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58章 琉璃厂奇遇(上)

第258章 琉璃厂奇遇(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58章琉璃厂奇遇(上)

    (很抱歉,前面几章章节数字写混了,不过发现了,现在改正过来了,内容没有错,请大家放心阅读。)

    “贺老弟,你说得一点儿都没错,我打眼了,买了一批假货,可能全部是‘朱仿’!”

    看完并确定之后,龙老板回过头来对贺青说道,此刻他已是一脸痛苦之色,几个亿的打眼之痛,谁也承受不了。

    贺青安慰道:“龙老板,事已至此,难过也没用了,还是想开点吧。我想那批瓷器的来历你比谁都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做想必你也知道。”

    他意有所指,只是没说得那么直白而已。

    龙老板低声说道:“贺老弟,请借一步说话。”

    “嗯。”贺青点点头答应道,然后他和龙老板走到一边去交谈了,龙老板好像有什么比较隐秘的事情要告诉他。

    这时林海涛则留在原地,他十分好奇地拿着放大镜在那件外观精美绝伦的粉彩大瓶上细致入微地察看,刚才龙老板说找到了“朱仿”典型的暗记,他却还没摸着头脑,所以很想亲眼见证一下。

    “龙老板,有什么事你就请说吧。”这边厢,贺青沉声说道,“我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但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真的是太遗憾了!”

    只听龙老板叹口气说道:“事出无常,很难预料啊!贺老弟,请原谅我之前没有跟你说实话,其实那批瓷器不是我这一二十年陆续收来的,而是不久前我从一个文物商人那里收到的,不瞒你说,那批瓷器前后一共花了我三个亿,真金白银的三个亿哪,这下全都泡汤了,哗啦啦。大厦将倾矣!”

    他不住地摇头叹气,痛苦之状毕露无疑。

    “哦,是吗?难怪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贺青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而实际上,他早已经看出名堂来了,意识到龙老板家中珍藏的那批赝品官窑瓷来历不简单,不应该是不同时期收到的,而且跨度那么大。

    这下龙老板如实交代了,他便没有半点疑惑了。也就能肯定那批瓷器出自同一个窑口,不过是“朱仿”家族的地下作坊。

    “我知道这瞒不过你的眼睛的。”龙老板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个正当收藏者和生意人,绝不容忍‘朱仿’一类的赝品在我手上流通。”

    “是啊。”贺青淡淡应道,龙老板正不正直他还待考证,不过对方主动向他交代这个事情,那说明其为人还是比较直的了,没有隐瞒到底,不过对方说不说清楚。其实这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

    “贺老弟,事情既然发生了。那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想方设法追究那个文物贩子的责任,将那笔巨款追回来。”龙老板随后郑重其事地说道,“贺老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不当讲。”

    “请说。”贺青简言道。

    龙老板酝酿了一下心情,然后才缓和了一点悲痛的神色。并开口说道:“我们想请你来我们收藏所工作,多少薪酬都不是问题,只要你愿意。报酬什么的一切都好说的。”

    “龙老板,谢谢你的厚爱,但我不能答应你这个事情。”贺青毫不犹豫地予以拒绝了,他没想到龙老板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请求,竟打算以高薪聘请他去他们的收藏所工作,他才没有这个兴致,他自己都快开公司做老板了,招聘别人才差不多。

    “不能考虑一下吗?”龙老板皱紧眉头问道。

    贺青依然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断然推拒道:“很抱歉,我现在有工作,不去其他地方做事的。龙老板,你的心情我领了,但这个事情我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哎,那好吧。”见对方态度那么坚决,龙老板就只好放弃了,不过他还是另外恳请了,只道,“你不方便来我们收藏所工作那我也不能勉强了,不过希望你答应我一个事情,就是以后你还能来帮我鉴定东西。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收东西的时候我不会这么疏忽大意了,再三确定了才做定夺。‘朱仿’也只有你能看好了啊,你是这个方面一等一的人才,以后等我们再收这方面的瓷器的时候还请你帮忙掌掌眼,至于报酬我们也不会亏待你的。”

    “龙老板,你过奖了。”贺青很谦虚地摇摇头道,“不是所有的‘朱仿’我都能认出来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们的技术只会越来越高明!”

    龙老板却连忙道:“贺老弟,你太谦虚了。以后我们真的还需要你帮忙,你就请答应我这个请求吧!”

    他苦苦央求,语气恳切之至。

    “好吧。”贺青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说道,“有空的话我会给你们看的。”

    虽然龙老板背后情况似乎有些神秘,但是他这个人还是不错的,给贺青的印象挺好,至少没有厌恶感,以后给别人看看,那也是人之常情了,算不得什么大事。

    与此同时,贺青还有点佩服龙老板了,暗道对方真是财大气粗,都输了两三个亿了,还那么热衷于搞收藏,难道是想把整个家当都搭进去吗,不禁让人为他担心。

    “那就多谢了!谢谢!”听贺青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龙老板忽地一把握住对方的手,感激不已。

    末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张支票,好生递给贺青。

    “龙老板,这是什么?”见状,贺青吃惊道,他一眼扫到了,只见那支票上白纸黑字地写着一串数字,“1”后面是六个零,赫然是一百万的支票,这个手笔可不小了啊。

    龙老板郑重其辞地说道:“这笔钱是你应该得的,这是鉴定费。你鉴定结果很准确,而不是像那些一般的专家,所以付你这笔酬劳,我也心安理得。贺老弟,请收下吧。”

    贺青却用力一摇头道:“龙老板,这个我不能收!我之前不是已经收了你的东西了吗?那就是鉴定费,所以不要再付给我了。”

    对方损失那么大,他真有点不忍心再收人家的钱,反正对于他来说那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费什么力气的,再者,一百万现如今于他而言,可有可无,他并不会因为多了那点钱大富大贵,开收藏馆,快拍卖公司,从而实现自己最大的理想。

    然而,龙老板很果断地将那张支票塞入了贺青的手中,一脸严肃地说道:“我说了这时应该的!请你来之前我就说了,如果你给我鉴定好了那批东西,我就会付你报酬的,又不是说鉴定出来东西有问题就不给你钱了!既然投身这一行,我就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了,是捡漏还是打眼谁也说不定。”

    “龙老板,这……”贺青很不好意思,可他把支票退回去时龙老板又不说,便只好接受了。

    再和贺青聊了一阵之后,龙老板就道了别,并带着那件瓷器和随同离开了酒店。

    “青哥,你真是神了啊!”

    龙老板走后,林海涛大声赞叹道:“你鉴定‘朱仿’的技巧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怎么那么准呢?!刚才我也看了,那件瓷器确实有问题,上面有‘朱仿’的标记,‘朱仿’梅花小篆那两个字很明显啊!”

    “学了很久了。”贺青淡然回答道,他自然不能跟林海涛说实话,于是当即岔开话题,说道,“真是恐怖啊!‘朱仿’怎么那么多呢?!见到旧仿的‘朱仿’倒也罢了,没想到新仿品也大量充斥着市场,从龙老板收到的那批官窑瓷就能初见端倪了。”

    林海涛点头道:“嗯,是啊,这确实是我们这一行的一大隐患!我以前听人说起过,说‘朱仿’造旧者有一支队伍,他们制假售假,形成一定规模了。”

    贺青问道:“难道就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么?”

    “没人知道吧。”林海涛点点头道,“也许他们人还在国外呢。不过‘朱仿’尽管很可怕,但一物降一物,总有能打它们假的师傅,比如你,‘朱仿’要是落到你手上了,那就只能乖乖的了。”

    这天晚上一夜无事,第二天他们却要赶去琉璃厂与郑老他们会合,因为那里的“荣宝斋”要举行一场隆重的鉴宝会,像这样的盛事,贺青自然不会错过了。

    于是第二天他和林海涛起得很早,吃完早餐后就打的径直赶往琉璃厂。

    琉璃厂大街位于北、京和平门外,是北、京一条闻名中外的文化街,它起源起于清代,当时各地来京参加科举考试的举人大多集中住在这一带,因此在这里出售书籍和笔墨纸砚的店铺较多,形成了较浓的文化氛围,此处盛况仅次于“潘家园”,大多数外国人来京旅游同样都要到这里走一走,感受那种中国古文化熏陶之下的氛围。

    琉璃厂街道距离贺青他们所下榻的酒店有点远,所以他们坐车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下车后,贺青在第一时间拨打了郑老的电话,郑老却在电话里告诉他,他们现在有事还没到,叫他和林海涛先玩一玩,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贺青便带林海涛踏入了宝气横溢的琉璃厂……

    (谢谢ngstone、云_泉、何萧天涯、飞翔的小精灵等朋友的打赏和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