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64章 收藏界的天才诞生了!

第264章 收藏界的天才诞生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64章收藏界的天才诞生了!

    贺青一语震动整个会场,一时之间,周围人声鼎沸,议论如潮,贺青却自始至终都很镇定地站在那里,面对台上那些与郑老和邓老针锋相对的大师,此刻,那些人眼中也充满惊骇之色,一改之前满不在意面带讥嘲的神色。

    尽管刚才那番话也只是从眼前那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口中说出来的,但话语的分量却重得多了,足以让每个人动容。

    震惊之余,除了郑老等寥寥几个对贺青了解的人,所有人心中都跳出来了一个莫大的疑问:“他说那话的自信究竟从哪里来的?!”

    贺青表现出来的无疑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显然自信满满,就好像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样。

    冷静下来后,有些人发出质疑了,还有嗤笑,因为他们谁也不相信,就那么一个年纪轻轻的鉴定师,他又学到了多少,能看出什么名堂来,说那是“朱仿”,纯属无稽之谈,这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大家听到他那个论调后,之所以反应激烈,是因为“朱仿”太“深入人心”了,一听到“朱仿”就不由得心惊胆战,生怕自己手里拿到的就是一件“朱仿”,那就大大地打眼了,甚至是倾家荡产。

    此时,人群有两个人面色惨白,如临大祸,那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旁边关注贺青的藤野先生和他的手下龙老板。

    “坏了,坏大事了!这下完了,彻底完蛋了!”藤野先生不住叹气道,由于太过激动,他声音微微发颤。

    “没想到啊!”龙老板也忍不住倒抽口凉气道,“贺老弟竟然也看出那两件瓷器的问题来了,他说那两件元青花是‘朱仿’,那肯定没错了!”

    藤野先生一脸痛苦之状地点头说道:“他眼力不是我们凡人所能及的,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会那么说的!“

    他们两人和其他不明真相的人的观点截然不同,对于贺青做出的判断,他们深信不疑,因为他们两人很了解贺青的情况,他们不止一次亲眼见识到这一幕了,那就是贺青打假,将“朱仿”找出来,他是个深藏不露的年轻鉴定师。

    “藤野先生。你也不要太担心了。”龙老板低声安慰道,“贺老弟说那两件元青花是‘朱仿’,那并不代表我们收到的那件也是仿品,没准我们的却是真的。”

    藤野先生却很没有把握地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刚才你没听清楚吗?他说博陵第就是‘朱仿’,囊括了所有带博陵第款识的青花瓷,这是一个品种,他那一席话全部否定了。看样子他早就对博陵第有所研究了,今天再次见到这种瓷器的时候他信手拈来就是了,很轻松地做出了判断。”

    龙老板说道:“这个还不一定的。他说了至少那两件是‘朱仿’,并没有全部否定。刚才我特别注意了一下。贺老弟在察看那两件瓷器的时候非常认真,这说明他不是随意做出判断的,而是经过了仔细地琢磨,然后才下那个结论的。”

    “或许是吧。”藤野先生苦笑道。

    他心里明白,这个可能性太小了,因为刚才贺青明明说了的,他大有一棍子打死博陵第款元青花的意思。在这个情况之下,他哪里还有信心,一下子就蔫了。

    龙老板稍后又道:“藤野先生。你要是放心不下,我建议事后请贺老弟做下检查,看我们那件博陵第的瓷器是不是真品,这样就算是死,那也死得痛快一点了!”

    “嗯,我正有此意。”藤野先生点点头道,“等鉴定会散后,我们马上联系贺老弟,再次请他帮忙掌掌眼。哎,要不是他提出这个论点,那怎么可能动摇我的信心?大名鼎鼎的博陵第居然是‘朱仿’!让大家困惑了十年的新品种元青花难道今天就要揭开谜团了么?!”

    他们两人在暗地里讨论的时候,会场已经安静了许多,不过大家的目光还是聚集在贺青的身上,眼神包罗万象,惊诧的有之,疑惑的有之,蔑视的亦有之,甚至还有仇恨的目光。

    整个会场之中,前来参加这场特殊的鉴定会的人员里面可有不少和藤野先生的情况是一样的,他们闻讯前来“听证”,因为他们手中也收藏有博陵第元青花,鉴于此谁不希望结果是美好的,众专家一致认定博陵第瓷器,可谁知道半路中杀出了个程咬金,而且一语惊人,这怎不让人又焦急又懊恼。

    “年轻人,你凭什么那么说?你听说过‘朱仿’,知道‘朱仿’是什么东西吗?”先前质问贺青的那个专家再次连声发问道,并不以为意地说道:“这怎么可能是‘朱仿’?你以为在场的这么多专家都没有你眼光好,都看不出来吗?‘朱仿’完全是另外一码事,跟这没有任何关系吧?”

    “莫师傅,你先别着急。”正在这时,坐在首席鉴定座位上的郑老开口说道,“我们还是先听他把话说完吧。来参加这场鉴定会的人,大家都一样,平起平坐,都有机会发表自己的意见,如果等他说完后我们发现问题,那再作讨论也不迟。”

    他对贺青的了解自然再清楚不过了,对方能看出名堂来,其实一点儿都不稀奇,奇怪的是他把那两件瓷器看做“朱仿”,对此他和郑老两人也是大惑不解,很想知道他到底看出了什么问题。

    郑老那话一出,台下有不少人赞同他的说法,大家都是应邀前来鉴宝的,无论是大师傅,还是初出茅庐的鉴定新手,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就算有错,明眼人指出来就是了,没必要压着别人。

    毕竟前来做鉴定的不都是郑老那样的老前辈,或者德高望重的人,像贺青这种年轻的鉴定师以及鉴定技术更浅的藤野先生之流占大多数,在这个方面贺青和他们站在同一条阵线上。

    所以他们并不排斥贺青继续说下去,以证明他的观点,但他能不能拿出证据来。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家请稍安勿躁。”贺青大声说道,“我刚才说过了,没有证据我是不会妄自断定的!我不懂‘朱仿’,但是我知道‘朱仿’是怎么来的,我认不出‘朱仿’,但我知道‘朱仿’的致命缺陷在哪里!刚才你们和那两位师傅争论的时候,我每句话都听得很清楚,你们说博陵第制造工艺一流。比元青花官窑精品瓷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相信,我也看到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这不能代表它就是真品!现在的高仿神鬼莫测,不说其他的,且论‘朱仿’,它完全能做到这个程度!”

    狂言,这绝对是狂言!

    不少反对贺青观点的师傅又是一阵议论,都只道贺青那番话狂妄之极。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竟然毫不遮掩地说自己是“朱仿”的研究家,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朱仿”。

    在场的专家如此众多。其中还不乏顶级大师,大言不惭地说出那样的话难道不脸红么。

    而实际上,贺青确实脸不红心不跳,一言一语从容不迫地说出来。

    “别说那么多了,证据呢?拿出证据来吧。”那个专家毫不耐烦地向贺青伸出手来摆了摆道,“我们要的证据是大家都能信服的,而不是光你自己能理解的。”

    “这个你放心。”贺青淡淡地回答道。“我有的证据是我们每个人,哪怕是外行都很容易弄明白的。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吧。作为一名鉴定师。今天既然有幸被邀请来做鉴定,那我就有责任说个明白,不然我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大家陷入误区而不可自拔。”

    他这顿话大义凛然地说了出来,对他信服的人听后自然有所动容了,可大多数人还是保持着怀疑态度。

    事已至此,那些坚持己见的专家以及手持博陵第瓷器的老板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贺青都把话说到那份上了,就差指出证据来了。

    既然说是证据,那自有他的道理,没准他一语道破玄机,真的把“朱仿”和博陵第联系起来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真的很可怕了!

    征得主持人的同意之后,贺青不慌不忙地走上了鉴宝台,他先是不动声色地拿起放大镜再度细致入微地察看了一下那两只元青花大罐,等确定无疑之后,他抬起头来,扫了众大师一眼。

    “请问,你们谁愿意先来看一下?”贺青直言问道。

    最后他的视线定在郑老和邓老身上。

    “我先来看看吧。”邓老自告奋勇地说道。

    说着他离开了席位,走到了贺青的身旁。

    贺青微笑道:“邓老,那你看吧。”

    说罢,他将手上的放大镜好生递给邓老,并补充道:“邓老,你用放大镜仔细看下穿着黄衣的鬼谷子就行了,看那上面有没有什么变化,或是有异常的特征么。”

    “嗯,我知道了。”邓老郑重地点点头道。

    与此同时,众人的目光聚焦在这边,不少人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生怕错过什么细节似的。

    随后,在众人的关注之下,邓老拿起放大镜对着贺青所说的部位仔仔细细地看了过去。

    约莫过了几分钟的时间,邓老脸色骤然大变,长长地倒抽口凉气道:“真是的!这真是‘朱仿’!”

    “什么?!”此话一出,惊起一片喧哗声,大家伸长脖子看着那件瓷器。

    “莫师傅,你们谁来做下鉴证?”看完之后,邓老抬起头来看向莫师傅等人。

    “我来!”一个人当先应道,随即起身走了过来,他接过邓老手上的放大镜,依样葫芦地对着那两件瓷器做了一番检查。

    结果他同样是一脸骇然之色,当确定这个事情后,他拿着放大镜的手开始剧烈地颤抖,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天才,真的是天才啊!”他霍然回过头来,对着贺青发出响彻全场的赞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