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99章 最低调的亿万富翁(中)

第199章 最低调的亿万富翁(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99章最低调的亿万富翁(中)

    稍后,林海涛开车把贺青送到了市中心的一家工商银行,没过多久,贺青就将黄先生交给他的那笔悬赏金尽数存入了银行,一共是一亿三千万,四张白纸黑字的现金支票转眼变成了贺青卡里的一大串数字。

    “青哥,再次恭喜了啊,恭喜你又入账一个多亿!”办理完所有业务,从银行走出来之后,林海涛笑盈盈地对贺青说道,“你现在有这么多钱了,想干点什么呢?!估计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了!”

    贺青却摇头苦笑道:“海涛,你这太夸张了吧?才这么点钱,应该说还什么事都办不成!你也知道我最大的理想要么是开拍卖公司,要么是开私人博物馆,当然一起搞更好了,可是现在情况呢?我才存了这么点钱,还远远不够啊!哎,干这行需要的投资太大了,有时候收一件藏品就要好几亿,一下子就能把我的家产耗尽!”

    “说得也是。”林海涛点点头道,“不过也不要着急,慢慢来,可以从小做起,最后做大!”

    贺青点头应道:“以后再说吧,先自己收点东西,到时候手上藏品多了就有条件了。”

    他并不急于发展更大的事业,毕竟他才入行没多久,当务之急是加紧学习,同时捡捡漏,收藏些好东西。

    在淘宝这方面贺青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自然能收到更多好宝贝。

    “青哥,现在就送你去江浙大学吗?”两人走上车后,林海涛问道。

    贺青摇了摇头,说道:“先不去那边,先去商场吧。”

    “去商场做什么?要买东西吗?”林海涛惊疑道。

    贺青回答道:“对,是买东西。我想先去看看老师,是我们的班导,一位老教授,他人很好的,可能也是大学里唯一对我有点印象的老师吧。上次我走得匆忙。也买来得及向他打声招呼,今天既然要回母校,那肯定要去看他了,而去看望老师能不准备点礼物吗?”

    “那是!必须的!”林海涛用力地一点头道,“你现在发达了,好好回报一下老师也是应该的嘛!”

    “嗯。”贺青说道,“我们先去商场逛一下吧,看送什么礼物给老师合适。”

    于是林海涛载着他驶往附近的商场,约莫过了一刻钟的光景。他们的车子在一个大商城前面的广场上停靠了下来。

    “青哥,给老人家送礼无非就是买些补品什么的。”从车上走下来之后。林海涛献计道。

    贺青淡淡一笑,他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走进十分豪华的购物商城后,贺青却没有往卖药品的店铺钻,而是先带着林海涛踏入了一家珠宝店。

    走进来后,贺青很快相中了一只玉镯子,那是一只翡翠手镯,飘绿花的底子,看上去显得晶莹剔透的。非常漂亮。

    “青哥,这只手镯确实是冰糯种的翡翠做成的!”林海涛介绍道,他对翡翠的了解比贺青要深刻得多,因为他曾经一度是个疯狂的赌石迷,现在他还对赌石心驰神往,只不过有所克制了,不敢再滥赌了。赌石和赌博一样,可往往是十赌九输的,大多数人敢玩却输不起。

    “冰糯种?”贺青疑惑道,“是比冰种要差一些的吧?”

    他虽然以前查过很多关于翡翠玉石的资料。但是有些细节还是很模糊的,分辨不出来。

    只听林海涛说道:“嗯,是的。所谓的‘冰糯种’,意思就是说介于糯种和冰种之间,几乎达到冰种的质地了,但仔细一看还欠那么一点火候,但也差不到哪里去了。翡翠到了糯种以上都很可取了!所以说这只手镯不错!”

    “那标价二十八万值不值得?”贺青随后反问道。

    “值得!这只手镯做得挺漂亮的,飘在底子里面的那条绿带格外有韵味!”林海涛郑重地点头道。

    “那就买下了!”听到林海涛那肯定的话语后,贺青当下毫不犹豫地朝面前的一名美女服务员打了一声招呼,说道,“这个镯子给我包了吧。”

    “好的!”那服务员连忙点头答应着,然后万分欣喜地准备给贺青打包了。

    林海涛有些惊讶地说道:“青哥,别告诉我你们班导是位女教授。”

    贺青微笑着摇头道:“不是的,他是男教授。”

    “那你买翡翠做什么?翡翠一般是送给女士的吧?”林海涛很不解地看着贺青道。

    贺青说道:“是送给师母的啊。”

    “哦,原来如此!”林海涛恍然大悟道,“不过也太大方了,一出手就是近三十万的礼品!这搁在一般毕业生身上那可是一两年的工资啊,可能还达不到!”

    贺青若无其事地说道:“小小意思,其实没什么了。”

    尽管他嘴上说得很轻巧,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而实际上,他是刻意为那位师母准备的。

    他师母也是一位大学老师,不过是外校教音乐的,以前为了学业,他没少往班导家里跑,因此他和他师母见了很多次面,对方人还算和善,对人也比较热情,但却是个势利眼,她把登门拜访的学生分为三六九等,学习好的,或者家里情况好的她明显更喜欢,而且不是一般的偏心,看人的眼色都不同。

    贺青在学校里既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优异的成绩,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像他这样的学生,那师母自然没瞧在眼里了,所以那时每次去他有些压抑,言行便也显得有几分局促。

    这次既然要造访班导,贺青自然要做下准备了。不能再让师母看不起。

    买好手镯之后,贺青和林海涛转身走出了珠宝店,随后他们又走去买了其他的礼品,有鲜花,有水果,也有补品等物。

    买齐之后贺青他们才返回到车上,并径直开往江浙大学。

    车子在路上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十一点多时他们总算是来到浙大附近的一条街上了。

    “海涛,我先去看望姜教授吧。”贺青突然说道,“姜教授家住在附近的小区里。看了他之后我们再去我们学校玩。”

    林海涛说道:“可以。你去看望老师那我就不去了,我和你老师又不认识,我在停车的地方等你,你吃完中饭出来也没事的,下午时间还有的是呢!”

    贺青说道:“嗯。不用等多久的,我看下他就回来了。喏,就那个小区,把车子开过去吧。”

    林海涛依言把车开了过去,并在小区大门边停了下来。之后贺青带好礼品向林海涛道别,并不慌不忙地走进了小区。

    在来这之前的路上。贺青已经给姜教授打过一个电话了,对方现在正在家里,他正好去拜访。

    由于上大学时来过好几次,所以贺青熟门熟路,他没用多久便来到了姜教授家门前,并按响了门铃。

    不多一会儿,有人来应门了。

    打开门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年人,那老人虽然满脸皱纹,但是目光炯炯有神。眼神中充满睿智,一眼就看得出是一位很有学问的老者。

    “姜教授!”见到那老者时,贺青连忙彬彬有礼地打招呼道。

    “贺青,你来了啊?快请进!”姜教授笑盈盈地点了一下头,而后热情洋溢地邀请贺青进屋。

    贺青便跟着走了进去,姜教授说道:“来就来嘛,还带这么多礼物做什么?你们刚毕业。也没多少经济收入,可别破费了!”

    贺青摇头笑道:“现在出了学校了,自己能赚钱了,来看您老。买点礼物是应该的。姜教授,这束花是送给你的,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说着他将准备好的一大束白色剑兰花小心翼翼地塞到蒋教授的怀里。

    “呵呵,好好好!”姜教授高兴不已。

    “哟,这位同学是?”正在这时,里屋走出来了一个中年妇女,那女人还比较年轻,五十岁出头的样子,穿着打扮都非常时髦,贺青当然认识她,正是他那位喜欢戴有色眼镜看人的师母。

    不出他所料,师母对他的印象几乎为零,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似的。

    “吴老师,这么快你就不认识了啊?”姜教授摇头晃脑地说道,“我们八班的贺青同学啊,你以前不是见过他几面吗?他刚走出社会,现在在江州那边发展,今天有事路过学校,顺道来看一下我,你看,还带这么多礼物!”

    “看着还是有点面生!”师母仔细打量了贺青一下道。

    贺青不失礼貌地说道:“师母,您好!可能是很久没见的缘故。”

    “你叫贺青是吧?”师母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道,“你这位同学还真客气,你们八班的学生那些离开学校的就你还记得来看望老师!请坐吧。”

    “谢谢师母!”贺青将买来的那些礼包提到桌子上放下,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姜教授家属于中等家庭,房间装饰得不是很豪华,但是整洁美观,让人置身其中感觉很舒服。

    “贺青同学,你是在江州上班啊?”师母一边给他倒茶一边问道,“你做什么工作呢?你班上的少华同学你应该还认识吧?他不是也在江州吗?他都进了电视台了,薪水、待遇都很高的!”

    “哦,我当然还记得了!”贺青点头道,“我做的不是新闻行业,是其他的行业,搞收藏的,现在一个古玩店里做。”

    对方提到的那个“少华”曾经是他们的班长,学习优秀,家境又极好,他能进电视台一点儿都不稀奇。

    以前贺青他们确实很羡慕少华,但现在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不就是进电视台工作吗,薪水再高,一个月能有多少,真的,都不及他一个月赚的一个小小的零头,他随便捡到一件宝贝就足够别人忙活一辈子了。

    “在古玩店打工?!”听到他那么一说,姜教授夫妻俩不由面面相觑。

    “你一个学新闻的在古玩店打工能有什么前景?在江州那种地方,你一个月起码得赚八千以上才能勉强生活下去吧?”师母的脸色隐隐起了点变化,像是有些失望,紧接着只听她又道,“贺青同学,要不我给少华同学打个电话,看他能不能帮你介绍一份工作,如果能在电视台工作,就算打杂工也比在古玩店做事好得多吧?”

    “哦,不要了!不过谢谢师母!”贺青忙摇头道,他心中忍不住一阵苦笑,那个少华来给他打杂还差不多,他的前途无疑比他们班上任何一个同学的都要大,简直是天壤之别。

    “吴老师,你眼光也要放广一点。”姜教授却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古玩店做事也没什么,古玩可是高雅的东西,那也是一种文化,我就觉得贺青同学的工作不错,可以做下去,只要他自己喜欢,自己觉得有前景就可以了!上大学可不仅仅是为了找工作,主要是学文化,学做人!”

    “就你有道理!”师母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可是为贺青同学好,我觉得进电视台工作总比那个要好!贺青同学不想去那就算了吧。”

    “师母,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谢谢你。”贺青说道,“其实我现在这份工作还挺好的,报酬可能没有在电视台工作高,但生活没问题。”

    三人随便寒暄了一阵,贺青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说道:“哦,对了!师母,我给你买了一件礼物,你看我这记性,都差点忘了!”

    说罢,他站起身来,并从包里取出包装得很严密的一件礼品,然后递给师母。

    “还给我送什么礼物?”师母笑道。

    贺青说道:“应该的。姜教授,师母,那我下去了。”

    “你这就要走?”姜教授忙道,“吃了中饭再走也不迟啊!”

    贺青说道:“我有个朋友正在你们小区门口等我,我不能让他等太久了。姜教授,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您们。”

    “既然有人在下面等你,那我就不留你了,下次来学校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来我家玩啊!”姜教授客客气气地招呼道。

    “嗯,我知道了,我会的!”贺青答应下来。

    尔后,他道别离开了姜教授家。

    而他一走出去,师母就顺手将那个礼包拆开了。

    “是一个翡翠手镯?!”当见到里面是一只璀璨夺目的翡翠手镯时,她大吃一惊,而等看清楚上面所带的明码标价的牌子的时候,她更是瞪大了眼睛。

    “老头子,你快来看看!”师母惊叫道,“贺青同学送给我的这只翡翠手镯二十八万啊!这孩子现在到底在干什么?!怎么这么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