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73章后起之秀(上)

第173章后起之秀(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73章后起之秀(上)

    第173章后起之秀(上)

    当贺青大义凛然似的说出那番话来时,在场的一干鉴定大师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绝对是无厘头!

    均想就凭你一个rǔ臭未干的后生又知道什么,怎么可能判断出那枚jīng美绝伦毫无瑕疵的玉玺是仿品“传国玉玺”,那不是在说笑话么,不过勇气可嘉,但当着这么多前辈还有高少爷的面大放厥词,未免显得太狂妄了。

    因此,当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后,很多人开始对着贺青指指点点了,纷纷指责他“大言不惭”,胡说一通。

    然而,此时此刻郑老,以及林海涛等对贺青知根知底的人却没有半点笑话他的意思,都只是感到非常惊讶,因为他们心知肚明,贺青虽然还很年轻,但是他眼力不同凡响,他说出来的话往往很可靠,能给人指点迷津。

    “小贺。”面对众人的耻笑和非议,郑老暗暗地替贺青着急起来了,毕竟这事非同小可,不能妄自下定论,而刚刚贺青那话说得坚决如铁,那明显是在断言了,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那说出来真的会让人笑话的,而且高少爷也会很不高兴。

    本来一开始郑老就叮嘱过贺青和林海涛了,叫他们两人只观看不加以评论,他带贺青他们来无非就是让他们长长见识,看一看高少爷所谓的“绝世国宝”,而不是让他们也参与鉴宝活动。

    可没想到事情有点失控了,在自己进退两难的时候,贺青勇敢地站了出来,力排众议为他正言。

    在这个情况之下,郑老又是感动又是焦急,出丑事小,得罪了那么多同行的大师以及高家的人那就是大事情了,毕竟贺青已经加入到这一行了,以后他发展的路还指望这些熟悉的朋友给点照顾呢,可不料第一次见面就闹下了这么尖锐的矛盾。

    瞧眼下的情势,谁都看得出来了,贺青已经和那对鉴宝大师针锋相对,大家的口水随时会把他淹没。

    “师傅,没事。”贺青微微一笑道,他反过来安慰郑老。

    从贺青坚定的眼神里,看得出他是胸有成竹的,见对方表现得如此自信,郑老也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这位小老弟,你能给个解释么?”正在这时,高少爷似笑非笑地朝这边走上几步,注视着贺青,沉声问道。

    贺青镇定自若地回答道:“高先生,‘传国玉玺’是天子信物,乃‘天下共传之宝’,你这枚玉玺虽栩栩如生,但却不是‘天子玺’。”

    此话一出,引起对面的诸位专家一阵哄笑,那不是废话吗,谁都清楚“传国玉玺”的来历,这点就不用你来教了。

    “为何?!”高少爷脸sè已然变得冷峻,明显不高兴了,就好像他感觉贺青在捉弄他。

    只听贺青郑重其辞地说道:“高先生,你那枚玉玺确实是上好的和田玉制造而成的,要和真正的传国玺极为相似,因为它本身就是根据玉玺仿造出来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高少爷反问道。

    “你有什么依据,可以证明高少爷这件玉玺不是真品,而是仿品?”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开口质问道,“小伙子,没有十足的证据就不要胡乱下结论,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你知道你那一句话影响多大吗?”

    “真是无知者无畏!”另外有人冷言冷语地叱道。

    贺青却若无其事地提高声音说道:“各位稍安勿躁,请先听我说话。你们要证据,我自然会给你们!”

    他本来不想插手此事的,高先生那东西是真是假是好是坏跟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可不料心直口快的郑老说出了真相,却又受到大家的攻击,他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郑老受到屈辱了,于是挺身而非,帮对方辩解。

    现下他已被高先生等人推到了风口浪尖,如果再不说出实情,那他和郑老将会颜面扫地。

    贺青完全是被逼到这一步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揭穿那枚玉玺的庐山真面目。

    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贺青理直气壮地放出那番话来时,众人面面相觑,惊异之余,有人开始思索起来,要不是有证据,对方也不会这么自信了,看样子他是做足了准备的。

    “你请说。”高少爷摆摆手道,“只要你能拿出证据说服我们大家,那就是好样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要有任何顾忌,我请你们来帮忙做鉴定,就是想听你们说实话,刚才郑师傅提出不同的意见,我听了很高兴。如果谁也没有异议,一开始就都肯定我这件东西,那今天晚上的鉴定会就毫无意义了!”

    对方能这么理解,贺青心里很欣慰,他还担心对方容不得别人对他的东西有疑义,这下听他一本正经地那么一说,贺青放了几分心了。

    “刚刚郑师傅说了,他说他以前见到过一模一样的一件玉玺,这绝不是虚言,而是事实!”酝酿了一下情绪之后,贺青一五一十地说道,“高先生,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枚玉玺是从蒙古草原上来的吧?!很多人自以为找到了成吉思汗的陵墓,并挖出了很多珍宝,‘传国玉玺’便是其中一件,殊不知他们找到的只是成吉思汗的疑冢!成吉思汗统领大草原,纵横四方,他死后的墓地又怎会设置得那么简单?!小小一个坟包里挖出来的东西就敢说是震惊古今中外的‘传国玉玺’?!这未免也太小儿科了吧?!”

    他中气十足地说来,众人听后心中均不由一惊,高先生听来更是吃惊,他脸sè乍然大变。

    “他怎么知道的?!”高先生暗中无比惊奇道。

    就好像贺青参与了盗墓一样,对那枚玉玺的来历了如指掌。

    贺青和那件东西虽无瓜葛,但是他已经通过眼睛的异能察看到东西的来龙去脉,东西是高先生从盗墓者手中收来的,属于赃物。

    而高先生还并不知道,那枚玉玺出自何地。

    对此,贺青却一清二楚!

    说出那话来后,众人仍然发出惊呼声,但已经没有人当面取笑了,因为现场的气氛明显变了,局面仿佛已经转到了贺青手上,由他掌控。

    高先生他们只想听贺青继续说下去,好弄个明白。

    “老弟,这……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高先生惊疑道。

    贺青回答道:“我是从那件玉玺上看出来的,因为我以前见过此类玉玺,而且相互之间有关系!真正的成吉思汗的陵墓,那里面肯定机关重重,珍宝无数,‘传国玉玺’才有可能葬放在那里!而从其余地方掏出来的东西并非原物,是成批制造的仿制品而已!高先生,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查问一下,看看他们淘到玉玺的地方如何,是真正的成吉思汗陵墓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坟包。”

    高先生被他问得愣住了,因为他确实还不知道那枚玉玺出自何处,这下听贺青那么一反问,他突然也觉得东西来得有蹊跷了。

    不光他开始思考,其余质疑贺青的人也纷纷思索起有关事情来。

    “可刚才郑师傅不是说了,你们以前见过的那枚玉玺现在不知下落,无法拿来比对吗?!”高先生随即又问道。

    贺青淡然一笑道:“那枚不见了,我可以找来另外一枚!高先生,如果你给我几个月的时间,我一定能找出一模一样的一枚玉玺来,是成套的!”

    话音刚落,引起一片哗然。

    就连站在他身后的郑老和林海涛他们也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觉不可思议。

    “青哥去哪里找这么好的一枚玉玺?!”林海涛暗自惊叹道,尽管他将信将疑,但是知道贺青从来不说大话的,一是一二是二,他既然那么说,那就肯定有他的道理,他有信心实现诺言。

    在林海涛他们的眼里,贺青从来就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在古玩行他几乎什么奇迹都能创造!

    大家议论纷纷,有些人还是不以为然,暗道也不过如此,这都仅仅是你的猜测,谁知道几个月后你能不能找出一模一样的一枚玉玺来。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遁词”?

    “不过,为了证明高先生你手上的这枚玉玺只是其中的一件仿品,我不需要等到几个月后,现在我就可以给出确凿的证据来!”还没等高先生他们有所反应,贺青就又说了。

    “什么证据?!”高先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其余人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对方马上就要揭晓谜底,他们忍不住激动起来了。

    贺青说道:“答案就在那枚玉玺上。”

    说完之后他转身走回到郑老的身前,说道:“师傅,能不能借放大镜用一下?”

    “当然可以了,你拿去吧。”郑老毫不犹豫地将手上的一个微型高倍放大镜好生递给贺青,刚才贺青毫不畏惧jīng彩绝伦的一番说话,他听了颇感自豪,毕竟对方是他带的徒弟,自己的徒弟有这等能耐,做师傅的怎么不感到高兴呢。

    不过接下来才是重点,如果贺青真的从那枚玉玺上指出来了缺漏,那就真的不可思议了。

    拿到放大镜后,贺青不慌不忙地走向桌前,并对着那枚玉玺细致入微地看了起来。

    约莫过了几分钟的时间,贺青猛然抬起了头来,纵声说道:“找到了!这上面有漏!”

    一时间,众人纷纷涌了过来,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向贺青所指的地方。

    (峰雪爱无间,太感谢你了,你每天都这么支持我!感激涕零啊!我会努力写的!谢谢你们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