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61章 元青花大罐问世

第261章 元青花大罐问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61章元青花大罐问世

    “外公,你说要鉴定的是元青花大罐?”林海涛很好奇地问道,“元青花不是凤毛麟角,十分罕见么?大罐式的更是难得一见吧?”

    “嗯,是的。”郑老郑重地点头回答道,“元青花存世量极少,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只有三百多件元青花,而且大多数流失在国外。你们肯定也知道,几年前在英国伦敦佳士德举行的‘中国陶瓷、工艺精品及外销工艺品’拍卖会上,一件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以一千四百万英镑拍出,加佣金后为一千五百多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两点三亿元,创下了当时中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卖纪录!”

    “是啊。”贺青和林海涛不约而同地点点头,对此贺青也是很清楚的,知道当时那件在国外卖出天价的元青花轰动了整个收藏界,从此以后,元青花大热,很是疯狂。

    贺青说道:“师傅,那只元青花大罐如果放到现在,再拿去拍卖的话,应该能拍出十个亿以上的价钱了吧?”

    “嗯,那是肯定的。”郑老点头回答道。

    “那为什么还有元青花大罐?”贺青惊疑道,“我觉得这个东西是物以稀为贵,全世界只有那么一件才显得格外珍贵,如果存在很多件,那就没那么稀奇珍贵了吧?”

    他确实感到很费解,怎么突然跑出一件元青花大罐来了,不过既然是郑老他们有心鉴定的,那应该大有来历,不会是一般的东西,就算是赝品,那也只会是一件高仿了。

    郑老点点头道:“你这个疑问同时也是我们的疑问,说实话,我们也还没见到那两件瓷器,不知道具体情况怎样。不过见过的那些朋友都很看好,认为那对大罐应该是真品,现在就等最后的确定了。”

    “还是一对?!”听到郑老那话时,贺青和林海涛更加感到吃惊了。

    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一件元青花大罐就值十个亿了,如果两件都是真品,那岂不是能卖二十亿了。

    这还是次要的,最大的意义在于。这个结果恐怕将推翻元青花只存有三百件的说法,证明元青花不止那么多件。

    可要真是那样,那元青花也就不值那么多钱了。

    “对,一共有两件,都是元青花大罐。”郑老说道,“现在我们也还没看到那两件瓷器,一切都不好说,所以暂时不做评论了。”

    “嗯,那是。”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等下看到之后再说吧。”

    经过讨论,贺青对即将见证的那两只元青花大罐越来越好奇了。只想早点儿见到,探个究竟。

    实际上,他在鉴定方面虽然称不上大师,论知识,论经验,他远远比不上郑老和邓老等老前辈,但是。他有十足的把握,只要那两件瓷器是上了一定年代的,他就能很快判断出东西的具体年代。到底是不是产自元朝时期的,他一看便知。

    当下贺青和郑老他们一边品尝一边聊天,再在茶馆坐了一阵之后,众人就起身离开了。

    从“清风茶楼”走出来之后,贺青他们先走去附近的一家餐厅吃饭,鉴定交流会是下午开始的,所以他们得先吃饭,吃好了才有精力办事。

    吃饱后,贺青跟着郑老他们径直赶去“荣宝斋”,刚才在琉璃厂逛街的时候,贺青和林海涛是有经过“荣宝斋”的,但是考虑到后面会去里面鉴宝,所以就没进去逛玩了。

    不多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荣宝斋”大门前,赫然矗立在他们身前的是一栋三层之高古色古香的大楼,明显是琉璃厂标志性的建筑。

    走近时给人一种庄严而大气的感觉,贺青第一次来这种充满文化气息的老店,所以倍感新鲜。

    “荣宝斋”取“以文会友,荣名为宝”之意,它的前身是“松竹斋”,从建立之初到现在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如今已经名驰中外,是艺术界的大儒巨擘聚集之地。

    其实“荣宝斋”类似于现在的文化用品商店或者文具店,有点儿像,但又有所不同。

    比如说,当年的齐白石先生从荣宝斋买来笔墨纸砚,然后回家画画,画完了画再把画拿到“荣宝斋”来,“荣宝斋”将他的画进行装裱或者进行木板水印,然后挂到厅堂供人欣赏和购买。

    这是一般文化用品商店至今都做不到的,完全可以这么说,“荣宝斋”既为文化活动提供了优质的工具,又为文化作品提供了栖身与交流之地。

    因此,历代文人墨客都把“荣宝斋”称之为中国的“艺术博物馆”和“艺术家之家”。

    “青哥,你知道这‘荣宝斋’最拿手的技术是什么吗?”路上,林海涛笑吟吟地问道。

    “不知道,是什么?”贺青问道,他来这之前也没上网查过相关的资料,所以对“荣宝斋”的背景所知有限。

    只听林海涛低声说道:“是造假。”

    “造假?!”闻言,贺青吃了一惊,心想怎么可能,“荣宝斋”大名鼎鼎,名声那么好,怎么会制假售假。

    “对,是造假。”林海涛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说道,“不过说好听点是复制。你听说‘模板刻印’么?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是不外传的一门绝艺,非常神奇的!据说齐白石的画经过门板刻印复制出来之后,连他本人也认不出来了,你说高明不高明?”

    “哦,是吗?!”贺青倒抽了口凉气,说道,“既然如此,那市面上出现的一些赝品岂不是从这里面流出去的?”

    “呵呵,这还用说?从这里买一副刻印画大概几千到几万吧,一转手那说不定就能翻几番了!”林海涛笑呵呵地说道,“不过完全看不出是夸张了一点,眼力好点的师傅还是很容易辨认出来的,毕竟是印出来的,很多地方不同,眼力好的人比较容易看出来,当然,像你这样的高人,他们技术再怎么高明也不在话下了,还能逃过你眼睛吗?是不是?”

    他们两人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随着郑老他们踏入了“荣宝斋”大门,走进来之后,贺青只觉眼前豁然一亮,只见店内整洁、幽深,虽然身边人过往不断,但是没有人大声说话,周围环境很清静,来玩的人生怕破坏了那种文化沉淀的气氛似的。

    “青哥,我跟你说,这店里的东西有很多很贵的。”走入大厅后,林海涛又在贺青耳边说道,“十万、百万,乃至千万以上天价的东西比比皆是,还有,坐在那里或者和我们擦肩而过的人中,其中很有可能就有哪位大师,要是放在以前,那今天我们很有可能碰上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等绘画界的大师!所以这也是它们最吸引人过来观看的地方。”

    “嗯,可以想象!”贺青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实际上,他刚走近“荣宝斋”的时候就感应到了一股股气息,那是宝物散发出来的灵气,走进来之后,他更是看到店内隐隐透着一股红光,那自然是“宝光”,只是一时之间他还没有发现他所要寻找的古董所在。

    尽管“荣宝斋”内可能藏聚众多宝贝,但是贺青并没抱多大的希望,像这么正规的地方,每天有络绎不绝的大师来往,还会留下好东西让自己去捡漏么,就算找到一件大宝贝,那也得花大价钱去购买的,丝毫占不到便宜。

    不过贺青来这也没奢望再次捡到大漏,能到此一游,开开眼界,他也不虚此行了。

    走进来之后,贺青和林海涛先跟着郑老他们去见了几位年长的朋友,然后一起走去楼上的展览厅。

    和那些老前辈接触的时候,贺青总表现得彬彬有礼的,甚是热情周到,但大家对他的印象也不是很深,不过也是了,像他这种乳臭未干一样的年轻人,并不起眼,又有谁会刻意去注意了。

    过不多久,贺青一干人涌入了“鉴宝大厅”。

    此刻厅内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贺青看得出来,那些人应该大多数是行内的专家,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参加这场意义非凡的鉴宝大会的。

    大厅宽敞明亮,里面摆放的玻璃展柜中正在展出精美的古玩,贺青一下子便留意到了,只见前方笼罩着一团混沌的红光,那是宝物散发出来的灵光,那些“宝光”看上去显得比较浓厚,说明所展出的古董也许来头不小。

    “青哥,那里有东西展出,我们去看看吧。”林海涛兴致勃勃地招呼贺青道。

    贺青点头道:“嗯,去看看吧。”

    稍后,他们两人向郑老他们道了一声别,自由去观看展览了。

    与此同时,贺青却没有注意到,他右前方有个人正用一种骇异的目光盯着他。

    很快,那人缩回去了脖子,并转身快步从另外一侧走出了大厅。

    那人走到门外后,当即从口袋里掏出来了手机,并拨响了一个人的电话。

    “三爷,大事不妙了!”

    那人在电话里哆哆嗦嗦,如临大敌一般地说道:“贺青那小子又来了!他们怎么会来?!”

    “我知道他们去了京城,但没想到他们也会参加这次的鉴定会!”电话那端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叹道,“看来我命中注定要和那小子做死对头了!不过你别担心,这次他们绝对不可能看出任何名堂来!就算看出了,也自会有人帮我们善后!”

    (谢谢jjmj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还来几张吧!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