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32章 一赌就大涨(一)

第232章 一赌就大涨(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32章一赌就大涨(一)

    贺青手上那件瓷器已经得到确定了,那是一件瑰宝,价值可超过三千万!

    贺青和林海涛他们皆大欢喜,林海涛心里还有股痛快之情,他在一旁暗自感叹道:“这下那个吝啬鬼当冤大头了吧?!”

    之前钟老板将那只遮住庐山真面目的油漆罐卖给贺青的时候坐地起价,一百块钱都不要的东西他居然狮子大开口,要了贺青一千块钱,狠狠地敲诈了一笔。

    岂料一天不到,东西就完全变了个样,价值更是从一千骤升至几千万,不知道翻了多少番。

    由此可以判断,贺青这次捡到的这个漏有多大了,简直将一件废品变成了一件国宝!

    林海涛脑中忍不住在想象,当钟老板知道这个事情后会有怎样的反应,不知道他会不会气个半死,狗急跳墙地来找贺青要回东西那是肯定的。

    然而,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等待的将是牢狱之灾,甚至是死神的降临!

    “小贺,你这只大罐花了多少钱?”看完之后,郑老随口问了一句。

    贺青微微一笑,如实回答道:“师傅,这个东西我没花多少钱,是别人看走眼了,把这件瓷器当成了一件废品,当时我觉得东西好像还不错,于是买了下来,不瞒你们说,我只花了一千块钱。”

    他照实说出那件瓷器的买价,但只字不提瓷器买来时的具体情况。毕竟这个事情的后续只有他和林海涛知道,暂时也不方便向第三个人透露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免得对方多想什么。

    “才花一千块钱?!”闻言,郑老和邓老相顾愕然,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区区一千块钱,竟然买来了一件明代的五彩大罐,还是嘉靖时期的官窑精品。

    “棒槌啊!”邓老大发感叹道,“那个卖家一定是个大棒槌,要不然眼光怎么这么差。如此开门的东西他居然一千块钱让出去了,就是民窑仿品,那也绝不止这个价吧?!”

    他深深地鄙视了那卖家一顿,听到他这么议论,贺青和林海涛下意识地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眼神中都透露出一抹异样的目光,钟老板是不是棒槌他们不是很清楚。但对方这次真的是被坑了,祖传之物都被人以极低的价钱拿走了。

    四人就那个五彩大罐讨论了一阵之后,贺青又将东西好生收了起来,他这一次来京城淘宝真是开了一个好头,一来就淘到了这么珍贵的一件瓷器,他相信后面自己还有好运淘到宝贝的。到时候又能满载而归了。

    “师傅,邓老,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吃中饭吧。”稍后,贺青招呼郑老他们道。

    郑老点头答应道:“嗯。好的,先吃了饭再说。”

    于是不多一会儿。贺青和林海涛就带着郑老他们,还不忘叫上跟随郑老他们而来的那两个“神眼门”的人,众人一齐走去餐厅吃午餐。

    “师傅,你们今天下午有什么安排吗?是休息还是去外面办事?”餐桌上,贺青突然问道。

    只听郑老回答道:“我们下午确实有点事要去办。小贺,听海涛说,京城有个大老板请你来帮忙鉴定一批古董,你们还没去吗?”

    贺青点头道:“他们好像还没有准备好,估计还得等一两天,不过不着急,我和海涛还准备在京城这边好好逛一逛,想去逛‘潘家园’等古玩市场。”

    “嗯,不错!”郑老称赞道,“混我们这一行的,是得经常出去走走看看,这样才能扩展眼界,在鉴定东西的时候更有经验。”

    “师傅,你说得对,所以我正加紧学习中。”贺青点头赞同道,他这说的是实话,毕竟他初入这一行,所学还极为有限,现在他之所以屡屡捡漏,基本上全是依靠眼睛神奇的鉴宝能力,假如他不能看透一件藏品的来龙去脉,那就凭他那半桶水不到的鉴定知识,是不可能淘到五彩大罐这等巨宝的。

    所以他得加快学习,等他拥有丰富的鉴宝经验之后,再加上眼睛异能,那他就真的如虎添翼了,会成为鉴定界无出其右的泰斗级人物。

    酒足饭饱后,林海涛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随后他把贺青叫到一边,低声说道:“青哥,斌子打电话来了。”

    “哦,是什么事?”贺青吃惊道,他还以为匡斌带来的消息是跟那个大贪、官有关的,谁知道却不是这回事。

    “你忘了吗?”林海涛说道,“昨天我去找斌子不是有件比较重要的事情么?这也是我这一次来京城的目的之一。”

    “嗯,我知道了。”贺青点点头,他很快想起来了,只道林海涛要说的事情是赌石,因为昨天下午匡斌说了,这边的玉石市场将有一批上好的缅甸翡翠毛料运来,他们想去看看,再待机赌一把。

    林海涛挤眉弄眼地说道:“那你去不去?那批赌石下午两点多钟就到了。青哥,陪我去玩玩吧,有你在身边我就踏实多了,要不然心里虚啊!”

    “嗯,好吧。”贺青没做多想,很爽快地点下了头来,他答应了林海涛,准备陪他去玉石市场赌石。

    贺青现在虽然对赌石一事可谓一窍不通,但是他也很感兴趣,从未亲生经历过赌石的他却对神秘的赌石抱有一股向往之情,只想见识一下,现在终于有这个机会了,他怎么能放弃。

    而实际上,贺青之前已经间接地参加了一次赌石,而且大大地赌涨了,只不过那个情况很偶然,是他不经意之下赌的,不能算真正的赌石。

    和林海涛商量好之后,贺青转身走回到郑老他们的身前。郑重其事地说道:“师傅,下午我们也有点事。是去看一个朋友,所以不能陪你们去办事了。”

    “哦,没关系。”郑老想也没想地一摇手道,“我们下午其实也是去见几个老朋友,大家聚聚,你们两个年轻人不去也没关系的,你们去做自己的事吧,等哪天在‘荣宝斋’举行的鉴定会和拍卖会举行的时候你们再去。那个事情对于你们来说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学习机会。”

    “那是一定去的!”贺青斩钉截铁地答应道。

    过后他和林海涛向郑老他们道了别,并走出酒店,在路边打的径直赶往匡斌的“明星馆”。

    没过多久,他们就到达目的地了,也很快见到了匡斌。

    “贺兄,涛哥,你们这么快就来了啊?”见贺青和林海涛走进了古玩店来。正在里面收拾东西的匡斌连忙笑盈盈地迎上前来打招呼,说道,“我正想开车去接你们呢。”

    贺青说道:“我们自己来是一样的。”

    匡斌笑呵呵地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现在十二点多,等到玉石街的时候大概一点多钟,再等一下那批玉石就来了。听人说这批石头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都是上好的翡翠玉石。有得赌了,只是担心东西一入店就被其他玉石商人给囤占了。”

    “有那么疯狂吗?”贺青不由问了一声,他暗中一阵苦笑,只道那只不过是一批石头,怎么赌石的人那么痴迷。

    对此他很费解。不过想想也是了,他一个外行人。从未感受过赌石现场的那种气氛,自然没有多大的感觉了,但他很快就能见识到真正意义上的赌石活动了。

    “当然了!”林海涛替匡斌回答道,“青哥,你没赌过你不知道,等你赌了几次之后,尤其当你赌赢了的时候,那赌石的魅力我想你就能切实地感受到了!”

    “希望等下你们都有收获。”贺青笑吟吟地点了一下头道,他这一去只是看热闹打酱油的,毕竟他没有任何的赌石经验可言,让他去分辩一块翡翠原石的前景好坏,那只能全然靠猜了。

    当下匡斌带上贺青和林海涛走出了“明星馆”,然后坐上那辆比较陈旧的吉普车赶往赌石的地方。

    车上面,贺青忍不住问道:“海涛,赌石到底有没有技巧?”

    “我觉得有的。”林海涛郑重地点头回答道,“玉石的分布是有一定规律的,只要掌握了其中的规律,那赌起石头来就容易多了吧。”

    匡斌也道:“有些人不信,认为‘神仙难断寸玉’,大师也会看走眼,但是赌石行也有这样的奇人,逢赌必输,而且往往能赌到很好的翡翠。我们这里有一个‘赌石王’,他家世代经营玉石生意,代代都出赌石高手,不知道赌到多少好玉了。名闻京城的‘赌石王’我还认识,有机会的话把他介绍给你们认识一下。”

    “好啊?!求之不得呢!”林海涛激动地点头道,“我现在就想拜一个赌石大师为师,这样赌石的时候就不至于盲目了。”

    “但想拜师很难啊!”匡斌却道,“赌石这个事情都是你赌你的,我赌我的,如果真有诀窍,一般人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他们还怕别人学到自己的技巧后抢了生意呢!”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叹了口气,说道,“看样子只能靠自己了,多赌多积累经验吧。”

    林海涛和匡斌在谈起赌石难度的时候,贺青在一旁静默不语,而此刻他心里面却有着一个十分疯狂的想法,那就是他有机会从某件跟玉石相关的灵物上吸取到顶级赌石大师的赌石经验,到时候就能运用到赌石中去了。

    虽说他对赌石不懂,但是他对翡翠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现在翡翠玉石行情一路高涨,炒得很火热,尤其是高档翡翠,节节攀升,一件满绿的玻璃种翡翠,即使是很小的一个吊坠都可能卖出一个天价来。

    贺青越想越兴奋,他仿佛看到了无数翡翠宝石向自己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