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09章 我是她男人(下)

第209章 我是她男人(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9章我是她男人(下)

    贺青将那张刚刚拿到手的二十五万的支票塞给了谷父,他是在替谷清考虑,对方到底是谷清的父亲,他刚从监狱走出来,现在一无所有,衣食住行都是问题,不给他点钱他怎么生活下去,可别又乱来,给谷清惹来无数麻烦。【全文字阅读.baoliny.】

    贺青估计谷文强不会回家和女儿一起生活,他也没那个脸,所以得给他点置业的资金,让他自己在外面创业,自食其力。

    二十多万对于贺青来说只是一笔微不足道的小数目,给了别人也无所谓,他又不靠那点钱生活和做生意。

    而在谷文强看来这确实一个天文数字了,他万万也没想到,原来贺青手里这么有钱,一出手就是支票,动辄还是几十万的巨款。

    “二十五万啊?!”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睛之后,谷文强抬起头来大笑一声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的倒挣了不少钱啊!好小子,算我低估你的经济实力了!不过这笔钱你真舍得给我?还有,刚才你所说的那番话真的能实现?你说你能在江州这边买房子,让清清过上富裕的生活。”

    “当然!”贺青斩钉截铁地点下头来答应道。

    他说的当然是实话了,不是他不能让谷清当一个阔太太,而是这样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现在他们正在创业,在一起奋斗,这个过程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那就好!”谷文强用力地点点头道,“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里看你的表现吧。这二十万的支票我就收下了,算是你对我和清清的一片诚意。”

    事已至此,他对贺青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了,语气变得和缓,脸上也没有了那股不屑之意。

    “是我诚心诚意送给你的,只希望你用到实处,以后好好做事。”贺青一脸认真地说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谷文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道。“好了,我们出去吧,免得清清担心,她肯定以为我在为难你。其实我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清清和她妹妹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能不好好对她们吗?”

    “能理解你的心情。”贺青轻轻地点了点头道。

    眼下他只有相信谷文强了,反正就那么点钱,如果对方不思悔改。胡乱花掉那些钱,那就当是丢了,以后他不会再这么纵容他。

    而实际上,在谷文强放出来之前,谷清就和贺青谈起过这件事情了,她有点担心,生怕那个为非作歹惯了的无良父亲会无休止地纠缠他们,拖他们的后腿,对此贺青向她保证了,说会好好处理这件事的。让她父亲走上正道,可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回来了。贺青还没想好要怎么帮这个劳、改、犯。

    随后贺青和谷文强走出了内室,这时谷清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那里站立不安。

    “青哥――”贺青一走出来,她就冲上了前来,一把拉住他的手。

    “清清,没事。”贺青微笑道。

    见贺青和父亲两人都是心平气和的,谷清很吃惊。刚刚她还在担心,生怕两个人没谈好,发生什么闹剧。不料都是一脸欢喜的样子,好像贺青已经说服了父亲,让他承认了眼前这个准女婿。

    如此,不正是谷清她所盼望看到的一幕吗?

    “伯父,以后你要是想来我们店,请不要带些乱七八糟的人来,还有,你要注意一下边幅和形象,为了这个店,清清可付出了不少汗水和心血,你不要浪费她的劳动成果。”

    “你……你小子说什么呢?!我大哥需要你来教训吗?!”听贺青意有所指,正虎视眈眈站在旁边的那两个小混混顿时暴起,均恶狠狠地瞪着贺青,其中一个耳钉男更是冲了过来,眼看就要揪住贺青,准备猛揍一顿。

    “住手!”然而,只听谷文强一声暴喝。

    猛地,他一把拽住了那男子,并一脚踢了出去,正中那人的腰部,直将对方踹得矮了半截。

    “哎哟~~”那耳钉男一声痛叫,诧异道,“大哥,你……你打我干嘛?!我这不是想为你出气吗?!”

    眼见此一幕情形,贺青和谷清他们也都感到很吃惊。

    谷文强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混混头,别看他身材丰硕,外表很笨拙的样子,动起手来真不是盖的,一招便彻底制服了一个牛高马大身强力壮的年轻人。

    “这有你插嘴的份吗?!一点儿素质都没有!在这人家店里你想干什么?!”谷文强怒气冲冲地吼道,“你们两个还不快去把那地板扫干净了!”

    说罢他松开了手,那男子松了口气,见老大发威了,他们两人便连忙动起手来,给贺青他们打扫卫生,因为刚才谷文强嗑了一地的瓜子皮,弄得四周脏兮兮的。

    “清清,别那么紧张。”尔后,谷文强转身走到谷清身前,憨笑一声道,“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喜欢他的,没有半点勉强的意思,看到你终于找到自己理想的对象,爸替你感到高兴啊。”

    “……”谷清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笑起来眼角边已经皱眉满布的父亲,一时之间,她好也不说,坏也不说。

    “这是一张支票。”随即,只见谷文强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张支票,正是刚才贺青送给他的。

    只听他低沉着声音说道:“二十五万的现金支票,这个数目可不小啊,我可能一辈子都存不了这么多的钱!但我不需要,我不要你们的钱,你们自己挣来的钱自己用,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你们的,其实我早就听说你们的事了。在牢里的这几年里,我一直托朋友打听你和小洁的事情,听说你在古玩街开了一个店铺我就过来好好看一下了。话不多说了,支票我交给你,你们拿回去。我有手有脚,我还有力气够自食其力!”

    语气郑重地说完那番话之后,他毅然将那张支票递到谷清手上。

    眼看着谷文强将那张二十多万的支票递了回去,那两个小弟面面相觑,都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傻子都看得出来了,那张支票是贺青刚才在背地里偷偷塞给谷文强的,岂料谷文强自尊心强得很,竟然拱手退了回去。

    与此同时,贺青也大感意外,谷文强没有收他的支票,而是把支票还给谷清,用以证明他现在确实不是在拖累家人,而是下定了决心要努力做事,自食其力。

    “……”拿着那张支票,一时间,谷清百感交集,她激动说不出话来。

    她一是知道贺青对自己和自己家人很好,不惜竭力相助,二是被父亲这个退还支票的举动深深地触动到了。

    如果放在以前,别说是几十万的支票了,就是几百块钱,他拿到了就甭想从他手里要回来,他是如此地霸道,然而,时至今日,他变了个样似的,至少他心里知道为家里人着想了。

    “清清,你没有看走眼,他是真心实意地对你好。”谷文强接着说道,“把你交在他手上我放心了,不过希望他实现承诺。我要走了,明天就走。我一个朋友现在在缅、甸做生意,他缺一个人手,很需要我,我要去和他拼搏一番。以后我可能很少回江州了,你和小洁要好好照顾自己。”

    言毕,他向贺青点了一下头,示意要走了。

    “伯父,其实这张支票你拿着没什么的。”贺青忙道,“我和清清不差这么点钱,而你却很需要,你拿去用吧,要是做生意不够,我再借给你就是了。”

    “我知道你的诚意,但我真的不需要,我那朋友也不缺钱,他会支助我的。”谷文强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他见谷清良久不搭理自己,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

    然后他招呼那两个小弟,转身朝“忆古轩”外面走去。

    “爸――”谷清突然叫了一声,说道,“你能不能别走?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做事吧。”

    “你终于还是叫了我啊!”谷文强倏忽站住了脚步,并掉过头来。

    那时他已是热泪盈眶,然而,他没有答应谷清,只是用力地抹了一把眼泪。

    “我得出去闯闯!这个地方太小了!”谷文强勉强装笑道,“我是个劳改犯,如果就这么留在你们身边,那会带来闲言闲语,对你们都不好!不过,有朝一日等我创业成功回来后,谁也不敢瞧不起你们!走了啊,你们保重!”

    “伯父,你等一等!”谷文强正要快步离去,贺青突然叫住了他,只见他迅速地从随身携带的那个包里取出来了一把钱,大概有两三万的现金。

    “伯父,这点钱你拿着在路上用。”贺青跑上来将那笔钱硬塞到谷文强的手里,郑重其辞地说道,“不管你走到哪里,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不会感到孤单。以后要经常打电话回来。”

    谷文强拿着那把钱,他激动得直晃脑袋,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落。

    像他这么一个凶狠的人,这么硬的一个汉子,自然有泪不轻弹,然而今天他却是热泪纵横。

    他还不容易才平复心情,问道:“我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贺青。”贺青如实回答道。

    “贺青?”谷文强咧嘴笑笑,说道,“好名字,有出息!以后清清和小洁就交给你了,你要替我好好照顾她们。有人欺负她,你告诉我,就算是万里以外的地方我都会赶回来修理对方!”

    再好生叮嘱了贺青几句之后,谷文强就带着那两个年轻男子走出了“忆古轩”,头也不回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