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069章 名动京城(中)

第069章 名动京城(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069章名动京城(中)

    “啪啪啪、啪啪啪……”

    贺青他们在程经理的陪同下走进“荣宝斋”的时候,猛地里,只听到正前方传来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

    那一刻,贺青不由得大吃一惊,因为他被眼前的一幕情景给震住了。

    只见那有一排人很整齐地站在那里,站成一条笔直的线拍掌欢迎他们的到来。

    那阵势真的是很惊人!

    有人热烈欢迎他们倒不是关键,最主要的在于,那些人都是一张张比较熟悉的面孔,贺青一下子便认出来了,用如此热切的方式迎接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下午参加鉴宝会的那些专家,都和郑老以及邓老平起平坐的,是大师级别的人物。

    眼见那些大师甘做绿叶似的热情欢迎自己的到来,那一瞬间,贺青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激动之情,这换做任何人都会感到受宠若惊吧。

    “程经理,这是?!”贺青倏地站住了脚步,忍不住惊疑道,“那些大师傅又都来了吗?难道今天下午又要举行一场鉴定会?”

    程经理笑盈盈地说道:“他们都是来欢迎你的。贺老弟,你让他们感到很佩服啊,他们只想再和你好好聊一聊。所以今天下午举行的不是鉴宝会,而是一次座谈会,大家就随便聊聊。”

    “哦,是这样啊?”贺青一脸恍然地点了点头道,尽管程经理是那么说,但是不用想贺青也知道了,他这一来肯定又离不开鉴定古董,估计大家是想和他谈博陵第款元青花归属的事情,那种瓷器到底全部是赝品,还是不全是,有些历史上确实存在。

    说罢,程经理热情洋溢地邀请贺青和郑老他们入内。等到贺青走上去时,那些专家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向他打招呼。

    此刻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鉴定师在他们的眼里赫然成为了真正的天才似的,让人赞赏、钦佩不已。

    “小贺,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荣宝斋’博物馆的老馆长,梁馆长。”

    正在这时,突然只听到耳边响起郑老的招呼声。

    闻言。贺青当即扭过头去张望,只见郑老带着一个人慢慢地走了过来。

    “小贺,昨天那两件瓷器就是梁馆长的收藏馆拿出来做鉴定的。”

    走近身来时,郑老笑吟吟地介绍道。

    “梁馆长,您好。”面见那人时,贺青连忙彬彬有礼地问了一声好,并伸出手去与对方握了握手。

    眼前的梁馆长看上去年事已高,起码有七十多岁了,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但目光炯炯有神,眼神中射出一股睿智的光芒。从他那气质上就看得出来,他年轻时也曾是个眼力不凡的鉴定师,富有艺术气息。

    “你就是贺老弟啊?你好,你好。”梁馆长虽然年纪已大,但是说话很利索,只听他赞不绝口地说道,“听他们说起你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这下终于见到你真人了,我不相信也不行了啊。年纪轻轻的眼光就那么好,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

    “不瞒你说。带博陵第谨记牌的元青花瓷器一直让行内的朋友模棱两可,有承认的,也有不承认的,但谁也拿不出任何实证来,只有你,你一鸣惊人。你说博陵第就是‘朱仿’,这让人豁然开朗啊!至少昨天你已经拿出证据来了,证明那两只博陵第款的大罐是‘朱仿’,现在‘朱仿’和博陵第联系起来了,似乎找到了证明这种瓷器归属问题的突破口,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啊!

    “所以我们很想再请教你一下,看能不能把这件事给敲定,这样以后大家在收藏的时候就不会误入歧途了。如果你能证明博陵第元青花是赝品,或者是真正存在的,那你就做了一个莫大的贡献了,大家都会记住你,感谢你的!”

    他一口气说了很多,言语显得诚恳之至。

    贺青听后微有动容,郑重其辞地回答道:“梁馆长,我尽力而为!”

    眼下他也只能这么答复对方了,毕竟他就只见过那两件带博陵第款的元青花瓷,其余全国上下不是出现了几十件么,还有待研究。

    其实这件事对于他贺青来说一点儿都不难,他要想鉴定出第三件、第四件,或者更多的博陵第款瓷器的真假,那只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因为他眼睛不但能感应到古董的灵气所在,而且能看出其来龙去脉,这是最根本的断代方法,在这个方面确实谁也不及他,他称得上是天才。

    如果元朝正存在博陵第瓷器,那只要实物出现,他就能判断出来。

    “梁馆长,不瞒你说,我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博陵第款的元青花,以前没有研究过,我就是对‘朱仿’比较熟悉而已。”顿了顿,贺青继续说道。

    “‘朱仿’?!熟悉‘朱仿’?!”

    虽然贺青最后那句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听到这话的时候,梁馆长一干人反应却非常大,一个个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注视着他的眼神中满是敬佩和羡慕之色。

    对最难让人把握的“朱仿”瓷系研究这么深,几乎看一眼就能辨认出来,这需要何等强悍的眼力啊,“朱仿”都能轻而易举地鉴别出来了,那还有什么能难住的。

    一般的鉴定师好找,能找出连“朱仿”都能免疫的专家那才难能可贵。

    现在古玩收藏界终于出了一个能轻易对付“朱仿”的高手了,可谁也想不到,这个高手竟然只是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他的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的了!

    “贺老弟,你太谦虚了。”梁馆长一脸欣慰地说道,“我们都不及你。我们终于发现了你,找到了福音啊!”

    “梁馆长,我们还是请贺老弟和郑师傅他们去里面坐下来说话吧。”

    恰在这时,站在一旁的程经理开口说道。

    “嗯,你说得对,我们进去再说。”梁馆长赶忙点头答应着。

    于是他们簇拥着贺青走入了二楼一间早已布置好的会议室,室内宽敞明亮,也很安静,置身其中,让人感到很舒服。

    众人围坐下来之后,谈话就步入正题了。

    只听和郑老并坐在首席上的梁馆长发话道:“各位,我们终于又把贺老弟给请来了,现在大家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可能以后就很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贺老弟,我想请问一下,‘朱仿’中的旧仿和新仿有什么区别?”有人当先开口问道。

    贺青回答道:“昨天我们看的那两只元青花大罐经鉴定是新仿品,不是旧的,而大家都知道,‘朱仿’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从清朝中期起就陆续有朱仿出现,只不过刚开始没这么猖獗而已,我估计朱仿一开始只是手艺人做出来给自己玩藏的,后面才知道有利可图,于是投入到了市场,并开始有规模性地生产,我们的鉴定技术在提高,朱仿的技术含量也在与日俱增啊。

    “据我观察,现在朱仿制造量不但没减少,反而多起来了,所以各位要引起注意。那位师傅问朱仿新旧有什么区别,这个不好说,毕竟朱仿做旧技术太高了,一件新的也能做成旧的,所以没什么根本性的区别,想要鉴别,那最好仔细看,多研究,形成心得了,后面就好鉴定了。因为朱仿也没什么明显的特征,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和仿的瓷器相似度极高,肉眼很难看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

    贺青那话一说完,就引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随后,其他师傅也问了不少问题,都是关于“朱仿”的,贺青都给予了合适的回答,大家听后都感到很满意。

    末了,梁馆长提出来了一个请求,说道:“贺老弟,那我们现在来说说这个问题吧,就是关于博陵第和朱仿的关系,看它们到底有没有内在的联系。我们这里还有几件瓷器,是带博陵第款的元青花,是各位师傅收集来的,有些是他们代别人拿来做鉴定的。贺老弟,如果这批瓷器你都认为是朱仿,那这一点就毋庸置疑,要不是这样,你也好证明博陵第历史上确实是存在的。”

    他这话嘴上虽然说得很轻松的样子,但是在心里面分量却是无比之重。

    博陵第存在与否之争在这一行已经延续了近十年,无数鉴定专家和史学家解决不了的问题,眼下他却交给一个年轻人。

    而他们竟然寄予厚望,仿佛认定贺青才是给博陵第定性的第一人。

    博陵第能不能得到平反,或者这压根儿是个骗局,就全看他了!

    “梁馆长,你们太看得起我了。”贺青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我昨天还担心你们都不相信我,没想到今天你们愿意把瓷器拿出来给我鉴定,我感到很惶恐啊。”

    “我们当然相信你了!”梁馆长重重地点头说道,“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的。汉文,去把‘护宝锤’拿出来,今天拿来请你鉴定的这几件瓷器要是赝品,你当场砸了,我们毫无怨言!若真是赝品,看着让人心疼,还不如痛快点除去。”

    此话一出,贺青不由得瞪了一下眼睛。

    护宝锤?

    这岂不是让自己为难?

    但确实很刺激!

    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

    (能给点支持么?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