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48章 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下)

第248章 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48章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下)

    “是啊,小贺,海涛,你们在房间里做什么呢?真是在赌石吗?”郑老也忙问道,他们都很吃惊,没想到贺青两人竟在房里偷偷摸摸地解石。

    事已至此,贺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于是点了点头,如实道:“是的,师傅,我和海涛刚才去了一趟玉器街,买了几块石头,拿回来自己切。据说那批石头是从缅甸运过来的,料子很不错。”

    “你们两个倒好啊,原来到北、京来是为了赌石的。”郑老倏忽端正了神色,语气严肃地说道,“赌石可不是什么好事,那和赌博几乎是一回事!海涛,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叫你别再赌石了,以前你输了那么多钱,你爸妈是怎么劝你的还知道吗?你以前也在我面前保证过了,再赌石的话你就回南、京去,我不管你了。”

    “外公,我……”听到外祖父的责备,林海涛脸色霎时变了,神情很不安,想要解释什么却又闪烁其词,说不下去。

    “师傅,这个不能怪海涛,是我叫他陪我去玩的,我们本来不是去赌石的,看到很多人在买就随便玩了几块,不过都买得不多,就一两块而已。”贺青辩解道,他在替林海涛“顶罪”。

    林海涛听贺青代自己受过,心里很是感激,他想要解释清楚,这时只听邓老笑盈盈地说了:“老郑,算了,年轻人有那个爱好,玩玩也没什么了。赌石其实不完全是赌博,也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的,有些专业的赌玉商人很有技巧,屡屡赌到好石头。现在翡翠行情大好,如果能赌到一块上好的翡翠玉那真的很不错啊!”

    “可哪有那么容易?!”郑老郑重地摇头道,“赌到顶级翡翠的概率和买彩票中五百万头等奖的概率几乎是一样的。那么冒险的事情还去做什么呢?!我以前有个朋友,他就是沉迷于赌石而不可自拔,后来输得很惨,导致家破人亡,现在一家人过得很清苦,要不然早就过上富裕的生活了,就是赌石害的他!所以我坚决不赞成你们年轻人去学赌石,还是勤勤恳恳地创业挣钱吧。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做什么?!”

    “外公,要是青哥赌到一块很好的翡翠了呢?”林海涛突然开口说话,他鼓足了勇气一般。

    “什么?!”他这话一出,郑老和邓老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眼神中均有惊异之色,郑老随即转头看向贺青,语气有些急迫地问道,“小贺,你赌到好玉了?”

    他顿时来了股兴趣似的,先前的埋怨之情顷刻间当然无存了一般。

    “师傅。我也不知道我刚赌到的这块石头怎么样,我赌的石头其实还没有完全解开。不过海涛买来的那块现在已经全部切开了,能够判断翡翠的质量了。他那块玉石应该不错,是一块好玉。”贺青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哦,是吗?”郑老回过头来看着林海涛道,“海涛,石头在哪里呢?既然你们都赌了,那也没办法了。反正石头也退不回去了。把你切开的那块石头拿出来给我们看一下吧,你以前总是输,好像一次都没有赢。”

    “嗯。好的。”林海涛很兴奋地说道,“外公,这次托青哥的福,我赌到的这块石头确实还不错,就是颜色差点。”

    说完之后他把郑老他们请到里面去了,并很快将新鲜出炉的那块紫色玉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拿了出来,摆放在茶几上向郑老他们展示。

    “哟,这是紫罗兰翡翠啊!”一见之下,邓老当先脱口而出地惊呼道,“可真漂亮,以前只见过成品紫罗兰玉器,但是从来没见过紫罗兰原石!”

    郑老也很快看清楚了,连连点头道:“这确实是紫罗兰翡翠的玉料,玉的质量也不错,比较透。紫罗兰翡翠做成的手镯是玉镯中的精品之作,但可惜像这样的天然a货翡翠手镯市场上很少见。”

    林海涛忽然眉飞色舞地说道:“外公,紫罗兰翡翠手镯高贵典雅,很适合外婆佩戴,所以我想把这块玉做成一只手镯,然后送给外婆,我想她应该很喜欢的!”

    郑老欣慰道:“你外婆就想买一只紫罗兰翡翠手镯,但是没找到够档次的啊。你这料子应该差不多,瞧这块玉石的块度,估计能取出一只手镯来。”

    “师傅,料子完全够了!”贺青笑吟吟地搭话道,“回头我用海涛这块玉给师母量身打造一只紫罗兰翡翠,我来雕刻。”

    “呵呵,那敢情好啊!”贺青点头答应道,贺青会雕玉他早就有所听闻了,也相信对方的手艺不差,只是一直没有亲眼见识到,现在终于有机会见识徒弟深藏不露的玉雕技术了。

    他终于又笑了起来,脸上原本不悦的神色已然驱逐殆尽,见到林海涛终于扭败为胜,赌到了一块上好的翡翠玉石,他心里自是感到欣喜。

    “海涛,你可真孝顺,一赌到好石头就想到给外婆做手镯!”站在一旁的邓老称赞道。

    林海涛却道:“这是应该的嘛。”

    郑老他们就林海涛那块精美的紫罗兰翡翠再聊了一阵之后,林海涛说道:“外公,邓老,其实我这块石头也就这样,比起青哥的那块来那真的是不值一提了,他那块才是真正的好玉!”

    “还有一块好玉?!”郑老惊奇道,他以为就林海涛手上这块好玉了,没想到林海涛突然那么说,照他那话意思,贺青手中那块岂不是什么稀世珍品了。

    “小贺,你把你那块石头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邓老好奇地说道。

    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嗯,可以,不过我这块石头才切开了两个口子。”

    他一边说一边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将那块比林海涛那块大一号的翡翠玉石拿了出来,那石头一亮出来,郑老和邓老就双双瞪大了眼睛。

    “漂亮!”郑老啧啧称赞道,“这怕是玻璃种的吧?!最好的一种翡翠了!”

    邓老也大声赞叹道:“肯定是老坑玻璃种的!老郑,你看,关键是那颜色,绿得那么浓艳,这可罕见啊!”

    林海涛搭话道:“这块石头之前在一个玉器店里当众摩擦和切割的时候,有人说它的颜色达到了祖母绿级别,还有,已经有人向青哥求购过了。”

    “有人想买下这块石头?”郑老惊疑道,“这么好的东西可别轻易卖出去了,因为太难得了,像这种品级的翡翠往往是有价无市的!”

    “可不是呢?”林海涛说道,“有个大老板特别喜欢青哥这块带高绿的半赌石,他价钱都出到了一千二百万,但是青哥毅然拒绝了他,他带回来了,刚刚又切开了一刀,结果又大涨,估计价钱又会提高了!”

    “小贺拒绝那老板是对的。”郑老松口气道,“顶级的翡翠和顶级的钻石价值几乎不相上下,如果最后得到的真是一块玻璃种祖母绿翡翠,那就不是一千二百万所能衡量的了,帝王绿翡翠手镯一只至少五千万以上吧!而这块石头块头又不小,估计能取出两个小号翡翠手镯的料来,剩下的用作挂件,或者戒面和蛋面的料子,总共算起来价值不可估量!小贺,你以前就知道赌石了?你学了很久了吧?”

    贺青连忙摇头回答道:“没有,师傅,我这是第二次赌石,其实第一次那不能算作赌石,只是阴差阳错地得到了一块翡翠毛料,然后倒也小涨了,这才是我第二次赌石。”

    他这说的是大实话,他确实才赌过一次石头,不过他刚不久前鬼使神差地吸收到了一位老前辈的赌石经验,俨然变成了一个赌石专家,不过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这个情况而已。

    “那就太神奇了!小贺,你运气好得没法说啊!”邓老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说道,“帝王绿翡翠,又是老坑玻璃种的,这是真正的顶级翡翠了啊!世界上除了你这块石头,恐怕现在没有第二块了吧,就算以前别人赌到过,那也早就做成玉器,物尽其用了!”

    郑老说道:“要是我有这么好的一块翡翠玉石,那就自己珍藏起来,这绝对也是一件大宝贝啊!”

    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师傅,我就是你这么考虑的,所以我不想和那个老板谈。”

    见到贺青那块极好的翡翠玉石之后,郑老和邓老两人心情大为振奋,在这他们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却不知道,这并不全是偶然的,贺青很看重那块料子,只不过他的猜测没有错而已,当然,他借用的是别人的赌石技巧。

    看好了那两块石头之后,郑老叫贺青他们把石头好好收起来,千万别让别人看到了,正所谓“怀璧其罪”,尤其是贺青那块帝王绿翡翠,那么好的一块玉,价值或上亿,谁见了不动心呢,就怕有人起贼心。

    稍后,时间也不早了,贺青和郑老他们一起走去酒店的餐厅吃晚餐。

    餐桌上,贺青突然问道:“师傅,你不是说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我们吗?是什么好消息呢?”

    (谢谢lgtlgt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拜求评价票、月票、推荐票以及打赏各种支持!尤其是订阅,大家记得订阅一下啊,其实也用不了多少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