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67章 长生秘术

第267章 长生秘术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67章长生秘术

    央视邀请贺青去做鉴宝节目,当从郑老口中听到这个消息后,贺青又是惊讶又是欣喜,那一刻,他莫名地有股受宠若惊的味道。

    能参加央视举办的鉴宝栏目,这对于一般的鉴定师来说无疑是莫大的荣幸了,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谁不想去那种场合露一下脸,那可是面对全国观众的,如果得以参加,那将倍有面子。

    然而,贺青很快冷静了下来,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拒绝了央视的邀请:“师傅,我还是不想去。”

    “为什么?”郑老惊疑道,“像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啊。中、央电视台的鉴宝栏目很正规的,可以去上一下,就当是学习和实践。”

    他以一种鼓励的语气对贺青说出那话,可贺青仍然毫不犹豫地摇摇头,说道:“我知道,以前我也经常看央视的鉴宝节目,觉得有点意思,但是我不喜欢上电视。”

    他不是不喜欢上电视,而是他不想抛头露面,尤其是在他“炙手可热”的情况之下,人还是低调点好,不要太招摇了。

    关键是他真正的鉴定水平有限,根本还没学到什么过硬的知识,如果上了节目,叫他如何应对自如,到时只怕是大出洋相。

    因此,他不想参加,也不能参加。

    “那就算了吧。”见贺青态度那么坚决,郑老也就不好勉强什么了,于是点头说道,“既然你不去,那我们也不去了,我马上回电话把这个事情推掉。”

    贺青说道:“师傅,其实你们可以去的。”

    郑老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还去做什么呢?我原本就是想带你和海涛上节目见识一下的。说来这也是一个锻炼的机会,尽管在节目上可能学不到什么,但是可以加强你们的交流和应变能力。这对于一名专业的鉴定师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贺青点头道:“师傅,你说得对。但这个不着急,我们在慢慢学习,以后这样的机会还有的是,对不对?”

    郑老赞同道:“那是,不急,那以后再说吧。”

    说完之后他就去给电视台的人打电话了,直接推掉对方的邀请。

    实际上。贺青还觉得对方诚意不够,如果是真心邀请做一趟好节目,那应该亲自登门拜访才是。

    不过也是,人家可是大牌,一说中、央电视台,谁不侧目。

    可他贺青还真没把中央台太当一回事,别的鉴定师挤破脑袋都想上的节目,他一点兴趣都没有,至少此刻他丝毫没有感觉。

    吃完晚餐后,贺青和林海涛回到了客房。

    “青哥。你现在出名了啊!今天下午在‘荣宝斋’那时够带劲啊!”林海涛笑呵呵地说道,“那些专家当时看你的眼睛都直了!他们被你的眼力惊呆了吧?!”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微笑道:“哪有啊?我只是在实话实说罢了。”

    “估计那些专家都记得你了,还有参加鉴宝会的其他人。”林海涛眉飞色舞地说道,“这从我们回来时被人堵在门口那阵势就能略窥一斑了!青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什么心理准备?”贺青疑惑道。

    林海涛回答道:“还不是因为你名气大了,大家开始关注你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那明天可能会有很多人来找你,不是找你鉴定东西。就是想采访你——你真是个天才啊!这一行有了你,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大好事,以后‘朱仿’恐怕无处可藏了!”

    贺青苦笑着摇头说道:“那可不一定啊。‘朱仿’做得那么好。而且好像技术越来越高了,我未必每件‘朱仿’都能辨认出来。”

    林海涛呼口气,低声说道:“青哥,我突然感觉‘朱仿’好像就在我们身边,你最近都鉴定出多少件来了啊,光龙老板那里就有一屋子!”

    贺青点下头来,眼神若有所思地说道:“我也有这个感觉,觉得‘朱仿’的制造者好像被谁控制了,然后命令他们不停制造‘朱仿’,然后投放到市场上来。‘朱仿’好在几乎每一件都有缺漏,这样好证明,万一以后制造出来的‘朱仿’不带缺漏了,那就不好证明给大家看了。”

    “嗯,这个确实很让人担心。”林海涛皱了皱眉头道,“不过应该不会,因为这是‘朱仿’制造的原则问题,否则就乱套了,他们自己也辨认不出来。”

    “哎~~但愿如此吧。”贺青叹口气说道。

    假如朱仿不带缺漏,那他真的是无法像其他人证明什么,找出的缺漏才是最根本最有力的证据。

    而那正也是朱仿的致命点!

    再和林海涛就朱仿聊了半晌之后,贺青转而去关注他刚不久前淘来的那只青花葫芦瓶了。

    正是那位神秘老道无偿赠送给他的那件尸解瓷。

    他对那件透着股诡异气息的瓷器非常感兴趣,总觉得那东西还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只不过现在还没有体现出来。

    当下贺青再次驱动眼睛异能,观看了那件瓷器的来龙去脉。

    他这是第二次察看了,但结果没有任何变化,东西的来历还是那么地神秘。

    “太怪了!”看完之后,贺青暗中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从捉摸到的影像记录上可知,那件瓷器好像真的是那位老道人的祖师爷尸体变化而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那老道士的话就有了几分可信度,他祖师爷羽化登仙了,留下了一些遗物,而那件瓷器正是其中一件。

    “不可能吧?”贺青却不敢相信自己的想象,如果古代那位老道士真的成仙了,那岂不是这个世界上有修仙的道士,而且可以实现长生不老之术。

    贺青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脑子渐渐地迷糊起来。

    但不管怎么样,我得到了一件不同凡响的法器,至于从法器上看到的那一幕幕情形是不是真的,以后慢慢研究了,现在一时片刻的又怎么能弄出个头绪来。

    这天晚上,由于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所以贺青睡得比较早。

    迷迷糊糊的睡梦中,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小道童,面前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那老道士清风瘦骨,很有股脱离尘世的仙人之气。

    奇怪的是,那老道开始教他一些打坐养气之道,跟他讲解了很多东西,他似乎明白了,又似乎什么都没记住,脑子里一片空白。

    ……

    第二天,贺青像往常起得很早,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怪梦历历在目,但是自身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似乎更有精神了。

    “是这个瓶子托梦给我的么?”贺青暗想道。

    他将信将疑,不能肯定什么。

    他决定以后随身携带那个神奇的青花葫芦瓶,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把瓶子放到床头边,这样可能就能一直做那个奇妙的梦。

    每个人都有长生不老的美梦,他贺青当然也不例外,若是有这样的契机,他自然会牢牢抓住不放了。

    洗漱完和郑老他们一起吃早餐的时候,贺青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那是“荣宝斋”博物馆的程经理打过来的。

    在电话里,程经理说得很清楚,他们竭诚邀请贺青他们下午再去一趟“荣宝斋”,有几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请教,虽然他有所遮掩,没有说明要请教的是什么事情,但是贺青想得到,他们要请教自己的除了是跟博陵第元青花或者朱仿有关的事情,还会是什么了。

    “荣宝斋”的人都表现得那么热情了,贺青当然得答应了,反正这个事情对于他来说又不是什么难事,比较好解说。

    吃完早点之后,贺青他们回到客房,上午没有什么打算,准备休息好,然后下午去一趟“荣宝斋”,等手上这件事情完成之后,他们就可以收拾好东西回江州了。

    期间,郑老他们接到好几个电话,但电话都是找贺青的,大概是昨天参加鉴宝大会那些人中有些也想请教他,于是慕名而来。

    贺青一个电话都没有接听,都让郑老他们给回绝了,只说他现在没空,不能赴约。

    而让贺青至为头疼的是,有不少人已经找来他们酒店了,并找到了他的客房。

    一见到他面,那些人就热情洋溢地说要邀请他吃饭,有的甚至还带来了贵重的礼品,可贺青都果断地拒绝了,当然一件东西都没有收。

    他知道那些人的来意,估计大多数和龙老板的要求一样,不是想请他鉴定东西,就是想聘请他做私人鉴定师,对于这两件事情贺青都没有丝毫兴趣。

    其实,贺青心里明白,给人鉴定东西是一件让人很为难的事情,如果看到赝品了,而直接指出来的话,可能会让古董的主人不高兴,比较容易得罪人。

    所以,如果不是朋友或是熟人,抑或不是在特殊情况下,贺青没打算给别人鉴定东西,反正他又不靠给人鉴宝吃饭。

    送走了一个又一个,不知道接待多少来访者了。

    贺青都不耐烦了,可又没有办法,人家来了,难道闭门不见吗。

    面对此情景,贺青正打算出去避一下,反正是在酒店里,随时换个主的地方也没关系的。

    他打开门,刚要溜出去避避图个清静的时候,迎面突然走过来了一个人。

    那人一来,贺青眼前不由一亮。

    那竟是个美丽端庄,气质非凡的年轻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