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19章 亿万也请不动我(上)

第219章 亿万也请不动我(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19章亿万也请不动我(上)

    贺青沉吟了片刻后对陈勤说道:“陈师傅,既然王海和那个萧老板走得很近,那也查一下他吧,说不定这件事跟他有关。”

    嘴上说得有点含糊,而心里面贺青却已认定了,这件事的幕后指使者就是“唐明园”的萧老板,却不知道齐三爷在这个事件当中充当什么样的角色,他应该也跟这件事有关,只是贺青没法从那件“明仿”上面刺探到有关情况。

    “嗯,我知道了。”陈勤连忙点头答应道,“我这就给卢馆长打电话。”

    贺青说道:“得尽快。陈师傅,顺便问一下,你们博物馆发现那件明代青花梅瓶的事情上级文物部门知道吗?”

    “当然有上报了。”陈勤回答道,“这么重要的事情得向上级文物部门报告详细情况的,只是现在出了这个事他们并不知道。贺老弟,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都报警了,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反正你们的目的就是追回那件青花瓷,所以我建议你们也尽快把这件事向上头汇报,让他们派人来调查,毕竟是一级文物,国家文物部门会很重视的,这样查起来就更严格了,不会轻易让王海等人逃脱。”

    他心知肚明,这件事情如果跟齐三爷有关,那查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齐三爷那么大势力,不是一般人能靠近他的,但一旦惊动了国家最上层的文物部门,那齐三爷在江州的势力就算再大他们恐怕也难逃被彻底查问的下场,这样的话,他的压力就会很大,毕竟他是个文物贩子,手头上那么多赝品和走私的文物,怎么可能愿意被人查上门来。

    “贺老弟。你说得对。”陈勤忙不迭地点下头来道,“那就这么办吧,为了追回那件国宝,我们得想尽一切办法!”

    贺青欣然一笑,以一种安慰的语气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将王海等人绳之以法,并追回那只梅瓶的。”

    “贺老弟。托你吉言,我们竭尽全力追回!”陈勤十分激动地说道。

    言毕,他就行动起来了,而贺青和郑老等人再在房间里逗留了一会儿便走了出去,来到大厅上。

    此刻展览会照常进行,但气氛明显没有一开始的那么好,卢馆长等主要的组织人员都去忙事了,接待来宾的人不多,主要是那件开展前宣传得如火如荼的那件国宝瓷器撤展了,让慕名而来的人大为扫兴。

    “潘师傅。车娟,那我们先走了。”

    从内室走出来后没多久。贺青便向潘老和车娟道别了。

    “小贺,你看本来喜气洋洋多好的一件事,没想到变成这样,太让人遗憾了!”潘老摇头晃脑地叹息道。

    贺青却道:“事情既然发生了那也没有办法,谁都不想事情变成这样。潘师傅,你不要太担心了,不信抓不到王海。只要抓到王海一切就好办了。”

    潘老说道:“希望如此吧。今天这事说来多亏了你,如果我们没有看出那件瓷器是赝品,再过上几天。那可能就无法把东西追回来了。”

    贺青说道:“我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感谢的话等你们把东西要回来之后再说吧。”

    事已至此,他确实也没办法了,毕竟他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知道王海和那件青花瓷的去向,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靠他们博物馆和警察了。

    再和潘老聊了几句之后,贺青和郑老一干人就走出了博物馆,邀请贺青来的车娟一直送他们出了门。

    “车娟,不要送了,你快回去吧。”贺青回头招呼道,“出了这种事,潘师傅心里很乱,手头上也有很多事要处理,你得好好帮他啊。”

    “嗯,我知道的。”车娟点点头,一脸愧疚之色地说道,“贺青,真的很抱歉,本来想请你来好好参观一下展览,可没想到还没开始就要散场了,还出现了这种难以收拾的局面。”

    “跟我说抱歉做什么?”贺青笑吟吟地说道,“这又不是你的错。没事了,下次有这样的好事再请我就是了。”

    “嗯,好的,一定!”车娟涨红了脸,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她注视贺青的眼神里明显有一股崇拜之情,不过想想也是了,贺青刚才语惊四座,他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失传已久的“明仿”,这让人觉得他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稍后,贺青向车娟道了别,并坐上郑老的车子,返回古玩街。

    “小贺,你了不起啊!”

    车上,郑老笑盈盈地赞叹道:“博物馆这么大的案件都被你看出来了,那件国宝要是追回来了,你功劳肯定不小!”

    坐在驾驶座一旁的邓老也道:“最让人惊奇的是,小贺竟然那么容易就发现‘复明轩’瓷器的暗记——小贺,你以前对各种各样的高仿都有很深的研究吗?”

    之前他们就知道了,贺青认得出“朱仿”的破绽,只是没想到对方还能辨认出其他做得更为精妙的高仿,由此可想而知他眼力有多么深厚了,至少他在这方面眼光不同凡响,不是一般鉴定师所能企及的。

    贺青微微一笑道:“师傅,邓老,我以前确实见识过‘明仿’的厉害之处,应该是巧合吧,其实我对各门各派的高仿瓷器了解不是很多,知道的还浅薄得很。”

    邓老摇头笑道:“在我们面前你就不要这么谦虚了,我们还不了解你吗?‘朱仿’现在还在发展,不过制造技术越来越差了,最近出的一些‘朱仿’比较容易辨认出来,而‘明仿’等一些制瓷技术已经失传的高仿就不同了,很难辨别真假。”

    “邓老,你说得是。”贺青郑重地点了一下头道,“希望以后别再碰到高仿了,这种东西太害人了,它能充当上亿的国宝,一旦打眼,那就损失惨重啊!”

    郑老搭话道:“有市场就有赝品,这个是避免不了的,我们能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鉴定水平,在鉴定东西的时候擦亮眼睛,让赝品无处可藏。”

    三人一边讨论一边开车驶往古玩街,车子驶到古玩街之后,贺青道别走下车来,然后径直走向“忆古轩”。

    “贺老弟,你终于来了啊?!”

    贺青还刚走进门来,就只听到正前方传来了一个比较熟悉的招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