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68章名动京城(上)

第268章名动京城(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68章名动京城(上)

    “你好,你就是贺先生吧?”

    一见到贺青,那气质女郎就浅笑嫣然地向他点头打招呼,她仿佛一眼就认出了贺青。

    那一刻,贺青有些吃惊地看着她,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只见她拥有一头乌黑、浓密的爽利短发,一张标致的瓜子脸上肌肤白皙如玉,身材也很不错,前凸后翘,而且显得很高挑。

    比起谷清和莫巧巧来,眼前的美女明显成熟许多,想必已结婚生子,是个风韵少妇。

    那女子一下便认出了贺青,贺青却一点儿都不认识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估计又是个慕名而来的人,想要拜访他这个天才鉴定师。

    尽管猜到了对方的来历,贺青还是明知故问地说了一句:“你好,小姐,你认识我吗?”

    那女子笑吟吟地点头道:“我当然认识你。不瞒你说,我昨天下午也有参加在‘荣宝斋’举行的那场鉴宝会,所以可以说,我们有见过面的,只不过你当时没注意到我而已。你在鉴宝会上的表现非常精彩,我们可都记得你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贺青点点头道,“幸会。”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那女子很大方地向他伸出玉手来,自我介绍道,“我叫蔡微澜,《京都文化报》的编辑。”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贺青也随即伸出手去,握住了对方温和、柔嫩的小手。

    原来对方也是个记者,不过不是电视台的记者,而是报社的。

    蔡微澜无疑给他了一个极好的印象,所以他没有丝毫的排斥心理,如果是其他记者,估计他早就赶人了,哪里还有心情交流下去。

    “贺先生,我们报社对你的情况很感兴趣。你能不能抽出点时间来,让我做个采访?你放心,我不会占用你很长时间的,就做个简单的访谈,当是我们聊聊天,随便说一下就可以了。”相互握手之后,蔡微澜动作很轻盈很优雅地收回手来,然后郑重其事地发出请求。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道:“嗯。好吧。这没问题。”

    和蔡微澜接触时他感到很轻松,所以很爽快地答应下来了,但很快只听他说道:“蔡小姐,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能呆在这客房里,还是换个地方聊天吧。”

    他这里眼下“门庭若市”,不时有不速之客前来找他,一点儿都不安静,想要做访谈,那自然得找一个比较清静的地方了。

    “嗯。好的,这由你来定。你觉得怎么做方便那就怎么做。”对此蔡微澜自然没有任何异议了。

    贺青说道:“我们去找个包厢坐下来说话吧。”

    说完之后,他招呼了林海涛一声,叫对方留在客房里接应一下,如果再有人来找他,就说他出去了,人没在。

    “青哥,你就安心地去做你们的事吧。这里有我呢,我给你看着东西。”林海涛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

    稍后,贺青带着蔡微澜离开了。没过多久,他在酒店里订下了一个雅致的小包厢,这地方除了他和蔡微澜两人,谁也不知道。

    他们可以好好聊一下了。

    “我也特别喜欢古董。”

    两人相对着坐下来之后,蔡微澜嫣然一笑道:“我常去参加拍卖会和鉴定会,但是总觉得这个东西博大精深,很难学到,学到一些东西后想要应用到收藏实践中去就更难了。我以前也去过几次‘潘家园’,但是买回来的东西谁知道全部是赝品,是以假充真的工艺品。”

    她说起自己搞收藏的经历,贺青竖起耳朵很认真地听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和眼前这个成熟而有韵味的女人聊起天来让他感到很亲切,就好像两人认识了很久以前,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熟悉了就好了。”贺青微笑道,“你玩得少,有那样的经历很正常。我们这一行的人,刚出道那会谁不打眼呢?这是新人必经的一步,没有人一开始就眼光很好的,就算是很厉害的专家,也有打眼的时候啊。”

    蔡微澜饶有兴味地问道:“这么说,你以前也看走过眼了?能稍微具体地说一下吗?”

    贺青点头说道:“当然可以了,这也没什么。”

    于是当下他说了几件关于他以前逛古玩街时打眼的经历,说得妙趣横生,蔡微澜听得很入神,不时地发出咯咯娇笑声。

    “你昨天下午在‘荣宝斋’指出那两件‘朱仿’的事情真的很震撼人!”随后,蔡微澜突然说到了贺青昨天打元青花的假一事,这应该是她采访的重点,毕竟她是奔着这个而来的。

    “没有呢。”贺青很谦虚地摇摇头道,“我那只是在实话实说罢了。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也感到很遗憾。”

    “嗯,是的,每个人都感到很震惊。”蔡微澜郑重地点头道,“我虽然对古玩这一行的情况了解不是很多,但是对于‘朱仿’我也是有所听闻的,据说‘朱仿’很可怕,害了不少人。”

    “是啊,谁都忌讳那种东西。”贺青苦笑道,“但没办法,‘朱仿’从清朝起就存在了,一直延续至今,这是一支很有历史的高仿,据我从最近对‘朱仿’的发现来看,这一类瓷器现在仍然有人在制造,而且貌似越来越猖狂了,估计以后‘朱仿’会源源不断涌入市场,后果真的不堪想象,会打乱古玩市场原有秩序的。”

    蔡微澜却道:“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你们这些眼光好的鉴定师,‘朱仿’的空间还是很小的,尤其是你,你还这么年轻就拥有这么好的眼力,以后鉴定水平更是难于估量了。贺先生,几年前涌入收藏市场的博陵第款元青花炒得越来越热,照你昨天那意思,是不是表明,但凡是博陵第瓷器都是‘朱仿’?大家以后都不可以收藏了是吧?”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一五一十地回答道:“其实这个问题有好几个人问过我了。如果你们当时仔细听的话,能听出来的,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全盘否定,我能肯定的就只是那两件带博陵第款的元青花,其余的我一件都没见过,根本不好判断。所以不是不可以收,我的建议是。得慎重,毕竟那种东西的来历很蹊跷,有不少疑点很值得商榷。”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建议很中肯,我会告诉其他藏家的。”蔡微澜巧笑嫣然地点下头来答应着。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聊着,都很开心。

    末了,蔡微澜突然端正神色道:“贺先生,我们刚才聊的那些事情可不可以发到我们的报纸上去?”

    “发到报纸上去?”贺青惊疑道,“就这些吗?怕是没多大意义。”

    蔡微澜胸有成竹地回话道:“不会的。有很大的意义。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文化报》几乎每一份上面都有关于古艺术品的描写,很受古玩爱好者和藏家的欢迎。他们每天都在关注我们的报纸,如果你这个事情登上报纸的话,我相信应该会起轰动效应的,因为这对于收藏者来说不是一件小事,很值得注重的。”

    “可以,不过……”贺青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蔡微澜问道,“贺先生。你要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就想就昨天那事做个报道,登上我们的报纸。”

    贺青说道:“这个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了。就是我不想上报纸。”

    “你不想上报纸?”听到他含糊其辞地那么一说,蔡微澜微微一惊,愣了片刻之后他反应了过来,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请放心,你的照片,还有你的身份资料我们是不会公开的,当然,如果你愿意公开那就更好了,因为这样更有信服力。”

    贺青摇头道:“那倒不要做得这么保密,就别上照片和联系方式就可以了,我的一些信息,还有我跟你说过的事情你们可以写,也可以发出去。”

    他的身份早就暴露了,昨天在“荣宝斋”那么出风头,现在参加鉴宝的人谁不认识他了,很多人都已经找到酒店来了,就差跟去他的江州老巢了。

    实际上,这也不是什么坏事,站得直,行得正,又不是见不得人。

    “嗯,那就再好不过了。”蔡微澜欣喜道,“那我等下就回去写稿子,大概明天早上就能出报了,到时候我们会给你送来样报的。”

    “这么快啊?”贺青惊讶道。

    蔡微澜说道:“我们的报纸发行量还不错,是日报,每天早上发出去。哦,对了,你看我差点忘了。”

    说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随即站起了身来,从带来的一个袋子里取出来一包东西,笑意盈盈地说道:“贺先生,这是北、京烤鸭,我来的时候买的,想送给你尝尝,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

    “喜欢!谢谢!”贺青高高兴兴地点头道。

    烤鸭他确实喜欢吃,来北、京也有好几天了,可他还没出去吃过正宗的北、京烤鸭,这下有人特意给他送来了一份,这无疑是个意外之喜了。

    接过烤鸭后,贺青打开包装,只闻到一股股香气,顿时令人食欲大振,馋涎欲滴。

    “蔡小姐,我们一起吃吧。”贺青说道。

    于是他和蔡微澜一起品尝起了美味的北、京烤鸭,鸭肉肥而不腻,香气醇厚,确实很合他口味。

    吃完烤鸭之后,再和蔡微澜聊了一会儿,贺青便送她出了酒店。

    蔡微澜是自己开车来的,开的是一辆银白色的保时捷,比较拉风。

    目送蔡微澜所乘坐的车子驶远之后,贺青收回目光来,并走回到了客房。

    好在接下来也没什么人来骚扰他们了,吃完中饭后,贺青就和郑老他们应约赶去“荣宝斋”。

    走进荣宝斋大门之后,贺青不由得大吃一惊,他被眼前的一幕情景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