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11章 国宝是赝品(中)

第211章 国宝是赝品(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11章国宝是赝品(中)

    房内,暗淡的灯光,有些朦胧。

    贺青压在谷清的身上,深深地亲吻着她的香唇,两个人的嘴唇发出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在如此寂静的夜里,接吻声和喘息声特别明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贺青原本拥住谷清娇躯的一只手已经移了开去,情不自禁地伸入了她的睡衣里,只觉她肌肤滑腻如玉,摸上去甚是舒服。

    仿佛是一种本能,贺青粗糙宽大的手掌触碰到了谷清不着内衣的胸部,并轻轻地攀了上去,覆盖住那富有弹性的饱满。

    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深入地抚摸,谷清感到十分怪异,却又有一股莫名的美妙感,毕竟爱抚她的是她心爱的男人,如此她丝毫没有抗拒,只是微微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

    见谷清并不反感自己这个有点越界的举动,贺青便壮大了胆子,他开始揉捏起来。

    在贺青微微用力地揉弄下,谷清鼻息逐渐变得粗重,樱唇和灵舌也越发火热,主动……

    半晌,两个人才停下来,并肩拥在床上。

    “舒服吗?”谷清在贺青耳边低声细语地问。

    “舒服。”贺青微笑着点点头,只见他一脸的满足之色。

    谷清羞怯道:“小了吗?”

    “什么小了?”贺青惊疑道。

    “还有什么?就你……你刚才摸的我那地方。”谷清声音细若蚊吟,几不可闻。

    贺青呵呵一笑,说道:“不小啊!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比较,我以前也没摸过,这是我第一次。”

    他很坦然,以前他确实没有摸过女人的、胸、脯,只在日本的爱情动作大片中看到过,比起那些大、胸女优来,他感觉谷清的丝毫不逊色,丰满、挺拔。手感十足。

    两人耳鬓厮磨,窃窃低语,房间内充满甜蜜的气氛。

    直到快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贺青才道别,说道:“清清。时间不早了。你得休息了,我也要回去了。”

    “好吧,我送送你。”谷清点头道,她也没挽留贺青。因为她心知肚明,现在就留贺青在自己家里过夜很不合适,不但会影响到妹妹,也可能会引来周围邻居的闲言闲语,同时她也知道。贺青不是那种轻浮的男人,如果他真想就这样和自己同居,那刚才他就占有自己了,自己在那个情况下只会任着他胡来,可他并没有,只是摸了一下。

    而实际上,刚刚贺青在竭力克制自己,一直在心里警示自己,这样足够了。这样足够了……

    “哦,不要了,这么晚了,你就留在家里吧,我一个大男人要送什么。我又不是找不到回去的路。听话啊。”贺青说着抱起谷清,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深深一吻,然后起身离开了卧室,并很快走出了谷清家。

    在路边叫上一辆的士。刚走上去,贺青兜里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他顺手拿出手机来。是有人给他发来了一条短信,只见上面写着:“明天有空吧?”

    当看到那条短信时,贺青不由懵了一下,良久才想起来,发来短信的那个手机号码原来是考古队的年轻队员车娟给他的,那个戴着黑边框眼镜的美女。

    随即他又想到了,只道自己之前与对方有个约,说好了一起去看市博物馆展览会的。

    “应该有。”想过来后,贺青连忙给车娟回过去了一条短信,他没想到对方这么晚了还给自己发来短信,看样子也是个大忙人啊。

    贺青那短信还刚发出去,手机就响了,对方直接打过来电话了。

    “你好。”贺青当即按下接听键,彬彬有礼地问了一声好,他和车娟毕竟才见过一两次面,对方等人又帮了他一个大忙,她自然得表现得客客气气了。

    “你好。”只听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充满笑意的声音,说道,“贺青,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给你打来电话,没有打扰到你吧?”

    贺青回答道:“没有啊,我还在外面呢。”

    “那就好了。”车娟欣喜道,“我也刚从西、安那边回来,白天太忙了,也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

    “你们去西、安了?去那边考古吗?”贺青好奇地问道。

    西、安是著名的古都,那边有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的秦始皇陵兵马俑,是考古胜地吧,车娟他们考古队的去那边做事不是考古又会是什么了。

    说起来贺青也对考古有股莫大的向往之情,究其原因,一是他平时喜欢看《鬼吹灯》之类的盗墓小说,看多了,脑子里便有那种幻想了,只想亲身经历一番,第二个原因很简单,考古多半是为了寻找各种各样的文物,而他现在融入了古玩行,最想找的就是各类精美古董了,再加上他拥有神奇的“探宝”能力,如果让他加入考古队,那肯定容易得多,能找到很多难以探寻到的珍贵文物,甚至是宝藏。

    因此,和车娟他们接触对贺青好处多多,可以为他创造一条寻宝的道路。

    “是啊。”车娟在电话里说道,“去看了一个地方。你明天有空吧?博物馆的展览会上午十点钟开幕,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过来看看吧。”

    “哦,是吗?”贺青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好啊,那么好的参展机会我怎么会不去呢?我明天会准时赶到博物馆的。”

    “那太好了,我就在门口等你,到时候不见不散!”车娟又惊又喜似的说道。

    “嗯,不见不散。”贺青好生应道。

    两人再随便寒暄了几句,贺青便道别挂上了电话。

    没过多久,他就打车回到了租房,当他开门走进来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赫然只见母亲还坐在沙发上,一个人默默地发着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呢?你是在等我回来吗?”贺青惊讶道。

    “哎,睡不着觉啊。”见贺青走了进来。贺母赶忙站起身来迎接。

    “怎么睡不着了?”贺青笑道,并安慰起母亲来,“妈,你心里好像不安,你还烦什么啊?现在我们什么都有了。你就踏踏实实地在家里过日子。想穿什么衣服,想吃什么东西,你说一声就是了,让爸或者大嫂他们去买。江州这么大的城市,没有什么买不到的!外面一切由我来做,你和爸他们就是享受生活!这样,你还不满足吗?”

    “不是这个。”贺母摇头道,“我们家生活靠了你比谁家都要好了!”

    “那你还担心什么?”贺青不解地看着母亲。说道,“哥那病也应该没问题了,他不是康复出院了吗?”

    贺母拉着贺青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下,低声道:“我担心的是你们以后的事情。你看,你哥身体从小就那么虚弱,现在要不了孩子,大夫说了,他那种情况想要孩子特别难。再治疗只怕也没什么希望了,所以这个重担全压在你的肩膀上了啊!我……我就怕你……你也……好多亲戚说这种事情可能遗传……”

    她吞吞吐吐,话语含糊不清,很不好意思说出来似的,贺青却一下子就听清楚了。不由一阵苦笑道:“瞎说什么啊?!我身体好着呢,别瞎操心,别说是一个孙子,十个你都能抱上!如果是遗传。那爸怎么生出我们几个来了?!这不是胡说八道吗?!个人身体素质的问题!你也知道,哥身体从小就那样!”

    “要不。哪天你有空了去做下检查吧,这样即使你还没打算结婚要孩子,我心里也踏实了,要不然总忍不住胡思乱想,晚上也做恶梦,想想我现在最大的盼头不就是盼望家里添个孙子吗?!万一……那我和你爸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贺母建议道。

    “行!我会去做检查的!妈,没这么严重,你想太多了!”贺青斩钉截铁地答应道。

    尽管他母亲的要求有些无厘头,但是他能理解母亲的那股担心之情,等他的检查结果出来之后也能堵住家里那些三姑六婆的嘴了,再怎么着就当是做了一次健康检查。

    听到贺青那么说,贺母松了口气。

    “妈,这是张支票,你拿去银行兑现,然后留着自己用吧。”稍后,贺青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来,并塞到母亲的手里。

    那张支票正是下午他准备送给准岳父的那张,但后来对方退回来了,谷清自然也不会收下,于是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二十五万!”贺母看了看支票上的数目,大惊失色道,“儿子,你把这么多钱给我干什么?!我现在又不缺钱用,我们手上还有很多的,都足够了!”

    她待要把支票还给贺青,贺青却轻轻地按住她的手,笑道:“妈,这当是我送给你的私房钱,就你自己用。现在你也是大城市里的人了,别整天呆在家里面,你也要出去见识一下啊。多买一些自己喜欢的衣服,去买点化妆品美美容什么的,还有,你也可以跟小区里的那些阿姨一样,出去参加点培训班,学跳舞、唱歌这些都可以,这样你的生活就能充实起来了。儿子要忙自己的生意,没有多少时间陪在你们身边,所以只能孝敬你们了,钱要是不够,告诉我就是了。”

    他母亲太纯朴太节约了,以前一直过着紧紧巴巴的生活,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活动,现在机会来了,自然要让她享受一下生活中的各种乐趣了。

    “那这笔钱妈就收下了。”贺母欣慰不已,看着儿子这么孝顺,她哪能不高兴。

    有了贺青的再三安慰,她就没任何担心之情了,当下心安理得地走去房间睡觉了。

    而贺青洗完澡后也进自己的房间休息了,第二天他同样起得很早,吃完早餐就径直打的赶往市博物馆,因为他已经和车娟约定好了,今天要来参观展览会的。

    博物馆位于市、区南/部,距离贺青所租住的地方有点远,由于路上拥堵,过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目的地,不过幸好展览会还没开幕,来得正是时候。

    赶到时,博物馆的大门口已经是锣鼓喧天了,也围了不少看热闹的观众,显得非常热闹,看这阵势今天的展览会应该很隆重。

    “贺青——”

    贺青刚从车子里走出来,就只听到右前方传来了一个比较熟悉的招呼声。

    那正是车娟在叫他!

    贺青循声望去,一眼便捕捉到了车娟俏丽的身影,只见她今天的装扮十分简约,白色的牛仔裤配浅蓝色的t恤,挺胸昂头,颇有股另类的气质。

    “车娟,不好意思,让你等很久了吧?”贺青快步迎上前去打招呼道。

    “没有呢。”车娟摇头笑道,“我一大早就来了,不过这是我的工作,我在这里迎客啊。”

    “今天是不是会来很多贵宾?”贺青随口问道。

    车娟点点头道:“是啊,会来很多参观的客人,不少是大藏家和鉴定大师,你不就是我特意请来的一位贵宾吗?你眼力那么好,可不是一般的鉴定家!”

    “呵呵,你过奖了,我算不上鉴定家。”贺青一脸谦虚地摇了摇头道。

    车娟说会来很多鉴定大师指导,不知道他师傅和邓老他们会不会来,不过之前他们好像没有什么反应,他估计他师傅不会来,要不然怎么没给他打电话,像这样的活动,郑老肯定会带他参加的。

    “我实话实说罢了。”车娟却道,“贺青,是你太谦虚了,你那个‘李牧之鼎’可是稀世珍品,那么好的东西不是一般人能淘到的!我们博物馆今天展出的文物主要是瓷器,有一件瓷器特别珍贵,堪称国宝!不瞒你说,那件瓷器还是我和我老师他们发现的呢!”

    她颇为自豪似的向贺青介绍起了今天展览会的一些情况,贺青听了兴趣陡增。

    “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件国宝瓷器呢?!”贺青暗想道,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识一下了。

    “贺青,我们先进去吧。”车娟随后热情洋溢地招呼道,“距离博物馆展览会开幕也只有半个小时了。”

    “我一个外人,能先进去吗?”贺青问道。

    “当然能了!”车娟郑重地点头道,“我带你进去就可以了,我老师就在里面布展,他正想见见你呢!”

    言毕,她带着贺青直接走进了博物馆的展览大厅。

    走进去的那一刹那,他眼前豁然一亮,映入眼帘的只见是一团团混沌的“宝光”。

    “宝光”四溢,说明里面不乏珍宝,可以让人大开眼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