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66章不是钱能衡量的(上)

第166章不是钱能衡量的(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66章不是钱能衡量的(上)

    第166章不是钱能衡量的(上)

    “海涛,怎么?!你看出什么来了?!”贺青惊喜道,林海涛一惊一乍的,都把他搞糊涂了。

    林海涛指着那个“玉净瓶”眉飞sè舞地说道:“青哥,你看这里,上面是不是散发出一股荧光,淡黄淡黄的,看上去虽然很微弱,但是在黑暗的环境下仔细看还是能看清楚!”

    “咦?!”贺青随即留意到了,在林海涛的指示之下,果不其然,能隐隐约约发现那个小瓶上散发着一团黄sè光芒,显得美丽而神秘。

    那团光自然不是古董散发出来的“宝光”了,而是肉眼能辨的真实存在的光芒,就好比传说中的夜明珠一样,很自然地发出夜光。

    “是啊!”贺青瞪大眼睛惊奇道,“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呢?!海涛,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现象的?!”

    林海涛笑了笑回答道:“我只是听说过这种现象而已,据说前几年,我国的一些寺院相继出现‘舍利子’半夜发光的奇迹。漆黑的夜晚,寺院中的‘舍利子’竟发出荧荧的磷光,或暗红,或淡紫,或浅黄,美丽而又诡异。一时间,善男信女纷纷前往瞻仰。你这个瓶子虽然发出的是余辉比较短的荧光,而不是很明显的磷光,但是已经证明了舍利子发光的传言,至少说明舍利子是有可能发光的!太漂亮,太神奇了啊!”

    “原来如此!”贺青恍然大悟地点头说道,“那现在是不是可以证明这件骨瓷不是普通的骨质瓷,而是舍利子做成的法器了?”

    林海涛郑重地点了点头,回答道:“那当然了,基本上可以肯定了!可想而知,不是所有的舍利子都能发光的,只有极少数的舍利子才发得出光,青哥,这说明你yīn差阳错得到的这个小瓶子,它所用的材料还不是一般的舍利子,应该是真正的得道高僧遗留下来的灵骨!价值不可估量啊!”

    “呵呵,也许是吧。”贺青笑吟吟地说道。

    虽然他嘴上说得好像没多大自信,但是在心里面他比谁都要肯定,因为他清楚自己手上这件瓷器的来历,它是得道高僧的舍利子做成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现在林海涛根据骨瓷的起荧现象指认出它是真品舍利子的产物,如此一来,贺青算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了,他要做的不就是让别人也接受自己这个想法吗,确切地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青哥,你不得不让人佩服啊,你眼光确实很独特,竟然从一堆普通的骨瓷中找出了一件舍利瓶!”林海涛赞叹道,“我以前听说过‘玉脂瓶’的传说,那是一件佛门重宝,但可惜在民国时期被外侵的rì寇抢走了,至今下落不明!你这个东西虽然不像是那个‘玉脂瓶’,但是质量是绝对不逞多让,也是一件非常珍贵的法器,只是现在没有几个人知道而已,如果让法器界的人知道了,再加以宣传,那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登门拜访了,只求一观!”

    “啊?!不会吧?!不至于!”贺青不由苦笑道,林海涛说得简直是天花乱坠,把他手中这个小小的“白玉瓶”说成了绝世国宝一般,无数人求之不得。

    尽管对林海涛没边地夸赞持有一股怀疑态度,但是贺青信心还是有的,常言道‘物以稀为贵’,舍利子并不常见,又是能散发荧光的舍利子,由此可知东西有多么珍贵了。

    “海涛,你认识法器界的朋友么?或许有人能帮忙确定一下。”贺青随后又道,他旁敲侧击的,想要找个大师来给他掌眼,毕竟现在他和林海涛肯定还远远不够,只有得到大家的认可才能实现东西潜在的巨大价值。

    只听林海涛回答道:“认识倒是认识几个,有些是专业的风水师,但是感觉他们都不是很靠谱,没有多大的本事,要给你鉴定这么件宝贝,肯定要找个具有真才实学的大师傅了!青哥,这件事可以交给你师傅啊,也就是我外公,他老人家在这一行可是神通广大,那些很出名的人基本上他都认识吧,而且和他很熟悉,有他出马,那肯定能找到一个可靠的法器大师了!”

    贺青点点头道:“嗯,我知道了,那等下再说吧。”

    昨天晚上和郑老分别时,对方已经说了,他说今天会来找贺青,好像是有要事相谈,只是当时他没有说明,贺青也无从知晓。

    等一下郑老到来的时候正好可以和他说下这件事,贺青打定了主意。

    之后他和林海涛走出yīn暗的内室,回到古玩店大厅。

    “青哥,海涛,你们在里面谈什么呢?”正在收拾东西的谷清疑问道。

    贺青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就看一样东西。谷清,那是四件我刚从史密斯先生那里收来的骨瓷,你要是喜欢就自己拿回去收藏,不喜欢的话就摆到货架上吧,骨瓷确实挺漂亮的,可以为我们店增光添彩。”

    谷清摇头道:“我已经有了,收藏很多同样的东西也没必要。那我放上去了。哦,对了,你花了多少钱啊?”

    贺青如实回答道:“一起花了八万。”

    “八万?!”

    此话一出,不光谷清大吃一惊,站在一旁的林海涛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抹惊诧的神sè。

    谷清忙道:“怎么这么贵呢?!”

    林海涛也道:“是啊,确实贵了点,骨瓷不用那么多钱的。”

    贺青却很淡定地说道:“一分钱一分货嘛,东西真的不错,做工jīng良,又都是老东西了,那个价也值得了啊。况且,史密斯先生搭送了我这么一个漂亮的小瓶,总的说来我应该不吃亏了,就算亏本那也亏不了多少是吧?”

    “原来还算上这个啊?!”听到他那么一解释,林海涛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神情很兴奋地说道,“那青哥,你赚大了啊,这一次你又捡到一个大漏了!”

    “怎么?!”闻言,谷清看看林海涛,又看看贺青,一头雾水。

    林海涛立即解说道:“谷清姐,你是不知道啊,青哥又淘到一件大宝贝了!”

    “什么宝贝?在哪里呢?”谷清又惊又喜地问道。

    林海涛指了指贺青手上拿着的那个羊脂玉一样的瓷瓶,说道:“喏,就是那个东西!”

    谷清不以为然地说道:“那不也只是一件骨瓷吗?”

    林海涛点点头道:“确实是骨瓷,但不是一般的骨瓷,而是舍利子做成的,并且年代久远了!那件瓷器不仅可以证明我们中国很久以前就有成熟的骨瓷制造技术了,而且它是一件法器,具有特殊的作用,所以别说是几万块钱了,就是几十万,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高价都是值得考虑的!现在这东西到了青哥手上了,那就是他的了,一切任由他处置!”

    “啊?!”谷清登时秀目圆睁,一脸不可思议地注视着贺青,由于太过激动,声音微微发颤地说道,“青哥,这是真的吗?”

    贺青用力地点了一下头,说道:“嗯,是真的。谷清,要不你也来感受一下吧,别看这个瓶子小小的,但确实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它细腻到了极致,就好像是羊脂玉做成的。”

    “嗯,我看看!”谷清兴致勃勃地点头应道,然后她走上前去仔细察看那个所谓的“舍利瓶”。

    东西抚摸上去温润如玉,又散发奇特的光芒,这足以让人信服了。

    “真是想不到啊!”看完之后,谷清大发感叹道,“老段带你去一下,你就找回来了这么好的东西,如果真是舍利子做的,那真的价值不可估量了!”

    林海涛赞同道:“可不是呢?!青哥运气真是太好了啊!捡漏对于他来说怎么就这么容易呢?!”

    谷清笑盈盈地说道:“那是因为他眼力很好的缘故!”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称赞起来了贺青,过了一会儿之后,只听林海涛突然说道:“青哥,我们来玩那把四季连八卦锁吧。我很想研究一下,那东西太有趣了!”

    贺青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嗯,好的。”

    于是他们玩起了那把机关锁,除了给林海涛和谷清他们讲解已经用过的那套开锁方法,贺青还将其余开锁的方法一五一十地说给他们听,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来,直到对方彻底弄清楚了为止。

    “原来这么简单!”弄懂之后,林海涛自己试了几次,屡试不爽,他很高兴,忙不迭地说道,“青哥,你太聪明了啊!越简单的东西越复杂,如果没有弄懂,那真的很难打开这把锁,只会越弄越复杂,陷入一团糟的怪圈!”

    贺青笑笑道:“对,我就是一开始有所了解才比较轻易地打开了这把锁。”

    林海涛说道:“青哥,你后面这几个方法比你用过的那个方法更简单啊,尤其是那个直接打开机括的法子,太奇妙了!当时你怎么不演示给祖师爷他们看呢,我想那个方法恐怕他们也不知道。这把锁就好像是你自己制造出来的一般!”

    贺青摇头笑道:“打开了就可以了。”

    他可不想在祖师爷他们面前显摆,一是为了给在场的诸位前辈面子,二是他得保持低调,不能太张扬了,要不然会遭人嫉妒的。

    他们三人正漫不经心地说话之间,有几个人突然走了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