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66章 惊动了央视(下)

第266章 惊动了央视(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66章惊动了央视(下)

    当遭到一群人拦堵,并发现中间“潜伏”着记者的时候,贺青吃了一惊,那一刻他有些促狭。

    “先生,你好,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贺青还没有所反应,面前突然有人伸过来了录音器,向他提出问题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记者。

    “你刚才鉴定那两件元青花是赝品,是不是说,凡是带博陵第款的元青花瓷都是赝品,而且是‘朱仿’?”又有一个记者问道。

    “我没那么说。”贺青定了定神,摇头回答道。

    在这个问题上他当然不能下定论,尚需盖棺论定。

    “那你为什么一开始就那么肯定?”那记者继续问道,“你是之前就知道的,还是也才知道没多久?”

    贺青说道:“其实和你们一样,我也才知道没多久。”

    “你为什么一开始就那么肯定?看得出来,你眼力不同凡响,你是不是家学渊源?”那记者不住追问。

    贺青微笑着摇摇头,说道:“这件事很偶然,承蒙你看得起。”

    他言简意赅地作出回答,随后又道:“不好意思,各位,我有事先走一步了。”

    说罢,他向前走去,可周围人越堵越多,他简直是寸步难行,一时间根本没办法“突破重围”。

    “先生,你别走,能不能留下来做个简单的采访?”先前一直询问贺青的那个女记者就挡在他的身前,不让他走开。

    “……”贺青没回答她发出的请求,而是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因为那些记者和看热闹的观众严严实实地挡住了他的去路,很难摆脱掉那些人的“围追堵截”,尤其是那几个想对他的情况一探究竟的记者。

    这是贺青一开始没想到的事情,原来这场鉴定会是公开性的,而且影响不小,吸引来了一些做报道的记者。现在鉴宝会上局势大变,一连出现两件重量级的赝品,这个结果非常惊人,在这个情况之下自然有新闻可挖掘了。

    “哎,你们干什么?!”正在这时,一个人从贺青身后冲了出来,用力排开挡在贺青身前的那些人。

    那人自然不是别人了,而是林海涛。

    见那么多人拦住贺青。并东问西问,林海涛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挺身而出”替他解围了。

    很快,林海涛就强行推开了堵在门口的那几个人,好不容易清出了一条道来,贺青趁机快步跟上,这才和郑老等人走出了鉴宝大厅。

    从大厅走出来之后,贺青还有一件事要走,那就是去取进会场之前存放在寄存处的那件瓷器,即上午他在琉璃厂街上从那位神秘老道士手上收到的那件尸解瓷。

    取出东西反身往回走时。问题又来了,那些记者以及那群凑热闹的人又挡在了前面。简直将“荣宝斋”的入口围得个水泄不通,无法走通。

    贺青现在手上端着个大瓶子,瓷瓶易碎,他自然不能去和大家挤了,万一东西掉地上摔碎了那就损失大了,虽然那件瓷器他才花了区区一万块钱,但是那东西神秘莫测。或许是一件法力强盛的法器,在风水方面价值不菲。

    “这群人怎么像跟屁虫一样啊?”眼见此情形,林海涛不由苦笑道。“青哥,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不我先去把他们赶走?”

    贺青摇头道:“只怕很难把他们赶走。”

    “郑师傅,贺老弟——”

    他们正感到为难的时候,右前方突然传过来了一个高亢的招呼声,叫的正是贺青和郑老他们。

    贺青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张望,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只见那男子西装革履,穿着打扮很是体面,想必是“荣宝斋”的管理人员,或者是哪位大老板。

    贺青以前没见过那男子,所以他认不出来,不过对方的到来或许是件好事,能为他们解除这个紧急状况。

    “程经理?”郑老却一眼认出了那男子,欣喜地打招呼道,“你来得正好,现在这个情况怎么办?都挡住外面进来的顾客了。”

    原来那人是个经理,应该就是“荣宝斋”里面有关部门的经理。

    那程经理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上来,客客气气地说道:“郑师傅,贺老弟,你们请跟我来,现在这里很混乱,需要清理一下。等下你们就能走了。”

    “嗯,好的。”听到程经理的竭诚邀请,郑老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着,对此贺青他们自然也没有异议,于是他们几人当即跟随着程经理朝二楼走去了,没过多久,他们走进了一间休息室。

    门一关上,贺青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得到清净了。

    “郑师傅,贺老弟,你们先请坐一下。等他们散后我再送你们出去。今天这事我们事先谁也没有预料到,现在事情发生了,很难控制啊。毕竟那本来是两件令人十分期待的元青花,哎,可谁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的。博陵第款的瓷器岌岌可危啊!”

    贺青搭话道:“嗯,是很遗憾,不过程经理,我们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不是所有带博陵第款识的瓷器都是‘朱仿’,现在这么说还为时尚早,有待进一步验证。”

    “我知道,这当然不能怪你们了!”程经理用力点头道,“其实你们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要不是贺老弟鉴别出来,那我们会一直被蒙在鼓里,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不过,贺老弟,我们还有一事相求。”

    贺青说道:“是什么事,程经理,你说吧。”

    程经理郑重其事地说道:“贺老弟,先不急,现在出了这个事,我们先要处理好,然后再来请求你,不过不用多长时间,最多一天的时间,明天就可以了。”

    贺青点点头道:“嗯,那好吧。”

    他竟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下来。爽快之至。

    不过也是了,他想得到,“荣宝斋”的人找他,肯定不会是什么为难他的事情,最多请他鉴定东西,现如今这对于他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难事了,他往往能看出别人看不出来的问题。

    当下程经理为贺青他们奉上热茶,还送来水果和点心。加以款待。

    招呼了贺青他们一会儿之后,程经理有事道别离开了休息室,而贺青和郑老等人则耐心地留在里面,静候程经理的佳音。

    “师傅,这次的鉴宝会到底是谁主板的?是私人还是哪个部门公司?”等程经理走出去之后,贺青低声问郑老道。

    他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这个问题,所以有点好奇,想了解一下。

    只听郑老回答道:“是‘荣宝斋’举办的啊。你应该也知道,‘荣宝斋’业务很发达,不但有古玩店。还有拍卖公司,还有自己的博物馆。那两件博陵第就是他们博物馆最近收到的两件重器。本想作为‘镇馆之宝’的,哪料到却是赝品,还是大家最忌恨的‘朱仿’!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赵馆长他们可是非常看重那两件元青花的,这下东西被确定为赝品,可想而知对他们的打击有多大了。”

    “原来如此!”贺青恍然大悟道。

    他们在房间里约莫等了半个小时,程经理突然又走了进来。笑盈盈地说道:“郑师傅,贺老弟,现在那些记者走得差不多了。你们可以安全离开了。”

    “嗯,谢谢。”贺青彬彬有礼地点头道,随后他们几个人在程经理的开道带领之下走出了休息室。

    这时在门口围堵的人确实没几个了,贺青他们很轻易地走出了“荣宝斋”的大门。

    门边已备有两辆车子,是程经理叫来的,特地送贺青他们回去。

    贺青终于可以安心地回酒店了。

    然而,走上车子的那一刻,贺青他们却没有留意到,“荣宝斋”三楼的一个窗户后面正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贺青,目光充满仇恨。

    等到贺青坐上车之后,那人拿起手机拨响了一个电话,沉声说道:“三爷,事情已经败露,那两件瓷器被人鉴定出来了。”

    “是贺青那小子认出来的?!”电话那端传来一个阴狠的声音。

    “不是他还会是谁了?”那男子叹口气说道,“哎,早知道会这样了,那小子一现身就觉得大事不妙了,果不其然,他又坏了我们的大事,要不是他指出来,我料定没有人看得出来!不得不承认,他在鉴定方面确实是个天才,没有什么瞒得过他的眼睛的!三爷,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齐三爷回话道:“还能怎么办?事情既然发生了,那就要及时应对,你放心我有办法的。你现在给我盯着贺青那小子,看他们下面有什么活动。这次他们在京城,一定要想办法挫挫他们的锐气,要不然后面只怕没什么机会了!”

    “知道了,三爷。”那男子赶紧答应道。

    他们两人秘密说话之间,贺青和郑老他们已经坐车赶在了返回酒店的路上。

    没过多久,他们就赶回到了酒店,至此,贺青总算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师傅,现在我们在京城这边的事情也办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安心地坐下来后,贺青突然问了郑老一句,说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了的话,那我们就早点回去吧。”

    来这边确实也有一段时间了,贺青有些想家人了,当然,他也很想谷清。

    况且,他这次也收获不小,又能满载而归了。

    郑老说道:“事情确实办得差不多了,但是你不是答应程经理了吗?他们博物馆还要请你去一趟,估计还是鉴定东西。”

    贺青说道:“我知道,既然答应人家了,那肯定要履行。那明天办完事后,我们就回去吧。”

    “嗯,可以。”郑老不假思索地答应着,说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了,那我们就回去。小贺,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

    “哦,是什么事呢?”贺青说道,“师傅,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郑老说道:“我一直有个疑问,就是博陵第瓷器和‘朱仿’到底有没有内在的联系?之前你说博陵第就是‘朱仿’,‘朱仿’就是博陵第,难道市面上一时涌出的带博陵第的元青花真的全部都是‘朱仿’?如果真是这样,那后果很严重啊!行里有不少朋友收到了这种瓷器,而且视若珍宝,现在一下子被否定了,只怕他们很难接受。”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如实说道:“师傅,我其实刚才就已经说了,我是很认真回答那记者的问话的。我也还不确定,朱仿和博陵第之间到底有没有内在的联系。不过很有这个可能,依我看的话。师傅,你也不要有所遗憾,如果带博陵第款的元青花都是赝品。毕竟赝品就是赝品,这是客观的,我们在鉴定的时候不能带任何感情色彩。”

    听到他一本正经地这么一说,郑老呵呵一笑,摇头说道:“小贺,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是赝品,那当然要鉴定出来了,这才是正确的做法,你能认出那两件‘朱仿’,不让它们流出去害人,我很高兴。你也知道,我们一直是不看好博陵第的,但从来没想过它会是朱仿,是其他的仿品倒还好接受一点,如果博陵第真是朱仿,那非常可怕啊!不过这样也好了,从此以后不会有人再大肆炒作博陵第款的瓷器了,你算是为我们这一行做了一个巨大贡献。”

    师徒俩就博陵第款的元青花聊了一阵之后,他们就走去餐厅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郑老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听到那个电话时,他反应比较大。

    “小贺,跟你说个事。”挂上电话后,郑老说道,“刚才我接到一个电话,是电视台一个老朋友打过来的,中、央电、视台鉴宝栏目要请我们去参加一场鉴宝节目,是鉴宝专场,明天晚上就可以去录,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贺青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说道:“师傅,我不想去。你们要是去你们去吧,我可以给你们做观众,但我不想做嘉宾。”

    郑老却道:“可他们点名邀请你。你今天下午在‘荣宝斋’的精彩表现想必他们频道的人已经打探到消息了,所以想邀请你去做嘉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