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掏宝王 > 第165章天下第一法器(五)

第165章天下第一法器(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第165章天下第一法器(五)

    第165章天下第一法器(五)

    “海涛,如果这个小瓶真是舍利子炼制出来的呢?”贺青一本正经地问道。

    要不是经林海涛下意识地指点,贺青一时也想不到这一点上来,这下听到林海涛无意中提起“舍利子”,他顿时想明白了过来,只道自己yīn差阳错地得到的这个瓷瓶竟是“舍利子瓶”,只不过它不是以一小颗一小颗的舍利子的形式存在的,而是做成了一件骨瓷。

    既然是得道高僧的遗骨烧造而成的骨瓷,那就与舍利子有着莫大的干系,而众所周知,舍利子是一种神秘而奇异的东西,对于信佛的善男善女来说那可是一大佛宝,也就是传说中的法宝,法器。

    贺青虽然对法器知识了解也不是很多,但是他以前见过几件法器,还都实现了一个高价,所以他心知肚明,一件古董法器,他不但具有古董的收藏价值,而且有法器的功能,价值更上一层楼。

    古董有价,法器无价,一件法器如果遇到识货的大老板那卖出一个天价都是有可能的,而舍利子更是不同凡物了,喜欢的大有人在吧。

    贺青越想越兴奋,激动之余他忍不住询问起林海涛有关情况,他自然得循序渐进地来了,如果一开始就跟别人说自己这件骨瓷是舍利子做的,谁会相信呢。

    “青哥,你是在开玩笑吗?”林海涛听他那么一问,不由笑了起来,并摇了摇头说道,“这怎么可能是舍利子做的瓶子?”

    贺青却依然郑重其辞地说道:“怎么不可能呢?海涛,你好好想想,既然动物的骨头可以做成骨瓷,那人类的遗骨是不是也可以烧成瓷器呢?而你也知道,得道高僧圆寂后火花后的碎骨是舍利子,舍利子应该不同于普通人,或者说普通动物的骨灰吧?它的质地应该更好,制造出来的瓷器更为细腻,更为jīng美!”

    “青哥,你的说法是对的。”林海涛点点头道,“但那仅仅是想法而已。我只知道有些陶瓷的红彩釉sè为了显得更加鲜艳闪亮,用上了动物的血,乃至人血,但是没听说过骨瓷用上了人类的遗骨,想想这多不人道啊!”

    贺青说道:“也许那制瓷者是为了更好的纪念往生的人,又或许有其他的原因,而并不是为了制瓷而制瓷。”

    他这话听来虽然还只是猜想,但却非常切合实际,因为只有他清楚那个“玉净瓶”的来历,东西一开始只是作为纪念品收藏的,但后来鬼使神差地流入到了市场,成为了一件普通的骨瓷。

    “或许吧。”林海涛苦笑着点下头来。

    贺青说道:“那你还没回答我呢?”

    “回答你什么?”林海涛惊疑道。

    贺青说道:“如果这个瓶子是舍利子做成的,那是不是很贵重?”

    “假如是的话,那肯定是一件大宝贝了!”林海涛用力地点了一下头说道,“我还没见过真正的舍利子呢,只是听说,不过肯定是有的!舍利子跟一般死人的骨头是完全不同的。它的形状千变万化,有圆形、椭圆形,有成莲花形,有的成佛或菩萨状。它的颜sè有白、黑、绿、红的,也有其他各种颜sè的。据说舍利子有的像珍珠、有的像玛瑙、水晶;有的透明,有的光明照人,就像钻石一般。青哥,你的猜测其实也不是没有根据,你这个小瓶羊脂玉一样,晶莹剔透,质地真的很不错,如果说是用舍利子做出来的一件骨瓷也有可能啊。真是这样的话,那它就不同凡响了啊,是一件**器,价值不可估量!”

    “嗯,我就是这么考虑过来的。”贺青点头应道,“海涛,我甚至还认为这件古瓷很有些历史了,远在二十世纪之前,约莫是明朝时期的一件老瓷器吧。”

    “明朝的骨瓷?!还是舍利子做的?!”林海涛一脸不可思议之状地笑道,“青哥,你越说越离谱了,你带来的这一批骨瓷最早也只可能生产于清末民初,怎么可能到明朝呢?!如果是明朝的瓷器,那就不能归于骨瓷这个类别了。”

    贺青忙道:“我想它本来就和这些普通的骨瓷不是一起的,一看就知道它与众不同了。历史上或许没有这种瓷器的标志物,不像青花瓷那些有名的瓷器品种一样那么受人关注,但是它真有可能是明代以前的一种瓷器,可以想象,制造出这件瓷器的工匠手艺有多么好了,但可惜啊他的技术失传了,再也没有人能够制造出这么好的瓷器了,或者说是骨瓷!海涛,我想鉴定一下,先把它的年代搞清楚,然后来研究它所用的材质,以及所用的工艺技术!”

    林海涛见贺青当了真似的,便忙端正神sè,赞同道:“这个倒可以试一试,没准你的想法最终得到验证了呢!想判定它的年代我看只有做碳十四检测了,因为历史上没有这种瓷种相应的鉴定标准,恐怕眼光再厉害的专家都未必看出什么名堂来了!不过,青哥,你觉得值当吗?做碳十四检测很麻烦的,花费又高。不过也是了,我外公可以帮忙给你联系有关研究所,可以给你优惠,或者免费给你做一次。”

    贺青淡然说道:“这个再说了,不过当然值得了。怀疑就有理由去探索!”

    “那倒也是了。”林海涛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哦,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来了?”贺青忙问道。

    只听林海涛煞有介事地说道:“我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证明一下,就是证明你这件奇怪的骨瓷是舍利子做的还是跟舍利子无关。”

    “哦,是吗?!”听到林海涛那么一说,贺青登时打起了十二分的jīng神,欢喜道,“好啊,怎么证明呢?”

    林海涛神秘兮兮地起身拉了贺青一把说道:“青哥,你跟我来。拿上那件瓷器!”

    “嗯,好的。”贺青应答道,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个“玉净瓶”,并跟着林海涛走进了内室。

    到了一间窄小的内室之后,林海涛先将门窗全部关上,最后屋内光线yīn暗了下来。

    贺青还没有所反应,猛然间只听林海涛一声惊呼,叫道:“青哥,神了啊!你这真是舍利子,可称得上是‘天下第一法器’了!!”(未完待续。