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47章 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中)

第247章 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47章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中)

    林海涛那块石头已经全部解开,顺利地从中取出了一块比较好的紫色翡翠,算是赌涨了,接下来轮到贺青那块前景更大的翡翠玉石了,至于赌石的方案贺青也已经和林海涛商量好了,按照贺青说的,他现在只需切割一刀就能断定那块石头是否赌涨了。

    于是他们很快入手,当然由贺青自己来切割石头,他现在吸收到了一位老前辈丰富的赌石经验,自然比林海涛看得更深,他又懂雕玉,切石的手法也好很多。

    不多一会儿,贺青就启动了切割机,准备切割石头,此时此刻,林海涛似乎比贺青本人更紧张,只见他不时地抿嘴,脸色也微微发红。

    “青哥,你小心点啊!”林海涛郑重其辞地说道,“你这块石头可不比我的,底子和颜色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你的高太多了,所以切割的时候必须慎重,看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就要停下来看看,万一破坏了里面上好的玉质,那就损失惨重了!”

    在他眼里,贺青才刚开始学赌石,在这方面毫无经验可言,所以得谨慎着来,别把一块原本很好的石头玩垮了,在解石的时候,有一种不好的情况是因为不小心破坏完整的翡翠而解垮的。

    然而,他却并不知道,这些贺青都知道,他早就想好了,尽管表面上保持着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但是心里面他同样感到很紧张,毕竟这是在赌石,而不是直接从石头里面取出玉料来,此刻他可是冒着损失一千多万的巨大风险在切割石头,是输是赢就看这一刀了,至少要想大涨那这一刀就得解涨。

    “海涛,我知道,不会有事的。”贺青反过来安慰林海涛道。

    见他胸有成竹似的。林海涛暗中便松了一口气,当下没有多说什么了,只是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那块眼看着就要切开的石头。

    再三确定要切割的部位后,贺青这才拿着切割刀顺着脉络不慌不忙地切了下去。

    那位老赌石商留在他脑海里的记忆使得他好像以前经历了无数人赌石实践活动,因此他赌起石头来得心应手,石头该如何下刀,怎么切割风险最小他都很清楚,至少比经验尚不足的林海涛等人要高明得多了。

    翡翠并不是“长”在石头里的。而是被风化层包裹着,扒开那层皮子就可以了,所以经验丰富的赌石者在石头擦开之后往往能把握住玉石表层与风化石嵌合的那层脉纹,找准纹路下刀往往就对了,但这是个技术活,需要很好的眼力,同时又要对翡翠以及岩石的常识有所了解。

    “嗞嗞嗞、嗞嗞嗞……”锋利的刀片飞速地旋转着,顺着几不可见的脉络,切入了石头里层。

    在这个过程之中,在一旁观看的林海涛几乎屏住了呼吸。因为最关键的时刻就要到来了,而正所谓“希望越大。担心就越大”,对于贺青那块已经切出满绿口子来的翡翠毛料他可是充满期待的,可又忍不住为贺青担起心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赌石这个事什么样的结果都有可能的,不到最后一步一切都很难说。

    那刚买的切割机的刀片异常锋利,不到一会儿。刀子就深深地切入了石头中,顺着那道入口的缝隙,隐隐约约之间。贺青看到了一抹绿光,耀眼的绿光。

    “不错!”见状,贺青当即脱口而出地叫了一声,脸上满是欢喜之情。

    “青哥,出玉了?!”闻言,林海涛语气地激动问道,说罢他凑过头来细看,当发现流溢出来的绿光时,他心情同样一阵振奋,又惊又喜地说道,“还真是,越来越亮了!青哥,看样子你这块石头真是大涨了啊,这么绿的一块翡翠,价值不可估量!我最喜欢的就是高绿翡翠了,做梦都想解出一块漂亮的翠玉来,但可惜一直没赌到,今天这块石头虽然底子还不错,可颜色不是我最喜欢的那款!”

    贺青微笑道:“没事,慢慢来,不着急,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眉飞色舞地点头应道,“你现在收获这么大,想必你对赌石也会感兴趣的,以后有机会我们也去平洲等大市场逛逛吧,那些地方的选择才多!”

    贺青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嗯,没问题!以后有时间就去看看!”

    以前他对赌石没什么感觉,那是因为他不懂这个,毫无经验,在这个情况下他还去赌什么,十赌九输的事赚钱很难的,可今非昔比,他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经验老到的赌石专家,虽说他还不能百赌百中,但是赌涨的希望还是很大的,所以他兴趣也就来了。

    两人简短地对话之间,贺青稳稳把持着的切割刀越切越深了,刀一侧的豁口也越来越大了,从切口下透出来的玉光也就越来越显眼了。

    约莫再过了几分钟的时间,一块石皮子就从石头上切割了下来,这一刀切得和之前那一刀差不多深,而切出来的玉面同样晶莹剔透,绿意盎然,下面无疑是一块极好的翡翠玉。

    “涨了!青哥,恭喜你了啊!”眼见切出来了那么完美的玉面,林海涛又惊又喜地说道。

    贺青长长地松口气,欣喜道:“嗯,还不错,结果不坏,和那一面切口的情况好像差不多。”

    “哪里是差不多?!一模一样啊,和我的一样,是一块浑然一体的翡翠美玉!”林海涛忙道。

    贺青笑道:“但愿如此吧。”

    这一刀切开后显示的结果在贺青看来很理想,换而言之,他这块石头真的是大大地赌涨了,后面应该不会出差错,即使会有点问题,那也只会是瑕不掩瑜,总归是赌到一块难得的美玉了。

    一时之间,贺青和林海涛两人欢喜不已,如获至宝。

    林海涛赞叹道:“青哥,真是想不到啊,我们三个人赌石,就你赌到的这块最好,斌子全军覆没,他还得靠你支援来对付他女朋友!赌石要有你这么好的运气那就不得了啦,不知道能赚多少钱了!你这块石头现在虽然还不能估一个确切的价钱出来,但是上千万是肯定的,刚才那个老板不是都开你一千二百万的高价了吗?现在石头又切开一刀了,而且位置这么好,我相信价钱会在这个基础上再提高一个档位!”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也不用估价了,因为我是不会把这块石头当半赌石卖的,要全部解开,现在解到这一步了,算是成功了一半了吧?后面再一切就差不多是一块精美的璞玉了,只等着雕刻。”

    “那是那是!”林海涛忙不迭地点头赞同道。

    两个人高高兴兴地说了一会儿,突然间,只听到“咚咚咚”的一阵敲门声,声音有些急促,应该不是酒店方面的人员。

    “谁?!谁来了呢?!”贺青吃惊道。

    “不知道啊!”林海涛倒抽了一口凉气,压低声音说道,“怎么这么不巧?!我看应该是酒店客房服务人员。”

    贺青却摇头道:“肯定不是的。我们之前可是再三交代了他们客房部经理的,不让他们的人员进我们客房。”

    他房间里头可是隐藏着一件价值几千万的高档古瓷,以防万一,不让任何闲杂人等进入。

    “是师傅他们回来了吧?”贺青立时想到了郑老他们。

    这正是他们在解石之前有所防备的,本以为郑老他们在外面办重要的事情,要晚上才会回来,谁知道这么早就归来了,撞了个正着。

    贺青和林海涛有些着急,可已经来不及收拾房间了,只听门外传来一个浑厚而熟悉的招呼声:“小贺,海涛,你们回来了,在房间里吧?!”

    叫喊他们的正是郑老。

    “在!”贺青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一声,随即他收起那块石头,并站起了身来。

    “青哥——”他要走去开门时,林海涛忽地一把拉住了他,低声道,“那我们的行迹不是要败露了?”

    林海涛微微一笑,若无其事地说道:“海涛,这没什么啊?师傅他们撞上了就撞上了呗,我们又不是在做什么坏事,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郑老可是他的恩师,平时对他那么好,自不用提防对方。

    “哎,好吧,骂就骂吧。”林海涛苦笑着点下了头来。

    他之所以答应贺青,是因为他这次出师“有”利,赌到了一块很不错的翡翠玉石,要不然他肯定要收拾残局,对外祖父隐瞒真相了。

    随后贺青走上前去打开了门,只见门前站着两名老者,不是郑老和邓老又是谁了。

    “小贺,你们在就好了,有个好消息要跟你说一下!”一见到贺青,郑老就喜笑盈盈地说道。

    然而,他脸色很快起了变化,因为他一眼扫到了房内地板上的石头碎屑,只见里面的地上一片凌乱,还夹杂着切割刀等工具。

    “小贺,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邓老当先惊疑道,“石头,切割刀,你们不会是在酒店客房里赌石吧?”

    (谢谢老朋友老干爹和521connie各打赏100币,还有老x哥打赏588币,以及投出月票和评价票!谢谢你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