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97章 捡来的一亿三千万(下)

第197章 捡来的一亿三千万(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97章捡来的一亿三千万(下)

    事情水落石出!

    那七个葫芦瓶背后隐藏的故事听来令人发指,原来有人杀死了黄家曾经的一个女仆,然后将她碎、尸,并将尸身分别装入七个瓶子中,手段极其残忍,人神共愤!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竟然就是一直给黄家看风水的宣天师,一位外表看上去斯文和善的长者!

    要不是贺青指出其真面目,那黄家兄弟打死也不知道这个真相,正所谓“rì防夜防,家贼难防”,曾经为他们黄家找到一处上风上水的风水宝地的风水师,后面居然“反其道而行之”,极大地破坏了他们家的风水,还采用了那么恶劣的手段,从yīn谋一开始实施到现在,一共搭上了三条半人命,这让人如何容忍!

    此时此刻,已经得知事情真相的黄家兄弟愤怒到了极点,宣天师这是要置他们黄家于死地啊,用心之险恶简直让人胆寒!

    “宣忠贵,原来一切都是你搞的鬼!”黄天南爆发了,他脾气本来就很暴躁,这下面对真正的凶手他哪里还忍得住,一声暴喝之后扑了上去。

    宣天师刚被贺青一脚踹翻,这时根本还没爬起来,只是倒在地上发出怪异的嘶叫声,惊恐,绝望,痛苦,种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包裹着他,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砰!”

    黄天南重重地往宣天师身上踢了一脚,只踢得他又翻了一个身。叫得更加惨烈了。

    “砰砰砰!”踢了一脚之后,黄天南丝毫没有停止,又连续朝宣天师身上踢了几脚,他年轻力壮,出脚又毫不留情,每一脚下去都让对方痛苦不堪。

    眼见宣天师被黄天南踢得在地上打滚号叫,黄先生和陆大师他们谁也没有出言阻止,他们反而指着宣天师不住地大声斥责。

    “真是想不到!”只听黄先生冷冷地说道,“我们家那么信任他,对他那么好。他竟然反过来害我们,这不是恩将仇报是什么?!太让人寒心了!”

    “是啊,竟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真是死一百次都不足以平民愤!”宣天师也气呼呼地说道,“身为风水师,竟然如此害人,就不怕遭天谴么?!”

    一直站在旁边静静看着的郑老虽然是局外人,但是此刻他同样很生气,脸sè涨得通红。语气十分激动地说道:“太可怕了!这是人做出来的事情吗?!滥杀无辜,禽兽不如!”

    ……

    大家纷纷指责宣天师的罪恶行径。都恨不得他能就地正法。

    大家斥骂的同时,黄天南仍然在踢打宣天师,一脚比一脚狠,整座凌云山充斥着宣天师的惨叫声,十分凄厉。

    “黄先生,别打了!”贺青突然摆了摆手道,“再打恐怕就打坏了!现在他还不能出问题,这件事情还没有完结呢!如果就让他一个人来偿命那未免太便宜他们了!”

    见黄天南打得差不多了,贺青心头的那口恶气便出了一点。他深知黄天南下手太狠了,而宣天师又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身体素质毕竟有限,万一把他给活活打死了,那事情就不好办了,到时候jǐng察查起来,说不定他也逃不脱干系。

    况且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宣天师只不过是别人的一颗旗子,真正的罪魁祸首另有其人!

    “知道了,贺兄弟!”贺青一出口,黄天南便停住了。

    黄先生开口搭话道:“得把他交给jǐng察来处理!他害死了那么多人。法律肯定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交代的!”

    黄天南却摇头道:“哥,我们先不要报jǐng,得先查出幕后指使者!宣忠贵,到底是谁叫你这么做的?!”

    他厉声喝问了宣天师一声,可是宣天师这下扑在地上只是一个劲儿地呻吟,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贺青又向黄天南摇了摇手,说道:“让他休息一会儿吧。现在你问他也问不出一个名堂来的。其实这事情就算不问他你们也应该想得到了。既然下这么狠的手,那说明指使他的人和你们家有着深仇大恨,这个你们自己心里应该去清楚不过了。”

    此话一出,黄家兄弟面面相觑。

    不过很快他们脸sè就起了巨大的变化。

    “董家?!是董家人?!”黄天南顿时惊呼了起来。

    敢情是他们想到了yù害他们的仇家,但他们的仇家到底是谁,究竟跟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这对于贺青来说是没有关联的问题了,他能做的就是帮黄家化解这个风水迷局,一并破了这件jǐng察无从查起的命案,残害的是两条人命。

    “我知道了!”黄天南高声说道,“肯定是董家做的好事!他们家有个儿子丧心病狂的,简直无恶不作,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小慧和她孩子肯定是他们杀死的!”

    贺青点点头道:“或许是吧。”

    他虽不知黄天南所指的那个丧心病狂的人是谁,但隐隐感觉到凶手就是对方所说的那个人了,因为他通过观看那几件葫芦瓶的来龙去脉得知事情的真相,完全可以说他是“目击者”,从杀害那个女仆到装尸入瓶,那一幕幕影像依然不停地在脑中回放,目不忍视。

    而那个刽子手是个年轻人,形貌丑陋,目光凶狠,就像是一只冷血动物,要不然怎么连刚出生不久的小孩都下得了手。

    “哦,对了!”贺青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暗道,“那个婴儿的尸骨现在放在哪里呢?!”

    尽管他的眼睛异能能使他回到“命案现场”,但是那播放速度毕竟太快了。跟那三只瓶子无关的很多细节他也根本没办法看到,所以他不确定那婴儿的尸骸现在埋在哪里,不过他料想宣天师肯定知道,等下一问便知。

    他正这么想的时候,只见遍体鳞伤的宣天师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此刻他鼻青脸肿,面部扭曲,形容极为可怖。

    奇怪的是,宣天师站起身来后没有走向黄家兄弟,而是一步步地挪向贺青。

    当走到距离贺青只有三步之遥的地方的时候。宣天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人算不如天算!”宣天师说道,声音颤抖得厉害,“天算不如人算!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中,在这个上我无话可说,从此以后我也绝不再看风水!老弟,我只求你一件事,放过我家人!”

    “你说什么?!”贺青诧异道,“你家人不关我事,为什么要我放过他?!你把话说清楚!我从来不伤害无辜!”

    宣天师老泪纵横。哽咽道:“我根本不想这么做的,我是被迫无奈的!如果我不那么做。那他们……他们会伤害我家人!现在事情败露,他们同样会伤害我家人!我家人是无辜的,他们跟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们了!”

    “我怎么救他们?!”贺青只觉得很奇怪,对方的金主要对其亲人动手,他一个外人怎么去帮他们。

    宣天师说道:“你帮我求求黄先生,先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给……给我两天的时间就可以了,我把我家人送去国外,把他们放在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这样他们就能平安地生活下去了!等我家人安全之后,我就站出来指证杀人凶手,反正我害死了人,我迟早会坐牢会枪、毙的!老弟,求求你了,救救我家人,我母亲都九十多岁了。我小女儿才刚上中学啊!我不想他们被杀害!!”

    说罢,他头往地上磕下去,磕得砰砰作响。

    闻言,贺青暗中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黄先生他们也愕然相顾。

    黄家兄弟对宣天师家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知道他一家七口人,如果宣天师这边的事情败露,那幕后黑手没准真痛下杀手,制造灭、门惨案,一家七口,那惨象可想而知了。

    可尽管如此,黄天南依然难消心头之恨,喝道:“姓宣的,你家人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么?!人不能这么自私!今天你叫我们放过你,休想!”

    他态度坚决如铁,丝毫不予退让,宣天师也就是料定黄家兄弟今天不会放过他而向贺青求情的,因为他心知肚明,黄家兄弟现在只听贺青的话,眼前这个神一般存在的年轻人,他自有一股不容抗拒的威力。

    “黄先生,你们先别激动。”沉思了片刻之后,贺青说道,“这件事不宜cāo之过急。我们先不说这个——宣忠贵,我还有几句话想问你!”

    “什么,你问吧!我什么都如实回答!”宣忠贵忙不迭地点头道,事已至此他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不该说的对方这个奇男子似乎都了如指掌了,隐瞒也是隐瞒不住的。

    贺青沉声说道:“我问你,那婴儿的尸体你们放哪里了?现在只找出他母亲的尸骨,但他母亲好孤独,他要和自己的孩子住在一起。”

    “婴孩……婴孩……”提到这个事情,宣天师身体开始剧烈地发抖,他几乎跪不住了。

    良久,他打颤的牙齿才安静了一点,吐字比较清晰了,只听他断断续续地说道:“……小慧怀的是龙凤胎……他们把小慧抓了后,把她关在一个黑暗的屋子里,直到她把孩子生出来,孩子生出来之后,他们……他们就把她杀了,还有她的两个孩子……用巨型的丧门钉串起来,钉入这座山的主峰上……这是风水中的‘一箭穿心’!”

    “什么?!是双胞胎?!你们……你们把两个刚刚出生的婴儿钉死埋在这山里?!”贺青瞪大眼睛,他不敢想象,这绝对是灭绝人xìng的做法,但凡有点人xìng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宣忠贵能想出这么恶毒的法子,说明他也毫无人xìng可言。

    与此同时,黄家兄弟和陆大师他们也不敢置信地瞪着宣忠贵,没想到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可怕。

    这绝对是世界上最离奇的惨案之一,不知道jǐng察得知实情后会作何感想!

    “人不是我杀的,我是被迫无奈的!”宣忠贵声音嘶哑地哭叫道。

    “你这么没心没肺,你叫我怎么替你着想呢?!”贺青暗暗地咬了咬牙道,“黄先生说得对,你家人的命是命,别人的就不是么?!这事我管不了!是你自己惹出来的祸,你自己担着!”

    “求你救救我家人啊!”宣忠贵见贺青似乎不理会自己的请求了,他非常着急,猛地一把朝贺青腿上扑来,苦苦哀求。

    “滚!!”贺青很果断地,一脚将对方踹了出去,由于有力过猛,又加上宣忠贵早已心力交瘁,一摔之下竟然昏厥了过去……

    …………

    “贺老弟,现在怎么办?”

    确定宣忠贵只是昏迷之后,黄先生问贺青道。

    贺青回答道:“黄先生,这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靠你们了,你们最好报jǐng,借助jǐng察的力量来处理这件事情,毕竟人命关天,是不容忽视的!现在我们也确定了,小孩的尸骨在主峰,等jǐng察来了之后再挖吧。哎,难怪瓶子没埋在主峰上!”

    “嗯,这事肯定得报jǐng!”黄先生郑重地点头说道,“如果这么大的案子都让凶手逍遥法外,那就太没王法,太没天理了!”

    贺青微微皱起眉头来说道:“我有点担心,等宣忠贵醒来后他迫于压力不敢招出同谋,所以你们得想办法更好地处理这件事情!现在你们什么都知道了,应该很好办。”

    “这个我们知道怎么做的!”黄先生胸有成竹地说道。

    贺青说道:“你们家那个仆人死得很冤啊!但人死不能复生,你们能做的就是帮他们入土为徒,而且要好好安抚他们家人。”

    黄先生回答道:“这个当然了,等jǐng察取证完后我们就给他们做法事,给他们风光大葬,还给他们家人一笔安抚费。”

    “这样我就放心了。”贺青欣慰道。

    随后他们拿着那六只葫芦瓶,并抬着宣忠贵走下了山。

    从山上下来之后,黄先生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黄老爷子的病房,探探他的病情。

    从那两个医生那里得知,黄老爷子这段时间没再发病了,气sè似乎也好了很多,呼吸也恢复正常了。

    这无疑是个奇迹,不过黄先生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一切都是贺青的功劳,是他帮忙化解黄家这个困局的。

    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黄先生在市中心的一家大酒店里举行庆功宴,他们特别感谢的自然是立了头等功的贺青了。

    美味佳肴、美酒佳酿满上的酒席上,黄先生突然站了起来,笑盈盈地面向贺青道:“贺老弟,现在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了!你帮我们化解了那个风水迷局,按照承诺,我们得将那套别墅送给你,但考虑到你不是本地人,而且我父亲可能舍不得让出去,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将与那套房子等值的资金支付给你。这个事情其实半年前我们就准备好了,当时我们说了,只要谁破解这个迷局就送给谁那套房子,或者是相应的资金,房子早就估值了,在现在房市上可值一亿三千万,钱也准备好了的,为的是让大家更有动力!贺老弟,这四张支票加起来一共是一亿三千万,现在我当着陆大师他们的面把他交给他,以兑现我们家的承诺!太谢谢你了,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将那四张支票好生塞到贺青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