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71章 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上)

第071章 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71章这才是真正的元青花!(上)

    “是蔡小姐啊?”贺青笑吟吟地应道,“有什么事吗?我今天倒不要做什么。”

    蔡微澜在电话里欣喜道:“那就好了。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再见你一面,有很多事情要和你说说,但在电话里又说不大清楚。”

    贺青微有沉吟,然后答应道:“那好吧,有什么事见了面再详说。”

    “谢谢!”听贺青答应了下来,蔡微澜又惊又喜地说道,“那我马上过去找你。”

    “嗯,好的。”贺青好生答应道,“你到了之后给我个电话就是了。”

    两人再随便聊了几句之后,蔡微澜道别挂上了电话。

    “师傅,邓老,”收起手机来后,贺青抬起头来看向坐在餐桌对面的郑老和邓老,招呼道,“恐怕我这两天抽不开身了,我在京城这边还有点事没处理完,所以还需要等等。没问题吧?要是你们急着回去,那我想办法速战速决,争取早点办完。”

    郑老轻轻地摇了摇头,微笑道:“没事,那就再等两天吧。其实我们还想在这边玩玩,你也知道,海涛的舅舅在故宫博物馆做事,这几天我们一直很忙,也没来得及去他们那里看看,现在你有事,我们正好趁空去那里走走了。”

    “嗯,那不错。”贺青欣然笑道,说实话,他还没去过故宫博物馆,一直挺向往的,等蔡微澜那边的事情处理好后,还有时间的话,那就去逛逛,至少可以增长点见识了。

    “青哥,你现在可是越来越牛了啊!”

    吃完早点,从餐厅走出来之后,林海涛笑盈盈地说道:“你都登上京城的报纸了。可能你还不知道。这份报纸我经常看的,《京都文化报》的发行量应该蛮大的吧,这下你被很多人熟识了,其中不乏行内的朋友,你大大地出名了啊!可惜上面没有刊登你的照片,要不然更酷了!”

    贺青却不以为然地摇头苦笑道:“海涛,难不成你想让我不得安宁啊?我的相片要是上了报纸,那肯定会引来一些评头论足的无聊人士。我不想被人八卦啊。”

    两人一边开着玩笑,一边不慌不忙地走向客房。

    到了房间后没多久,贺青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那自然是和他有约定的美女编辑蔡微澜打过来的。

    只听蔡微澜在电话那端说道:“贺先生,我到你们酒店门口了,你现在在哪里?要不我直接去找你吧。”

    贺青忙道:“我当然得下去接你了,你请稍等。”

    挂上电话后,他向林海涛打了一声招呼,随后走出了客房,并径直赶向酒店大门口。

    不多一会儿。贺青就匆匆走到了门边。

    “贺先生——”贺青一在门口出现,就听到了一个女子的招呼声。那声音很熟悉,贺青一下子便听出来了,那不是蔡微澜在叫他又会是谁了。

    贺青当即循声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比较熟悉的倩影,只见蔡微澜今天的装扮有所不同,带蕾丝边的淡粉色短袖配浅蓝色的短裙,俨然是一身职业套装。显得简洁而大方。

    贺青随即留意到了,蔡微澜身边还跟着一个人,那是个西装革履。穿着打扮也甚是体面的中年男子,想必是他们报社的领导。

    当发现蔡微澜带来了领导时,贺青豁然想起来了,只道蔡微澜找自己肯定还有其他比较重要的事情,而不仅仅是见面叙旧、闲聊。

    “蔡小姐。”见状,贺青从容不迫地迎了上去,并很有礼貌地朝蔡微澜点头致意。

    蔡微澜巧笑嫣然地说道:“贺先生,不好意思,我又来打扰你了。”

    “没有,你客气了。”贺青摇摇头道。

    蔡微澜连忙指着身边那个一脸温文尔雅之态的中年男子说道:“我先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杨社长。杨社长,他就是贺先生,那两件博陵第‘朱仿’就是他鉴定出来的,眼光特别厉害,‘荣宝斋’的宋师傅他们都很佩服他!”

    “贺老弟,闻名不如见面,幸会幸会!”那中年男子客客气气地朝贺青打招呼道。

    “你好,很荣幸认识你。”贺青也打了招呼。

    两人握了握手,都很高兴。

    贺青这下才知道,原来与蔡微澜一同前来找他的竟是他们报社的一社之长,大名鼎鼎的《京都文化报》的社长亲自来拜见他,那一刻,他颇有点受宠若惊的味道。

    “蔡小姐,杨社长,两位请进,我们坐下来聊吧。”贺青热情洋溢地说道。

    而后他带着蔡微澜和杨社长走进了酒店,并很快要了一个雅致的包厢,三人在包厢里坐下来细谈。

    “贺老弟,见到你后我感到非常吃惊。”只听杨社长郑重其辞地说道,“没想到你还这么年轻!不瞒你说,我也是个收藏爱好者,很早以前就开始搞收藏了,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只是个小小的学徒呢,买东西只会打眼,不曾捡过漏。今天见到你之后我才知道,眼力不分长幼,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哪!所以我特别佩服你!在你没鉴定博陵第元青花之前,我们报社经常收到相关的信件和电话,很多人在问我们这个问题,可专家也解决不了这个难题,我们更是没法答复了。幸好有你这个奇才出现,一举解答了大家所有的疑问,我们这才好向关注我们报纸的诸多读者做出回答。说来你真的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了!”

    贺青摇摇头道:“杨社长,你过奖了,那只是一个很偶然的情况。”

    “贺先生,你太谦虚了,你昨天参加在‘荣宝斋’举行的第二场鉴定会的事情我们也已经知道了,你的能力已得到确定,宋师傅他们收藏协会的所有大师都表示很佩服你的眼力,这是他们所不能及的。”蔡微澜笑吟吟地搭话道,“昨天写好的那条新闻今天早上发出去之后反应挺快的,反响也很大,不少人打来电话询问有关情况了。”

    “哦。是吗?”贺青微微一笑道,蔡微澜他们刊登的新闻有这么好的成效,他心里自然也感到高兴了,从那近十件带博陵第款的元代瓷器上来看,博陵第很有可能就是“朱仿”的一支,所以很不宜再收藏,告诫大家也是在做好事了。

    “贺老弟,看得出来。读者对你的鉴定很感兴趣,所以我们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在报纸上开一个专栏,是专门刊登收藏鉴定知识的,但是我们需要专业人士的指点,而你是最佳人选。”杨社长恳切地说道,“所以我们邀请你来帮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们一把?凡是相关报道,我们都会按照撰稿人支付给你稿费的。”

    “这个怕有点不方便吧?”贺青眉头轻微地皱了一下说道,“你们也知道。我不是北、京人,我现在住在江州。而你们报社在这边,所以只怕不好弄这个。”

    杨社长却摇头笑道:“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们蔡总编会和你保持联系,要是有什么事她打电话或者通过网络联系你,非得见面谈的话,那也是我们的人去找你,而不会劳烦你做很多的事情。”

    “那应该没问题。”贺青毫不犹豫地说道。

    从杨社长那话里他听出来了,蔡微澜居然是他们报社的总编。总编的职位应该大于主编,仅次于社长吧,他原以为蔡微澜年纪也不是很大。只是一个普通的编辑或者记者,谁知道他竟是《京都文化报》的总编,顿时令人刮目相看。

    不过贺青感受得到,蔡微澜有一股知性美,学识和涵养都极高,像她这么优秀的女人是一个报社的总编其实并不为过。

    “那太谢谢你了!”听贺青很爽快地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杨社长忙不迭地表示感谢。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我也希望你们报社越办越好,把中国古文化发扬光大。”贺青摇了摇头道。

    再聊了一会儿之后,杨社长因为临时有事,先道别离去了,而蔡微澜却说还有点事情要和贺青谈谈,她便留了下来。

    “贺先生,我找你还有点私事。”杨社长离开包厢之后,蔡微澜郑重其辞地说道。

    “蔡小姐,是什么事?你直说吧。”贺青说道。

    蔡微澜一五一十地说道:“有一个老读者,现在我和她也是好朋友了,她家里有一套收藏品,是他们祖上代代传下来的,他们家现在遇到了很大困难,想把那些古董卖掉,然后去解决燃眉之急,但是问题来了,他们家里的东西不被人看好,被一些专家看过,都说只是仿品,可那老太太不承认,非说东西是真品,只是没遇到识货的专家。她总是让我帮她找一个真正的专家给掌掌眼,否则她不会死心的。贺先生,你要是有空的话,那我们就去那老太太家看看吧,有你帮忙鉴定,那不管结果好坏,想必她都不会有异议了。”

    “有这个事?好吧,去看看也没什么。”贺青想也没想地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现在就去吗?”蔡微澜跃跃欲试道。

    “嗯,可以。”贺青说道,“不过还有一个朋友在等我,带他一起去玩吧。”

    “当然没问题了!”蔡微澜欢快地点头道。

    于是贺青当下打电话把等候在房间里的林海涛叫了下来,三个人一块儿赶去那老太太家鉴定那套有点神秘的古董。

    他们是坐蔡微澜那辆银白色的保时捷去的,那老太太家位于一个普通社区,居住的是一座比较老的宅子,是四合院样式的。

    到了之后,蔡微澜带着贺青他们直接走进了房子,而一走进院子,贺青视线就捕捉到了一团红光。

    红光从一面墙上升腾而出,那赫然是古董散发出来的“宝光”,说明那老太太家确实存在古董,而且说不定大有来头。

    (谢谢long880229的月票和打赏,以及不好色的和尚投出一张宝贵的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