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43章 祖母绿级别(下)

第243章 祖母绿级别(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43章祖母绿级别(下)

    “浩叔!”强哥带着浩叔等人走过来时,玉器店的老板宝叔注意到了,连忙恭恭敬敬地迎上来打招呼,比起在强哥面前他显得更恭谨几分,由此可知浩叔来头不小,影响力很大。

    “老王,那块石头没赌了么?”浩叔沉声问道,问话之间他视线往场上正在解石的贺青和林海涛扫去,很快,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妙的情况。

    “哪块石头?”宝叔惊疑道。

    强哥搭话道:“就是贺老弟刚才正在切割的那块。”

    宝叔回答道:“贺老弟不是收起来了么?他好像不打算在这里继续赌下去了,估计怕解垮吧。”

    宝叔回过头来问道:“是哪位老弟的?”

    宝叔指着贺青的身影,说道:“就是那位老弟的。浩叔,那块石头是真不错,颜色好,底子也很透,应该能解出一块上好的翡翠玉来。”

    “哦,是么?”宝叔定睛打量了贺青一眼,说道,“老王,你能不能把那位老弟叫过来?我想和他谈谈。”

    宝叔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道:“嗯,可以,我这就去叫一下他。”

    他自然明白浩叔的意思,对方肯定是对贺青那块前景很好的石头感兴趣,于是闻讯赶了过来,想亲自看一眼。

    当下宝叔快步溜到了贺青他们的身边,笑盈盈地朝贺青打招呼道:“贺老弟,恭喜啊,你那块石头明显大涨了!现在虽然还没有全部切开,但是后面肯定没问题,能取出一块难得的好玉来!”

    贺青微微一笑道:“谢谢。托你吉言,希望后面的结果不会太差。”

    宝叔郑重地点头道:“当然不会了!贺老弟,有位朋友想看一眼你刚刚切开的那块石头,你可不可以给他看一下?就欣赏一下。没其他事。”

    “哦?”贺青眼神疑惑地看着他,问道,“是哪位朋友?刚才他没看清楚么?”

    说罢,他下意识地朝强哥所在的地方望去,随即他注意到了,发现强哥身边又多了几个陌生的身影,其中一个装扮十分体面的中年男子最是惹人注意。

    “他们是谁?”见状,贺青暗中不由得吃了一惊。从宝叔的话里他听得出来,刚出现的那几个人应该是奔着他那块石头来的,他也想得到,那个穿着华丽一派豪阔之气的中年男子跟强哥有关系,强哥见自己赌到了一块精美的翡翠,便把对方叫过来了,却不知他们有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下意识地想到这点时,贺青隐隐有些不安,尽管他比较相信强哥的人品,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背后起什么坏心眼。

    不管强哥他们有没有打什么注意,还是小心谨慎的好。于是贺青对宝叔说道:“老板,你去跟他们说,石头我已经收起来了,不赌了,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谢谢他们捧场。”

    “贺老弟,别啊。”听到贺青那么一说。宝叔苦笑着摇头道,“人家专程跑来看你那块石头,你可不能不给他看啊。他们看一下又有什么了?大家都是熟人。他们又不会强求你什么。浩叔在我们这片是德高望重的人,斌子对他的情况也很了解,他只是对赌石特别感兴趣而已,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贺老弟,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好了,你给他瞧一眼就成,大家都在这里,你还怕他们吃了不成?!”

    贺青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石头收起来了,我不方便再拿出来了。”

    “别介啊!”宝叔皱紧眉头道,“你在我这里赌石,如果你拒绝他这个小小的要求,那岂不会看成是我不给他面子了?贺老弟,浩叔的人品在我们这一片众所周知,他人品很好的,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就是了,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负全责总该行了吧?!”

    “好吧,不过得等一下。”听宝叔说得那么坚定,贺青警惕心便放松了一些,心想宝叔说得对,不就看一眼吗,对方能怎样了,假如对方等人心怀不轨,那即使不给他们看他们也会打主意的了。

    “等什么时候?”宝叔反问道。

    贺青说道:“等斌子他们的石头赌完之后吧,我正在帮他们弄,没时间去招呼其他事。”

    “哦,那好吧。”事已至此,宝叔还有什么好说的,对方都答应了,那就只得等下去了。

    说完之后他转身返回到了浩叔和强哥的身前,浩叔语气急切地问他:“贺老弟怎么没动静?他不过来么?”

    宝叔如实回答道:“他说现在没时间,要我们等一下,等斌子他们把石头切完之后。”

    “嗯,知道了,不着急。”浩叔应道,“能看到帝王绿级别的顶级翡翠,等多久都值得了!老王,刚才那块石头你也看清楚了吧?是不是真是一块颜色达到帝王绿级别的翡翠?”

    宝叔呼口气说道:“浩叔,那块石头才切了一刀,不过都擦开了,前景很好,光看那个切口的话,颜色确实很好,是那种很纯净的祖母绿,但里面包裹的整块石头是不是帝王绿的,那现在谁也判定不了,得等到全部解开之后才清楚!”

    “那也差不多了!”浩叔抿了抿嘴,听到宝叔那话,他神情好似激动了起来,目光中透出一股炽热之情,恨不得马上见到那块宝玉似的,但可惜那个年轻人并没那么热心,要他们等下去。

    这边厢,贺青和林海涛在认真地赌石,林海涛那块外部表现很好的色料现在也擦开一个小口子了,尽管没有像贺青第一块石头那样很快擦出了一片高绿质地,但是也见玉了,只不过颜色有点不一样,贺青的是绿色的,而他的是黄色的。

    “我晕!”擦出黄色的质地来后,林海涛不由苦笑道,“怎么是黄色的?!这不是忽悠人么?!表面明明是绿色的,妈的,玩我啊?!”

    守候在一旁帮衬的贺青和匡斌也都是哭笑不得。那确实是一块黄翡,不过贺青心知肚明,黄翡和红翡是翡翠中很常见的两个品种,一块翡翠毛料里面解出来了一块黄翡,这其实并不稀奇。

    “海涛,你别着急。”贺青安慰道,“现在才擦开这么一点,还不能判断什么。没准现在是浅黄色的,到了下面就是红色,或者紫色的了,红翡或者紫罗兰翡翠也是很不错的一个品种啊,只要底子不差就行了!”

    林海涛一脸失望地摇头说道:“青哥,我喜欢绿翠,其他颜色的都不是很喜欢,现在擦出来的不是绿色的玉质,再好也差很多了,况且谁都看得出来。我这块石头底子没有你的那么透,水头也不足。怕是没多大赌头了!”

    想想人比人真是气死人,贺青才花了区区四万块钱赌来的一块石头,居然赌出了一块顶级翡翠,而自己这块石头是十万高价买下来的,现在却是这个鸟样,怎不让人感到失望。

    林海涛唉声叹气,信心顿时大减。兴趣也少了很多。

    “算了,不擦了!”林海涛突然放下了擦石的刀具,咬牙切齿地说道。“切一刀再说吧,就往这个地方切下去!”

    林海涛和匡斌见他态度这么坚决,都不好说什么了,便只有拭目以待,看这一刀下去切出个什么状况来。

    此时此刻,周围旁观的群众也在那里议论纷纷,眼前那块正在摩擦的石头确实出怪了,好好的一块色料,咋一擦开变成黄色的了。

    好在林海涛拿起切割机切下去之后,切面上显露出来的是一片晶莹剔透的玉质,颜色也不是淡黄色的了,而是深紫色的。

    “海涛,你看,紫红色的翡翠,多漂亮啊!哈哈,我没说错吧?!”看清楚那切面的情况之后,贺青又惊又喜地大声说道,正如他所预言的那样,石头里面玉质的颜色从淡红一下子过渡到了紫红色,而紫红色的翡翠显得高贵典雅,往往是玉石收藏家喜欢收藏的一个品种。

    除了玉质是紫色的,那质地也很不错的样子,虽然没有贺青第一块石头那么透明,那么润泽,但是也达到一定的品级了,据贺青估计,应该接近于冰种了,属于冰糯种种地的翡翠,介于高档于中档之间,不管怎么样,花十万块钱值当了。

    “呵呵,青哥,托你吉言,你真是我的贵人啊!”林海涛笑得合不拢嘴,十分激动地说道,没想转眼之间发生了如此令人喜出望外的事情,怎不让人感到兴奋。

    场外看热闹的一干观众也登时情绪高涨,议论纷纷。

    不过让他们遗憾的是,林海涛切了那一刀之后也停止赌石了,他确实是不敢再赌下去了,生怕后面出什么状况,还是等考虑好之后再下刀,这样稳妥一点。

    贺青和林海涛的石头都赌得差不多之后,接下来轮到匡斌了,匡斌手上有两块石头,有得一赌了。

    然而,匡斌抱着一股极大的希望去解石的时候,他都赌垮了,两块石头居然全部放空,一块也没有见到能取料的翡翠,有的只是杂质和玉化程度不高的翡翠。

    对此,贺青和林海涛都为他感到遗憾,几万块钱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正所谓有人哭有人笑,赌石太让人难以捉摸了。

    “你好,你就是贺老弟吧?”

    等到贺青他们收拾完赌石现场之后,浩叔他们突然走了过来,贺青还没有所反应,浩叔就向他伸出了手来,并笑容满面地打招呼。

    “嗯,我是。你好。”贺青也没有失了礼数,而是彬彬有礼地点头问好。

    浩叔直截了当地说道:“听说你赌到了一块很好的翡翠玉石,你能不能给我们看一下,让我们开开眼界?”

    贺青谦虚道:“不是什么很好的石头,就一般的石头。你们想看,那给你们看一下也无妨了,还请各位掌掌眼。”

    言毕,贺青将本来已经收好的那块翡翠玉石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展示给浩叔他们看。

    石头他拿在手上,并没有摆到桌面上,不过近距离地察看,谁都看得一清二楚。

    一见之下,浩叔和随同他而来的那几个人都禁不住瞪大了眼睛,浩叔更是一脸震惊之色。

    (谢谢蓝月天蓝和骑着兔子的猪各投出一张宝贵的月票,以及最爱十四个等朋友投出评价票。请看看还有没有免费的评价票,投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