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68章不是钱能衡量的(下)

第168章不是钱能衡量的(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68章不是钱能衡量的(下)

    第168章不是钱能衡量的(下)

    有了郑老那话,贺青也就放下心来了,对方在古玩行神通广大,找个能判定法器价值的大师应该不是问题。

    当下再和郑老他们聊了一阵之后,贺青突然说道:“师傅,我们是不是先吃了中饭再去呢?反正现在也快吃饭了,我请大家吃一顿吧。”

    郑老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嗯,吃了中餐再出发,现在时间还早,其实晚去一点也没关系的,晚上才举行活动。”

    贺青点头应道:“嗯,可不能空着肚子去。”

    郑老无意中提及晚上的活动,贺青便隐约猜到了什么,暗道果不其然,到时候又有热闹瞧了。

    他现在初入古玩行,也还刚刚拜入郑老门下,他最需要的是增长见识,充实自己。

    随后贺青竭诚邀请郑老一行人还有林海涛和谷清去吃饭,不过在赶去酒店之前他先将祖师爷赠送给他的那一对“雌雄剑”好生存放到了那家银行的保险库里。

    大概是十一点多钟的时候,贺青就带着郑老他们来到了古董街不远处的一家高档酒店,他要了一个雅致的包厢,并好酒好菜地点下去。

    这一顿都吃得很好,酒足饭饱后,贺青他们就准备出发了,目的地自然是距离江州并不远的苏、州城。

    “谷清,那我跟我师傅他们去苏、州办事了,你照顾店吧,有事打我电话就是。”临走时,贺青把谷清拉到一边吩咐有关事情。

    “嗯,你安心地去吧,这边有我打理就可以了。”谷清巧笑嫣然地点头答应道。

    贺青欣喜道:“我知道。哦,对了,还有一个事我忘记跟你说了,就是那个小瓶子的事,你千万不要告诉老段和史密斯先生他们,免得他们多想。”

    “我知道的。”谷清连忙说道,“那东西那么好,如果史密斯先生得知是他免费搭送给你的那件东西,那他心里肯定不舒服了,只怕还会过来要回东西。”

    “可不是呢?所以还是保密的好。”贺青点点头道,心想谷清和他真是心有灵犀,身边有这样一个善解人意乖巧听话的助手,做起事来方便轻松多了。

    “好了,我得走了,不能让师傅他们久等。”

    两人再说了几句后,贺青招呼道。

    “青哥——”

    就在贺青yù转身离开的时候,谷清忽然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道:“出门在外,你自己要多加保重啊。”

    此刻谷清眼神含情脉脉地凝视着贺青,两人只不过分别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好像是要阔别了一样,谷清竟是那么地依依不舍。

    “呵呵,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照顾自己的,你也一样。”贺青笑吟吟地说道。

    他轻轻地握了握谷清柔软温和的小手,要不是旁边有林海涛他们在,他定会一把抱住谷清,和她吻别。

    但他总算是克制住了,再柔声安慰了谷清一番便道别转身走开了。

    稍后贺青和郑老一干人走出了“忆古轩”,并开车朝着苏、州所在的方向不疾不徐地赶去。

    贺青他们使用的是自己的小车,林海涛载着贺青,而郑老和那些老朋友坐在一起。

    一行三辆车子出了江州城后开上了高速公路,开始加速,照这速度,最多只要两三个小时便能到达终点站。

    “青哥,你以前在浙、江上大学,那应该经常去苏、州玩吧?”车上,林海涛突然问了一句。

    贺青摇头回答道:“没有啊,不瞒你说,这还是第一次去那边,呵呵,感觉挺新鲜的。”

    “不会吧?”林海涛吃惊道,“我可经常去的——青哥,你知道吗?苏、州那边美女特别多,而且很多都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那种,也就是我喜欢的那个类型。”

    贺青说道:“哦,是吗?不过我以前班上有一个女生就是苏、州的,瓜子脸,头发很长,皮肤也非常好,简直水做的一样,嫩得让人不忍心拧,生怕拧出水来。”

    他这并不是在夸夸其谈,而是在陈述事实,上大学时他们班最漂亮的两个女生分别在江州和苏、州,现在都和他没有任何联系了,也基本上不可能取得联系了,人家可都是天之骄女,一个个爱慕追求的男人可以排成一条条长龙,当时也轮不到像贺青这种条件的男生吧,他们也只有暗恋的份了。

    不过现在贺青对她们也仅有一点点思念之情了,毕竟他拥有过一段比较难忘的大学时光,想忘记一时之间恐怕也难忘掉了。

    更何况贺青如今有了谷清了,他更没必要去对那些不现实的人和事朝思暮想了。

    “不会吧?!那么夸张?!”林海涛不由苦笑道,“真有那么漂亮吗?!青哥,那你和她有没有什么交集啊?!你们现在还有联系么?”

    他连连发问,饶有兴致一般。

    贺青摇摇头说道:“早没联系了,其实上大学时我就和她们没说过几句话,感觉完全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因为没有多深的交流,所以对于她们生活的世界也只有猜想和幻想了。不过确实很漂亮,我以后可以拿她们的照片给你看,大家彼此之间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还是合影纪念过的。”

    “那好啊!”林海涛欢笑道,“最好把联系方式一股脑儿地给我!我倒想看看她们到底有多好看!青哥,你不会觉得我抢了你喜欢的女孩吧?呵呵,开个玩笑。如果是你喜欢的,那我绝对不会有那个意思了!朋友妻不可欺嘛!”

    贺青却摇头道:“没有呢!不过估计没戏了,人家恐怕早结婚了吧,至少有男朋友了。”

    林海涛一本正经地说道:“要是她们和别的男人结婚了,那就没事了,嘿嘿,我挖人家的墙角跟你也没多大关系了,是吧?!”

    “汗,不会吧?!”听到林海涛那么一说,贺青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说道,“海涛,有夫之妇你也想要啊?!”

    “我喜欢!”林海涛挤眉弄眼地说道,“我其实更喜欢成熟的女人!怎么了?我心理是不是不正常?可我就最喜欢这个类型的,没办法啊!”

    “……”贺青翻白眼无语中……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谈论起女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已经驶近苏、州城了,不多一会儿后就驶入了城区。

    苏、州古城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驰声海内。

    贺青对这个城市向往已久了,但在上大学的时候由于学业繁重,再加上平时的空余时间得留下来做勤工俭学方面的工作,所以他没有很多的时间出外游玩,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近亲这个美丽的城市,没想今rì此时就这么走了进来,令人心情激动而又兴奋。

    到了苏、州后,郑老他们带着贺青和林海涛先来到了一家酒店,他们住了进去。

    “小贺,你和海涛先在这里随便玩玩吧。”郑老笑盈盈地招呼道,“我们出去有点事,不过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要是出去逛街最好不要走太远,免得有事了不好联系。晚上八点钟之前你们务必到场!”

    “师傅,我知道了。”贺青连忙点头答应道,“那我们先不出去玩了,等我们办完事后再说吧。”

    郑老一脸欣慰地点了点头道:“那就最好不过了。”

    再嘱咐几句之后,郑老就和那几个随同而来的长辈走出了客房,不知是去办什么事了。

    “海涛,苏、州这边有古玩市场吗?”等郑老他们离开后,贺青随口问道。

    林海涛回答道:“有啊,据我所知的一共有两个古玩交易市场,文庙古玩市场和古玩城。”

    “那不错。”贺青兴致勃勃地说道,“等我们办完手头上的这件事后去那两个地方好好逛逛,说不定有什么意外的收获呢。”

    “那是必须去的!”林海涛用力地一点头道,“青哥,你眼力那么好,但凡有机会都不能放过啊,每一个古玩市场可能都是你淘宝的去处,没准还能淘到什么巨宝呢!”

    贺青谦虚道:“哪有那么多的好事?不过去看看也不错了。”

    下午两人没有出去逛街,而是呆在房间里玩耍,林海涛很喜欢玩飞行棋,他也带来了棋具,于是贺青陪着他玩,由他悉心教导。

    约莫四点半钟的时候,郑老他们回来了,还跟来了一张陌生的面孔,那是一位和郑老年纪相仿的老者,那老者长得很高大,穿着一身雪白sè的衣衫,古式的纽扣,很有怀旧风格,整个人看上去很有一股风范。

    “小贺,我先向你介绍一下。”郑老笑容满面地对贺青说道,“这位是陆师傅,风水界的大师,他也是我在这边的一位老朋友。”

    “陆师傅,您好。”贺青赶忙彬彬有礼地朝那名老者问好。

    “你好。”陆大师笑吟吟地说道,“真是一表人才啊!小贺,听你师傅说你手上有一件很好的古老法器,能不能拿出来给我看一下?我欣赏欣赏。”

    “嗯,好啊,没问题!”贺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着,他没想到郑老会带人来看他那个“玉净瓶”,但是他知道,郑老这是为他好,对方只是想早点儿找人给他做鉴定,毕竟陆大师是专业的风水师,他对法器自然有独到的见解,在鉴定法器上他更有优势了。

    这其实是贺青求之不得的事情,所以他想也没想地就把东西拿了出来,展示给陆大师看。

    陆大师拿起放大镜对着那个小瓶细致入微地察看了良久,越看脸sè变化越大,最后抬起头来,语气十分激动地对贺青说道:“贺老弟,你这东西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曹溪玉脂瓶’啊,是国宝中的国宝,听说被rì本侵略者抢走了,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手上?!这东西法器界独一无二,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