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203章 满载而归(下)

第203章 满载而归(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203章满载而归(下)

    聚会散后,贺青向莫巧巧和郭明华道别,然后他和林海涛开车离开了江浙大学所在的区域。

    “青哥,那个莫巧巧人不错啊,长得很漂亮,属于阳光开朗型的美女。”

    驶回所下榻的酒店的车上,林海涛笑盈盈地说道。

    “是啊,她一直是那样的,人特别热心,也很有爱心,记得她以前收养过一只无人照管的流浪狗,令人印象深刻。”贺青点头说道。

    林海涛意味深长地一笑道:“青哥,看得出来你对你们班花很有感觉,你是不是喜欢她?看样子现在她对你的印象也不错,下午你那个举动换做任何人都会深深感动吧?我估计她现在很仰慕你,像你这种白手起家年少多金的人不多啊!”

    “呵呵,不会吧?”贺青苦笑着摇头道,“莫巧巧家境很好的,她是富养的,才不会为那么点钱所动。不过你猜得对,上学时我确实喜欢过她,不过只是暗恋,唯一的一封情书都没有送出去呢,估计她根本不知道我有这个心思。”

    林海涛大笑道:“那很好啊,美女配英雄,也只有像莫巧巧那么优秀的女孩子才配得上你吧?!第六感告诉我,莫巧巧现在还没有男朋友,今天和你们一起捐款的那个富家子弟很明显想追她,当众那么热情地邀请她吃饭,可结果呢,她一口答应了你,几乎没有搭理那个男生的请求!青哥,你们这事有戏!她不也是江州的吗?!回去之后你约她,再好好表现表现,她肯定会答应做你的女朋友!既然喜欢那就奋起直追啊,可别等到女孩子落到别的男人手中后才下手,到时候只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海涛,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现在对莫巧巧只有同学情,仅此而已。”贺青却郑重其辞地回答道,“因为我现在有自己喜欢的人了,除了她,我不想找别的女孩。”

    “哟,原来如此!没看出来!”林海涛恍然大悟道,“敢情你小子已经找到另一半了!是谁啊?!我认识吗?!别告诉我就是谷清姐!”

    贺青和谷清恋爱的事情,林海涛他们都还不知道。暂时贺青两人也没向外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下既然谈起了这件事,那告诉林海涛也无妨,反正他迟早会知道的。

    于是贺青点了点头,开诚布公地说道:“对,是谷清,她现在已经是我女朋友了!我们齐心协力,打算好好发展,把‘忆古轩’做大!”

    “可以啊!青哥,你不声不响地就泡到谷清姐了,厉害!难怪你们两个平时表现得那么亲密!”林海涛又是吃惊又是欢喜地说道。“恭喜你了!谷清姐人很好的,很难找出像她那样的女孩子。又勤快,又聪明,又主要是很有女人味!不瞒你说,据我所知,以前很多人想追谷清姐,其中不乏大老板,但都被她拒绝了。她最终选择了你,不过她的选择也是对的!我替你们两个人感到高兴!”

    “谢谢。”贺青欣慰道,“找个志同道合的女朋友不容易啊。”

    林海涛好奇地问道:“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结什么婚?还早着呢!”贺青说道。“我们事业刚起步,自己的房子、车子都没有买,结婚总得有个婚房吧?我不想就这样敷衍谷清,我要让她风风光光地嫁到我们贺家来!现在你也知道我以事业为重,等公司办起来一切步入正轨之后再说结婚的事,反正现在也不着急,她在我身边陪着我就行了!”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点点头道,“青哥,你真打算开公司啊?是拍卖行吗?”

    贺青应道:“嗯,暂时是这么打算的,不过还得努力啊,多赚钱,多收些好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林海涛说道:“不着急,赚钱对你来说很容易,你收了那么多好东西了,每一件动辄上千万,乃至几个亿,你那只真身舍利做成的玉脂瓶法器黄老板不是出两个亿吗,你谈都没谈!”

    “那么好的东西我才舍不得让出去呢,要赚钱也得从其他地方使力。”贺青笑了笑道。

    两人就此闲聊了几句之后,林海涛突然说起了一件事,只道:“青哥,你现在和谷清姐相爱了,这于你于她自然是一件大好事,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之前为你们担心过的那个情况?”

    “什么事?”贺青反问道,“海涛,你指的是谷清父亲的那个事情吧?”

    “对,就是他!”林海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听说谷清父亲快从监狱里放出来了,他那个人性质很坏的,以前是那一带的混混头,名声很不好,不知道他出来后会不会影响到你和谷清姐的来往,还有你们的生意。”

    “呵,应该不会吧。”贺青却不以为意地摇头说道,“没事,就算他胡来,我也有办法把他治得服服帖帖的,想要做我贺青的未来岳父,可不能任着他的性子来!”

    “希望你把他治服!”林海涛用力地点头道,“其实谷清父亲也不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人,他就是好赌,爱惹是生非,我就怕他出来后总是找你要钱,还给你找一堆麻烦事。”

    “我会管好他的,为了谷清,我得让她家人过上安稳的日子啊。”贺青胸有成竹地说道。

    见贺青没有丝毫顾虑之情,林海涛也就松了一口气,没再为此事担心了。

    没过多久,他们开车回到了酒店的客房。

    那时郑老还在等他们回来,当见到贺青的时候,郑老忙告诉了他一件事情。

    “小贺,刚才黄先生打电话来了,他说警察已经搜查了凌云山的主峰,果不其然啊,他们在那里找到了两具婴儿的尸骸,是用一只巨大的丧门钉串起来的,惨不忍睹!哎,姓宣的那一伙人太狠心了,刚出生的婴儿都下得了手,可怜了小慧母子三人!”郑老长长地叹口气说道。

    “早在预料之中!”闻言,贺青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不是一般人干得出来的!希望黄家人配合警察早点儿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像那么凶险的人都不处以极刑,那社会难以安宁了。”

    “是啊!”郑老点头应答道,“好在姓宣的庐山真面目被你识破了,他被抓住了,只要他招供,幕后指使者定会原形毕露,而实际上黄家的人已经知道是何人指使姓宣的干的!”

    贺青说道:“但愿如此。”

    他心里只觉得这件事并没这么简单,如此不择手段陷害黄家的人肯定大有来头,不是想抓就抓的,而且宣忠贵为了家人的安全,投鼠忌器,他不一定敢把这件事情和盘托出,如果警察没有十足的证据又怎么抓人。

    他感觉黄家和某个大家族的这场战争还才刚刚开始,孰死孰活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不过这件事情已经跟贺青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才不会卷入两家的争斗中去。

    “青哥,到底什么是‘丧门钉’啊?!这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吗?!”林海涛突然插口问道。

    “是啊,很丧气的一种东西!”贺青随口解释了一句。

    其实他哪里懂所谓的“丧门钉”,他只听说过“七星丧门钉”,那是武侠小说中出现的一种暗器,专门用来偷袭人的,打人后脑勺,令人即刻麻痹,或者中毒身亡。

    不过顾名思义,“丧门钉”是一种很不吉利的东西,要不然怎么骂带来不祥之人为“丧门星”。

    幸好林海涛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了,贺青便不需要绞尽脑汁地做过多的解释。

    稍后贺青对郑老说道:“师傅,我们明天上午就回江州去吧?”

    “嗯,出来这么久了,是得回去了。”郑老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

    贺青说道:“是的,有好几天了吧。‘鉴宝斋’现在只有龙叔一个人在照顾,我和海涛天天旷工,不知道邓老会不会说我们。”

    “那肯定不会的。”郑老连忙摇头说道,“你们不是也请了假的吗?”

    林海涛搭话道:“嗯,说好了的。青哥,没事啦,古玩店又不是便利店,一天没多少顾客上门的,龙叔一个人完全应付得了,他只是比较平时辛苦点而已。”

    贺青说道:“那我们先收拾一下东西,明早就准备出发。”

    他跃跃欲试,出来的这几天里,他不但惦记父母亲人,还很想谷清,尤其是谷清,她晚上做梦都梦见对方,恨不得能马上见到对方。

    稍后,贺青走去拾掇行李了,他这次来苏、州和杭、州这边,可以说是收获颇多,不但证实了那件极品法器,而且淘到了一颗神奇的“明月珠”,还有昨天晚上收到的那一亿三千万悬赏金。

    他真是不虚此行,满载而归了!

    这天晚上由于心情有点激动,贺青翻来覆去地睡得有点儿不踏实,第二天一大清早的他就起来了。

    约莫九点多钟的时候,他们三人就驾车赶往江州了。

    终于又要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做事了!

    (谢谢各位朋友的支持。另外推荐一本赌石淘宝类的新书,名字叫做《宝玉瞳》,本书下面有直通车,大家喜欢的可以去收藏一下,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