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37章 一赌就大涨(六)

第237章 一赌就大涨(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37章一赌就大涨(六)

    “老弟,你要先解这块老石头吗?”宝叔问道,他再打量了那块黑炭一般的翡翠毛料,眼神中若有所思,明显有点不看好的意思,精神突然也打不起来了似的。

    贺青却毫不含糊地点头回答道:“嗯,是的。老板,有劳你们了。”

    “哦,没事。”宝叔摇了摇头,说道,“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你这块石头不好判断啊,你打算怎么解?我建议你这块石头直接用自动切割机来解,把石头放进去,切一刀之后就知道个大概了。”

    站在一旁的匡斌也道:“确实!贺兄,你收来的这块老翡翠毛料特征很不明显,上面既没有松花,也没有蟒带,想擦都不好入手,我看可以直接切一刀试试看。”

    贺青不慌不忙地说道:“不急。还是按照解石的步骤来吧,先擦一下看看。”

    解石也就是赌石,赌石常见的方法有三种,分别为擦石、切石和磨石,这也可以看成是解开一块石头的前后三个步骤。

    而擦石是第一步,所谓的“擦石”就是摩擦皮子,俗称“扒皮子”或者“开门子”,即在石头表面擦开一定的口子,以观察内部玉石分布状况,为赌石的下一步做准备。

    擦石的效果好,而且相对安全,因为任何的盲动下刀,很容易造成将绿色“解”跑而赌输,而有了擦口就可以以强光冲照往里看,进而来判断绿色的深度、宽度和浓淡度。

    擦石是一条古老的法则,其顺序为,一擦颟,二擦枯,三擦癣,四擦松花,擦石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真正的绿颜色,从而做出比较准确的判断。

    “擦石?!”贺青说出那话来后,匡斌和宝叔面面相觑,目光中均有惊异之色,或许在他们看来,贺青那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并不值得去擦,那只会是白费功夫。

    然而,林海涛却以一种鼓励的语气说道:“擦吧。其实青哥那块黑色的石头不错。不是有个说法叫做‘绿随黑走’吗?没准石头里面包含着一块上好的翡翠玉!”

    尽管他从一开始就不看好贺青赌到的那块老石头,但是他心知肚明,贺青之所以也去赌石,只是为了陪他们,是图一时的兴趣,而如果就那么一刀切,那又有什么意思了,赌石要的不就是那个心惊肉跳的过程吧,至于结果是输是赢对于贺青来说影响都不大,因为他并不靠那个赚钱。

    “嗯。那好吧,擦就是了。”见贺青和林海涛态度那么坚决。宝叔也不好说什么了,毕竟石头是他们的,一切任由他们自己处置。

    于是小林当下将擦石的攻击递给贺青,那是一把比较小的刀具,但口子看上去显得很锋锐,摩擦石头应该比较容易。

    “青哥,你不会弄吧?”林海涛问道。

    贺青笑吟吟地说道:“嗯。我没擦过翡翠原石,但是我会使用雕刻刀,擦过成品玉石。其他石头也试过,应该差不多吧?”

    “差不多!”林海涛恍然大悟道,“你看我都忘记了,你会雕玉的,那擦石对于你来说轻而易举了!”

    “什么?!”听到林海涛那么一说,宝叔大吃一惊,连忙问贺青道,“你会雕玉?!你学几年了?”

    林海涛很自豪似的说道:“当然会了,他手艺很精湛的!”

    他虽然没亲眼见过贺青的雕刻技术,但是他对对方的技艺深信不疑,他以前既然说过自己会雕玉,那就肯定错不了了,雕刻水平可想而知有多高了。

    “没看出来。”宝叔下意识地上下打量了贺青一眼,眼神里透着股刮目相看的味道。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那不知道你能不能帮个忙。”

    “什么忙?”贺青反问道。

    宝叔说道:“我有几块开出来的翡翠玉料,但还没经过雕琢的,想做几件玉器,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玉匠,没想到今天能够认识你,你要是能帮我忙,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鄙人水平有限,不知道能不能达到你的要求。”贺青毫不犹豫地道。

    他这明显是谦虚之词,因为他很早以前就从一块玉牌上吸收到精湛的玉雕技术了,那位清末民初的玉雕师傅虽然不是很出名,但雕工不容置疑,是摆在那里的,他信手拈来就是。

    “老弟,你太谦虚了,等下你给我看看吧。”宝叔恳请道。

    “嗯,那试试吧。”贺青也没多说什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大家谈了一会儿之后,贺青就坐下去准备擦石头了。

    不过在开擦之前,他对着那块石头细致入微地察看了一遍,然后陷入了沉思。

    其实那块石头他异常熟悉,不知“看”了多少遍了,那位老玉石商一直珍藏,舍不得切开,这下贺青却要替他解开了,这种感觉很奇妙,不知道是好兆头,还是什么坏事。

    不知不觉间,贺青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了,虽说那块石头那位老前辈极为看好,他也知道原因所在,但是毕竟他不是神仙,也没有火眼金睛,不能够看穿石头上的那层皮壳,所以归根结底还是一个“赌”字,赢了可能得到一块天价宝玉,输了也就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当初那个老前辈迟迟没有把石头解开,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吃不准,要不然肯定保留不到现在了。

    再在那块石头上面琢磨了一会儿之后,贺青就动起手来了,只见他从容不迫地摩擦着石头。

    由于对贺青所赌的那块黑皮老料并不看好,匡斌和宝叔他们没怎么关注,而是站在那里漫不经心地聊着其他的事情,只有林海涛目不转睛地盯着贺青一点一滴擦开的地方。

    贺青在细细擦石的时候,店里走进来了几个观看热闹的人,没过多久,进来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了,赌石这种事很神秘很刺激,自然能吸引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对赌石发财抱有幻想的人。

    “那块石头怎么那么黑啊?!”人群中有人低声议论道,“那是翡翠毛料吗?好像一块掉进臭水坑里的普通黑石头!”

    另外一个人回答道:“应该是吧。翡翠毛料种类很多的,有些看上去确实和普通石头几乎没什么区别,石头发黑也比较正常了,只不过那块太粗糙了,感觉很难出玉,出质量好的翡翠更是不可能了!”

    “可不是呢?”前面说话的那人又道,“可能是拿来练手的吧。”

    见眼前那个正全神贯注在那里擦石的男子年纪轻轻的,俨然一副乳臭未干的样子,一干观众便认定他是个纯新手了,没赌过几次石头的人。

    周围的各种议论声贺青却丝毫没听见似的,他只是在那里一刀一刀地摩擦着石头,瞧他擦石的手法,轻重缓急,每一刀都掌握得很精准似的,端真是游刃有余,十分熟练。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光景,在贺青的细心摩擦下,那块石头表面某部位已经擦去了一层薄薄的皮子,约莫半个巴掌大。

    擦开皮子的地方显露的质地显得越发黑了,简直黑得透亮,隐隐有水光透出,仿佛里面注入了水。

    “那石头怎么越来越黑了?!”观众中有人低声惊呼道。

    那简直是一块奇石,就好像染了墨汁一样,而且是由里向外染的,越往里面越黑。

    “呼~~”周围看热闹的人发出种种质疑声时,贺青本人暗地里却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他原本紧绷的神经好似轻松了很多,可能是看出什么好兆头来了。

    “青哥,你这块石头水头好像不错啊!”正在这时,林海涛叹道。

    匡斌却道:“但雾太浓了,不透啊!”

    “呵呵,不着急,再好好擦一下吧。”贺青很镇静地说道。

    他知道,匡斌所说的“雾”是外皮与底章之间的一层厚薄不等的膜状体,一般看来,雾要薄,还要透,主要赌白雾和黄雾等,雾赌错了很有可能就输了。

    黑雾的话,往往是“狗屎地”了,不过现在这块石头擦开能看到的内质并非雾,或许只是厚实的风化层,雾要擦到下面才能看到,当然,前提是里面存在翡翠玉,要不然和普通的黑石还有什么区别,也就不存在赌石那套说法了。

    当下贺青继续擦那个地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口子越来越深了,“黑雾”也越来越浓,但外透的那股光同样越发明亮,给人一种异样感。

    “不对啊!”

    猛地里,林海涛惊奇道。

    “什么不对?”宝叔疑问道,与此同时,很多人都向林海涛投来疑惑的目光,尽管如此,大家脸上的神色也都忍不住微微起了变化,他们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此时此刻,场上的气氛陡然变得有些紧张。

    林海涛回头道:“老板,借电筒来照一下!”

    “嗯,小林,给他手电筒!”宝叔忙答应道,并从儿子手上拿过电筒递给林海涛。

    林海涛一接过来就打亮了,那是强光手电筒,电光很亮。

    林海涛当即将光照向贺青已开口子的地方,在抢光的照耀之下,隐隐约约之中,浓黑中透出一抹绿光,那绿光耀人眼睛。

    见状,林海涛心头不禁一颤,又惊又喜地叫道:“我没看错!青哥,你赌涨了,里面有玉,真的有玉,而且很绿,应该是高翠!”

    (谢谢521connie打赏100币!兄弟们,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大家给点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