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08章 我是她男人(中)

第208章 我是她男人(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08章我是她男人(中)

    “你是她的男人?”

    听到贺青毫不含糊地那么一说,那光头男慢慢地站起了身来,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们听听,这话说得多霸气,多有魄力!可小子,不是光说就可以的。你真的能做到吗?我看你也不过如此吧,哪点能看出来你能做到你保证的那些话?”

    “呵呵。”随即,站在他两旁的那两个小弟模样的年轻男子相对呵呵一笑,那笑声里充满讥嘲之意。

    “别说了!我们的事不用你来管!”谷清气呼呼地呵斥道。

    与此同时,贺青皱紧了眉头,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只道眼前这个光头佬到底是什么来路,对方好像特别爱管谷清的事,连谈情说爱如此私密的事情他都要横插一杠,神情态度和说话语气却又是那么地轻浮,这怎不让人大感气愤。

    “我不管你还有谁会管来?”那男子振振有词地说道,“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清清,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人嫁了,但要找个踏实稳重的,绝不是这种现在什么也给不了的小小子!”

    “谁稳重我自己心里有数,不要你在那里胡说八道!”此刻谷清一张俏脸更是憋得通红,那男子那话明显看不起贺青,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似的。

    而谷清和贺青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对方的情况怎么样,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那男子瞧不起贺青,认为他没那个能力,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别说是一个女人了,就是一群女人。他都能轻轻松松地养起,并且足以过上最好的日子。

    “这人……不会是谷清的父亲吧?!”

    贺青越听越吃惊,一开始他以为那三个人是上门来找麻烦的无赖,想对他们古玩店实施敲诈勒索,后来才知道不是,开始觉得眼前这个说话毫不正经一般的光头佬很有可能是谷清的追求者,对他贼心不改,存有非分之想。

    而这下看来那两种情况都不像了。那男子对谷清的称谓一下子变成了“清清”,还叫得那么顺口,表明他认识谷清很久了,再加上他说的那些话,让贺青一下子便想到了,认清了那人的本来面目。

    很快,贺青肯定了这一点,其实他早就该想到这上面来了,不是说谷清的父亲马上就要从监狱里放出来了吗,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回来得这么突然,让他这个未来女婿还没做一点准备。

    “清清。我是为你好。”那男子说着端正了一下神色,言道,“喜欢你的人那么做,很多可靠的,怎么就赖上这个小子了呢?就算你不认我,我也是生你养你的父亲!我是你的亲生父亲,这一点不管怎么样是改变不了的!现在你妈妈走了。我是你唯一的长辈了,我只想看到你过上幸福的日子啊,这样你妈妈在天上也能安心了!”

    “你有养过我吗?!从小到大。你一天都没养过我们吧?!你只会拖累我们!”听到那男子提起以前的事情,还有她过世的母亲,谷清就越加生气了。

    “果真如此啊!”闻言,贺青暗中感叹道。

    他所料没错,正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个中年男子正是谷清的父亲,那个刑满释放的犯人。

    “谷清,你怎么不先告诉我一声?原来他是你爸啊。”贺青开口说道。

    他语气有所变化了,顷刻间变得温和了许多,虽然他深知谷清的父亲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毕竟是谷清的生父,按辈分他高一辈,自然要给点面子了。

    再说了,贺青很快也理解过来了那男子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语,作为父亲,为女儿考虑终身大事,这一点都不为过,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父母亲甚至逼迫女儿做出种种出格的事情。

    “你现在才看出来啊?”谷父冲着贺青冷冷一笑,说道,“你以为我是谁呢?我昨天才刚出来,今天就来找清清和小洁,没想到她这么辛苦,一个人要管理这个店子,忙这么多的事。像她这样条件的,如果找个合适的,早就在家里当上阔太太,过得踏踏实实了吧?还用得着出来遭这个罪么?”

    “可是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贺青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样她心里才踏实。你是谷清的父亲,我得叫你一声伯父,但请你以后不要来为难谷清和她妹妹了,她们现在的生活很安稳,我也能让她们过上很好的日子。”

    他言语间表现得客客气气,谷父听了却不以为然,摇头笑道:“这日子过得不怎么样嘛。还是老房子,家里一点儿都没有变,难道就指望这个破古玩店?!你们一个月能赚多少啊?不知道有多少老板愿意给清清开出上万的月薪!你要是真有那个本事,那就拿出点诚意来,先给我拿二十万来看看!”

    他大大咧咧地向贺青伸出手来,做出一副讨要的架势。

    “青哥,别理他!”谷清忙道,她双手紧紧抱住贺青的胳膊,叫他别理会父亲的无理要求。

    然而,贺青却一脸镇定地注视着对方。

    双方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找你,良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谷清的父亲在贺青的眼里俨然是一副老流氓的形象,是那种油浸到了骨子里的人。

    换句话说,不可理喻!

    只有让事实说话!

    于是贺青微微一笑,说道:“那伯父,你跟我来一下吧,我们初次见面,很有些话想和你聊聊。”

    “好啊。”谷父应道,“我还想和你好好谈谈呢。”

    “那我们去里面说说。”贺青点头道。

    “青哥,和他没什么好谈的!你什么都别答应他!”听贺青和父亲两人那么说,谷清急了,连忙拉住贺青,不让他去和父亲聊事情,和那种人能谈出什么结果来。

    “没事,我和伯父谈谈心,很快就好了,你照顾一下店子。”贺青转过头来笑吟吟地安慰道。他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而眼前那三个人可是来搞破坏的,试图将他们俩分开,怎么能向对方妥协呢。

    她父亲现在就是他们面临的敌人!

    见贺青态度那么坚决,谷清自知多说无益,便只好松开手,任由贺青把父亲叫到了内室,翁婿俩既然见面了。把话说开了也好,这样好让父亲死心。

    “有什么想说的,说吧。”

    在贺青的带领下走进一间里屋后,谷父扬声问道,他在贺青面前自始至终都是这个不以为意的态度,要不是看在谷清的份上,贺青早就把他们赶出“忆古轩”了,怎么还可能这么有礼貌地和对方说话。

    “伯父,”贺青顿了顿说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认为我是个穷小子,让谷清吃苦了。但你看到的只是表象。你知道为什么我开这个古玩店吗?我不是为了这个赚钱,这个店子现在不是很赚钱,这点我承认,我最初的想法只是为了谷清,这个古玩店是为她开的,因为这是她的爱好,是她喜欢做的事情。如果她说不喜欢这个。喜欢过安逸的生活,那只要她一句话的事,她想要怎样富贵的生活我都能给她!”

    “怎么样的富足生活你都能给她做到?”谷父眼中充满怀疑之色地说道。“小子,你是在说梦话吧?”

    “我没有说梦话,我是在很认真地跟你说。”贺青表情严肃地说道,“你说房子的事,这不是问题,只要谷清开口,全江州最好的房子我都给她买来住,她要吃好的,天天山珍海味都给她供应,可你一点儿都不了解你女儿,这些都不是她需要的,她需要的是安全、稳定的生活,这种生活是她以前没有的,她一直都想得到的,而她现在过得很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你却反而瞧不起她现在的样子。如果你知道以前为了供养妹妹,供妹妹上学,她去摆地摊,去刷信用卡,差点坐牢,你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吧?!你是个父亲,你怎么一点父亲的样子都没有呢?!如果她妈妈还在世,肯定会为你感到羞愧!”

    “你说什么呢?!”谷父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恶狠狠地说道,“我怎么做不用你来指点!小子,很多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知道为什么我坐牢吗?!我就是为了清清,她是我女儿,我只想让她好,谁要是欺负她,我他、妈弄死他!那个狗、杂种就是想欺负清清,被我打个半死,现在还在瘫痪中呢!没有人比我更爱清清!现在我出来了,我已经想通了很多事情,我要弥补她啊,我要看着她幸福啊!你以为我是来捣乱的啊?别那样看我谷文强!我在牢里就发誓了,从此以后再不向家里要一分钱,我知道自食其力!”

    他发起怒来,那股凶狠相毕露无疑,贺青却丝毫不畏惧。

    听着对方咬牙切齿吐露的那番衷肠,贺青心里顿时释然。

    实际上,他早就从林海涛嘴里打听到了一些情况,知道谷父虽然是个混混,不务正业,但是他极疼谷清,非常地护短。

    谷父坐牢确实是因为替谷清出气,这一点贺青早就从林海涛那里得到证实了,毋庸置疑。

    能听到谷文强那么说,贺青心里感到很欣慰,他原以为对方是来纠缠谷清的,想从他们这里得到一些好处,结果却不是这样,对方只希望女儿找个好人家,这辈子莫吃苦。

    “伯父,我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知道你对谷清是一片好心,但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和谷清是真心相爱的,我能给他一切幸福!”贺青随后说道,“我希望你说到做好,从此以后改过迁善,好好做人。你刚从牢里出来,还什么都没有,我也没什么好送的,这里有一张支票,你直接去银行兑现吧,拿着这笔钱你做点小生意,过安适的日子,我们总归是一家人!”

    说着他将龙叔刚刚交给他的那张支票递给谷文强,那一刻,只见谷文强脸上露出无比惊愕的神色,他下意识地往支票上扫了一眼。

    “二十五万?!”等到看清楚支票上的数目时,他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