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54章 这就是真正的绝世宝贝!

第254章 这就是真正的绝世宝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54章这就是真正的绝世宝贝!

    “真好看!青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等到看清楚眼前的一幕奇丽景象时,林海涛瞪大眼睛惊诧道。

    贺青笑盈盈地说道:“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所有的奥妙都在那几张贴画上,我说了那不是一般的贴画,而是大有名堂的。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非得从那日本佬手上买下那些画了吧?呵呵,你真以为我啥垃圾都收啊?更何况还是日本人开的店,我生平最恨日本人了,怎么可能无缘无辜给他们创造收益?!我这只是以最低的价钱在他们手中捡好东西!”

    他一五一十地说起了个中情由,听后林海涛脑中豁然开朗了,惊奇道:“原来如此!那青哥,你这次又捡到一个大漏了啊!只是我还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来的?!那些贴画映照在墙上的画面竟然能动,就像放电影一样!”

    “可不是呢?”贺青郑重地点头道,“这个灯笼是‘放映机’,周围的墙壁,以及地板和天花板,乃至所有被灯光照到的地方,都是‘屏幕’,所以组成了立体型的环绕大屏幕!”

    “真神奇!”眼睁睁地看着眼前那一幕幕五彩缤纷,交错变幻的情形,林海涛感叹不已,这正如刚才贺青所言,是个奇迹,因为在一般人眼中看来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一个普通的灯笼,几张乍看毫不起眼的贴片,居然能变出这么美丽的情景,关键是那画面异常生动,栩栩如生,简直和真电影有得一比,只不过所选演员,道具和场景有所不同而已。

    林海涛随后又道:“我以前只听说过有一些灯笼能照出灯罩上贴纸图画的影子来,没想到还有这么漂亮的!青哥。你收来的那些贴画应该就是灯罩上的贴片了吧?”

    “嗯,是的。”贺青点点头道,“这东西应该很古老了,不知道被谁从原来的灯罩上撕了下来,并贴在其他的贴画上了,最后被用来糊墙。”

    这些情况当然都是他通过眼睛异能得知的,从那些贴片上他看出了东西的来龙去脉,原来它们大有来头。出自皇宫,是一只宫灯上的,属于大内玩赏物。

    “呵呵,那它原来的主人一定是个糊涂虫,这么好的东西竟然浪费掉了,真的是暴殄天物啊!”林海涛大笑道。

    稍后,他和贺青一起,两人认真地察看起灯笼投映在四周的影像来了。

    他们越看越感到奇妙,贺青这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个景象,之前他只是利用异能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这下却是置身其中,近距离地观察。那种感觉自是说不出的美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只听到“咚咚咚”的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听见有人敲门,而不是按门铃,贺青一下子便意识到了,很有可能是郑老和邓老他们回来了,并走来看他们了。

    来得可正是时候。想到可能是郑老他们来了之时,贺青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喜悦之情,因为他正想给郑老他们看看。同时请对方两人掌掌眼,他们毕竟是老前辈,见识过的东西比他们要多得多,像这样的贴片,收藏价值几何,他们也应该能够判断出来。

    “青哥,有人在敲门!”林海涛招呼贺青道,“应该是我外公他们过来了,要不要马上打开灯,把这东西收起来?”

    贺青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为什么要收起来?师傅他们来了不是正好吗?我还想他们给看看呢,不知道这个东西现在在市面上价值如何。”

    林海涛忙道:“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玩意,肯定稀少珍贵了!”

    说罢,他跟着贺青一齐走去开门。

    “小贺,海涛,你们又在房间里头搞什么呢?怎么灯也不开?”打开门之后,站在门前的郑老问道,瞬即,他“咦”的一声,惊讶道:“那是什么?!”

    与此同时,站在他旁边的邓老也注意到了房内奇异的一幕,只见墙壁等处影影绰绰,光影浮动,变幻不断。

    那一刻,他们只是大感吃惊,谁也没有看出名堂来,直到走进来发现摆在房间正中央的那个打亮的灯笼时两人才似乎有所察觉。

    “外公,邓老,你们看到了吧?是不是很神奇?”林海涛指指周围玄妙无比的影像,眉飞色舞地说道,“这是青哥下午从潘家园古玩市场淘来的一件东西!”

    “这是走马灯中的月影灯啊!”邓老当先反应了过来,大声说道,“小贺,这……这种灯不是绝迹了吗?!你是怎么淘来的?!”

    由于太过激动,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说明他非常看重那种所谓的“月影灯”。

    贺青当然也听过“走马灯”一说,知道“走马灯”又名“马骑灯”,是中国传统玩具之一,灯笼的一种,常见于元夕、元宵、中秋等节日。

    可在“走马灯”灯内点上蜡烛,烛产生的热力造成气流,令轮轴转动,而轮轴上有剪纸,烛光将剪纸的影投射在屏上,图象便不断走动,又因多在灯各个面上绘制古代武将骑马的图画,而灯转动时看起来好像几个人你追我赶一样,故名“走马灯”。

    贺青却是第一次听说“月影灯”,不过顾名思义,之所以叫“月影灯”,应该是因为贴片所绘以及映照在四周的情景是以山水月光做主题的,水波荡漾,月起月落,而这一切又笼罩在忽明忽暗的光影之中,便有“月影”一说。

    贺青仔细想想,只觉得这个叫法非常贴切。

    “不对!”贺青还没来及开口回答邓老的话,走到灯前的郑老抢先说了,只道,“这灯笼是新!可这又怎么可能呢?!难道失传的手艺现在又复出了?!”

    不过他对着那灯罩上的贴片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恍然大悟似的说道:“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的!小贺,灯笼是你们刚买的,是新货,而上面的贴片是另外淘来的对不对?”

    “师傅,是的,就是那么一回事!”贺青连忙点头回答道,当下他将那几张贴片得来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给了郑老和邓老听,两人听完之后均是一脸不可思议之状,因为这事情来得太奇巧了,“月影灯”上面撕下来的贴片怎么可能被人当做糊墙用的贴画,如果不是亲耳听贺青说,他们不可能相信,可对于贺青这个人他们却又是深信不疑。

    所以他们并没有怀疑那些贴片的来历,他们也没必要追究这个事情。

    只听郑老语气激动地说道:“小贺,你知道吗?!你淘来的这个东西极其罕见的,因为绘制这种贴片的手艺早在明朝的时候就已经失传了,是绝艺!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那应该还有灯架的。”

    “嗯,应该是有灯架的。”贺青点头道,“但现在只淘到这个东西,想要找出灯架来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月影灯”的灯架贺青在之前观看过的影像记录中也见过,他还知道这种灯原有有一对的,如果两对灯,包括灯架都收到了,那就完美了,双灯交汇,显现出来的月影之象只会更美妙。

    然而,除了那几张贴片的来历,其余东西的下落他不是很清楚,尽管他能反复观看那几张贴片的来历,从中获得有关信息,但毕竟有限,他无法得知其他物件的具体下落。

    郑老却道:“已经很不错了!我以前从来没见过月影灯实物,只是在一些史料中见到过,上面的描述和现在我看到的情况一模一样啊,神奇之极!”

    邓老也道:“这种灯据史料记载,只出现在皇宫内,是皇族子女玩赏的一种宝贝,因为那时不像现在,科技有限,娱乐活动不多,所以臣子们想尽一切办法取悦于皇帝以及其妃嫔子嗣,‘月影灯’便应运而生了!在那时候,这种月影灯就是电影放映机,一到晚上就打亮灯笼观赏,让人十分惬意,现在我们看来可能没有那种感觉,毕竟现在科技不同了,什么奇怪的东西都见到过了,而在古代这就是一个奇妙的东西,足以让人爱不释手!”

    “那这个‘月影灯’大概是什么朝代的?清朝的还是明朝的,抑或是更早时期的?”林海涛好奇地问道。

    郑老回答道:“应该是明代的,是大内宫灯上的贴片。小贺,其实你也不要有所遗憾,虽然收不齐‘月影灯’,但是最关键的地方就是这层贴片上,这才是最玄奥的地方。现在已经没有人画制得出这种贴片了,手艺极为精巧,从这个东西上我们可以证明前人智慧有多高!”

    “嗯,师傅,你说得对。”闻言,贺青欣然一点头,东西传自哪个朝代,他当然看得比较清楚,确实是明朝皇宫御用之物,现在他唯一没有弄清楚的就是这几张贴片的收藏价值了,于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师傅,邓老,那依你们看,这种灯在市场上的价值如何?”

    当然,他也就这么一问罢了,只是想心里有个底,并没有别的意思。

    “因为没有交易记录,所以价值不可估量,这种东西一旦遇上识货的大老板,出多少钱都是有可能的!”郑老郑重其事地回答道,“什么叫做‘雅玩’?!这就是真正的雅玩,一般的古董就只能收藏起来,有时候拿出来看看那些表象了,而月影灯等玩品不同,它们还具有功能性,玩味就更大了!而这个月影灯应该属于孤品,是真正的绝世宝贝,东西在你手上,你不开价的话,是没有价值,也买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