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31章 价值三千万的五彩大罐(下)

第231章 价值三千万的五彩大罐(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31章价值三千万的五彩大罐(下)

    “真漂亮!青哥,这件瓷器绝了啊!”

    等那只油漆罐的庐山真面目全部展现出来后,林海涛惊奇道。

    贺青欣喜道:“终于弄得差不多了。海涛,你说这件瓷器是什么朝代的?”

    林海涛喜眉笑眼地回答道:“瞧这款式和上面那层厚实的包浆,我估计这件东西是明朝或者明代以前的。青哥,我记得你之前说过。”

    “我说什么了?”贺青随口问道。

    林海涛说道:“你说这件瓷器有可能是明朝嘉靖时期的瓷器,我突然想起来了,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这件瓷器确实有那个时期官窑瓷器的特征,其实我一开始就隐隐想到这一点上来了,总感觉这个油漆罐造型怪异,不像是普通的罐子,现在谜底揭晓了,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了,这件瓷器就是明朝嘉靖时期的,而且是官窑精品!青哥,我知道你早就看出来了吧?明嘉靖时期的瓷器那么有名,我还是有所研究的。”

    贺青呵呵一笑,却没说什么,林海涛道:“是不是嘉靖时期的瓷器我们再看一看就知道了,底部应该留有款识。”

    贺青点头说道:“嗯,我们怎么忽略这个了呢?看看再说。”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掀起了那个五彩大罐,聚精会神地看向其底部。

    瓷器的底部贺青也已经刷洗干净了的,没有留下影响瓷器美观的油漆,所以一眼看上去一目了然。

    “真有哎!”林海涛又惊又喜地叫道。

    贺青点了点头,其实他刚才在擦洗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罐子底部明显留有款识,所带的是“大明嘉靖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字体工整娟秀,遒劲有力。

    “照这款识看来,这确实是一件大明嘉靖年间的瓷器。但还需要做进一步的鉴定啊。”贺青笑吟吟地说道,“师傅他老人家现在要是在这里就好了,有他掌眼的话,我们就不会有丝毫疑问了。”

    林海涛却道:“青哥,你太谦虚了,你看好的东西是肯定不会有问题的,而我最佩服你的一点是,你居然把它给找出来了。这等眼力可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

    他对贺青佩服不已,区区一千块却换来了一件价值不可估量的古瓷,端的是“变废为宝”了。

    贺青摇头说道:“我没有谦虚,实话实说罢了,毕竟我所学非常有限,而师傅他们都有好几十年的鉴定经验了,他们才真正不会看走眼!”

    话是这么说,而实际上,他贺青在断定这件瓷器的年代上比谁都要准确,有着无可撼动的权威。因为他亲眼目睹了瓷器从生产制造到钟家的人将它涂上一层油漆的整个过程,而别人却对此一概不知。只能够从瓷器的特征上来进行分析,可有些高仿与真品几乎毫无二致,足以以假乱真,所以再厉害的专家都可能有打眼的时候。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点点头道,“青哥,我外公他们不是也要来京城了吗?到时候找他们看看就是了。”

    “他们具体什么时候过来?”贺青急切地问道,虽然他手上这件瓷器的年代对于他来说毫无疑惑了。但是瓷器的价值他不好判断,而郑老他们见多识广,自然能给它定个价。

    林海涛说道:“应该就这两天吧。来之前他会通知我的。”

    “嗯。到时候我们去接他们。”贺青欣慰道。

    两人聊了一会儿之后,贺青又开始工作了,那件瓷器表面上的尤其虽然彻底去除了,但是内部也敷有一层薄薄的红漆,自然也得除去,要不然就影响观瞻了。

    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钟才最终搞定,整件瓷器恢复了本色,五彩夺目。

    “海涛,我们现在来聊聊钟老板的事吧。”

    将瓷器收好之后,贺青把林海涛叫过来,两个人沉声低语地谈起了跟钟老板有关的事情,他们好像在商量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显得十分隐秘似的。

    “青哥,你别着急,斌子不是帮我们打听到了吗?钟老板他们家还要卖完房子之后才搬去美国。”林海涛郑重其辞地说道,“我已经给我爸打过电话了,也说明了一些情况,他会转告周伯伯的,周伯伯知道消息后应该会尽快联系我们吧。姓钟的要真是有问题,那他这次肯定逃不走!纪、委的请也会把他请下来做详细的调查。周伯伯是中、央、纪、委的,即使他不直接出面,也会派北、京市相关工作人员去调查取证的。钟老板可是首都厅长级别的大官,关系重大!”

    “嗯,我知道了。”贺青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就怕他闻风而逃,如果他逃去外国了,那想要抓他就没那么容易了。我真是搞不懂,那么贪心的一个人怎么就做大官了呢?!哎,不知道他在当官的时候贪了多少啊!里面可能还有劳苦大众的血汗钱!”

    他既然已经通过异能察觉出那个大贪、官了,那这件事就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了,他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逃离国内,去美国过上逍遥快活的日子,像那种贪赃枉法的人就应该受到严厉的惩罚,即使不拉去枪毙,那也得让他下半辈子在牢房里度过。

    本来贺青正为此事感到头疼,毕竟这件事现在就只有他一个人知晓,而他在官场上毫无人脉,都不知道该怎样去举报钟老板那个巨、贪,幸好林海涛在关键时刻站出来了,给他指点了迷津。

    原来林海涛手里有关系,他一个熟人竟然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当大官,如此正好治治钟老板那条漏网之鱼了。

    从林海涛那里得到确定之后,贺青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就等林海涛那个周伯伯的好消息了,只希望早点儿将那只狡猾的老狐狸绳之以法。

    这天晚上贺青睡得比较踏实,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龙老板就赶过来见他们了。

    贺青还以为龙老板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打算请他们去掌眼看东西,谁知道只听龙老板说道:“贺老弟,你刚来北、京的这两天就先休息休息吧。等休息好了我们再请你去帮我们看那几件东西。”

    闻言,贺青不由一阵苦笑道:“龙老板,我们已经休息好了啊,你不要客气的,能早点过去看就早点过去吧。”

    他觉得有点奇怪,不知道龙老板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来之前他迫不及待的样子,可到了之后又再三推延时间。仿佛有什么隐瞒。

    “贺老弟,你们还是先玩玩吧。”龙老板笑盈盈地摇头说道,“你们是行家,肯定对逛古玩街感兴趣,而京城这边有不少著名的古玩市场,比如琉璃厂和潘家园,报国寺那边也不错,你们可以先去四处逛逛。”

    他也不提他们那边的事情,听他这么一说,贺青纵使有莫大的疑难也不好说什么了。总不至于强求说要去给他们鉴定东西,其实他也没必要着急。不去也没事的,反正他到这边来主要又不是为龙老板他们鉴定东西,而是上这边来淘宝的。

    “那好吧。”末了,贺青无奈地点下头来道。

    龙老板请他们吃了一顿饭之后就道别离去了,本来他塞给了贺青一个大红包的,让他们在这边好好玩,可贺青拒绝了。分文不取,现在他还没帮到对方什么,怎么能拿人家的金钱。如果拿了,那恐怕要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了,那种感觉可不好。

    “青哥,龙老板他们真的是神秘兮兮的啊!”龙老板走开之后,林海涛评论道,“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好不容易把你给请来了,现在又卖弄关子,迟迟不让你过去看似的。”

    贺青不以为意地说道:“海涛,管他们呢,又不是我们的东西,能去看就去看吧,不要看其实我求之不得,我还不想给不熟悉的人鉴定东西。”

    “嗯,是的,别管他了。”林海涛点头应道。

    贺青随即说道:“既然今天不要做事,那我们就去四处逛逛吧,今天上午先去‘潘家园’好不好?”

    他有点跃跃欲试了,对于这个全国最著名的古玩市场,贺青以前从来没去过,只在网上查过一些相关的资料,现在来北、京了,可以直接去看了,自然让人向往,只想早点儿赶过去一堵最大古玩市场的风采。

    对此贺青是胸有成竹的,他认为自己凭借神奇的眼力能够在“潘家园”踅摸到一些好东西,没准能淘到比从钟老板家淘来的那只五彩大罐还要珍贵的藏品。

    “青哥,今天上午怕是不行了。”岂料林海涛郑重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贺青惊讶道。

    林海涛说道:“青哥,我忘了告诉你了,早上的时候外公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他说他们今天就过来,十点钟飞到机场吧。”

    “哦,是吗?!那太好了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贺青又惊又喜地说道,“海涛,那我们准备下,等下去接他们吧。”

    林海涛说道:“青哥,你别去了,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还是留在酒店里看着那件瓷器吧,那么漂亮的一件瓷器,可别出什么差错才好。”

    贺青却毫不犹豫地说道:“那不行,我非得去!那件瓷器放好了的,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况且这件事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别人都一概不知的,就连斌子都不清楚呢!”

    郑老可是他拜过的师傅,师傅来北、京,他哪有不亲自去迎接的道理。

    “嗯,行。”林海涛点头应答道,“那我们一块儿去接他们吧。”

    于是九点多钟的时候他们就从酒店出发了,目的地是国际机场,由于距离有点远,再加上路上车子拥堵,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机场,那时郑老他们已经下飞机了,不过贺青和林海涛正好在机场出口出接到了他们。

    来者一共四人,除了郑老和邓老,还有两个人,那两人一老一少,贺青看着有点眼熟,估计是“神眼门”的人。

    郑老和邓老可是“神眼门”的老前辈,他们经常带着晚辈出门参加活动的。上一次郑老他们是去苏、州给高先生鉴定一件白玉玉玺,不知道这一次他们出来又是为了什么,不过肯定是跟古玩有关的,不是鉴定古董就是收东西。

    “师傅——”见到郑老的时候,贺青有点激动地快步迎上前去。

    相互走近时,郑老笑意盈盈地说道:“小贺,你们都来了啊?其实不用来接的,多麻烦。我们直接去你们住的酒店找你们就是了。”

    “一点儿都不麻烦!”贺青连忙摇头道,“我之前还不知道你们要来呢,没想到这么巧。”

    随后他也向走过来了的郑老等人打了招呼,众人见面之后就打的径直赶往贺青他们所下榻的那家大酒店了。

    路上,贺青和郑老坐在一块儿,他很好奇地问道:“师傅,你们这次来北。京有什么好事呢?”

    郑老不答反问道:“小贺,你知道‘荣宝斋’吗?”

    “‘荣宝斋’?”贺青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听说过这个地方?那是京城的一家古玩店吗?”

    郑老回答道:“不是专门的古玩店。以前是一个小店,但现在可是一个文化艺术汇聚的中心了。那里有藏馆。收藏丰富,有人邀请我们来他们馆参加一个鉴宝会,所以我们过来凑凑热闹了。京城这边我们经常来的。小贺,你以前也应该来过很多次了吧?”

    “我这还是第一次来。”贺青摇头道,“要不然也不会没听说过大名鼎鼎的‘荣宝斋’了,想必那地方珍宝汇集,是个好地方!”

    “嗯。在琉璃厂那边。”郑老笑道,“既然你是第一次来,那要好好看看了。那天你要是有空的话。你也过去看看吧,据说他们这次的展出规模浩大,有很多平时很难见到的奇珍异宝!”

    “嗯,一定得去!”贺青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说道,“其实我们这次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长长见识,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了,怎么能白白错过呢?”

    师徒俩有说有笑地聊着,没过多久,车子驶到了贺青他们所住的那个大酒店。

    “外公,你和邓老能去一下我们的房间吗?有点事想和你们谈谈。”

    等郑老和邓老登记入住,一切安置之后,林海涛悄声对郑老说道。

    “海涛,有什么事吗?”郑老惊疑道。

    林海涛说道:“青哥昨天淘到了一件宝贝,只是现在我们还吃不准,所以想请你们给看看,这样才好放心。”

    “哦,是吗?”闻声,郑老抬头瞅了一眼贺青,眼神中异光闪动,若有所思。

    稍后他什么也没说,叫了邓老一声,两人便跟着贺青他们走去了隔壁的客房。

    等郑老他们走进来之后,贺青也没多说什么,直奔主题,他直接将那件五彩大罐拿了出来,请郑老和邓老掌眼。

    一见之下,两老面面相觑,脸上神色乍然大变。

    “小贺,这是五彩鱼藻纹大罐啊!明代的吧?!”邓老当先出声道,“这东西器型周正,色彩艳丽,美不胜收啊!”

    郑老也语气激动地解说道:“小贺,这么精美的瓷器你是从哪里得来的?一般的博物馆都未必摆着这么好的东西!这件瓷器非常开门,一看就知道是官窑精品,不可多得的!”

    贺青有意无意地看了林海涛一眼,说道:“师傅,邓老,不瞒你们说,这件瓷器来得有些蹊跷,不过确实是我淘来的!”

    他并没有说明那东西的具体来历,这件事情确实不方便向郑老他们交代清楚,好在郑老和邓老也没细问,因为对于贺青的人品他们深信不疑,他不会收来历不明的东西。

    “我们得好好看看!”郑老兴奋地说道。

    邓老也道:“明代以前的五彩大罐,今天可算是开眼了,真的很久没见到这么漂亮的一件瓷器了!”

    说着两人拿出放大镜,对着那件瓷器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忍不住发出赞叹声。

    最后郑老抬起头来道:“明嘉靖五彩鱼藻纹大罐,堪称嘉靖官窑中杰出的代表,同类器物存世总量不过10例,且多为世界顶级博物馆收藏,如北、京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馆等。瞧这罐腹所绘鱼藻纹朴拙华美,看似池塘小景,实则意蕴无穷,是继元青花鱼藻纹大罐之后的又一陶瓷杰作!小贺,我不知道你花了多少钱淘来的这件东西,但肯定是赚了,因为这种瓷器以前拍卖行有过记录,拍出了近三千万的高价,而且那是过去比较久的事情了,现在送去国际拍卖公司的话,至少三千万才能拍下来,如果竞争激烈,四五千万都是有可能的!!”

    听到郑老那么一说,贺青和林海涛相顾莞尔,均是喜不自胜。

    他们一开始的判断并没有错,这件瓷器可卖出天价,其时下行价甚至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感谢老朋友愤怒放假打赏两百币,拜求订阅和月票支持!请喜欢本书的朋友给点鼓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