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13章 语惊四座(上)

第213章 语惊四座(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13章语惊四座(上)

    “贺青,你在想什么呢?”耳边突然响起车娟的问话声,贺青当即定了定神,回头看向站在身后的车娟。

    “哦,没什么。”他随即摇了摇头,回答道,“看样子你们都很看重那件青花梅瓶啊。”

    “那是当然了!”车娟用力地点点头,说道,“那可是国宝级别的一件重器,极其珍贵的!贺青,你为什么那么说呢?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她见贺青神情有点不对劲似的,便忍不住那么一问,贺青的眼力在她看来自是不用说的,他要是有什么发现并不奇怪。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感觉那件瓷器……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总觉得哪里出了点问题。”犹豫了片刻,贺青还是这么说了,不过他声音压得很低,除了车娟谁也没有听见,不过也是了,此刻陈勤和卢馆长他们全神贯注地在讨论那件国宝瓷器,谁会注意到贺青脸上神色微妙的变化,当然也没去留意他和车娟所说的话。

    “啊?!”然而,车娟的反应却是很大,听到贺青那个回答时,她脸色乍然大变,又是吃惊又是着急的样子。

    “贺青,你看出什么问题来了?!你可别吓我啊!”车娟连忙加以询问。

    对此他当然很害怕了,毕竟那东西是她和潘老他们的考古成果,万一出了问题,那之前因此得到的一切荣耀顷刻间就全没了,反而会惹来各种非议。

    “车娟,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贺青表情倏忽变得凝重,他猛地一把拉住车娟,将她拉到一边安静的地方。

    “贺青,到底怎么了?!”车娟峨眉紧蹙地问道,她浑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贺青突然变得如此紧张。就好像他预测到了一场即将发生的大祸,想要立即阻止一样。

    贺青沉声说道:“车娟,时间不早了,展览会很快就要开幕了,在开始之前你们最好做好决定,那件瓷器是展出还是不展出。”

    “为什么不展出?!”车娟大惑不解地凝视着贺青,她都听糊涂了,不知道对方究竟想说什么。不过她还是想到了最可怕的结果,于是又问道,“贺青,你是不是认为我们从明朝皇室古墓中掏出来的那件青花瓷梅瓶不是真正的明代青花梅瓶?!那是赝品?!可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贺青低声回答道,“只不过有人使用了障眼法而已!你跟着潘师傅学考古,那应该对古玩行的情况有所了解了吧?知不知道文物贩子很常用的一种骗人手法叫做‘埋地雷’?就是将文物甚至赝品重新放至古墓中,然后再从墓中‘发掘’出来,这样价值就无法估量,而放入墓中重新埋葬的多半是作伪的,不是真品。”

    “不会吧?!”听到贺青的解释。车娟吓得脸色都白了,她万万想不到。贺青这一来竟然看出了这个问题,一件被博物馆所有专家认可的“国之重器”,在对方眼里居然变成了文物贩子“埋地雷”的赝品。

    “真的!”贺青郑重地点头说道,“车娟,我不想等下看到你们当众被人揭穿才打算告诉你们的!这次你们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会向行内很多收藏家和鉴定师发出了请柬,展览会一开,他们就会进来的。到时候人多眼杂,我想总会被谁看出那个问题来的!”

    贺青说出来的正是最坏的结果,车娟一时惊慌失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和潘师傅他们一样也很有自信,一开始就能够认定那只大瓶是原汁原味的明代宫廷用瓷,毕竟东西是经他们手出土的,从最初发现到完整无缺的挖掘出来,前后才不过几天的时间,而这段时间里他们可是一直守候在墓地周围的,不曾有人动过那件文物。

    “那我……我去跟潘老师说说!”车娟定下神来道。

    尽管他们成竹在胸,但是贺青的话她也不能不重视,对方可是鉴定行的后起之秀,眼力不同凡响的。

    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贺青的看法经最后的验证是对的,那他们就必须抢先停止那件瓷器的展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但他们考古队的名声受损,整个博物馆的名誉都可能会受到莫大的影响。

    “嗯,去吧。”贺青好生应道。

    于是车娟快步跑开了,不多一会儿,只见她和潘老匆匆忙忙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小贺,那件瓷器哪里有问题?!这……这不大可能啊!你有十足的证据吗?!”

    一走到贺青身前,潘老就急急地问道,他俨然一副焦急如火的样子。

    贺青郑重其事地回答道:“潘师傅,如果我没有看准,我是万万不敢妄言的了!我现在只能告诉你,那件明代的青花梅瓶并非墓中之物,只是一件高仿,不过是旧仿,清末民初的作品,其造工和‘朱仿’不相上下啊!现在时间不早了,还有几分钟展览会就要开始了,到时等候在门外的参观者都会进来观看,而那件青花瓷是今天的主打展览品,大家只会更加关注吧。”

    他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手表,神色急迫。

    “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办!”潘老似乎深深地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便立马点头答应下来,随后他转过身去,快步走回到了卢馆长等人的身边。

    “老陈,卢馆长,这件青花瓷我们得马上收下来!”走上前来时,潘老一脸严肃地指示道,并吩咐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叫他让门卫向外宣布开展的时候延后半个小时。

    “潘师傅,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潘老说出那话来时,在场的一干人都惊愕难当,一个个表情怪异地看着他。

    卢馆长更是吃惊,很费解地说道:“潘师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一切都布置好了吗?!展览会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怎么突然要把这件瓷器撤回去?!我们准备了好几天,不就是为了今天的这一刻么?!这么精美的一件瓷器,如果向外展出,那能大大提高我们博物馆的名气的!”

    “恐怕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了!”潘老叹口气道,“这东西不对,至于为什么,现在来不及讨论了,回头自然会有人给我们一个交代!动手吧,把这件撤走,我们的展览会还能继续!”

    “东西不对?!”

    此话一出,卢馆长他们尽皆哗然。

    “老潘,是不是贺老弟说的?他看出问题来了?”当中的陈勤似乎明白了什么,当下他指了指和车娟站在旁边不远处的贺青问道。

    “对,就是他说的,你们别看他年纪轻轻的,他可不简单!”潘老语气地激动说道,“他刚才说得很明白,他认定东西有问题,以防万一还是把东西收起来的好。”

    “就那个年轻人?!他能一眼看出这件瓷器的问题所在?!”卢馆长苦笑道,“潘师傅,这……这怎么可能呢?!我们这么多专家几天几夜鉴定过的东西还不如他一个年轻人看一眼那么准确?!况且这件瓷器的出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那座皇陵在我们发现之前非常完整,毫无盗过的痕迹,里面的东西又怎么会出问题?!”

    “这个问题确实说不通。”陈勤点头搭话道,“不过老潘说得对,贺老弟不是一般的年轻人,他眼力确实很好,可能你们忘记了,之前我们收来的那件明朝空白期青花大罐就是从他手上来的,一般的人还真淘不到这么好的东西!卢馆长,照这情况,暂时看样子只能按老潘说的来做了,把东西撤走吧,另外放置一件比较大型的瓷器进去!”

    卢馆长看看陈勤,又看看潘老,最后视线定格在贺青身上,他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下了头来,叹口气道:“好了,那就这么办吧!哎,真是的,算是白忙一场了!我们可都指望这件瓷器来撑场的,现在瓷器换掉了,等下我们怎么向行里的那些朋友交代啊?”

    潘老说道:“就说东西还没准备,以后会给他们看的,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卢馆长似笑非笑地注视着贺青所在的方向道:“我倒想听听那位贺老弟有何高见,这么完美的一件青花瓷,他竟然说是赝品!”

    东西是潘老发现的,也是陈勤他们鉴定委员会确定的,现在他们两个人都建议把东西撤走,对此他也没有办法了,只好依言而行。

    于是他们很快将那个展柜里的瓷器搬走了,换上了另外一件青花大瓶,只不过换来的瓷器远远没有壮观,展出效果大打折扣,对此卢馆长他们却又无可奈何。

    而这一切是贺青“惹”出来的,如果到时他不给个交代,那怕是难脱卢馆长等人的责难了。

    “贺老弟,东西已经拿走了。”

    稍后,潘老走回到了贺青的面前,松了口气说道:“只是我还是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那件瓷器是有问题的?”

    贺青淡然一笑,说道:“潘师傅,不着急。你能不能把陈师傅叫来?我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他。”

    此时此刻,除了他谁也不知道,那件赝品青花梅瓶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