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59章 琉璃厂奇遇(下)

第259章 琉璃厂奇遇(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59章琉璃厂奇遇(下)

    琉璃厂的游客虽然没有潘家园那边的多,但是也不失热闹,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络绎不绝。

    贺青这也是第一次来琉璃厂,对周围的情况一点儿都不熟悉,好在有熟门熟路的林海涛带路,他跟着就是了,当下两人不慌不忙地逛游了起来。

    贺青发现,琉璃厂街边摆地摊的人很少,但两边店铺林立,入眼尽是小门市,其中还夹杂着几家招牌颇为耀眼的古玩店,比如“一得阁”、“槐荫山房”、“茹古斋”,等等,经林海涛介绍后贺青才知道,原来那些较有规模的店铺都是老字号文玩店,有些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保存时间非常悠久。

    期间,贺青和林海涛逛了几家店,但是情况并没有贺青想象的那么好,那些旧货店所出售的东西大多是现代工艺品,一般年代最久的也只不过到清末和民初,给贺青的第一感觉很不好,他心里微微有点失望。

    “海涛,有没有古董比较集中的地方?”从一家文玩店悻悻然走出来之后,贺青随口问道。

    林海涛连忙点头回答道:“有啊,那里有一个古玩城,里面有很多专卖古玩的!”

    “那我们去看看吧。”听到林海涛那话,贺青的心情稍微振奋了一下。

    于是,林海涛当即带着贺青走去附近一处古玩集市,到了之后,贺青确实有惊喜,此处古玩比较集中,一眼望去,可见鳞次栉比的小卖部和摊位,隐隐约约可见周围弥漫着红色灵光,尽管“宝光”不怎么明显,但总归是见到了。说明这里面还是有些老古董,值得一逛。

    但结果并不乐观,这集市比起潘家园的来还是不够专业,所见到的古玩也多半是文房用品以及字画,虽然质量都不错的样子,但是能发现灵光的那些“明货”很普通,收藏价值并不高,更不用说是捡漏了。

    贺青便只有放弃了在此地捡漏的想法。不过他们也没有白来,走出古玩市场之前他们每人买了一套上好的文房用品,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样样有。

    “年轻人,看你天庭饱满,红光满面,真是好气运啊!”

    贺青和林海涛刚走出古玩集市的大门,斜刺里,一个人突然快步走了上来,并笑盈盈地打量着贺青说道。

    那一刻。贺青和林海涛不由得面面相觑,眼前这个突如其来挡住他们去路的男子甚是古怪。

    而更让贺青感到奇怪的是。那男子肩膀上挂着的一个破烂布袋中散发出红光。

    没错,那明显是“宝光”,是他在琉璃厂见到的最为强烈的一团“宝光”,这说明那不明男子身上的袋子中装着什么宝贝,但东西值不值得收藏,收藏价值几何,那暂时就不清楚了。

    当下贺青很随意地上下打量了那男子一眼。只见对方头戴黑色帽子,身穿青色长袍,俨然是个道士。而且年龄不小了,胡须微白,满脸皱纹,约莫六十岁左右的样子。

    仔细瞧他神态,倒让人觉得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气。

    但给贺青的第一印象是,自己撞见了一个神棍,肯定不怀好心。

    其实贺青以前没少在大街上碰见诸如此类的人物,有时是和尚,有时是尼姑,道士也很常见,他们见到你后往往会给你派发一件“吉祥之物”,然后让你掏腰包。

    如果换做是在以前,贺青只会立马擦身走开,不再搭理招摇撞骗的神棍,可此刻情况大不同,那道士好像来历不凡,带着什么宝物。

    虽然还没想过要将对方袋子里的神秘宝物拿到手,但是贺青怀有一股极大的好奇心,只想一探究竟,看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

    “呵呵,谢谢。”见那老道士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贺青淡然一笑道。

    他原以为那道士下一步就会从口袋里掏出“吉祥物”来发给他们,然后叫他们出一笔善款,谁知道对方却不是这么做的,而是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位小伙子,你天生一副好相啊,我必须给你看一下,你放心,我不会收你的钱,完全是免费的。”

    “哦,这个倒不用了,我已经找人看过了。”贺青随口回答道,他很直接地摇头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这下他才明白,对方是看相流,是以看相为幌子,然后再实施索取,像这么浅显的骗术,贺青早就见多了,在电视中也没少看到,一般先是夸你,然后再挑出毛病来,开始收钱,美其名曰“破财消灾”。

    “别人看是别人看,我看是我看,别人怎么能和我比?”那老道士胸有成竹似的说道,“你很有必要在我手上看这个相,绝不收你一分钱!”

    “谢谢,但是不需要。”贺青摇了摇头,他只知道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别人怎么可能给你算准,所以他对算命一说并不相信,也没那个兴趣。

    “青哥,我们走吧。”

    那老道待要再劝说些什么,站在一旁的林海涛突然拉了贺青一下,示意走人,看得出来,他对那个半路中杀出来的老道士很厌烦。

    “哎,你们先别走嘛。”

    见贺青和林海涛欲走,那老道士急忙叫住了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你气运虽然很好,但是印堂隐隐发黑,近期恐有血光之灾……”

    “你胡说什么呢?!你才有血光之灾呢!”听那老道士毫无根据地胡说一通,林海涛很气恼,并对贺青说道,“青哥,别听他的,他要是能算准,那还有必要在这大街上找人看相吗?直接去买彩票就可以了,一等奖五百万还不是信手拈来?!真是笑话!”

    “你不看相那也可以?”林海涛大声责斥自己,那老道士也不生气,而是依然很淡定地对贺青说道,“我这里有一件仙家法宝,你拿去后每天晚上放到卧室里的床头边就可以了,只要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一切灾祸就不攻自破了,而且会屡屡给你带来好运。”

    他煞有介事地说来。闻言,林海涛只是哭笑不得,他当下叫了一声“青哥”,示意他走开,别再搭理那故弄玄虚的道士,贺青却向他摆了摆手道:“海涛,没事,看是什么‘仙家法宝’。”

    “啊?!”林海涛不由轻微瞪了一下眼睛。暗道:“咋回事啊?!难道青哥真相信这个老神棍的话?!”

    贺青不是相信那老道士的说法,只是他很好奇,不知道对方包里散发出浓厚“宝光”的东西究竟是何物,他要拿出来给人消灾的仙家法宝又是什么。

    “小伙子,喏,就是这件瓷器。”稍后,那老道从挎包里取出来了一件瓷器,那瓷器古色古香,明显是一件老古董。

    “青花葫芦瓶?!”瓷器一拿出来,林海涛就认出来了。原来所谓的“仙家法宝”只是一件青花瓷,那青花葫芦瓶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但和常见的那种葫芦瓶似乎有所不同,但区别在哪里,一时之间又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反正总让人觉得有点点别扭,越看越不一样的感觉。

    当见到那个葫芦瓶的时候,贺青脸色也有点变化,因为他很吃惊。没想到那道士拿出来去灾的“仙家法宝”竟是一件青花瓷,关键是那团“宝光”正是从那件瓷器上散发出来的,说明东西或许大有来历。

    “小伙子。不瞒你说,这件法器很不一般啊。”那老道自卖自夸似的说道,“它是我祖师爷留下来的一件仙器,他羽化成仙后留下的仙器中就有这么一件。”

    他越说越离谱了,站在旁边的林海涛苦笑不已,他都快听不下去了,这种事情现在恐怕连三岁小孩子都骗不了了,又怎么可能骗倒大人。

    林海涛只想快点走开,甩掉这个满口胡言的老神棍,可贺青却上了心似的,饶有兴致地听着对方的分析。

    “哦,这件法器看上去还不错的样子。”贺青嘴上淡淡地说道,“大师,你能不能放下来,我好好看看?”

    “当然可以了,你请看吧。”那老道士走到一边,并小心翼翼地将那只青花瓶放到地上,供贺青和林海涛近距离地仔细察看。

    当下贺青很直接地驱动眼睛异能,然后看到了关于那件瓷器来龙去脉的记录影像。

    “啊?!怎么会是这样的?!这……这怎么可能呢?!”

    看完之后,贺青神色大变,心下一片骇然,他透过那件瓷器仿佛看到了什么鬼怪,要不然反应也不至于这么大。

    “怎么样?”见贺青脸色有异样,那老道笑盈盈地说道,“这真的是仙家法器,是我成仙的祖师爷在凡世间的遗物,现在我把它送给你,替你消灾去祸。”

    “你……你送给我?”贺青开口问道,他语气显然有些激动,或许他看出了大名堂,于是对那件神秘瓷器的兴趣更大了。

    “对!”那老道用力地点了一下头,说道,“我不收你法宝的钱,但你要是诚心的话,给我点香火钱,就算是为你和你家人积德行善。”

    “切!”闻言,林海涛在心里面狠狠地鄙视了那老道一下,这还不是变相地收钱么。

    但他也不劝阻贺青什么,一切由他自己做决定,反正那神棍也别想从他们身上骗很多钱。

    “行。”贺青竟然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下来,说道,“那这件法宝我就收下了,我给你一万块钱,算是给你们道观添点香火了。”

    “如此甚好!”那老道又惊又喜地说道,“你真是个有缘人!”

    “青哥——”眼睁睁地见贺青准备从包里掏钱,林海涛赶忙拉了他一把。

    他没想到贺青会给那老道士那么多钱,本来给个几百,意思意思就算了,谁知道贺青如此慷慨,一出手就是一万,虽说那件青花次是件老古董,还可能是件法器,但怎么看都值不了几个钱,给一万明显亏大了。

    “海涛,没事,就当是做点好事。”贺青却很淡定地摇了摇头道。

    随后他不假思索地从包里取出来了一万块钱,并交给那老道士,那老道拿好钱之后,再着重吩咐几句,就起身离开了现场,留下那只透着股诡异气息的青花瓶。

    林海涛浑然不知,贺青却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他知道那件瓷器的来历,他得到那只葫芦瓶,相当于获得了一次奇遇,因为那东西的来历太神奇了。

    (谢谢lsy8877、龙x哥、三千代、盈科而进的月票和评价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