的,不好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他这番话说得实在是太深奥了,不光林海涛想不明白,蔡微澜也莫名所以。

    付老师满脸疲惫之态,有气无力地说道:“小贺,你就不要安慰我了,我是太相信你了,才反应这么大的。以前当从其他鉴定师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都是比较平静的。以前我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现在我终于接受了,罢了,我没有什么盼头了,就当是我做了一个美梦吧,现在梦醒了,希望破灭了,我也该回到现实中来了。只是我感到很难过,我帮不了那些孩子了。不瞒你说,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年龄特这么大了,身体也很不好,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所以我很想在我还活着的时候做点事情,做点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是一名老师,我教了四五十年的课,我的世界就是教学,现在我教不动了,可我还想帮助那些求知若渴却又没有条件的孩子们。你们没去看过,你们不知道,西、部山里那些地方多穷困,孩子上学的环境好差好差啊,大多数家庭连吃饭都吃不饱,他们哪里还有条件送孩子上学,就算去读,也没个能读书的学校啊!

    “我最大的理想是在我去看过的那个地方建一所希望小学,可我家里面的情况小蔡最清楚,我老伴走得早,唯一的儿子又不听话,现在在牢、房里关着,对他我是没有丝毫指望的,在外面他也只会祸害家里,他爸爸在世的时候简直伤透了脑筋……好像是去年的一天吧,我无意中看到了小蔡他们报社的一张报纸,上面有一则新闻,说是一件瓷器拍出了几千万的价钱,而那件瓷器竟然和我们家里的那件一模一样,当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当时那个兴奋啊,几天几夜都睡不着,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家老头子留下来的这批瓷器也这么值钱,那我的理想就很轻易实现了,不但能办一所希望小学,而且我可以捐助更大,能一直把那些孩子送到大学里去,让他们出人头地,改变出身贫苦的命运!可是……

    “我希望彻底破灭了!我觉得我自己对不起那些一直给我写信的孩子,我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却让他们仍然上不起学……”

    她这一席话说了很长时间,期间贺青和蔡微澜他们都竖起耳朵静静地倾听着。谁也没打断她。

    说到最后她流下泪来,身体在微微发抖。

    蔡微澜性子柔软,听到这里时她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抱住付老师道:“付老师,还有我们啊!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你实现这个梦的!一定!”

    “付老师,蔡小姐说得对,即使你使不上劲了。还有我们哪,社会上千千万万的好心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的!”

    付老师那一番话让他感动颇深,对方的精神很值得敬佩。

    她这一辈子都是在努力奉献,到蜡炬即将染成灰烬时她还在想着她心中伟大的教育事业。

    “小贺,谢谢你们这么安慰我。”付老师突然握住贺青的手,那只手干扁、冰凉,瘦骨嶙峋,只听她说道,“有你们这话我很开心了,我相信世上还是好人多。”

    “那是当然的!”贺青突然呼了口气。顿时打起了几分精神似的,说道。“付老师,你听说我,我问你几句话,这话非常重要!”

    “是什么?你问吧。”付老师不假思索地答应道。

    贺青直截了当地问道:“你先生在世的时候,你对你们家收藏的这批瓷器的情况熟不熟悉?在他过世之前有没有特别交代什么?”

    “没有啊,我也不了解,只知道他很看重。不让其他人碰,其实关于这批瓷器他也瞒着我的。”付老师回答道,“他去得太匆忙了。在护城河救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淹的,啥都来不及交代。”

    “那太可惜了!”贺青叹口气道。

    等到付老师的心情平静了一些之后,贺青站了起来,他转到正对面的那扇墙前,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起来。

    见状,林海涛和蔡微澜都很吃惊,不知道贺青那是在做什么。

    “青哥,你在看什么呢?这墙有什么好看的?”林海涛走近身来问道。

    贺青摇头不语,只是仔细观察着那扇面,好像他能从上面看出什么异常来,过了一会儿之后,他转过了身来,并走回到付老师身前。

    “付老师,你这房子很老了吧?”贺青随口似的问了一句。

    付老师说道:“嗯,很老了,是最老的那一种四合院,本来我们家有好几个屋子的,但是现在就只剩下这么两间了。我孤寡老人一个,也没什么亲戚,我想在我之前把房子卖掉,然后卖掉房子的钱捐给那些上学需要的孩子,能帮点算一点吧,现在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付老师,不是的啊!你能为孩子们做的多得多,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贺青却很兴奋地说道。

    “你说什么?!”闻言,付老师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脸惊奇地注视着贺青。

    听到他那突如其来的话,林海涛和蔡微澜也都惊愕得瞪大了眼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贺青很沉着地说道:“付老师,你先别着急。我相信你家祖传的那批宝贝是确有此物的,而现在你手上拿着的这批虽然是赝品,但并不是原来的那批,而只是一批复制出来的替代品,是贵先生当时为了掩人耳目,生怕有人把真品给盗走了,所以他想了一个办法,偷偷地仿制了一批瓷器,而把真品藏了起来。”

    “会是这样的吗?!”付老师激动地反问道。

    “付老师,贺先生的猜想很有道理啊,只是……那批瓷器隐藏在哪里?”蔡微澜秀目圆睁地问道。

    贺青回答道:“想得到,老先生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东西当然不会藏到外面去了,只会藏在家里。付老师,这是你家,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贵先生在的时候,你们家房子有没有经过修葺?”

    “房子修葺?”付老师沉思片刻后说道,“有的!我突然想起来了,那面墙他偷偷砌过,他那是晚上砌的,谁也不知道,我无意中发现的,但我怕他怪我,所以事后我并没有问他什么,他估计也不知道我知道他这个秘密。”

    “那就对了。难怪那扇墙好像特别厚似的,比周围其他墙壁都要厚几公分!”贺青沉声说道。

    “贺先生,你……你是说付老师家那批真品的珐琅彩瓷器掩藏在那扇墙里头?”蔡微澜颤声问道。

    “嘘~~”贺青示意他小声点,院子里毕竟还住有其他人,以免隔墙有耳听去了。

    “海涛,把门关上。”贺青吩咐林海涛道。

    “是,青哥。”林海涛当即应道,并快步上前关紧了门。

    稍后。贺青说道:“付老师,我们得想办法把那扇墙打开,然后取出贵先生藏放在暗格里的瓷器。”

    “嗯,我听你的!”付老师激动莫名地说道,“那我们要怎么办?要打电话叫拆迁队的吗?”

    “哦,这个不用了!”贺青重重地摇头道,“我们自己能搞定,再说了,这件事不宜声张,如果让别人知道你家有那么宝贵的东西。肯定会有人起贼心的,那样你们家就不安全了。”

    “你说得对。我们这边小偷很猖狂的,我老头子在世的时候,为此伤透了脑筋,好在现在我们家一贫如洗,他们也没什么好东西可偷了,那批瓷器我是白天也盯晚上也盯,总算是没碰上小偷。可白盯一场,竟然全部是假的。”付老师忙不迭地点下头来说道。

    贺青说道:“得找一块砖刀来。”

    “我们家没有那东西,那我出去借吧。”付老师忙道。

    贺青却道:“那样也不好。可能会让人起疑的。刚才我们路过的时候好像周围有家五金店,我们去买一把就可以了。”

    说完之后他又招呼林海涛跑出去买把砖刀来,其他相似的刀子也可以。

    林海涛自然没有异议,很快跑了出去,并买来了一把崭新的砖刀。

    刀子准备就绪之后,贺青就开始工作起来了,他动手拆墙。

    好像他对宝瓷所藏的地点一清二楚似的,很快找到了“机关”,顺着新砌的墙的脉络,他没多久就捅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一路剔下去,直到将一块砖彻底地从墙上取了下来。

    “里面真的是空的啊!”

    等到那块砖取出来之后,林海涛惊奇道。

    这时他们能看清楚了,墙里面赫然有玄机,果不出贺青所料,里面空空的,很有可能藏着什么东西。

    紧接着,贺青很谨慎地刮下了其他几块砖,不多一会儿,墙里面的情形一目了然地呈现在那里了。

    墙洞里放置着一个红色的箱子,付老师一眼便认了出来,惊道:“呀,那个箱子我记得,也是我们家祖传之物,只是好久没看到了,当时我还很纳闷,心想那个箱子怎么不见了,原来被老头子砌进墙里头了!”

    蔡微澜欢喜雀跃一般地说道:“付老师,恭喜你了!你终于找到你们家的宝贝了!”

    “我……我……都是小贺帮我找到的,要不是他,我就是到死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付老师十分激动地说道。

    贺青微笑道:“我也是猜的,没想到真是这样的!付老师,把那箱子取出来看看吧。”

    “嗯,好的,你帮忙取一下吧。”付老师应答道。

    “没问题。”贺青点头应道,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那个箱子从墙洞里抱了出来,箱子沉甸甸的,里面赫然放着什么东西。

    箱子抱出来后放到了桌上,林海涛和蔡微澜他们眼看着这一幕情景,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付老师,你自己来打开吧。”放好后,贺青说道。

    “嗯。”付老师颤抖着双手去开箱子,那箱子倒没上锁,其实有没有锁都无所谓了,谁要是发现了,难道还奈何不了一把小小的锁吗。

    付老师慢慢地抓起箱盖,掀了开来。

    “哇,真是一箱瓷器!”

    豁然之间,众人眼前一亮,只见箱中所盛放之物花花绿绿,耀眼之极。

    那不是珐琅彩瓷器又是什么了?

    贺青大笑道:“付老师,你们家才是真正的富贵人家啊!!这些瓷器光一件就足够你们家吃几辈子了,用来扶助山里的孩子,那也是绰绰有余!”

    (谢谢最爱十四哥和tony10000个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持续不断地更新中,希望喜欢此题材的朋友给点支持,让我有足够的动力加快更新!拜谢每一位订阅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