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05章 顶级三彩皮囊壶(中)

第205章 顶级三彩皮囊壶(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05章顶级三彩皮囊壶(中)

    和谷清约定好之后,贺青道别离开了“忆古轩”,他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去他储存古宝的那家银行,这次他得到的那两件巨宝自然得好生保藏起来了,而存放在银行的保险库里是他目前唯一的选择。

    没过多久贺青就打的赶到了银行,并很快将玉脂瓶和“明月珠”保存到了保险箱里。

    之后贺青安心地走出了银行,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回租房,而是跑去附近的一个大商场,虽然这一次他出门不是很久,但是也有几天的时间没有见到父母亲人了,现在从苏、州回来了,自然得为父母亲他们准备一点礼物。

    也没什么特别的礼物好准备,贺青只是买了一些水果和补品,他兄长虽说已经出院了,但情况还是不容太乐观,他那身体比普通人虚弱得多,需要补充营养。

    贺青现在赚到这么多钱了,他首先考虑的自然是家人,让一家人过上幸福的好日子是一切的基础,当然,现如今他完全有这个资本了。

    大包小包地买好礼品之后,贺青坐车赶回到了租房里。

    “爸,妈,哥,大嫂,我回来了!”

    走进门来时,贺父贺母他们四个人都在,贺青笑盈盈地大声招呼道。

    “小青,你什么时候到江州的?!”贺父吃惊道,“也不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我好开车去接你啊!”

    贺青给他买的那辆宝马x7手续已经办齐全,可以跑国内任何一个地方,开去接个人自然不在话下了。

    贺青说道:“刚到没多久,我自己打车回来是一样的。爸,那辆车你开得还顺手吧?”

    “顺手,特别顺手!”贺父眉飞色舞地点头道,“小青,我看你自己也得买辆车开开了啊,看你整天跑来跑去的忙生意。自己没有车子多不方便!”

    贺青却道:“我都还不会开车呢,驾驶证什么时候能考上都不知道,不过不着急,慢慢来学呗。”

    贺父笑道:“我来教你,你有空的时候我就教教你。”

    贺母也高高兴兴地说道:“你爸当了几十年的司机了。他就这点本事。不过当你的司机教练不是问题!”

    “这个我知道!”贺青郑重地点头道,“那好吧,有时间我就学。”

    他父母亲说得很对,自己有车的话。出行方便得多,其实贺青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他自己心目中也选好了车型,现在只等拿下驾照,到时候就可以自己开车驰骋四方了。

    “儿子。这几天你去扬、州了,感觉怎么样?一切都还好吧?”贺母连忙走过来接过贺青手上的礼包,并语气关切地问道。

    “很好!”贺青点点头道,“事情都办妥了!”

    贺母欣喜道:“那就好了。你没在的这几天里,谷清每天都跑来这里看我们,陪我逛街,陪我聊天,真是贴心!”

    “哦,是吗?”贺青笑吟吟地说道。“那她够忙的了,又要照顾店铺,又要来陪你们。”

    贺母忙不迭地应道:“可不是呢?我看她一个人照顾一个店太忙了!儿子,妈有个建议。”

    “什么建议?你说吧。”贺青随口道。

    只听贺母郑重其事地说道:“你看你们也赚了些钱了,现在你们那古董店生意也挺不错的。为什么不请几个人来帮忙呢?这样一来,谷清就清闲多了。她现在可是你的女朋友,你要知道疼她啊。她虽然很勤快,但是毕竟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家。如果太累了对身体不好,皮肤啊体型啊什么的都会受影响的。”

    “妈。你这建议够中肯!”贺青毫不犹豫地答应道,“没问题,我回头就和谷清商量一下,招聘店员,为她分担一些事务。”

    母亲的建议说到贺青心坎上去了,他正有此意,目前至少要招聘一个职员,等店铺扩张之后再多找些人帮衬。

    “这就对了嘛。”贺母一脸欣慰地说道,“这样以后我就经常能找谷清聊天了,你不知道她多合我心意。”

    “是啊,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她。”贺青笑笑道,他心知肚明,母亲之所以有那个建议,是因为她希望谷清多抽点时间来陪她,对此做儿子的当然要让她得偿所愿了。

    “爸,妈,房子的事情弄得怎么样?”

    稍后,贺青问起新房装修一事。

    贺父回答道:“快装修完了,家具也都订好了,再过几天就差不多了吧。”

    贺青说道:“装修好之后我们就搬进去,去住新房,大家挤在这小小的租房里不是个事啊!爸,妈,还有大哥大嫂,以后你们就住在那房子里了,江州是你们的家!”

    “那你自己呢?”贺母惊讶道,“你和谷清总得有个婚房吧?你也老大不小了,早到结婚的年龄了,你们两个要是感情很好那就趁早把这个事情给办了吧!谷清那姑娘不错,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她,我相信她嫁入我们贺家后也会是很好的媳妇儿的!”

    “妈,我们到时会另外买房的。”贺青不由一阵苦笑道,“我和谷清结婚的事情还早呢,这个不能急!”

    一家五口有说有笑,气氛温馨。

    中午贺青陪家人吃了饭,下午也没什么事,他便走去了古玩街,路过古玩摊集市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一头扎了进去。

    有好些日子贺青没有来此地逛荡了,这地方的古董流通频繁,每天都有新鲜血液注入,说不定能淘到几件好东西。

    贺青最先就是在这个集市淘宝的,他当时捡到了不少漏,比如梁启超的家书,还有那个青花瓷鸟食罐,都是些价值不菲的珍玩,让他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现在贺青想要搞收藏,那自然得收集一些真材实料的古董,除了元青花等很值钱的重器,像蝈蝈葫芦、鼻烟壶等雅致的小物件也是必不可少的。

    今天下午古玩摊市场人比较多,周围十分热闹,贺青随着汹涌的人潮不慌不忙地在四处转悠。

    他淘宝不像别人,他不需要很仔细地察看一件东西,只要扫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来,因为他眼睛拥有神奇的宝物识别功能,但凡是珍宝,一般都会散发出比较明显的“宝光”,要不然就很难入人法眼了,除非那东西一开始就是一件殉葬品,陪伴在死人身边,刚刚挖出来还没被人把玩。

    “咦?!好东西现身了?!”

    突然间,贺青眼前一亮。

    因为他一眼瞥见了,右前方不远处的一个摊子上摆放着一件瓷器,那瓷器乍看与周围五彩缤纷的瓷器比起来也不是很显眼,可是在他贺青的眼里却显得与众不同。

    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件瓷器上面萦绕着一团混沌状的红光,那团雾光虚无缥缈的样子,明显是“宝光”,除了开了“天眼”的贺青,谁也看不到那种现象。

    “一定要好好看一下,也许真是什么好东西!”见状,贺青心中顿时不由一阵振奋,他当即打起了几分精神,并朝着那个摊位走了过去。

    摊老板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人长得很粗壮,嗓门也大,正在和一个顾客就某件古董讨价还价。

    贺青也没去注意他们谈的是什么,只是蹲下去近距离地察看那件散发红色灵光的瓷器。

    那件瓷器的造型异常奇特,贺青从来没见过这个款式的瓷器,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酒囊,扁扁的,表面呈现黄、绿、白三种颜色,釉面上带有精美的花纹,整件瓷器古色古香,意趣盎然。

    “这种瓷器不像是古代中原的陶瓷,应该是少数民族的特产吧?”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之后,贺青隐隐看出些名堂来了,他觉得那东西很有趣,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缝制的东西,其实它也只是一件瓷器。

    贺青虽然不能确定那个扁囊的瓷器品种,但是他有办法知道那东西的来龙去脉。

    实际上,他目光稍微在那件瓷器上一凝聚,那团混沌红光就在他眼前汇集了起来,紧接着,只见一丝丝红光急速射入了他眼中。

    不多一会儿,贺青就清楚那件三彩瓷器的来历了,原来那东西传自北方,是从北方草原上一座坟墓里盗掘出来的,属于殉葬品,但备受主人生前珍爱。

    “果不其然啊!”一一看清楚之后,贺青暗中恍然大悟道,“这还真的是少数民族的人使用过的一件瓷器!”

    那件水囊一样的瓷器距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是辽代时期生产的,它的主人是一个骁勇善战的骑兵,经常骑马作战,而那件瓷器悬挂在腰间,陪伴左右。

    这么古老的一件瓷器,来历又很特殊,贺青便打算买下来。

    于是他从那件瓷器上收回目光来,并抬头看向摊老板。

    这时那摊主已经结束了和顾客的讨论,想必是大有收获,只见他满脸笑容,喜不自胜的样子。

    “这位小老弟,看上哪件东西了?”见贺青正看着自己,那老板立刻注意到了,便忙凑过来热情洋溢地加以询问。

    贺青指着那件瓷器,直截了当地问道:“老板,那件瓷器怎么卖?”

    “哦,你说的是那个三彩扁壶啊?”那老板一本正经地回答道,“那可是越窑秘色瓷!老弟,你眼光可真好!这么好的东西都被你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