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25章 一屋子官窑全是赝品!

第225章 一屋子官窑全是赝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25章一屋子官窑全是赝品!

    郑老和邓老对贺青收来的那几张月影灯贴片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直言那是一件绝世宝贝,价值难以估量。

    对此,贺青和林海涛自然深信不疑,像这么神奇的古董可不多见,贺青这次又算是捡到一个大漏了,当听完郑老他们的分析之后,贺青终于定下了心来,同时感到欣喜不已。

    “小贺,东西真的很好,你不要随便卖掉,毕竟这样的东西非常罕见,可能就只有你这么一件孤品,一旦卖出去了,那只怕花多少钱都买不回来了。”稍后,郑老郑重其辞地建议道。

    “师傅,这个我肯定不会了!”贺青连忙答应道,“我好不容易收来的东西,怎么能轻易卖出去呢?至少要先好好玩一下了。”

    他非常喜欢“月影灯”,尤其想好好地研究一下贴片上面的画,那些画奇妙无穷,是很难仿制出来的,刚才听郑老他们说这种画艺至今已经失传了,没有人再画得出来。

    实际上,贺青想得到,之前在察看那贴片的时候,他差点就吸收到的艺术灵感就是跟这种技艺有关的,只不过没有成功,眼睛的能力还不足以融合画制月影灯的绝艺,说明这种艺术的档次很高,不是普通的技艺,和以前吸收明代绘画大师仇英的画技时的情况一模一样,不是所有古物上面凝聚的艺术灵感都能吸收到的,有一些还得等待时机,所以贺青更加不会将那张无比珍稀的贴片让出去了,而要留下来自己慢慢欣赏,并待机吸收上面的技艺,到时候学到了就可以自行制作新的月影灯了,这时再卖出去赚钱也不迟。

    “小贺,这些贴片还可以另外组合。”郑老随后说道,“每个不同的组合产生的月影效果是不同的。你可以试试看。”

    “哦,是吗?”贺青惊疑道,师傅这话似乎一语点醒了,于是他点头答应着,并按照郑老所说的去做。

    只见他将那些糊上墙的贴片一片一片小心翼翼地从灯罩上撕了下来,然后重新排列粘贴。

    等到刚才随意排好的顺序打乱之后,贺青掉过头来定睛看去,果不其然。四周投映出来的影像明显发生了变化,“电影剧情”大不一样了,山水位置不同,月亮起落有异,一幕幕交错有致的景象焕然一新。

    “变了!”见状,林海涛大声惊奇道。

    贺青点头笑道:“是啊,原来还可以这样!太好了!”

    郑老笑盈盈地说道:“排列方式太多了,有很多的组合,这还只是一只灯上的贴片,如果收齐了一对。那就更加丰富了啊!”

    “可去哪里找另外一只‘月影灯’呢?”林海涛疑惑道。

    郑老回答道:“这个就很难说了,淘这种东西得看机缘的。可遇而不可求。”

    贺青却不以为意似的说道:“也不刻意去收了,有了这个我就满足了。”

    想要找出另外一盏“月影灯”,希望微乎其微,他还不如寄希望于吸收这个技艺,有了这种高超的绘画技术,那就可以自己造了,到时候还怕拼不出一对完美的“月影灯”来吗。

    众人再欣赏了一会儿“月影灯”之后。贺青便打开了电灯,并将东西好生收了起来。

    “师傅,你们来找我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吩咐?”过后。贺青才问起郑老有关事情。

    只听郑老回答道:“嗯,是的,有个事情要跟你们说一下,明天我们出去后可能就不回酒店了,因为在外面有比较重要的事情,所以后天你们自己去琉璃厂吧,到了之后再联系我们就是了。”

    “哦,是这个事啊?”贺青恍然道,“知道了,后天一定去琉璃厂那边,有那么隆重的鉴宝会,我们怎么能错过呢?”

    说好这件事之后,郑老和邓老就道别离开了房间,而贺青和林海涛则留在客房里。

    “青哥,我们明天是不是要去给龙老板他们鉴定东西?”林海涛突然问道。

    贺青点头道:“看样子是的,今天早上龙老板不是跟我们打电话说好了吗?估计明早他们就会开车来接我们的,既然如此,那就去给他们看看吧,人都来了,难道还推辞不成?”

    他们这次来京城的目的之一可就是为龙老板他们鉴定一批古董的,见面礼都收了人家的,自然不能放人家的鸽子了,贺青还想开开眼界呢,龙老板他们做得如此神秘,想必是什么大宝贝。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点下头来道,“那我们准备一下吧,明天去赴龙老板的约。”

    对于贺青的鉴宝能力他当然毫不怀疑了,贺青三番五次在他眼皮子底下捡到大漏,而他自己当时却毫无发现,如此一来,他早就对对方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贺青和林海涛都起得很早,七点钟不到龙老板就打来电话了,说他们车已到酒店门口,准备接他们过去看东西。

    贺青也没有犹豫,一接到电话就带着林海涛赶去与龙老板会合了。

    “贺老弟,不好意思,这几天让你们一直在这里等,久等了。”见到贺青的时候,龙老板客客气气地打招呼,并诚恳地表示歉意。

    贺青却摇摇头道:“没事,我们来这边也是玩的,这几天逛了不少地方,呵呵,收获也不小啊。”

    “是吗?那就好了。”龙老板忙不迭地点头道,随即请贺青他们上车,共开来了两辆车子,均是豪华宝马车。

    而后,贺青和林海涛乘车赶往龙老板家,他们终于等到这一刻了,之前空等了好几天,林海涛一直觉得龙老板这是在跟他们玩神秘,贺青也觉得有点儿奇怪,不过他没做多想,只道龙老板之所以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反正他们这一次来这里又不全是为了给对方鉴定古董,最主要的是逛街淘宝,说来这短短的几天里他们收获还不小。不但淘到了几件珍宝,而且赌到了一块顶级翡翠,论价值的话,一两亿是赚到的了。

    车子一直往北方驶去,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两辆车一前一后地驶出了主城区,来到了北部郊区。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车子突然停了下来。靠在一座大别墅门边,一会儿后,大门敞开,车子驶了进去,并停止在一处宽阔的场地上。

    “贺老弟,我们到了,这就是我家。”

    贺青和林海涛走下来之后,龙老板热情洋溢地说道:“今天能请两位过来,真的是蓬荜生辉啊!”

    贺青客气道:“我们也很荣幸。龙老板,你要我们看的东西都是些什么呢?”

    他直截了当地问起这个事情。龙老板却道:“贺老弟,我们先进去之后再说吧。”

    没过多久。他就把贺青和林海涛请进了楼房内,龙老板家的别墅老式、古典,很不一般,让人置身其中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或许是接触古董太久了,贺青也有股念旧的感觉了。

    进入客厅坐下来之后,便有佣人奉上水果、热茶。格外款待。

    “贺老弟,有劳你们千里迢迢地赶来帮我掌眼,这几天我一直在做准备。今天终于准备好了,可以请你们来看了。”龙老板忽地说道。

    “嗯,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看一下吧。”贺青随口答应道。

    他原以为龙老板背后还有人,他们在背后“合计”什么,今天才安排好一切,今天一来才发现,好像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这只是在龙老板家里,请他们鉴定东西的应该只有他,只不过这几天他把流放在外的东西收了回来,好一起做个鉴定,想到这一点之后,贺青之前心里所有的疑惑顿时释然。

    龙老板端正神色道:“不瞒你说,我这次请你来,主要是请你帮忙看几件瓷器,非常重要的瓷器,那几件瓷器是我这一二十年从四面八方收来的,很不容易啊!”

    贺青微微一笑道:“龙老板,你收来的那些重要瓷器应该都是精品了,不用看也能确定。”

    “那可不一定啊!”龙老板轻微地皱了一下眉头,似有担忧之情地说道,“我就怕里面混有‘朱仿’,你也知道,‘朱仿’是最让人头疼的一种高仿,以假乱真啊,一般的师傅很难鉴别出来,不过听闻你眼力深厚,断‘朱仿’犹如囊中取物,所以特意请你来帮忙看看,如果你说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我也就放心了。”

    “龙老板,你过奖了。”贺青淡然道。

    对方说的也不无道理,他在分辩“朱仿”上确实比普通鉴定师,乃至鉴定大师都要管用,毕竟他能直接看到东西的来龙去脉,一件精品瓷器是不是“朱仿”,他基本上一看就能判断出来了。

    “龙老板,事不宜迟,那我们这就去看看吧。”贺青随后主动请缨道。

    “嗯,好的,那就多谢了!”龙老板语气十分激动地说道。

    说完之后他就带着贺青和林海涛径直走往他家的藏宝室。

    一路上,龙老板说起了一些简单的情况,原来他手上待鉴定的那批瓷器都是价值不菲的官窑瓷器,每一件动辄百万,高者更是达到了上千万的天价。

    听到龙老板透露出的这个消息,贺青和林海涛暗中一阵振奋,只道马上就能见到一批宝瓷了,令人大开眼界。

    然而,当他们走进楼上的藏宝室之后,贺青的眉头倏忽皱了起来,他根本还没看清楚屋内陈列的那些瓷器,但是有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迎面扑来。

    当走进内室,近距离地察看到那些瓷器的时候,他心中就肯定无疑了:

    龙老板请他们来看的这一屋子官窑竟然全部是赝品!

    绝对是赝品!

    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