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27章 人比人气死人!

第227章 人比人气死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27章人比人气死人!

    “青哥,龙老板那批官窑瓷器真的全部是赝品?!”

    藤野先生正气得吐血的时候,贺青和林海涛打车行驶在赶往酒店的路上,这时林海涛还没从那个事情上缓过来,他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贺青却郑重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嗯,全部是,一件都不剩!龙老板这次大大地打眼了啊,他那三十件瓷器,如果真像他所说的那样,那么价钱加起来就难以估量了,只怕有好几个亿吧?!”

    “好几个亿?!”林海涛倒抽了一口凉气,大惑不解地说道,“龙老板运气那么差?!花那么高的价钱,一件真品都没有收到?!他不是说收了将近二十年么?我不相信他运气差到这个地步!”

    贺青呵呵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海涛,你真相信他那话啊?他说的价钱我相信,但是他说那批东西是一件一件收来的,还收了那么多年,这个就很值得怀疑了。不过他说不说实话,对我们来说都没什么关系,反正我就给他看一下东西,又不帮他追究东西的来历。”

    “嗯,你说得很有道理。”林海涛用力点点头,郑重其辞地说道,“其实我一开始就觉得龙老板那个人有点神秘了,他好像有什么事情刻意瞒着我们似的。”

    贺青不以为意地说道:“海涛,不管他了,反正我们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到了,其余的事情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免得节外生枝。现在龙老板打眼了,损失那么大,我也感到很遗憾,可能做的就只有替他守住这个秘密了,不要弄得尽人皆知。”

    “这个我不会乱说的。”林海涛连忙点头答应道,“就当是没发生这个事情。不过确实挺可惜的。龙老板守着一屋子宝贝一样的瓷器,到头来却是一批赝品,这个落差太大了,换做任何人都承受不了吧?!”

    对于贺青肯定的事情,他自是深信不疑,两人再就此事讨论了一会儿之后,他便定下了神来,没再纠结了。

    回到酒店后。贺青和林海涛先吃了中饭,饭后两人没有出去,而是留在客房里,贺青估摸着龙老板会很快联系自己,果不其然,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龙老板急急打来了一个电话,只听他在电话里语气急促地说道:“贺老弟,真是抱歉,劳烦你们来一趟。却没有留你们吃饭,有招呼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原谅。”

    他依然显得很客气,贺青心情平静地说道:“没关系,你已经很照顾了。龙老板,关于上午给你那批官窑精品瓷器做鉴定的那件事,你还是另外想办法弄清楚吧,那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或许是我看走眼了。所以你最好找家权威的鉴定机构仔细地做下检测,看瓷器本身有没有什么问题。现在测定技术这么发达,我想总有办法确定你那批瓷器的年代的吧?”

    龙老板却深深地叹口气拒绝道:“贺老弟。那个不用了,也是没用的。不瞒你说,几乎每一件瓷器都做过碳十四检测,可能是年代不够久远的缘故,测定出来的结果只是一个概数,没办法确定瓷器的具体年代,所以这个办法是没有任何用的!现在瓷器做旧技术这么高,要想使瓷器的质地老化,并不是一件难事,造假者自有他们的手段,真的让人防不胜防啊!贺老弟,尽管很遗憾,但我还要感谢你,我也相信你的眼光,你说东西有问题,那估计是错不了了。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想请教你。”

    “是什么,你说吧。”贺青随口道。

    龙老板沉声说道:“我就是想问问你,我那批瓷器到底是哪种高仿,是不是‘朱仿’。你要是方便,那我马上去找你,拿一件瓷器过去,请你帮我指出具体的问题来,要不然我当真是死不瞑目啊!”

    他说得很严重,贺青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嗯,那好吧,我下去有空,没出去,你可以带东西来找我,到时候我们再好好研究一下。”

    他早就料到这一节了,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当时也不会做出肯定,等到龙老板看到证据后,他就会死了这份心了。

    稍后,龙老板道别挂上了电话,贺青也收起了手机来,并对林海涛说道:“等下龙老板又会来找我们,他要我给出证据,看样子他很重视这个问题。”

    “那还用说?!”林海涛说道,“看得出来,龙老板很信任你的,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热情地把你请来了。青哥,你要是知道证据,那就指出来告诉他吧,也好让他死个痛快啊!在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打眼了,更何况是亏了那么多钱,简直不敢想啊,几栋大别墅就这样白白地浪费掉了!”

    两人漫不经心地聊着这茬子事,等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龙老板便带着几名助手匆匆忙忙地赶到酒店了。

    他们带来的是一个大瓶,康熙年间的粉彩大瓶,器型端正,色彩艳丽,十分精美。

    “贺老弟,不瞒你说,这个粉彩大瓶是那批明清官瓷里面价钱最高的一件,花了我好几千万!”龙老板指着那只精美绝伦的大瓶,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就是想不通,如果真是赝品的话,为什么能做得这么漂亮,这么完美?!一点儿瑕疵都没有啊!”

    很明显,他对贺青的判断还是持有那么一点怀疑态度的,不过也是了,如果他肯定无疑,那现在也就不会拿着瓷器来找对方做最后的鉴定了。

    “完美无瑕的瓷器反而往往是赝品,如果是使用和玩藏了几百年的瓷器,不说碰损了,多少会有点儿磨损的吧?只不过程度不一样而已,有些明显,有些肉眼很难分辨。”贺青一五一十地解说道,“龙老板,我们仔细看下这件瓷器,无论是从器型,还是釉色以及纹饰。都精妙到了极致,和清朝时期官窑的工艺水平相当,甚至有超过的地方。但尽管很像,可赝品毕竟是赝品,不能当真的收藏,要不然收藏就失去本来的意义了。”

    “这个我知道。”龙老板忙不迭地点头应答道,“可我还是不明白,它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有什么致命点?”

    贺青既然那么肯定,那应该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不然就是毫无凭据的猜测了。

    “龙老板,别急,我们慢慢说。”贺青却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件瓷器确实很美,这点我一点儿都不否定,但作为一名合格的鉴定师,那就要分出个真假来,这才是最根本的。要不然一件东西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它不是真品啊。可我们要收藏的是原汁原味的古董,而不是现代仿品,新仿只能算是工艺品,跟古董挂不上钩的!

    “好了,说正题吧,龙老板,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批瓷器全部是高仿,而且是很有名的高仿,那就是‘朱仿’。不过和上次我给赵老板一位日本朋友鉴定出的那件‘高仿’有点点不同,那件是旧仿,有一定年代了,收藏价值相对也高点,而你手上的这一批,一共三十件官窑瓷,全部是‘朱仿’中的新仿,也就是说‘朱仿’的制瓷手艺还没有灭绝,现在仍然有人在制造这种让人真假难辨的高仿,而很不幸,有一批砸你手上了!”

    “‘朱仿’?!果真是‘朱仿’?!”

    贺青那一番话一说出口来,不单当事人龙老板大吃一惊,就连旁观者林海涛也是一脸惊骇之色。

    “朱仿”在这一行向来势若猛虎,让人闻之色变。

    龙老板收到的那几十件瓷器竟然全部是朱仿新品,这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啊!

    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贺老弟,为什么?!你有什么证据?!”龙老板霎时一片惨白,十分激动地问道。

    在从贺青嘴里确定这个事情之前,说来龙老板还抱有一丝希望的,现在对方毫不含糊地那么说了,顷刻之间,仅有的一丝希望也没了,有的只是惊恐和绝望。

    贺青以一种安慰的语气说道:“龙老板,别激动。你先听我说。没有根据的事情我是不会乱说的。我们现在再来看看这件瓷器吧,这上面画的人物图应该是‘竹林七贤’吧?”

    “对,是林七贤!”龙老板颤声回答道。

    贺青接着说道:“‘朱仿’和一般的高仿又有不同的地方,每件瓷器上基本上都会留下缺漏,这想必是他们祖师爷传下来的规矩吧,他们做出来的东西他们自己也是分辩不出来的,为了日后能区别开来,所以他们都留下了一定的暗记,到了关键时刻或许能帮他们自己一把,相当于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如果这是一件‘朱仿’,那它上面就有暗记。我先来看一下。”

    说罢,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袖珍型的放大镜,并对着那件瓷器细致入微的察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后,他抬起头来,并将放大镜递给龙老板,说道:“刚才我又用放大镜仔细看了一遍了,基本上能确定这是一件‘朱仿’了。你自己也看看吧。”

    “看哪里?”龙老板惊疑道。

    贺青说道:“就看这里,这不是有一个貌似嵇康的人吗,你用放大镜看他右眼,仔细看,看有什么情况。”

    “哦!”龙老板愣愣地答应着,而后他端起放大镜,凑近那只人物大瓶细细察看。

    看了好半晌,猛然之间,只听到他一声惊呼,叫道:“哎哟!好典型的‘朱仿’暗记啊!”

    “什么?!真看出来了?!”一听之下,林海涛也连忙凑近了过去。

    他再次见识到贺青的厉害之处了,只道对方绝对是个鉴别“朱仿”的专家,在这方面没有人能看得比他更准的了。

    别人打眼,他却捡漏!

    别人一下子输了几个亿,他却屡屡捡到天价宝贝!

    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