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42章 祖母绿级别(中)

第242章 祖母绿级别(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42章祖母绿级别(中)

    “青哥,这块石头是继续切还是停下来?”林海涛郑重其事地说道,“现在石头的情况很不错了,开出来的口子特别漂亮,但是赌石有风险,继续切割的话,如果……我说万一,那就损失大了!所以,青哥,你还是先想好了再作决定吧。”

    贺青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道:“海涛,你说得对,暂时不切了,以后再说吧。”

    他这话一说出口来,旁观众人尽皆愕然,大家顿时议论声大作,眼神中包罗万象,不解的有之,遗憾的有之,甚至忍不住感到有点气愤的亦有之。

    好不容易碰到这么精彩的赌石场面了,怎么说不解就不解了呢,这不是吊人胃口么,此刻谁都想看着那块前景大好的石头解到最后,好好开开眼界,可不料石头的主人突然说不切了,让人大感意外,可是石头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它的主人不解了,他们也无可奈何,没有任何办法,总不至于强迫人家把石头全部切开,察看最后的结果吧。

    而实际上,贺青之所以选择停止继续切割石头,并不是因为害怕会出现不好的结果,反正是决定了要一赌到底的,晚切不如早切,只是他不想继续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手上这块十分精美的翡翠毛料切到底,最后要真是解出一块带高绿的老坑玻璃种的完美翡翠来了,那让这么多人眼睁睁地看到总归不是什么好事,万一有人心存不轨,那岂不是埋下了祸根,“怀璧其罪”的道理贺青还是懂的,所以还是小心谨慎,适可而止的好,假如切出来的是一般的翡翠玉石,那他也不会这么在意这个事了。

    “嗯。那好吧。”林海涛点头赞同道,“你把石头收起来吧。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你其余那两块石头现在还切不切?”

    贺青似有犹豫,说道:“切吧,既然来了,那就全部赌赌再说了。”

    另外那两块翡翠赌石在他眼里可不能与已经擦开的那块石头相提并论,料子普通得多,因此当众全部切开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顿了顿,贺青接着说道:“海涛。匡兄,要不你们先赌吧,我不着急。”

    匡斌却客客气气地说道:“没事,贺兄,你还是你先来,你看你运气这么好,解出了这么漂亮的一块玉,所以你应该继续,顺着这股运气解下去,这样你这两块石头才有更大的希望赌涨。”

    “呵呵。那好吧。”见匡斌那么谦让,贺青也就没多说什么了。点头答应了下来,说罢,他将那块含有美玉的翡翠毛料好生收了起来,并拿起带来的另外一块石头准备赌石。

    眼见贺青拿出来另外一块全赌料,乍一看料子还不差的样子,在场的观众中便有不少人渐渐消去了因贺青停止切割那块石头而带来的不良情绪,他们再一次打起来了精神。全神贯注地察看着那块石头,拭目以待其解石结果。

    “青哥,这块石头也先擦一下吧?”林海涛问道。

    贺青摇头道:“这个就不擦了。我想直接切一刀试试看。”

    说实话,他对后面收来的那两块石头并不是很看好,于他而言,石头料子真的一般般,赌涨的希望并不大,想要赌出冰种以及其以上的高档翡翠来更是难以达到的结果了,但有点希望就行了,赌石本来赌的就是十分之一的希望,运气好的话,没准还真有事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

    “可这是不是太冒险了?!”听他那么说,林海涛和匡斌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眼中均有惊异之色,林海涛疑问道,“我觉得还是先摩擦一下好些吧?”

    匡斌也忙点头道:“涛哥说得没错,贺兄,你这块石头其实也很不错,你看,表面上有一片片的松花,虽然这些绿花并不明显,但是总归有这个好现象,说明石头里面可能带绿。所以我也建议你像刚才一样,先擦一擦,然后再看情况进行切割,这样就能做到十拿九稳了。”

    他们是站在过来人的角度向贺青提出建议来的,因为他们潜意识里认为贺青是个新手,对赌石经验尚不足,而实际上确实如此,他以前除了阴差阳错赌到的那块价值三百多万的石头,从未接触过赌石行业,可谓一无所知,只不过就在刚不久前他恰巧吸收到了一位老前辈积聚了几十年的赌石知识和经验,让他霎时间站在了赌石行业的高位,至少比起资历还极为有限的林海涛和匡斌来算是经验老到了。

    所以林海涛和匡斌所说的情况他何尝不知,一块翡翠毛料,赌石者一般会从正方两个方面来考究它的前景,一是看好的方面,比如看表面上呈现的绿花,二是看不好的方面,有些石头皮壳上是带“癣”的。

    医学把霉菌在人体皮肤上引发的症状称为癣,翡翠皮壳上也常有一种形态不一的黑蓝色物质,对绿色有侵害作用,人们就借癣来作比喻,把它也叫作“癣”,“癣”是石头坏的表现,所以在赌石的时候要避开这个情况。

    当然,除了判断“松花”和“癣”,还有其他很多的方法,赌石说来还是很有学问的,要不然寄存在贺青大脑里的那位老前辈眼力也不会那么精准了,那块特殊的黑石头真被他算准了,只不过赌到石头之后他一直舍不得把石头切开,一直留到现在,鬼使神差之下被贺青获得。

    “呵呵,那也行。”贺青笑吟吟地点下头来答应着。

    本来他不想费这番功夫的,而是打算直截了当地进行切割,但既然林海涛和匡斌极力劝说他那么做,他就只好顺着他们的意思了,而其实他早就利用老前辈留下来的丰富的赌石经验对那两块石头进行一个全方位的判断了,表面带有点松花,没什么多大的规律,像这样的石头里面是很难有多大起色的,所以擦不擦都关系不大,直接切一刀看看情况应该更好,省去了那番力气。

    于是贺青很快拿起擦石刀,耐着性子,依样葫芦地擦起石头来了。

    “老王,怎么了?!”正在这时,强哥走了回来,很惊异地问宝叔道。

    因为他一眼扫到了,发现贺青手上正在赌的那块石头变了,并不是之前那块疑似带老坑玻璃种祖母绿的翡翠毛料了,于是感到很吃惊。

    宝叔如实回答道:“贺老弟换了一块石头了,他那块石头不准备切割了,可能不敢继续切了吧,毕竟赌到那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再赌的话要冒着极大的风险。”

    听他那意思,他很理解贺青的做法,闻言,强哥眉头紧紧地皱了一下,似乎也很失望,不过他很快舒展开了眉头,目光中透出股欣喜之情,转而想到了什么好事似的。

    没过多久,贺青那块石头擦开了一个小口子,但是不像之前那块那样,并没有擦出异常情况来,看到的只是一片灰白色的石质,看不到水头,用手电筒照也照不出翠绿的光色来。

    见状,大家都有些失望,但贺青不慌不忙,继续进行摩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头终究还是出玉了,但颜色和玉质都比较普通,经鉴定属于干青种,是翡翠中的中低档翡翠。

    紧接着,贺青切了一刀,切出的玉面差不多,证明还是干青种。

    这个结果虽然不是很好,但总归是没有彻底赌垮,还是有所收获的,本钱应该是挣回来了。

    “哎,算了!”贺青叹口气道,“这块石头暂时也就这样吧。我不赌了,海涛,匡兄,你们来吧,我回头再研究,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

    第二块石头并没有切出冰种以及其以上的高档次的翡翠来,贺青心里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失望之情,他一早就想到这个结果了,赌石十赌九输,想要赌到冰种以及其以上级别的翡翠谈何容易,能不输其实很好的结果了。

    “嗯,也可以。”林海涛点点头道,“那现在就让斌子来吧,斌子那两块石头也应该会有个好结果的。”

    匡斌却摇头道:“不了。涛哥,还是你先来,你是客我是主,自然得先让你来赌,我放到最后没事的。再说了,你那块石头成色那么好,肯定会大涨,我还想在后面沾点好运呢。”

    “但愿如此吧。”林海涛笑盈盈地说道,“我先来就我先来了,怕什么,是不是?!不过我要学青哥的,先好好擦一擦再说。”

    说完之后他拿起了他那块花了十万赌来的色料,石头摆出来后,绿光四溢的料子让人眼前一亮,很多观众再一次打起了精神来。

    正在这时,几个人匆匆忙忙地走进了店来,只见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的中年男子,那男子头发油光发亮,戴着一副紫色的眼镜,穿着打扮都很有一股范儿,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特有钱的主。

    “浩叔——”

    那中年男子还没走近来,强哥就注意到了,于是立马迎上前去,毕恭毕敬地对那中年男子说道:“那位老弟还在,不过他那块石头已经收起来了,没有在赌了。”

    “嗯,我们去看看。”浩叔一扬手道,“那要真是一件帝王绿翡翠,那怎么样都要和他谈一谈!”

    (谢谢蓝月天蓝打赏200币,xingyun6988打赏100币,尤其是npm打赏了588币,看样子本书又快多一个弟子了,很是期待啊!谢谢你们的支持,有订阅的务必要订阅啊,现在在搞活动,白送币,希望大家去参加,并来订阅支持本书,这样才有更大的动力加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