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78章瑰宝景泰蓝(下)

第178章瑰宝景泰蓝(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78章瑰宝景泰蓝(下)

    第178章瑰宝景泰蓝(下)

    尽管不知道那盒中的礼品是什么,但是通过上面散发的浓厚“宝光”,贺青想得到,那里面是一件古董,而且应该很宝贵。89

    “高先生,你太客气了!”贺青连忙说道,“我来你家拜访,什么东西也没有带,我怎么能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呢?!”

    他受宠若惊,这次一道来高家鉴宝的可不止他一个人,除了与他随行的郑老和林海涛等人,还有不少人,并且其中有不少向郑老这种大师级别的专家,在郑老他们面前高先生都没有这个表示,唯独送他一个人礼物,这让人既意外,又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高先生却摇头说道:“你看都没看,怎么就知道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呢?贺老弟,别客气,你初次来我家,又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也没什么好送的,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请收下。”

    说着他将那个礼包小心翼翼地递向贺青,继续道:“其实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了,就一点点礼物。”

    盛情之下却之不恭,贺青只好收下来了,于是他伸出双手来好生接过。

    “那就谢谢了。”贺青感谢道。

    他也没有当场打开盒子察看里面的东西,收下礼物后他和郑老他们道别离开了高家。

    “青哥,高先生送给你的是什么好东西啊?”

    开往他们所下榻的酒店的车上,林海涛突然好奇地问了一句道。

    贺青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回家再看吧。”

    他现在眼睛已经不能观看古董的影像记录,无法查知锦盒中宝贝的来龙去脉,也就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林海涛说道:“看上去很隆重的样子,应该是什么很值钱的东西吧。青哥,看得出来,高先生很看重你啊。刚才我离开之后他跟你说了什么呢?方不方便透露一点?”

    贺青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呢?其实也没说什么,他就邀请我来帮他做事。”

    “原来他想花高薪聘请你来做鉴定师。”林海涛恍然道,“那你答应他没有?”

    贺青郑重地一摇头道:“当然没有啊!我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了,哪里还有时间来给他做事?我还想多点时间出来到处走走呢,全国上下古玩市场那么多,运气好的话淘到几件好东西那岂不是更爽?!”

    林海涛大笑道:“青哥,你这么想那就是对的了!你眼力那么好,怎么会去给别人打工?!自己淘宝搞收藏更有前途啊!你看你之前每淘到一件宝贝都可能是价值连城的巨宝,这样要是给人打工的话那得做多久才够这个收益啊?!”

    “嗯,我知道!”贺青重重地点下头来道,“我现在的目标很明确,我先一边开店一边收东西,等资金足够的时候再进一步发展吧。”

    “怎么发展?青哥,你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呢?是开私人博物馆还是开拍卖公司?”林海涛问道。

    贺青沉声回答道:“都想过,但现在距离那种目标还太远啊!”

    “有目标就有动力嘛!”林海涛鼓舞道,“青哥,你一定行的!这才多久你就淘到那么多的大宝贝了,假以时日,你一个博物馆的东西都能收齐吧?!嘿嘿,到时候我来给你设计一下,要打造出全世界最大最有特色的一个博物馆,博物馆里面古今中外各种各样的古董都有,让人置身其中,犹如遨游在世界文明的历史长河中,那种感觉,啧啧,甭提多爽了!”

    “哈哈!”贺青忍不住打仰天了一个哈哈,大声道,“海涛,你还真会做梦啊!这事谈何容易呢?!这只是我们最美好的愿望罢了!”

    “我这可不仅仅是在做梦,也是在为你设计宏伟蓝图!”林海涛煞有介事地说道。

    两人沉浸在美好而遥远的幻想之中,过了一会儿之后,只听林海涛忽而岔开了话题道:“青哥,你还记得刚才高先生的女儿高圆圆吧?”

    “当然还记得了,怎么了?!”贺青吃惊道。

    林海涛笑道:“没看出来吗?她很崇拜你哦。你古琴弹得那么好,把她都吸引过来了。”

    贺青说道:“她也喜欢弹琴吧。高先生还让我收她女儿为徒,可我还没这个想法,不过可以辅导她一下。”

    “收啊,怎么不收呢?!”林海涛惊奇道,“高圆圆典型的苏、州美女,土生土长的!我们来这的时候不是讨论过本地美女的吗?现在有人主动贴上来求认识了,怎么不抓住这个大好机会?!高先生的女儿真的不错,人长得很漂亮,又有点害羞,像那么清纯的妹子这个社会上可是很难找到了!”

    “不会吧?!”贺青取笑道,“海涛,人家可还是一个小女孩,没成年呢,你想哪儿去了?!”

    林海涛却不以为然地说道:“可她看上去也不小了,亭亭玉立,明显是一个大姑娘。嘿嘿,青哥,难道我会告诉你,我除了喜欢御。姐还喜欢小萝、莉吗?”

    “那是你的怪癖,我可没有这个嗜好。”贺青笑笑道。

    两个人就高价大小姐高圆圆玩笑一阵,然后没过多久车子便驶到了酒店的大门前。

    和林海涛他们一起走进酒店,回到客房后,贺青将高先生送给他的那个礼包放在桌上,准备马上打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稍后贺青便当着郑老他们的面将包裹拆开了,并打开了那个比较大的锦盒。

    “哇,好漂亮的一件瓷器啊!”

    当盒盖掀开的那一刹那,站在一旁的林海涛不由惊呼出声。

    即刻扑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件瓷器,看造型应该是一个笔洗,瓷洗的表面上五彩缤纷,十分耀眼。

    贺青以前并没见过这种釉色的瓷器,这比起粉彩瓷更为艳丽,花样更为繁多。

    “海涛,确切地说这不是一件瓷器,只不过造型、颜色等外观上看上去和瓷器相近,而实际上它比瓷器要坚固得多,因为它是在铜胚的基础上利用特殊的工艺制作而成的!”旁边的郑老注视着那个笔洗道。

    “不是瓷器?!”贺青暗自一惊,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只道难怪拿起来有点沉,比大小相同的一般的瓷器明显要重一些。

    “外公,那这是……铜器?!”林海涛仔细地观察了一阵,他终于也看出点名堂来了。

    郑老用力地点头道:“对,可以说是铜器,但比较特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一件景泰蓝花卉笔洗!”

    “景泰蓝?!”贺青暗中呼了口气,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非常陌生,心想古董真是浩瀚如繁星,自己学到的接触到的还只是九牛一毛。

    林海涛点了点头道:“景泰蓝我听说过,是一种比较有名的工艺品,但很少研究这种古董,不怎么清楚。”

    只听郑老一五一十地说道:“景泰蓝,学名‘掐丝珐琅’,是一种金属与陶瓷相结合的器皿。它是用细扁铜丝做线条,在铜制的胎上掐出各种图案花纹,再将五彩珐琅点填在花纹内,经烧制、磨平、镀金而成,是集高度实用性、艺术性、和观赏性为一体的瑰丽多彩的工艺美术品。小贺,高先生送给你的这件景泰蓝笔洗,非常精美,你们看,整个笔洗的铜胎厚重坚实,色彩润泽鲜明,掏丝整齐匀称,镀银灿烂光亮,应当是清朝中晚期的作品,很有收藏价值的。景泰蓝历来是古今文人之间送礼的佳品,高先生送你这件东西,是祝福你前程似锦吧。”

    “嗯,他太客气了!我得感谢他!”贺青激动道。

    也不知为何,他一看到那件瑰丽多彩的笔洗心情就大好。

    这样的东西如果摆放在家里,除了格外抢眼之外,还会呈现出一片富贵吉祥之气。

    郑老说道:“景泰蓝可是是最具民族特色的京城手工艺品之一,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深刻文化内涵,被称为国宝‘京’粹,2006年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明清时期的景泰蓝制品,大都是供皇宫御用,直到清朝后期民国初期这时才作为商品出现在市场上。小贺,你这件景泰蓝制作精美,像是皇宫御用品,价值非常高的!”

    “外公,那依你估计大概值多少钱?”林海涛随口问道。

    郑老说道:“当代景泰蓝,如果出自名家之手动辄都几十万,上百万的也不在少数。据我所知,清乾隆时期有好几间御制景泰蓝物件拍出了上千万的高价,其中更有一件以九千多万成交,直逼一亿!小贺这件虽然小了点,但做工精良,东西来历不凡,怕是不低于两百万吧?!”

    “两百万?!”

    闻言,贺青倒抽了一口凉气,想道:“高先生出手这么大方!我又没帮到他什么!”

    他本来和高先生萍水相逢,谁知道对方一见面就送他一件瑰宝,这要多大的心意啊。

    郑老郑重其辞地说道:“是啊,应该还不止,这是我最保守的估计。小贺,高先生对你不错,他送你这么好的东西,你先给他打个电话吧,得感谢一声啊。”

    “嗯,我知道了。”贺青正有此意,于是他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并按照高先生早就提供给他的联系电话打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