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18章 疯狂的青花瓷(下)

第218章 疯狂的青花瓷(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18章疯狂的青花瓷(下)

    “老陈,发生什么事了?”见陈勤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卢馆长诧异道。

    潘老他们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使得陈勤如此惊惶。

    不过贺青隐隐猜到了,心想大概是王海那边出事了,不是王海本人出了问题,就是那件失盗的国宝瓷器有什么不测。

    只听陈勤急急地说道:“王海不见了,他跑了!贺老弟猜得一点儿都没错,王海有问题,那件瓷器很有可能就是他勾结别人掉包的,难怪这几天他总是鬼鬼祟祟的,行迹很可疑,只是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上面来!”

    “果真如此!”闻言,卢馆长长长地叹口气道,“我们博物馆出内贼了,那个人一定是王海!老陈,现在已经确定了,这件瓷器是赝品,并非明代的青花梅瓶,而只是清朝晚期的一件高仿!可以想象,这件事是王海他们精心策划的,要不然不会做得这么天衣无缝,难怪施工队那几天迟迟没有完工,不是机器有问题,就是人员身体不舒服,原来一切都是王海搞的鬼,他故意拖延时间,好趁机下手!”

    “是啊!”陈勤重重地点头道,“老卢,这事恐怕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么复杂的事情绝不是王海一个人做得来的,他一定有不少帮手,施工队的,保安队的,只怕不少人都被他收买了!”

    “陈师傅,卢馆长,王海逃了,很有可能他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贺青插话道,“也就是说你们博物馆还有内贼。”

    “还有内贼?!”

    他这话一说出口来,陈勤和潘老他们面面相觑,均有惊疑和不安之色。

    见他们心神有些慌乱,贺青笑了笑,说道:“大家不要多疑。我们这几个人里面肯定没有内贼了,只是刚才你们在大厅讨论并搬移这件瓷器的时候外面有人注意到了,于是告诉了王海,王海见情况不妙,自然感到害怕,所以畏罪潜逃了,不过我想他一时片刻的也跑不了多远,应该正藏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吧。”

    “小贺。你分析得不错。”卢馆长点头赞同道,“看样子这件事我们得保密,要秘密行动,不然又会让内贼打探到消息,然后通知王海他们。”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是报警还是?”陈勤焦急地问道。

    “小贺,你说怎么办才好?”卢馆长不答,反问贺青。

    毕竟这件事是贺青揭发的,在他的指示下也认出了那件瓷器的庐山真面目,现在事情在峰回路转之际却又遇到了这等难事,一时之间令人不知所措。可没准心思极其敏锐的贺青又有什么锦囊妙计。

    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你们最终的目的应该是追回那只真正的梅瓶,所以当务之急是要知道文物的去向。”

    “可王海人都不知去向。我们怎么去追呢?除了他,我们也不知道博物馆的内贼是谁。”陈勤皱紧眉头道。

    贺青道:“可以从施工队和保安队里面的人身上查,出了这么大的事,当然得报警了,不然就靠你们几个人的力量怎么揪出王海一个人,而且得迅速行动起来,尽快找到那件瓷器。要不然一旦文物走私出国了,那就很难找回来啦。”

    “嗯,也只有这样了。”卢馆长点头赞同道。“老陈,我这就去联系罗局长,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他们听,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说罢他就转过了身去,并快步离开了房间,而陈勤他们留在那里陪着贺青。

    “贺老弟,这件瓷器是怎么证明它是件赝品的?”陈勤询问道。

    贺青当下将那件高仿“缺漏”之所在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陈勤,听后陈勤恍然大悟,不住地点头道:“原来如此!贺老弟,你真是火眼金睛啊,暗记在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被你发现了,而且采用这么巧妙的法子,要不是你帮忙指出这件瓷器的破绽,那我们就是想破脑袋也绝想不到啊!”

    贺青却是一脸谦虚地摇头说道:“巧合罢了,因为我以前正好见过这一类瓷器,它们的漏往往设在那种地方,这样便于分辨出来,如果记号是在内部更下面的部位,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除非把瓷器砸碎,关键是这件瓷器真假难辨,做得太精了。”

    他也只好这么解释了,总不至于将实情和盘托出吧。

    “可惜啊,太可惜了!”陈勤扼腕叹息道,“好不容易发掘那么精美的一件瓷器,没想到中途被人掉了包,我们还浑然不知,估计王海他们一切都算计好了,认为我们看不出这件瓷器的毛病,这件事也就这么瞒天过海地混过去了,可他们万万也没想到,还有人认得出来,并且这么快就认出来了!”

    他说话之间贺青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那件“明仿”,他目光一凝聚,瓷器上面散发的那团红光便在他眼前汇聚了起来,随即,一丝丝红线迅疾地射入他眼中,于是他再一次观看到了跟那件瓷器来历有关的一幕幕影像。

    “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呢?!一定在哪里见过!”

    看完之后,贺青暗暗想道,他看第一次的时候虽然知道那件瓷器的来头,但是和王海“合作”的那个老板,也就是瓷器的原主人,他并没有看清楚,看这第二遍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面貌,但是一时之间他实在是想不起来,不过他能肯定,对方也是古玩行的人,而且以前他见过。

    尽管也不知道那件真品瓷器的下落,但贺青想得到,那件瓷器现在应该就在那老板的手里,如果能揪出那个人,东西也就能找到了。

    “贺老弟,你在想什么呢?”见贺青陷入沉思状,陈勤不由问了一句。

    贺青回过神来,回答道:“哦,没什么。陈师傅,想要找到那件国宝瓷器就得查出下家,也就是帮王海处理文物的那个人。”

    陈勤却道:“贺老弟,你怎么知道东西不是王海自己占为己有了?这不一定有幕后指使者吧?”

    “但很有这种可能!”贺青正色道,“陈师傅,你们知不知道王海平时跟古玩行的哪位老板走得最近?”

    “萧老板!”陈勤脱口而出地道。

    “萧老板?”贺青惊讶道,“萧老板是谁?”

    他自然不认识所谓的萧老板了,好在站在一旁的邓老给了他提示,说道:“萧老板是古玩街‘唐明园’的一个老板,他和唐老板合伙开了那个古玩店。”

    “原来是‘唐明园’的人!一定是他!”闻言,贺青豁然想明白了,暗自大惊道,“这件事还是跟齐三爷有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