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28章 身边的天价瓷器(下)

第228章 身边的天价瓷器(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2章身边的天价瓷器(下)

    “青哥,你在那里做什么呢?我们要走了。【全文字阅读.baoliny.】”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只听到林海涛的招呼声,贺青当即定了定神,这才注意到,匡斌已经和钟老板做好交易了,他们正准备拿着东西走人。

    贺青便走了上去,此刻谁也没多加留意,没有发现他脸上异样的神色。

    “贺兄,好了,我们走吧。”匡斌笑吟吟地招呼道。

    他正要带着贺青和林海涛离开钟家,岂料贺青突然叫住了他,说道:“匡兄,我们再等一下吧。”

    “啊?”匡斌吃惊道,“贺兄,你还有什么事吗?”

    林海涛也一脸惊疑地注视着他,不过毕竟和他相处这么久了,林海涛对他了解多一些,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问道:“青哥,你是不是看中哪件东西了?”

    问话之间,他转头四处张望,可房间里空空如也,并没有其他的古董了。

    “也不是看中什么了。”贺青淡淡一笑道,“就是觉得一件东西还不错,想拿去玩玩。”

    “哦,是哪件呢?”听他那么一说,林海涛更加感到惊讶了,因为钟老板手里边那些古董貌似都已经处理完了,最后一批不是打包卖给匡斌了吗。

    “贺兄,钟老板没东西了啊。”匡斌也很诧异地说道,“你看到什么了?这房间里根本没有值得买的东西了吧?!”

    贺青却一本正经地说道:“匡兄,你帮我去把钟老板叫过来,我和他谈谈。”

    这时钟老板正和那妖艳女子在门边窃窃私语地商量什么,而另外那两个来收东西的老板仍然在那里收拾东西,一眼也没瞧贺青他们这边。

    “哦!”匡斌随即点头答应着,说道,“好的,我这就去把他叫来。”

    说罢他就大踏步朝钟老板那边走过去了,而贺青和林海涛留在原地。

    “青哥。你到底看出什么来了呢?”匡斌走开后,林海涛沉声问道,尽管贺青嘴上说得很淡然的样子,但是他心知肚明,对方那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应该是他看到什么好东西了,而那东西“藏在深闺人未识”,别人并没注意到。

    贺青说道:“海涛。等下你就知道了。你可能不知道,钟家祖上可真正地是大户人家啊!”

    他随口感叹了一声,林海涛更觉吃惊了,疑问道:“青哥,这个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没觉得啊。北、京人住在这种四合院里很正常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吧?只不过看得出来,钟老板身价很高啊,一般人可移不了民。”

    “呵呵,是吧。”贺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心想一个曾经在京城当大官的人现在发达了。那他的收入来源很可疑,而钟老板又俨然一副贪官的样子。他要是两袖清风鬼才相信。

    “贺兄,钟老板说让我们等一下。”不一会儿,匡斌就走回来了,并对贺青说道。

    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嗯,不着急。匡兄,顺便问一下。那个女的是钟老板的什么人?”

    他旁敲侧击地打听起钟老板的八卦来了,也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女子来头不简单。她和钟老板有些神秘。

    于是好奇心起,他只想一探究竟。

    只听匡斌压低声音说道:“听说是从美国来的,钟老板认的一个干女儿,而钟老板的亲生女儿早离开他了,因为他和他老婆离婚了的。反正他们家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也弄不清楚,呵呵,也没兴趣去打听。贺兄,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贺青摇头说道:“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嗯。”匡斌点点头道,他也没做多想,而与此同时,贺青眉头轻微地皱了起来,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令他不安的事情。

    约莫等了七八分钟的时间,钟老板才和那女子结束谈话,并朝贺青他们走了上来。

    “小匡,刚才你说什么?还有事吗?”钟老板漫不经心地问道。

    匡斌回答道:“是我这位朋友有事找你。”

    “找我做什么?”钟老板朝贺青一扬头道。

    贺青也不拐弯抹角,而是直奔主题,转身指着摆放在一墙角落里的那个罐子说道:“钟老板,那个油漆罐能不能处理给我?”

    “你说的是那个红漆罐?!”

    此话一出,不单钟老板大吃一惊,就连站在旁边的林海涛和匡斌也都忍不住张大了口,无不露出满脸惊诧的神色。

    贺青用力地点头道:“对,就那东西。”

    “小伙子,你要那东西做什么?!那是油漆罐啊,又不是什么古董,没任何收藏价值的!”钟老板大大咧咧地摇头笑道,他言语间明显有笑话贺青的意思,只道这个年轻人真不识货,怎么连一件刷上红漆的普通罐子都分辩不出来。

    贺青却郑重其辞地回答道:“我知道。钟老板,反正你也不要了是不是?那就请让给我呗,我拿来有用。”

    钟老板说道:“那个罐子我们那时从东、城搬家过来的时候就有了,一直用来装种子的,白菜种子之类的。年轻人,你要是想要,那就拿走吧,我不要你钱!”

    他很大方似的一挥手,示意贺青刻意随时拿走,表明他压根儿不把那东西当一回事,在他眼里可能连垃圾都不如,看到都污染了眼睛。

    贺青却坚决地摇头道:“那可不行,我得给你钱。钟老板,你开个价吧。”

    他看上去态度显得很坚定,因为他心里想得很清楚,如果白拿,那就相当于是别人送给他的,出了钱性质就全然不同了,变成了一笔交易,到时候对方就是想反悔也不行了。

    “你这年轻人还蛮客气嘛。”钟老板笑呵呵地说道,“既然你这么坚持,那你自己开个价吧,给多少算多少。”

    贺青说道:“东西是你的,应该让你开价。钟老板,没关系的,你就直接说,那件东西值多少钱,要是价钱合适,那就没问题了。”

    钟老板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见过你这么固执的年轻人。好吧,那我开个价,一千块钱怎么样?”

    “一千?!”

    听到这个价,林海涛和匡斌尽皆大惊。

    他们没想到,贺青客客气气地让钟老板给个价,对方却狮子大开口,原本白送别人都不一定要的东西,他竟然出价一千,真出一千的话,不知道能买到多少那样的普通罐子了。

    “钟老板,不会吧?!”匡斌愕然道,“就那个油漆罐你要一千块钱?!刚刚你不是说我们白拿走都没关系的么?!”

    他颇为不满,暗道钟老板真是个吝啬鬼,葛朗台恐怕都没他这么苛刻,别人给他面子,他却坐地起价起来了。

    “小匡,不要没关系的。”钟老板冷冷一笑道,“那东西要是没人要,回头我送人吧,送给左邻右舍的还能算个顺水人情不是?”

    他前后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刚才他还大大方方地说要把东西送给对方,谁知道他打蛇随棍上,想要趁机捞一把似的。

    一千块钱虽然不多,但是对于一个普普通通的油漆罐来说,无疑是个“天价”了!

    “青哥,我们走吧,你拿那罐子干什么?”林海涛插话道,他也有点气愤了,原本以为钟老板会给个友情价,几十上百就差不多了,岂料对方胃口大得很,一件都懒得搭理的垃圾居然一开口就是一千块钱,这要价比抢钱都要来得凶猛吧。

    贺青却心平气和地说道:“没事。钟老板,一千就一千,这东西我要了,我马上给你钱。”

    他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来了钱包,并从中数出一千块钱的钞票,然后好生递给钟老板。

    眼见此一幕情景,林海涛和匡斌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而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那两个老板正在那里对着贺青指指点点,显然是在嘲笑他,笑他智商有问题,竟然愿意花一千块大洋收购那么一件毫不起眼的垃圾瓷器。

    “好了!”拿到钱之后,钟老板笑得合不拢嘴,连忙摆手说道,“你们把那个罐子拿走吧。年轻人,东西就交给你了啊,你可别后悔。”

    “我怎么会后悔?”贺青斩钉截铁地点头道,“东西你卖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了,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此时此刻,谁也不知道,贺青其实生怕钟老板会后悔,刚刚要是钟老板要价低,他心里反而会感到不安,这下对方显得那么贪心,收了他一千块钱,他求之不得。

    因为除了他,林海涛他们谁也不清楚,那件瓷器绝没有表面呈现出来的那么简单,而实际上,那极有可能是一件天价瓷器,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几个人看到过它的庐山真面目。

    和钟老板做完交易之后,贺青反身走回到那个油罐子前,并俯身捧起来。

    “涛哥,贺兄到底是怎么了?!他干嘛跟那个油漆罐过不去呢?!”

    身后,匡斌疑惑不解地问林海涛道。

    林海涛愣愣地摇了摇头,霍地,他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暗道:“原来如此!青哥一定是捡到大漏了!”

    (感谢老朋友峰雪爱无间的打赏,以及1天天、书痴野鸭以及智者无为等朋友的月票支持。拜求订阅!从明天起,也就是六月一号,本书每天万字更新保底,不定时爆发,有月票的到时候请留一张吧,让我有更大的动力爆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