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16章 疯狂的青花瓷(一)

第216章 疯狂的青花瓷(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16章疯狂的青花瓷(一)

    “小贺,你怎么说?”

    贺青走近那只青花梅瓶时,卢馆长走上来问道,刚才郑老和邓老他们都已经看了那件瓷器,但结果谁也说不出问题来,都觉得东西很“正”,不像是一件有毛病的古瓷。

    至此,卢馆长等人质疑心更重了,他们认为这或许是贺青看走眼了,错把一件真正的明代官窑瓷器看做赝品,要不然怎么一点问题都看不出来呢,邓老等人可是这一行的大师,他们鉴定过的东西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卢馆长,你先别着急。”贺青淡然道。

    “可是……”卢馆长见他依然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心里越发着急了,语气激动地说道,“邓老他们刚才都检查好了,可他们都说东西从各个方面来看都没有半点缺陷,很符合明代青花瓷的特征。”

    贺青点头说道:“邓老他们说得没错,那件瓷器很端正,几乎不露半点破绽,但仿品就是仿品,不管做得多么好始终只是仿品!”

    他这话说得异常坚定,胸有成竹一般。

    看他显得那么有自信,卢馆长等人面面相觑,包括郑老和邓老在内,他们都还不知道,对方的自信到底来自哪里。

    不过郑老以及在场的对他很熟悉的人都心知肚明,他要不是有十足的把握那不会说那样的话,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公布出结果而已。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贺青成了全场的焦点,大家的视线都定在他的身上,迫切地等待着他做出答案。

    “小贺,那个梅瓶做得简直毫无挑剔,问题到底出在哪里?!”邓老也走上前来问道。

    “邓老,不是你们看不准,而是做得太精妙了。”贺青一本正经地说道。“就好比‘朱仿’,做旧技术惟妙惟肖,足以以假乱真,所以很难辨别出来,只能通过查找上面存在的缺漏等破绽来确定。这件瓷器其实也差不多,它同样是一件高仿,出自清朝晚期的一位制瓷大师之手,如果不是专门研究这类高仿瓷器的师傅还真很难看出来。不过既然是仿品。它就存在破绽。”

    “破绽在哪里?!”卢馆长迫不及待地问道。

    听他那番话的意思,卢馆长他们都明白了,他已经发现高仿破绽之所在,如此他们心里面顿时充满期待之情。

    贺青没有直接回答卢馆长的问话,而是朝摆在桌上的那件瓷器走上两步,然后指着那只大瓶道:“各位师傅,想必你们都已经看清楚了,这件瓷器初看精美绝伦,毫无瑕疵一般,而实际上它并不是出土的那件国宝青花瓷!

    “想用常规鉴定法来鉴别这件瓷器。也就那几个方法,首先是把瓷器送去鉴定所。使用碳十四检测等科学鉴定方法来判断瓷器的具体年代,可是造旧的技术太高超了,作假者早有防备,估计这个方法没有用。其次是看土蚀痕迹,毕竟这是一件出土文物,可以从上面土和水的侵蚀痕迹上着手,但这个也没用。因为早已经有人在上面做了手脚了,做得天衣无缝,现在东西又经过了一定程度的清理。就更难分辨出是旧藏还是出土文物了。最后就是看瓷器的本身,关于这一点我不需要赘述了,在座的诸位师傅都是专家,火眼金睛,我再说就是班门弄斧了。瓷器本身确实很美,什么问题都看不出来,我也无法指出他具体有什么毛病。”

    “啊?那怎么办?”听到贺青长篇大论地那么一说,卢馆长等人忍不住叹了口气,就那样说的话,岂不等同于没说,到头来还是证明不了东西的来历,也就没办法确定是真品还是赝品,一切无疑白忙活。

    卢馆长越发躁动不安了,贺青做出那样的判定却又拿不出实证来,这让人怎么不感到焦急。

    “除去我刚刚所说的那几个常规鉴定方法,还有一个方法是专门用来辨别高仿的,尤其是像‘朱仿’那样的顶级高仿。”贺青却沉声静气地继续说道,“那就是找出隐藏在瓷器上面的暗记,也就是行话里所说的‘漏’。有些漏存在表面,有些漏却在瓷器的内部,如果存在瓷器内壁,位于肉眼无法看到的部位,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来找出,把瓷器打碎,直接在碎片上查找。”

    “什么?!这使不得吧?!”贺青那话还没说完,卢馆长就忍不住开口说了,只道,“小贺,没有万分的把握,万万不能毁坏这件瓷器,就算你猜得没错,这件瓷器有可能是件赝品,但是万一你的猜测错了呢?那摔碎的可就是一件价值上亿的国宝,我们都负不起这个责任!”

    他以为贺青想冒险一试,将那件瑰宝瓷器摔碎,然后寻找所谓的“缺漏”。

    贺青却是呵呵一笑,摇头说道:“卢馆长,你太紧张了,我当然不会那么做,即使这是一件高仿,那也有很大的收藏价值,如果破坏了,那损失也不小啊。”

    “小贺,那这件瓷器的漏究竟在哪里?”郑老也耐不住了,急急地问道。

    贺青郑重其辞地回答道:“师傅,漏是有的,存在于瓷器内部。”

    “真的是在内部?!那怎么办?!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郑老吃惊道,不单单是他,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异声,前一刻贺青还说不需要打碎瓷器,而这下一刻他却又说高仿的漏存在于瓷器内部,说到底还不是得采访那个可能会付出巨大代价的方法。

    对此,卢馆长等人自然坚决不会同意。

    “说来说去,还是没办法证明这件瓷器的真实来历啊!”卢馆长叹口气道,他脸上明显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心想陈勤他们太看重眼前这个乳臭未干一样的年轻人了,明显高估了对方的实力,什么国宝是赝品,那只不过是他的猜测而已,年轻人的想象力还真丰富。

    “记号虽然存在于瓷器的内部,但是我不需要破坏这件瓷器,我有办法证明给你们看。”贺青大声说道,“不过得劳烦一下卢馆长,你能不能叫人送两块镜子来,小镜子就可以了,其中一块得小,手指这么大,长条形的,比梅瓶口子还小一点。”

    “拿镜子做什么?!”卢馆长他们都很诧异,可卢馆长还是依照贺青的吩咐,叫人迅速取来了两块镜子,一块很小,呈现长方体,正好能插入梅瓶的小口中。

    贺青接过镜片后开始做事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证据摆在卢馆长他们的面前,不容人置疑。

    好戏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