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26章 三个亿的打眼

第226章 三个亿的打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26章三个亿的打眼

    龙老板家藏室内摆满瓷器,五彩缤纷,十分耀眼,当走进来发现这一幕景象的时候,那一刻,林海涛自是被惊到了,他忍不住发出低低的惊呼声,然而,站在旁边的贺青却是一脸平静,他并没有感到丝毫惊喜似的。

    而实际上,贺青不但没有惊喜,心里反而一阵失望,因为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此刻赫然展现在眼前的那批外观精美的瓷器大有问题,原因很简单,偌大的一个宝瓷收藏室内,竟然没发现丝毫“宝光”,就算是一般的古瓷,按道理也会散发出红色灵光,尽管很淡,不明显,但仔细瞧还是看得出那个现象的,更不用说是备受人珍藏的精品古瓷了,之前贺青见过的瓷器中,但凡是官窑精品,都发出了浓烈的红光,至少一眼就看得出来的。

    可龙老板嘴上夸夸其谈的这批官窑精品瓷灵光全无,贺青已经看得很仔细了,可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这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东西不对劲,不但是赝品,而且是新仿品,年代并不久远。

    “好像仿得不错,应该是高仿。”再三察看了之后,贺青暗暗地想道,他在心里做出了结论。

    “贺老弟,就是这批瓷器,一共是三十件。”龙老板喜眉笑眼地指着陈列在柜架上的那些瓷器介绍道,“这三十件瓷器我差不多花了二十年,才一件一件收起来的。贺老弟,你给看看,看具体怎么样。不瞒你说,这批瓷器我前后不知道请多少专家看过了,其中不乏行内大师级别的鉴定师,他们都说东西没问题,是很开门的官窑瓷器。”

    此时此刻,他也没注意到贺青脸上隐隐浮现出来的异样神色。他的视线只停留在他那些宝贝瓷器上。

    “哦,是吗?”贺青微微一笑道,“既然那么多位大师傅给你鉴定好了,那你还担心什么?相信他们就是了啊。”

    “可……”听到贺青那么一说,不知为何,他脸色突然涨红了,想说什么,却又打住了。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

    顿了顿,只听他继续说道:“贺老弟,我也有担心的地方啊。这批瓷器有些我已经收了一二十年了,现在因为家里突遭变故,急需一笔资金,这是个天文数字,我一时凑不起来,所以只有从这批瓷器上面想办法了,而瓷器在送拍卖行之前我想做最后的鉴定,万万不要出问题才好!”

    “你是担心这批瓷器中存在‘朱仿’。对不对?”贺青反问了一句。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龙老板忙不迭地点头回答道。“我怕的就是这个,其他的情况应该不会,毕竟这批瓷器每一件都来之不易,不是普通的瓷器,就算是高仿,那也只会是‘朱仿’,不会是其他的品种。呵呵。我正为此事发愁的时候,幸好有老赵推荐你,我也觉得你是请来帮忙掌眼的最合适的人选。”

    “承蒙你们看得起。”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其实比起那些专家来,我远远不如,一开始你不如找经验丰富的鉴定大师。”

    朱老板却用力摇头道:“贺老弟,你太谦虚了。赵老板说你是鉴别‘朱仿’的第一人,这个事情,除了你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好了,贺老弟,你还是先帮我看看这几件瓷器吧,尤其是清朝乾隆年间的这几只粉彩大瓶。”

    “……”贺青一时间没有搭话,只是注视着那批瓷器,眼神中若有所思。

    一直站在一旁仔细观看那批瓷器的林海涛突然笑盈盈地开口问道:“龙老板,这些瓷器都很漂亮,确实像官窑精品,估计每一件都是重器啊!特别是这一对粉彩花鸟大瓶,端正典雅,光彩夺目,给人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很有那个味道!”

    他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龙老板大笑一声,说道:“件件都是经过我精挑细选,其中我也最喜欢这两只粉彩花鸟大瓶。”

    “哎~~”他们两人兴味盎然地讨论之间,贺青却在心中叹息不已。

    东西光表面漂亮又有什么用,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工艺品有比这更漂亮的,可一万件也比不了一件真品。

    这下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开口告诉龙老板真相,是他正在心里面做考虑,他考虑自己该怎么答复龙老板,如果直言告知他真相,说满屋子的官窑瓷器全部是赝品,大大地打眼了,那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反应,可如果不说的话,那岂不可能害了别人,像这样的东西,送到拍卖公司之后,拍卖公司肯定会组织专家团队对其进行细致鉴定的,看出问题来后,恐怕龙老板的名誉顷刻间荡然无存了,即使没有哪位专家有这个眼力鉴别出来,那等到东西成交后也是有极大风险的,这到底不是普通的瓷器,每一件动辄几百万,涉及这么大一笔资金,买家发现后肯定会找拍卖公司理论了,到头来坏事还会降临在龙老板身上。

    想来想去,贺青还是决定把自己的看法说给龙老板听,正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千里迢迢地赶来给人家做鉴定了,那就要如实相告,好让对方做好心理准备。

    于是他开始酝酿该怎么说明这个问题了……

    “贺老弟,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龙老板忽然走过来笑意盈盈地请问道。

    贺青没有直接回答什么,只是端正神色说道:“龙老板,我先问你一下。想了解你这批瓷器的情况。”

    “哦,什么情况?”龙老板皱了皱眉头道,他似乎意识到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贺青说道:“我想知道的就是,你这批瓷器是怎么来的?当然,要是不方便的话,那就别说了,没关系的。”

    “这个……”龙老板一脸尴尬,他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不是说了吗?是我这近二十年来一件一件淘来的,这有什么问题吗,贺老弟?”

    贺青淡然一笑道:“哦。没什么问题,就随便问问。本来你要是详细告诉我情况的话,我做出的判断可能就准确一点。既然这样,那就算了。龙老板,这批瓷器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了,初步看来,好像有点问题……”

    说到这里时,他声音低沉了一点。

    他那番话语中明显语带双关。只是龙老板一时间没听明白。

    当然,他也心知肚明,龙老板这个人确实有点怪,他没有和自己说真话,而是大有隐瞒。

    按照贺青的猜想,那批瓷器的来历很有问题,不像是一件一件收来的,而是一批一批收购到的,要不然怎么可能全体没有灵光,都是新瓷。并且是新品中的高仿,也许是出自同一批高仿。比如“朱仿”。

    “朱仿”历史虽然很悠久了,可追溯到清代以前,但是它手艺还没有绝迹,现在做旧这一行仍然有分支,陆续有“朱仿”混入瓷器界,让人莫辨真假。

    因此,贺青怀疑眼前的这批精美瓷器是“朱仿”中的新仿。所以都没有发出任何灵气,若是上了一定年头的话,不管是什么样的仿品。都会散发出或强或弱的“宝光”。

    “有问题?!什么问题?!”

    此话一出,不但龙老板大吃一惊,就连跟随贺青一同前来做鉴定的林海涛也震惊了,如此完美的瓷器竟然有问题。

    这话可不是从一般的鉴定师嘴里说出来的,而是出自被他们看成鉴定天才的贺青之口,所以这话的分量很不轻了。

    贺青沉声说道:“龙老板,我很不希望看到这个场面,因为我也想看到好东西。但是,我不能隐瞒你。”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龙老板激动地说道。

    贺青接着说道:“那我就直说了。你这批瓷器,共有三十件对吧?我刚逐一看了,三十件瓷器中……没有一件是正品,全部是赝品,而且是新仿,我实话实说,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具体是不是真的,你还得去找更权威的人士或者部门求证了。”

    “啊?!”

    听清楚贺青那话时,龙老板脸色霎时白了,犹如金纸。

    林海涛也是瞪大眼睛看着贺青,一脸不可思议之状。

    居然全部是赝品,一件都不留,这怎么可能。

    “贺老弟,这……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全部是赝品,你是不是看错了?!”龙老板倏忽一把抓住贺青的手,颤声问道,那样子如临大祸,就像天马上要塌下来了一样。

    贺青摇头叹了口气,郑重其辞地回答道:“龙老板,我没看错,确实是赝品,你可能买错东西了,我建议你好好回想一下,看是不是在哪里出了问题。不好意思,我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得靠你自己处理了。你要是有疑问,可以拿任何一件瓷器来找我,我能给你拿出证据来,但现在……我看不是时候,你还是冷静一点,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那难过也没有用了。”

    说完这一席话之后,贺青就招呼了愣在当地的林海涛一声,两人快步离开了龙家,龙老板都痛苦成那样了,哪里还有心思招待他们,所以还是趁早离开的好,留下时间给对方想清楚问题吧。

    而贺青和林海涛一离开别墅,龙老板就慌慌张张地走出了收藏室,并驾车急速赶往一个地方。

    不多一会儿,他来到了附近的一栋洋式别墅里。

    别墅花园式的空旷场地上,正有一个人悠闲地坐在那里看书,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留着一撮八字胡须,俨然一副日本人的装扮。

    “藤野先生!”

    刚冲进大门来,龙老板就大声叫道:“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出什么事了?!”藤野先生抬起头来张望,见来者是龙老板,而且对方是一副张皇失措的样子,他霍地拔身而起,反应极大。

    龙老板扑到他的身前,结结巴巴地说道:“贺老弟……贺老弟已经给我们看了,他说……我们那三十件官窑精品瓷器全部……全部是赝品,一件真的都没有!”

    “什么?!”藤野先生两眼瞬即瞪圆了,眼看就要掉到地上去了,同样是一脸的惊恐之色,“这……这怎么可能?!我们花三个亿收来的瓷器全部是赝品?!”

    言毕,他颓然一屁股坐进了躺椅中,随即,他侧身伏在椅子上剧烈地咳嗽起来,猛然间,“哇”的一口鲜血飙出,染红了身边的一片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